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淄博 > 沂源县人物

侯成安


[公元1925年-1948年]
  侯成安,1925年出生于山东省沂源县郑王庄一户贫苦农民家里。全家10口人,靠租种本村大地主阎四鬼子的土地维持生计,受尽了阎四的盘剥和压榨。
  1942年2月,国民党抓壮丁,侯成安被抓进入国民党第五十一军新兵连当兵,在那里,受尽了打骂和折磨。一次,在操场上训练“拔慢步”,班长要求一条腿站10分钟。侯成安身小力薄,再加上饿肚子,没站多久就昏过去。班长大动肝火用枪探条把侯成安的两条腿打得鲜血淋漓。多亏一位好心的同乡帮助,把他架回屋里。他痛恨这不讲理的国民党军,时刻想找机会逃离欺压穷人的反动军队。
  1943年秋,第五十一军在日军进攻下撤往安徽。侯成安趁部队混乱,逃回了刚被八路军解放不久的家乡——郑王庄。
  在家乡,侯成安积极参加抗日救国活动,村政权建立后,侯成安任民兵队长,发动全村群众,开展斗争地主,推动减租减息运动。
  1944年初,侯成安参加八路军。被编入鲁中军区第二团(原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旅第二团)当战士。1944年3月下旬至4月中旬,鲁中军区为坚守阵地,粉碎敌人的分割、-,打通沂、鲁、泰、蒙各山区的联系,改善与清河区的交通,争取有利的-阵地,发起第三次讨伐吴化文的战斗。侯成安随部队参加了这一战斗。侯成安在战斗中表现勇敢,受到同志们的称赞。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10月,侯成安所在的鲁中军区0团,改编为山东解放军第三师第八团。为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第三师奉命挺进东北,在辽宁省本溪地区与兄弟部队会合,于1946年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第七旅,不久,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三纵队第七师,侯成安任第七师第二十团第三营第九连班长。
  1946年12月17日,国民党军为实现其在东北作战先南后北,各个击破的战略,集结新编第一军、新编第六军和第七十一、第六十、第五十二军各一部,由桓仁、辉南、柳河、宽甸一线,向我军据守的南满临江地区发动进攻,企图打通通化、缉安(今集安)线。为粉碎敌人的进攻,我军进行了“四保临江”战役,侯成安所在第九连参加了1947年1月8日“一保临江”的桦皮顶子战斗。第九连在击退国民党第五十二军第一九五师第五八四团一个营的进攻后,发起了反冲锋。在返回途中,侯成安发现有几个负伤的战士没有回来,遂又带领三个战士冲回去,爬过一段没膝深的雪地,终于找到了负伤的战士。伤员们见战友来了,急忙对侯成安说:“班长,前面那个小屋里有四个敌人。”侯成安马上留下两个战士照顾伤员,自己带一个战士摸过去。小屋里的敌人发现了他们,“啪、啪、”打过来一排枪。侯成安机警地卧倒在雪地上,向小屋子投去一枚手榴弹,并趁着0的浓烟冲到小屋门口,大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不缴枪,就打死你们!”四个敌人吓得直哆嗦,扔下枪,举着双手,跪在侯成安面前连声说:“长官饶命!长官饶命!”侯成安缴获四支枪,又命令俘虏把伤员背回我军阵地。
  “一保临江”战役结束以后,侯成安受到部队-的表扬,立功一次。
  经过党的培养教育和战斗的考验,侯成安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革命战士。1947年2月,侯成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2月的“二保临江”战斗刚刚结束不久,2月13日,敌军又集结三个师的兵力,分三路向临江解放区发动第三次进攻。我军开始了“三保临江”战役。
  2月17日,金川南部大通沟战斗打响,侯成安所在部队担任阻击国民党第八十军暂编第二十一师第六十三团进攻的任务。我军不断实行反冲击,敌军被打乱,漫山遍野地往回逃。我军紧紧追击,侯成安冲在最前面,想多消灭敌人,多抓俘虏。跑着跑着,脚上穿的鞋的绑绳断了。他心急如火,顾不得再绑,干脆把鞋扔掉,只穿破棉袜子在雪地里继续追击敌人。忽然发现有三个敌兵隐藏在前面一片小树林里,他急忙投去一枚手榴弹,炸死伤各一名,另一名向山下跑去。侯成安追到半山腰,不见那个逃跑的敌人,却意外地发现山下大道上有一门山炮和几个敌人在活动。侯成安瞄准敌人开了一枪,几个家伙像受惊的兔子,拼命地逃走了。侯成安冲下去,缴获了这门山炮,随后和战士们一起拉了回来。战后,连队报请上级批准,给他记大功一次。
  2月22日,在通化北部大北岔南山战斗中,侯成安带领全班战士坚守在最前沿。他们班和全连的同志一起,打退了敌第七十一军第九十一师第二七二团一个营的八次冲锋。在敌人发起最凶猛的第九次冲锋时,我军吹起了反冲锋号,侯成安猛地跳起来,一挥手,带领全班战士冲了下去。侯成安的帽子和衣袖被子弹打穿,但他毫不畏惧,继续向前猛打猛冲。最后敌人动摇了,败退下去。上级表扬了侯成安的这种勇敢精神,又给他记了一次功。
  不久,侯成安被提升为第九连第二排排长。
