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南阳市 > 唐河县人物

郝修常


[公元1956年-1979年]
  郝修常,1956年出生在河南省唐河县王集乡郝店村一个农民家庭。兄弟姐妹7人,家庭生活较贫困。他的父亲一直担任生产队粮食仓库的保管员,却从未拿过集体的一粒粮食。郝修常从父亲的言传身教中,养成了耿直、友爱、热爱集体的品性。初中毕业后,他回生产队当了社员。在生产队干活,他格外卖力。
  郝修常从小就极富爱心。村里一位单身汉夜间得了病,他用架子车连夜送到20公里外的医院救治,保住了一条命。他家的邻居是个五保户老大娘,虽然可以享受集体照顾,但在生活细节上还有种种不便。郝修常从能干动体力劳动那天起,就把大娘吃水的问题包了下来。先是和哥哥一起为大娘抬水,后来一个人为大娘担水。直到穿上绿军装,还最后一次把五保户的水缸担满。
  1977年,郝修常应征入伍。第二年被选派到教导队学习。学习结束后回到连队,不仅当了班长,还成了业务训练示范的尖子。射击训练打电灯泡,他弹无虚发,枪枪命中,被誉为连队的一流枪手。军体训练,他与另一个战友并列全营第一。
  1978年,郝修常所在部队调往广西边境,参加战前训练。部队参战前夕,郝修常作了两件事,一是在笔记本上向家人写了诀别书:如果牺牲在战场,死而无憾;如果活着回来,一定把立功喜报带回家。二是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请求党组织在战场上考验自己。
  1979年初,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战斗打响了。第一天打穿插,部队爬山越岭走了十几个小时,作为班长的郝修常把苦和累都压在心底,帮助战友背行李,搀扶新兵不掉队。接下去的几天,部队奉命坚守一个阵地,后方供给不够及时,食品和水成了每个人的生命之源。郝修常忍着饥渴,把节省的半壶水让给一个新兵,新兵感动得直叫大哥。郝修常说:“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嘛!”半壶水树起了党员形象,凝聚了部队的战斗力。
  1979年2月21日,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场上,一面鲜红的党旗在炮火声中猎猎作响。满身硝烟的郝修常庄严地举起右手,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指导员问:“这是火线入党,你知道此刻入党意味着什么?”他不加思索地回答:“牺牲!”
  3月9日,入党仅16天的郝修常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大部队奉命撤退,需要留少部分断后掩护,阻击偷袭之敌。部队-经过严格挑选,选中了郝修常和他所带的五班。-神情庄重地嘱咐:“郝班长;党和祖国考验你的时刻到了!”郝修常郑重地说:“有郝修常在,决不会让越军前进一步!”
  当晚12点,郝修常带领五班,在一条公路右侧潜伏,保卫后方阵地的安全,进入潜伏地点不久,他发现从班目村闪出一队人影。借着暗淡的月光,郝修常看出那是一队越军,约有150多人,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郝修常迅速作出判断,越军的目的肯定是偷袭我后方阵地,他果断地下达了战斗命令:“阻击敌人,准备战斗!”全班10名战士立刻睁大眼睛,冲锋枪打开了保险,机枪抵紧了肩胛。待越军相距10多米时,郝修常大喊一声“打!”10条火舌同时扑向越军,走在前边的一群越军稀里糊涂便送了命。他们没料到偷袭的途中却出现一支神兵,懵了一阵后立刻组织反扑,除在正面压制五班外,又分出一个排的兵力从左右两侧迂回包围。
  已经在自卫反击战中经历了十余次战斗的郝修常,面对十倍于自己的敌人,没有惊慌失措,趁着战斗间隙,他向战友们分析眼前的处境:“三面受敌,我寡敌众,这是不利的因素。有利的条件是夜色朦胧,越军人多目标大,我们可以以少胜多。但是,我们必须抱着牺牲的决心和勇气,才能完成阻击任务,保证后方部队的安全!”
  全班战士齐声回答:“请班长放心!”
  以弱对强的战斗十分残酷。战斗进行不到两小时,全班已有6名战士负伤,一名战友牺牲。紧接着,郝修常身边一位入伍不久的新战士也牺牲了。
  在这种情况下,郝修常指挥全班以田埂作掩护,连续几次打退了越军的反扑。在他的带领下,这个小小的战斗集体像钉子一样钉在潜伏点,阻击越军不得前进一步。
  经过近5个小时的激战,黎明将至,雾更大了,天也更黑了。越军的枪声已不那么密集,郝修常估计一下,对方起码伤亡过半。他看了一下夜光表,上级规定的潜伏时间已经到了。此时,郝修常完全可以趁着夜色的掩护,带领轻伤员撤离战斗,回到后方阵地,回到祖国的怀抱,回到亲人身边。可是,他的身边还有牺牲的战士,还有身负重伤的战友,他怎么能抛下他们不管!更何况,如果全班放弃阻击,越军还有可能威胁后方部队的安全!他对副班长戢茂恩说:“重伤的战友不能落入敌手,烈士的遗体也不能让敌人玷污。我留下来掩护,你带轻伤员迅速撤回去!”副班长说:“你早已挂彩,也是伤员,应该让我留下来!”战友们都知道留下来掩护意味着什么,他们舍不得离开班长,要留下来都留下来。郝修常感动得掉下了眼泪,他说:“当兵2年了,我还没有探过家。我多想活着回去啊!可是,咱们的潜伏任务已经完成,多撤回去一个人就多一份胜利。我是党员,我应该留下来;我是班长,我命令你们马上撤退!”
  战友们含泪执行命令。
  为了减少牺牲,郝修常把战士们分作两队,轻伤员走一条山沟,可以尽快脱离危险。身体健康的战士走另一条路,若遇敌人追击,可以且战且退,为轻伤员脱离战斗赢得时间。
  也许是敌人正在喘息,他们的枪声暂时不响了。趁着这一刻的宝贵时间,郝修常把身负重伤的战友和烈士的遗体,转移到一个干沟里。
  突然,越军的枪声又炸响了,郝修常早已把各类武器收拢在身边,用冲锋枪、步枪、机关枪、手榴弹轮番还击,造成人多势众的假象来迷惑敌人。
  天终于亮了,九连的指战员们匆匆赶来,把越军加强连的残余全部歼灭。
  副指导员阮竹青带领一个小分队,找到了郝修常和五班的潜伏点。在一个田埂后边,伏卧着的郝修常已经壮烈牺牲。在他身后7米远的干沟里找到了两个重伤员。清理战场的结果表明,五班整整消灭了56名越军。
  郝修常所在的五班,被命名为“郝修常班”,郝修常被部队党委追记一等功。中共-于1979年9月17日发布命令,授予郝修常“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曲范杰黄 强夏 明)
  [以上内容由"fyzx520"分享。]


同年(公元195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何锡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