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青海省 > 玉树 > 治多县人物

杰桑·索南达杰


[公元1954年-1994年]
  杰桑·索南达杰,1954年3月出生于青海省治多县索加乡一位普通而勤劳的藏族牧民家中。1974年7月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青海民族学院,同年8月参加工作。1980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学校教师、翻译、县文教局副局长、索加乡党委书记、治多县委副书记、西部工委书记兼可可西里经济技术开发公司总经理等职。无论是当一般干部还是走上领导岗位,他总是把党的事业和工作放在第一位,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
  在县民族中学任教期间,杰桑·索南达杰面对当时教师无心教书,学生不思学业的严峻形势,在师资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主动承担了初中三个年级的藏语文,全校的体育课和初中二年级的班主任。他在教学中身体力行,大力倡导重教勤学的优良风气,十分重视因材施教。经常利用节假日和课余时间给成绩不好的学生补课,单独辅导。对学生在学习上严格要求,在生活上关心爱护。在一次组织学生上山采挖虫草的勤工俭学活动中,一位叫扎西的学生突患急性阑尾炎,在四周没有人家借不到马匹的情况下,他便背着这个学生连夜赶了40公里山路,送到了县医院,一直守护到这位学生脱离危险。他以自己丰富的学识、严谨的治学和无私的奉献敬业精神,带出了一批又一批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被学生和家长称为好园丁、好老师。
  在担任治多县文教局副局长(没有正职)期间,面对全县教育滑坡,学校管理混乱,适龄儿童入学率低,各乡寄宿学校教学质量差的状况,他心急如焚。为摸清底数,动员牧民群众的子女上学,提高民族素质,上任伊始,他就只身一人骑马奔赴全县各乡进行调查研究,开展工作。针对存在的问题,组织制定了寄宿学校教学管理办法,使学龄儿童的入学率、巩固率和升学率得到明显提高,为发展治多县的民族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1985年冬天,一场罕见的大雪吞没了整个青南草原,大批牛羊冻饿倒毙在雪地上。被大雪围困的牧民群众企盼着救援。当时还是县文教局副局长的杰桑·索南达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主动带领一支背负救灾物资的救援队伍,顶风冒雪赶赴离县城最远、受灾最重的索加乡开展抗雪救灾工作,解救出了一个又一个被大雪围困、生命危在旦夕的牧民群众。
  1987年,杰桑·索南达杰响应县委、县政府关于加强基层工作,加快脱贫致富步伐的号召,以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度责任感和政治使命感,告别年迈的父母、体弱多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自愿到距县城250多公里、条件最艰苦的索加乡担任党委书记。上任伊始,他就下定决心,“如果不把索加治理好,让索加的父老乡亲们过上像样的日子,我愧为索加的儿子,愧为一个共产党员!”一连几个月,他都在各牧业点走村串户,访贫问苦,帮助牧民群众制定生产自救的良策。全乡四个牧委会、16个牧民小组和700多户牧民家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踏遍了索加乡的山山水水!当年冬天,他又带领几名乡干部,不畏艰险,冒着零下40°C的严寒,实地踏勘索加至沱沱河的冬季运输线,历时七天七夜的艰难勘测,他们一步步量完和确定了140多公里的路程,垒起路线标记,为索加的生产自救和物资拉运开辟了道路。从此,索加乡的牧民群众再也不用担心缺少过冬的粮食和物资。在杰桑·索南达杰的带领和帮助下,索加乡的干部群众在重灾面前不低头,互帮互助,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经过一年又一年的艰苦拼搏,到1991年,全乡牲畜总数由雪灾后的378万头只,上升到1126万头只,人均收入由635元增加到211元,牧民群众的脸上又有了笑容。1991年,他又积极争取将索加乡至县城的公路列入以工代赈工程,使这条全长265公里公路实现了季节性通车,终于结束了索加乡长期以来被封闭的历史。牧民群众无不感激地称他是“党派来的好干部,牧民群众的贴心人!”
