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省 > 南通 > 崇川区人物

花陈兵


[公元1958年-1986年]

  花陈兵,乳名水标,1958年7月20日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县小海镇老圩村一个农民家庭。祖父花正其,解放前穷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父亲花茂春在苦水中泡大,从小给地主家放牛、打工。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他们一家开始过上幸福生活。1966年,水标入学,请老师取学名,老师听说水标爱带“兵”“打仗”,给取名花陈兵。在学校里,花陈兵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1977年高中毕业后,从师学瓦工。师傅见他人聪明,肯吃苦,一心想把他培养成高徒,但花陈兵执意要实现童年时代萌发的心愿:当侦察兵。
  1978年1月,花陈兵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4月,被分配到炮兵某部侦察班当侦察员。他如愿以偿,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他对战友们说:“侦察员是炮兵的‘眼睛’,不练好‘眼睛’,就不配当侦察员。”开始训练后,花陈兵像着了迷似的,每个科目别人练一遍,他却要练四五遍。为练好捕捉目标科目,他常常站在操场上观流星,立在道路旁看车灯。为练就目测距离“一眼准”的真功夫,课余饭后,他常常到营区外,对着远处的烟囱、独树、房屋,一站就是几个钟头,就连上街办事,也要选择目标练一阵子。花陈兵的功夫没有白费,连年被评为“技术能手”,成为全团侦察员中的佼佼者。几年中,先后4次受到连、营嘉奖,历任班长、侦察排长等职,并于197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5年2月,花陈兵所在部队接到开赴中越边镜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命令。这时他的妻子分娩不久,需要照顾;住房还没落实,等他去联系……但已升任为副连长的花陈兵深知自己身上的重任。他为了把全连的军事技术促上去,顾不上考虑家中的事,全身心投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在他的带动及战士们的努力下,侦察分队训练成绩直线上升,单兵技术全优,协同训练良好。
  5月13日,花陈兵带领两名侦察员先于大部队接防,来到位于老山50号高地凸出部的老山炮兵群一号观察所。该所观察线良好,位置十分险要,但易遭敌炮击,危险性很大。花陈兵一到观察所,就不顾长途行军的疲劳,立即对越军阵地进行观察,当晚展开作业,绘制出敌情图,还总结了一套昼夜补充、综合观察、确定目标的方法。在初上阵地的4天时间里,他凭着练就的“火眼金睛”,捕捉目标36个,写出了《侦察敌纵深内目标的两点做法》和《搞好观察所警戒自卫》等4篇文章,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
  5月28日凌晨,越军趁我方接防部队立足未稳,用两个加强排的兵力,以浓雾作掩护,向我前沿阵地发起进攻。花陈兵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直接指示炮兵火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过去,打得敌人丢下13具尸体狼狈逃窜。前沿步兵看到炮兵首战告捷,情不自禁地高呼:“炮兵万岁!”
  一次,自吹为“神炮连”的越军女子炮兵连,把几门大炮推出工事,企图对我炮兵阵地实施轰击。为了打击这股疯狂的敌人,花陈兵4次跳出掩蔽部,冒着敌炮火抵近侦察,终于搞清了敌火炮准备位置,并立即指示炮兵,发射了24发炮弹,把敌人的一门火炮摧毁,吓得越军慌忙将其余大炮推进了山洞。
  7月8日,花陈兵根据种种迹象判断,敌阵地上可能有冰雹式四○管火箭炮,但这个阵地处于高地的反斜面上,不易观察。他把白天发现的情况同夜间看到的火光进行对照,判定其准确目标位置后,指示我火炮进行压制,从此,越军阵地的火炮再不敢露头。
  在频繁的战斗中,花陈兵一昼夜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双眼常常是红红的,体重减轻了许多,但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战斗情绪和乐观的革命精神。他在战斗间隙里给爱人写信说:“在战火中锻炼是军人的骄傲,你应该为有我这样的丈夫而自豪,我的小蕊蕊也应该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信发出不久,对越军进行反击的七一九战斗打响了。花陈兵和战友们日夜观察,整整三天四夜,几乎没有离开过观察所。饿了,啃几口干粮;渴了,喝几口凉水。那天,花陈兵感冒发烧,战友们几次劝他下去休息,他总是说:“等完成任务再说吧!”战斗胜利结束了,花陈兵也病倒了,战友们含着泪把他扶下了岗位。