  1947年5月中旬至7月1日,我东北军发动了强大的“夏季攻势”。在夏季攻势最后的战斗中,第三纵队奉命在西丰至威远堡之间,组织防御,配合兄弟部队狙击由沈阳北援四平之敌,确保四平攻坚战的胜利。侯成安所在的第七师受命在马道岭一带阻击敌新编第六军第十四师的进攻,第九连的具体任务是进攻砬子沟北山。侯成安向连部请缨,要求担负主攻任务。获得上级批准。上级要求他们在半夜前拿下北山的三个制高点。
  总攻于7月1日晚开始,我民主联军的迫击炮、山炮发出震天的吼声,轻重机枪子弹像雨点似地倾泻到敌人阵地。当敌人被我军炮火压得抬不起头的时候,侯成安带领全排战士,经过激烈战斗,抢占了北山三个制高点,守敌第十四师一个连被打垮。战斗结束后,第二排被评为集体功,侯成安被记一次特等功。由于这天是中国共产党建立26周年纪念日,侯成安被纵队授予“七月英雄”的荣誉称号,授予“特等功奖章”一枚。1947年8月4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出版的《东北日报》刊登消息:“辽东某部八连二排排长人民功臣侯成安,经辽东军区政治部批准,命令为该部第一名‘七月英雄’”。
  9月间,侯成安带领第二排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发动的秋季攻势,取得了攻打威远堡战斗的胜利。
  为了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东北民主联军经过短期休整后,利用江河结冰,便于机动兵力的有利条件,集中全部主力,于1947年12月15日向敌军发动了更加猛烈的冬季攻势。第三纵队由西安地区出发,向辽西挺进,于1948年1月初进入辽宁省新民县境,围歼龟缩在水口、安福屯、公主屯、文家台及黄家山地区的国民党新编第五军。
  被我军包围在文家台村附近的敌人,有国民党新编第五军军部及所属第一九五师和第四十三师师部,还有三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营。这些敌人统由新五军军长陈林达亲自指挥,企图顽抗。我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三纵队各师立即展开围歼战。
  1月6日下午9时,侯成安所在的第三营,在敌人飞机轰炸、扫射及炮火-下,通过了十八公里的平原地区,进入战斗。下午,开始向敌人最后的集结点文家台猛攻。
  傍晚,第七、第八连突破敌人设在文家台的前沿阵地,第九连的任务是继续向村里突进。1月7日凌晨2时,第九连进入文家台,与敌新五军展开激战。这时,连长和指导员都负重伤,营长命令侯成安代理副连长。
  侯成安指挥突击排,占领了敌人的一个地堡和两座民宅。但是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突击排进攻受阻。这时,侯成安通过敌人的火力网,爬到突击排李排长身边说:“李排长,由我组织火力掩护,你带领突击排,赶快向前突进。”
  侯成安爬回原来的地方,发现机枪射手杨金贵牺牲时,即命令战士们加强火力掩护突击排前进。打了一阵子,突击排进攻仍未奏效。这时突击排李排长向侯成安建议:“集中火力,爆破前进。”侯成安接受了建议,命令机枪、小炮集中火力,掩护爆破班爆破。不一会儿,敌人的一个中型地堡飞上了天,前进道路打开了。
  突然,敌人投来一颗手榴弹,将侯成安腿部炸伤。当他刚要转身时,不料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脖子。他抱着机枪,扑倒在地。
  弹药手爬过来抱起侯成安,悲痛地哭叫着;“侯排长!侯排长!你醒醒!”侯成安慢慢地睁开眼睛,大声地命令:“别管我,快去,守住阵地要紧!”说完,又昏了过去。弹药手轻轻地放下侯成安,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抓起侯成安的机枪,向敌人猛烈地射击,同时以嘶哑的嗓子高喊:“同志们,狠狠地打呀,为侯排长报仇!”
  这时,敌人又发起了冲锋。战士们没有子弹,就同敌人肉搏,并趁敌人又一次败退的时候,从敌人的尸体上捡来一些子弹,继续射击敌人。敌人的多次冲锋都被打退。
  7日上午9时,总攻击开始,东北人民解放军的炮火向敌人阵地猛烈轰击。激战彻夜的勇士们,两眼喷着怒火,冲向敌人。第九连的大部分战士负伤,但他们从弹坑里爬出来,争先恐后地向敌人军部冲击。敌人彻底垮台,死的死,降的降。
  战斗结束,战士们都来告慰受重伤的侯成安:“侯排长,我们胜利了,文家台的敌人被全部歼灭了,敌军长、师长都被我们活捉了!”
  侯成安的脸上浮起胜利的微笑。他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侯成安英勇牺牲后,经纵队党委批准,追授他东北人民解放军最高荣誉——“毛泽东奖章”一枚,命名他生前所带领的二排为“侯成安排”。从此,侯成安的名字载入了东北人民解放战争的光辉史册。
  [以上内容由"哦哦"分享。]


同年(公元192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胡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