  治多县境内的可可西里地区,平均海拔5300米,90%以上的地区属常年冻土和冰川,寒风凛冽、氧气稀薄,被人们称之为“无人区”。但是这里也同样充满着盎然生机,不仅有大片可开发利用的草场,丰富的沙金和盐湖等矿产资源,而且还是列入国家保护的藏羚羊、野牦牛、野驴、盘羊等数十种珍稀野生动物栖息的天然乐园。进入本世纪80年代中后期,在金钱的0下,大批非法采金者、狩猎者不断拥向可可西里地区,使这片沉睡的土地失去了往日的宁静。少数不法分子夏天到处乱采乱挖,破坏了那里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冬天则荷枪实弹,开着车到处捕杀野生动物,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为了保护、开发和利用可可西里地区的草场、矿产和野生动物资源,1992年7月,经上级批准,治多县成立了西部工委,专门负责管理此项工作。已是治多县委副书记的杰桑·索南达杰,又毅然挑起了西部工委书记兼可可西里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经理的重担。在西部工委召开的第一次工作会议上,杰桑·索南达杰向同志们讲:“不知你们对这一全新而陌生的工作环境有何思想准备?迎接我们的是号称‘生命0’的可可西里以及横行在这片土地上的各种-势力,我们肩上承担的是保护和开发利用我县60%版图上的自然资源的重任,这需要我们具备吃苦耐劳、开拓创新、敢于奉献的精神。这是一项需要付出代价的艰苦工作,有可能需要我们以生命做抵偿。”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西部工委任职的短短一年半时间里,杰桑·索南达杰曾先后12次深入可可西里腹地,进行实地勘察和巡视,度过了354个日日夜夜,行程达六万多公里。其中,五次是赤手空拳,没有任何武器装备。有八次因没有帐篷顶着零下40°C的严寒在车厢里吃住。有八次对可可西里的自然资源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考察,搜集了大量有很高科学价值的第一手文字和图片资料,得到了有关部门和领导的肯定。他和工委其他同志一起,先后查获非法盗猎团伙八个,收缴各类025支,子弹万余发,各种车辆12台,藏羚羊皮1416张、沙狐皮200余张,没收非法采金费四万元,为保护国家利益、遏制违法犯罪行为做出了突出贡献。
  1994年1月8日,杰桑·索南达杰根据治多县委、县政府的安排部署和省农林厅、省黄金管理局的委托,集县界勘察、矿产、资源调查和打击非法盗猎犯罪活动等三项重任于一身,率领工委两名干部、两名司机和向导一行七人冒着零下40°C的严寒沿南线前往可可西里地区。第二天凌晨到达青藏公路西大滩附近的岔道口时,发现地上有很多手扶拖拉机留下的辙印,他们就跟了进去。约中午时分,在海丁诺尔湖边上发现一伙刚刚进入此地的盗猎分子。他们迅速出击,从帐篷里搜出两支-、3000发子弹。杰桑·索南达杰当即决定没收全部0弹药,责令犯罪分子马上离开此地回去。10日至15日,他们在西去的路上,又遇到了四股非法采金、盗猎团伙,共没收各类0七支、子弹3800发、010吨、沙狐等珍贵野生动物皮153张。杰桑·索南达杰强忍着慢性胃炎不断发作的剧痛,一面果断处理犯罪分子非法盗猎的有关问题,一面进行地界勘察工作。
  1月16日,杰桑·索南达杰一行抵达青海、西藏、新疆三区交界处的泉水河,基本完成了地界勘察任务。约上午11时,正要准备返回时,又突然发现了一股非法盗猎团伙,他们费尽周折,拦截扣压了该团伙一行八人和两辆北京吉普及一辆卡车,收缴藏羚羊皮400张。面对一张张血淋淋的羚羊皮,杰桑·索南达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不能坐视这种罪恶行为发生在自己管理保护的这片土地上,决心要把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正在这时,又看见一辆吉普车、一辆东风卡车迎面疾驰而来,他们赶紧鸣枪拦车,但未能拦住。两辆车从他们身边疯狂地横冲而过。杰桑·索南达杰立刻带领干部追击。在追击中,他们迫不得已从车上向逃跑的汽车轮胎开枪,强迫停车。颠簸中不慎将那辆满载羚羊皮的卡车司机马忠平的腿部击伤。这又是一个12人的盗猎团伙,当场查获一支火枪、一支改装的半自动步枪、九支-、3000发子弹。杰桑·索南达杰出于人道主义,当晚即派工委两名同志将受伤的盗猎分子和一名患肺气肿的盗猎司机送往格尔木市医院治疗。
