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省 > 铜川 > 王益区人物

雷雨顺


[公元1935年-1983年]

  雷雨顺(1935—1983),铜川郊区金锁乡烈桥村小连坪人。
   1953年1月,在西安高级中学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他由留苏预备部转入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学习。1960年,被择优留校当研究生。1960—1962年,雷雨顺和同班几位同学一起三下武汉,从事长江三峡高水坝“治理洪水”的科研工作。1965年,雷雨顺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业,被分配到中央气象局工作。“文革”开始后,他逆潮流而上,利用科技情报组组长身份,坚持带领同事从事业务研究。从1968年到1972年,他和同事们一起编著和参加编著36部书,写出13篇有一定创见的论文,自己还完成了《气象与军事》和《英汉气象学词汇》(修订本)的工作,并翻译了《大气环流系统》一书。他牵头的课题组研究出的我国独创的“能量天气学分析预报方法”,受到基层气象台(站)的欢迎。采用这一方法的气象台(站)提高了暴雨、冰雹预报的准确率。
   1972年夏季,河北省一场罕见的冰雹毁灭了上万亩丰收在望的麦田,雷雨顺十分痛心。为了揭开冰雹之谜,他广泛深入调查研究,反复查阅俄、英、日、德、法几种文字的专业文献,写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冰雹概论》。他常说:“我是拿党和人民的助学金长大的,把知识还给人民,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1975年8月,河南省一场特大暴雨给国家和群众造成上百亿元的损失,这是大自然给气象科研提出的严肃课题。雷雨顺在痛苦、内疚之余,想到的是如何找出暴雨预测的有效手段。1976年夏季,雷雨顺和能量天气科研小组的几位同行,到北京气象台进行能量预报方法的推广试验研究工作。7月28日凌晨,发生唐山大地震,所有建筑物都在剧烈摇晃中,雷雨顺和他的同行们不顾个人安危,帮助北京气象台及时为抗震救灾提供了准确的天气预报。翌年夏季,他们又到北京气象台进行试验。8月1日,北京气象台按能量预报方法提供的依据,预报次日北京市将有暴雨。第二天,果然大雨倾盆,一些地区的雨量超过100毫米。
   从1977年开始,雷雨顺先后到湖北省讲学4次。湖北将使用能量预报方法的试验,先后推广到全省的8个地区,暴雨预报的准确率从20—30%提高到40—50%。他的“能量天气学”科研成果获科研成果奖。一些国家也转载了他的论文。
   雷雨顺经常对同志们说:“别忘了咱们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是双肩挑:一肩挑科研,另一肩挑推广。”为了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产生经济效益,他与其他同志一起,先后到许多省区的气象部门讲学,传授知识技术。在完成《冰雹概论》一书的同时,他又和其他两人结成课题组,从大气蕴藏的总能量与天气大稳定理论入手,探索出一种暴雨预报的新方法。1981年8月,长江上游出现洪峰,严重危胁中、下游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采取分洪措施,仅搬迁费一项,国家就要花费巨额资金。雷雨顺等人根据能量天气分析法,作出正确判断,避免了分洪造成的损失。1982年汛期,几场特大暴雨使黄河猛涨,水位超过警戒线。又是他们的能量天气学预报方法在这次防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水利、气象、水文等部门根据准确及时的预报,有效地控制了黄河水情。为此,国家农委和国家科委于1982年3月再次授予这项成果“农业科技推广奖”。
   雷雨顺性格开朗,襟怀豁达。在苦读苦干之余,难得的赏心乐事是围棋和他的“高谈阔论”。他读书多,见解高,兴之所至,海阔天空,洋洋洒洒,不可收拾。就在他患病声弱气微之时,也始终没有停止工作的念头,直到临终的那天下午,他还吃力地对妻子说:“我身上没有劲了,只是心里还有劲……科研规划的事等过几天好些了再接着谈。”
   1983年1月6日,国家气象局直属机关党委根据雷雨顺的表现和气象科学研究院党委的报告,授予他“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月12日,国家气象局党组作出决定,号召全国气象系统全体干部职工向雷雨顺同志学习,学习他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忘我的献身精神,崇高的道德情操。
   1983年2月26日,雷雨顺在北京病逝。3月13日,-邦在中共中央召开的卡尔·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纪念大会所作的报告中,号召大家学习雷雨顺等同志的献身精神。
  


相关院校:

同年(公元193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蒋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