  8月,花陈兵荣立二等功。10月,他所在观察所被军评为“先进观察所”。
  花陈兵所在的观察所为我炮兵火力不断作出及时准确的指示,使越军连遭惨重损失。敌人把它视为肉中刺、眼中钉,千方百计想把它拔掉。在花陈兵和战友们坚守的110天里,观察所遭敌炮击410次,落下炮弹3600余发,掩体工事4次被炸塌,他和战友们两次被埋进泥土里。观察所周围被炸成采石场似的,到处弹痕累累,青色的石壁成了一片白色,山草树木一片枯焦。为了使观察所经受得住敌人猛烈炮火的轰击,花陈兵带领6名战士利用晚间、雾天抢修工事,共出土石400多方,垒泥袋200多个,装配钢架工事7套,使观察所逐步具备了比较完善的设施。越军见光用炮火轰击还不行,就一次又一次地派遣敌工人员偷袭观察所,花陈兵和战友们以高度警惕,先后6次识破并击退了敌人的袭击。
  战斗间隙,他在日记里写下两句话:“我是党员干部……要把安全留给战友,自己承担困难和危险。”“生命诚可贵,若祖国人民需要我献身,我将不计生死,冲锋陷阵,愿把热血洒在南疆。”
  战争对他们的考验是多方面的。花陈兵和他的战友们不仅要与凶恶的敌人斗,还要同恶劣的自然环境斗。老山处于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域,气候变化无常:时而骄阳似火,赤背5分钟,肩膀就会被晒脱一层皮;时而暴雨如注,工事坍塌,无处安身。白天置身于阴冷潮湿的猫儿洞,夜晚与老鼠、蚊子为伴。时间一长,烂裆、烂腿,浑身流浓、流血。由于战事紧张,他们常常一天吃不上一顿热饭,喝不上一口热水。离观察所300多公尺远的54号高地下的深沟是老山主峰的惟一水源,越军对水源的坐标位置很清楚,因而不断用密集的炮火-该地区。花陈兵为了让战士们能喝到水,坚持每天两次亲自冒着炮火来这里抢水,就在这样的严酷的条件下,花陈兵和战友们不仅坚持下来了,而且凭着崇高的卫国精神和过硬的侦察技术,始终保持着不间断地侦察,先后捕捉目标827个,其中304个被列为重点目标,保障校正射击488次。花陈兵在战斗值班110天内,共捕捉目标310个,观察校正射击86次,引导炮兵摧毁敌火炮15门、隐蔽部(屯兵洞)15个、指挥所(观察所)3个和高射机 7挺。
  1985年12月1日黄昏,山林里十分寂静,这预示着老山前线又将有一场恶战。夜间,花陈兵对侦察排长葛传火说:“小葛,明天将有一场恶战,假如我“光荣”了,这秒表送给你作个纪念。如果你‘光荣’了,送啥给我作纪念?”葛传火拿起小圆镜说:“就送这个。”说着,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花陈兵让战友们早早上铺休息,自己又为第二天战斗作准备,一直忙到深夜11点50分。
  2日凌晨3点半钟,花陈兵早早起床,仔细检查作业器材后,就蹲在观察所前监视敌人的动静。这时雾气腾腾,能见度不到20米。花陈兵凭着过硬的侦察技术,靠听响声判断越军阵地的方位。侦察员毛仲甫走过来说:“副连长,你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今天应当我值班。”花陈兵深情地说:“你们还年轻,生活的琼浆还没品尝,我要对你们负责。仗打起来,这里最危险,你们谁也不准到这里来,这是命令。”说着,他把小毛推进防炮工事。
  战斗打响了,一发发0的炮弹飞向敌群。越军也对我高地进行疯狂的炮击。7点38分,一发罪恶的炮弹飞来,在花陈兵作业的观察孔右侧0了,强大的冲击波把他推倒在地……花陈兵为祖国、为人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根据花陈兵在战斗中的出色表现,他所在部队领导机关给他追记一等功,并把他坚持战斗的一号观察所命名为“陈兵观察所”。1986年5月15日,-主席邓小平签署命令,授予花陈兵“炮兵侦察英雄”光荣称号。
  花陈兵的英勇事迹,先后被30多家报刊、电台报道,并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出。1986年7月30日,中共南通县委、县政府作出《关于向“炮兵侦察英雄”花陈兵烈士学习的决定》。从军队到地方,从南疆到家乡,英雄的精神鼓舞着人民为振兴中华而奋斗。
  (赵一东)
  


同年(公元195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6年)去世的名人:
范钧宏 (19161986) 著名剧作家,戏曲理论家 浙江省杭州

下一名人:胡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