  1月17日,杰桑·索南达杰让所有扣押车辆只留司机一人驾驶,其余盗猎分子都押解到一辆东风卡车上启程返回。这时,犯罪分子们求杰桑·索南达杰:“高抬贵手,大事化小,放了我们,一切都好商量。”他严正地回答说:“你们是罪犯,我代表政府和人民,我们之间没有商量的余地。”随即命令启程。在翻越大雪峰时,一直拖挂在后面的一辆东风卡车陷进雪坑拖不出来,耽误了时间,当晚只好宿营大雪峰。面对难忍的奇寒,杰桑·索南达杰首先想到的是同行的工委干部和向导,他先后三次查夜询问,怕他们入睡后冻坏了手脚,亲自为他们脱鞋揉脚,问寒问暖。然而,他自己却因肠胃炎剧烈发作已是三天没吃没喝,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了。
  1月18日,当行至太阳湖西岸时,负责殿后的杰桑·索南达杰驾驶的东风卡车左侧两个轮胎突然爆裂,-停车修理,其余车辆继续前行。杰桑·索南达杰便指示仅留下的一名工委干部小金乘坐一辆吉普车去截住前去的车,叫他们停止前行,就地烧火做饭,并让工委雇佣的那辆东风车返回救急。约傍晚时分,在太阳湖南岸,小金才截住了前行的车辆,18名盗猎分子便开始在车上用喷灯烧水,并密谋策划了一个抢枪逃跑的罪恶计划。当杰桑·索南达杰的车修好,赶到这里时,天已经很黑了。只见所有大小车辆一字儿排开,车灯齐亮。且只有马忠孝一人站在一辆大卡车下。“可能出事了!”杰桑·索南达杰立刻意识到了一种危险,随即停车,警惕地拔出随身携带的-手枪下了车。这时,站在东风卡车下面的马忠孝向他走来,说话间突然从后面将他死死抱定。不知哪来的力量,已有四天没吃东西的他一转身就把那个大高个子摔倒在地,随即举手开枪,那人便不动了。
  他还没回过神,枪声已响成一片,一颗颗子弹呼啸着从他耳边飞过。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他毫不畏惧,迅猛还击。突然,一颗子弹从后面击穿了他的臀部和下腹部。他忍着剧痛从一辆卡车的右侧走到左侧,鲜血从伤口涌出,染红了身下的土地,他还在还击。子弹打光了,他又掏出一梭子弹正要往上推时,却怎么也使不上劲……他倒下了,任凭风沙吹打,他也不肯闭上那双疾恶如仇的眼睛。他把年仅40岁的生命献给了可可西里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以实际行动实践了他“只要有一口气,就要为人民的事业奋斗不息”的诺言。
  为褒扬英烈,1994年12月21日,青海省人民政府追认杰桑·索南达杰为革命烈士。1996年1月12日,中共青海省委授予杰桑·索南达杰为“党的优秀领导干部”称号。1996年,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杰桑·索南达杰为“环境保护卫士”称号。同年,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中共玉树州委根据杰桑·索南达杰的英雄事迹,联合有关部门拍摄了电影《索南达杰》在全国上演。
  杰桑·索南达杰虽然离我们去了,但他的英雄事迹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前进!
  (李德盛)
  [以上内容由"仁江寒"分享。]


同年(公元195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4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金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