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 > 甘孜 > 德格县人物

加多


[公元1957年-1979年]
  加多,1957年3月出生在四川省德格县上麦宿乡真通村藏族农民家庭。他的前辈世代为藏族奴隶主的奴隶娃子,直到共产党来到家乡,农奴们才翻了身,做了主人。解放后,分得了牛羊和土地,生活渐渐好起来。加多到学龄时,背上 书包,跨进学校,学习汉语。读小学期间,在老师精心教育下,加多德、智、体全面发展,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加多从小就热爱共产党、热爱毛主席、热爱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每逢他去村外水井里背水,他就背诵:“吃水无忘挖井人,翻身不忘共产党。”他很喜欢看描写战斗英雄的连环画,并暗自下定决心,长大以后一定要像书里的英雄那样,拿起枪保卫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
  1976年3月,加多应征入伍,想当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高兴地唱起了藏族民歌:“太阳啊,霞光万丈,雄鹰啊,展翅飞翔,翻身农奴把歌唱……”加多入伍后,严格要求自己,样样工作总是干在前头,深得领导和同志们的称赞。1977年8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被评为学雷锋积极分子。入团后,他在思想上和行动上更严格地要求自己。寒来暑往,加多在操场上刻苦练习单杆、双杆、跑步……天长日久,他的脊背被晒得油亮,浑身的肌肉隆起。战友看了都羡慕他那结实的、健壮的身材。大家都夸他:是个当兵打仗的好小子。把靶场上,他练习瞄准、掷手榴弹的英姿更是为大家所熟悉。他先后荣获“特等射手”、“投弹能手”等称号。战友问他为什么进步这么快,他谦虚地回答:“我生长在雪山,从小爬雪山,在大草原放牧,练得一身翻山越岭的基本功;来到部队,在革命的大熔炉里得到-的指导和战友们的帮助,所以有了进步。”
  1978年下半年,传来越军在云南边境地区掠夺边民财物,残杀边民的消息。不久,加多随部队开赴云南河口县。他亲眼目睹敌人残杀边民的悲惨情景,看到大批大批的华侨被驱赶回国。他向党支部递交了决心书:“为了保卫祖国领土完整,我愿献出鲜血和生命。”
  河口县地势北高南低,大山连绵。临战前的练兵开始了。加多吃大苦,耐大劳,严格要求,严格训练。他和战友们沿着怪石嶙峋的绝壁、陡峭笔立的深箐,实地训练。手肘磨出了鲜血不叫苦,手臂练肿了也不哼一声。他说:“只有在艰苦的环境里,才能锻练出坚强的意志。”有一次练习战术,在接敌运动中,他不慎把脚和脖子扭伤了,疼痛难忍。但他硬是咬着牙向“敌人”阵地冲去,直至把“敌人”消灭为止。有一次连队进行带实战背景的小拉练,他正发着高烧,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同志们劝他休息,可他说:“离打仗的时间不长了,更应该抓紧时间练习,这点小病我能坚持。”他凭着顽强意志坚持小拉练。途中,坚持肩扛机枪,身背弹匣,天晴一身汗,下雨一身泥,直到拉练结束。平时,多加为了增强体质,每天天不亮就打起背包练长跑。饭前饭后、午休时间,他总是抓紧时间练习投弹、练习瞄准。他的副射手张世德是位刚刚入伍的新战士,为了帮助新同志尽快掌握军事技术,他亲自作示范,手把手地教,使张世德很快熟练地掌握了军事要领。
  1979年2月17日凌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开始了。加多和全连驻守在红河边,严阵以待。3月2日上午,加多随连队奉命沿10号公路桥右侧小路直插奔爱西高地,为后续部队打开通路,尔后,再沿蒙先小河北向达聘苗、沙巴方向发起攻击,保证团部右翼部队主力的安全。这次行动中,加多所在的五班是全连的尖刀班。接受任务以后,时逢浓雾笼罩整个高地,眼前一片白茫茫。五班全体战士凭借浓雾作掩护,向奔爱西高地插去。一路上,加多英姿勃勃,边行军边对副射手张世德叮嘱:“世德,上级把尖刀班的任务交给我们,这是上级对我们的最大信任,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完成任务。万一我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你不要管我,要迅速接过我手中的枪,继续狠狠地打击敌人。”
  奔爱西是一片灌木从生、怪石嶙峋的地方。它两面临山,中间是深涧峡谷,峡谷里一条小河由西向东流去。敌军就是凭借着这样易守难攻的险要地形,在河的右侧山上,修筑了一片营房,构筑起明碉暗堡,还布防了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八二迫击炮、无后座力炮、六○炮、轻机枪、重机枪等各种武器把整座山头布置得密密实实,一条通向营区工事的小道也-得严严实实。为阻止我军挺进,敌人又将四周田地间的竹子砍倒,构成一片开阔的障碍,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当连队挺进到距奔爱西高地右侧的小路只有30米左右的开阔地时,突然遭到高地上敌人暗堡的火力袭击。一瞬间,八二迫击炮、六○炮、轻重机枪一齐向七连射来,把全连的干部战士压在开阔地上,不能前进。敌人射来的子弹暴雨般地在七-士面前倾泻,有几个战士倒在开阔地上牺牲了。连指挥所命令五班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展开战斗,以争取更大的胜利。班长一声令下,只见加多爬出掩体像箭一样冲了出去。只见他时而匍匐前进,时而跑步跃进,时而又连续滚进。荆棘、藤条、竹桩将他的衣裤撕得东一块,西一块,划得他浑身是伤,鲜血直流。在连队加强火力的掩护下,他很快就接近了敌人阵地前沿,抢占有利地形,敏捷地架好机枪,立即向敌人射出仇恨的子弹。但敌人的机枪仍疯狂射击。加多发现敌人的一个工事内有两个戴着军盔的人头在晃动,一细看,原来对七连进攻-严密的敌人火力就是从这个工事内打出来的。加多愤怒地操转枪身,对准敌人火力点哒哒地扫射起来,只见那两个戴军盔的敌人晃了晃,倒栽下去,机枪哑了。火力点被消灭掉了,加多高兴地向班长报告:“班长,班长!我消灭了两个敌人,一个火力点!”就在加多兴奋地大声向班长报告之时,左右两个班的战友乘着敌人火力减弱的空隙 ,迅速穿插上去,开阔地里的部队也趁机发起了正面冲锋。
  由于加多的机枪是架在离敌人阵地只有20米远的一道土坎上,这里地势高,便于发挥火力,控制着敌人整个阵地,对敌人威胁很大。被打懵的敌人一清醒过来,发现了加多,就将八二迫击炮、六零炮、无后座力炮一齐集中起来,向加多隐蔽的地点轰击。突然,敌人的一发炮弹在加多的左侧0了,他被弹片击中多处,身负重伤。泥土、血渍沾满了全身,他昏迷过去了……
  敌人的火力又再次猖狂起来。正在朝着敌人阵地后方挺进的一排和正向敌人阵地正前方发起冲击的二、三排,失去了加多机枪的掩护,都受到敌人火力阻击,部队进攻受挫。连长心急如火:如果不迅速夺下高地,为后续部队打开缺口,就会造成重大伤亡,更不能保证在10号公路4号桥正在激烈鏖战的主力团的右翼安全。
  激烈的-声震醒了昏迷中的加多。他吃力地睁开被泥土和血渍糊住的双眼,看到四班长张成文已中弹牺牲,正在对面山上率领战士向敌人阵地侧后进攻的一排长李正富已身负重伤,三排又有好几个战士牺牲了。加多望着战友们的遗体,泪水伴着泥土、血渍顺着腮淌下来……时间就是生命,吸引住敌人的火力,掩护后续部队就是胜利!战士的责任感,使加多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他不再流泪了,用手背揩干脸上的泪水,忍着剧烈的疼痛,抖掉浑身的泥土、碎石块,霍地从地上跃起来,就像一尊铁打的金刚站在一块岩石上,端着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得措手不及,慌忙又调转所有的火力对准加多所在位置猛力扫射。
  敌人的全部火力被吸引过来了!只见加多孤身一人像钢浇铁铸一般威武地屹立在那块岩石上,抱着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敌喊着、叫着,像发疯一样,集中一切枪弹向加多猛射。密集的枪弹如暴雨般在加多周围倾泻。突然,敌人一梭子弹打中了加多的前胸,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胸前涌了出来。加多的身子向前倾了倾,但是他没有倒下。他定了定神,仍然忍着伤痛,挺直腰杆,扳动机枪又不停地向敌人射击。“哒哒哒哒……”,敌人又一串子弹向他射来,加多再次中弹,可是他依然紧紧地抱着那挺打得发烫的机枪不停地射击。由于受伤过重,加多壮烈牺牲。
  加多的英雄行为极大鼓舞了全连指战员。就在敌人正面和左右两侧火力全部被加多吸引过去之际,一排趁势从侧翼迂回上去,二、三排也一鼓作气,从正面迅速猛攻。大家冲上高地勇猛杀敌,很快全歼守敌。
  加多牺牲后,部队党委给他追记一等功,云南边防部队授予他“战斗英雄”称号,-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朱维琛)
  [以上内容由"sprite"分享。]


同年(公元195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姜利民 (19511979) 对越反击战“爆破英雄” 山东烟台莱州
于立群 (19161979) 郭沫若夫人,女书画家 广西贺州平桂区

下一名人:蒋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