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南阳市 > 唐河县人物

郭永金


[公元1953年-1979年]
  郭永金,1953年出生在河南省唐河县一个农民家庭。幼年时,常赤脚光臂在黄土地上挑挑担担,练就了一副硬肩膀和铁脚板;8岁入学后,他家的土墙壁上每年就要增加一张“三好学生”奖状。他性格顽强,十五六岁时就爱跟人赌“牛”劲,几百斤重的大石磙,他趴下两手托地,用两腿把石磙夹住,0向上一顶就能直立起来。大队成立文艺宣传队,他挑头参加,穿上戏剧军服扮演郭建光,单腿鹤立,双目英光焕发,常赢得观众阵阵掌声。村里人说:“这娃将来当兵,准是块好料!”
  1972年,郭永金穿上了军装,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绿色军营里,他不论在练习打靶、投弹,或是挖河清淤,他都走在前面。7年多的军旅生涯,又在他家土墙壁上留下了一行行光荣的记录——那里贴满了各类立功喜报和荣誉证书。
  1978年12月,红军团接到军部的命令,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准备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郭永金听到这消息,十分着急。因为,当时组织上已决定安排他到地方武装部担任参谋,手续都办妥了。但郭永金认为自已在这种时候不能离开部队到地方去,向上级要求坚决留下来。
  经组织研究决定,郭永金到三连一排担任排长。这是用老红军时期的排长马仁义的名字命名的排,具有光荣的战斗历史。
  郭永金带领“马仁义排”战士随军到达南疆以后,立刻投入临战前的突击训练。他们穿林爬山,急行军,夜战演习,一个多月下来,人称“大块头”的郭永金也累得嗓音嘶哑,脸颊凹陷。不过,他却带出了一支经得起死拚硬打的队伍,连、营多次组织评比验收,“马仁义排”总是名列前茅。
  就在他们开展紧张的战前演习期间,郭永金收到爱人姜春香的一封来信。信上说,她生了一个女孩,自己也生了病,住在医院里,十分盼望他回去看看。郭永金看过来信后十分高兴:他当上父亲了!小女孩什么样子,像爸还是像妈?回想结婚的时候,他只在家呆10多天,以后爱人只到部队来过一次,因当时军训任务正紧,不到10天他就把爱人“撵”走了。每想到这些事情他都十分歉疚:他可以当一个合格的军人,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他给爱人写了一封信,连同一套小儿衣帽一起寄回去。他认为自己应该在战场上勇敢杀敌,建功立业,用胜利的捷报作为对妻子儿女的最好回答。
  1979年2月24日,部队奉命到和越南仅有一山之隔的大青山林场集中。郭永金为了照顾体弱战士,肩背两个背包,四支步枪,脖子上还吊一挺轻机枪。全副武装行军几十里,全排没有一个人掉队。28日,攻打谅山的战斗序幕已经拉开。为了保证主攻部队的侧翼安全,红军团担任穿插敌后、断敌退路、阻敌增援的战斗任务。他们的主攻目标,是夺取650高地。郭永金所在的营作为先锋部队,在谅山西北的山洼中,疾速前进。中午,他们抢占了一座名叫昆峰的山头,正准备继续前进时,忽然遭到南侧一座无名高地上越军炮火的猛烈袭击。这座高地,是由昆峰通往650高地的惟一通道,不按时把无名高地上的敌堡攻破,就会影响整个战斗的胜利。
  面对越军密集的炮火,营长眉宇间拧起一个疙瘩,正筹划着如何组织攻打,忽见一个虎气腾腾的大个子出现在他面前,大声说:“营长,把任务交给我们吧!”
  营长同意了郭永金的请战。
  郭永金接受任务以后,立即召集全排战士,作了紧急动员,对大家的行装、武器都作了详细检查,然后就借着丛林的掩护,开始了紧急的行动。
  这是一次艰难的挺进,他们头顶倾盆大雨,脚踏杂草荆棘,又时时提防地雷。一个小时过后,他们来到无名高地跟前,靠丛林掩护,对越军阵地作了详细的侦察。无名高地由三个南北走向的山头组成,上面堑壕交错,地堡林立,其主要兵力配置在中间的山头上。他们根据侦察结果,决定先从中间的山头发动袭击,尔后向两侧进攻。并决定由八班长王留成带6名战士,到东侧山头的西侧监视越军,待中间山头打响后,迅速歼灭守敌,支援主力战斗。
  这时,小雨密集,越军都避到猫耳洞里去了,整个山头被雨雾笼罩。郭永金暗想:“天助我也!”便向战士们一挥手叫道:“打!”他首先发出一梭子弹,就见对面两个越军随声倒栽下去。战士们一声呐喊,冲进越军阵地,一场激战就开始了。
  越军听到枪声,立刻发起疯狂的反扑。一排排子弹从战士们头顶飞过,一颗颗手榴弹连续在身旁开花。郭永金带着一路战士刚冲到第二道堑壕,突然,一颗手雷砸在他的脚下。他迅速卧倒,但0的弹皮已击中他的头部,他感到脑袋胀裂了一下,用手一摸,热血已顺着手背涌流下来。跟在他身边的战士苗小利对这一切都看得十分清楚,急忙冲到他面前,掏出急救包就要给他包扎伤口,但郭永金挥手把他挡住了,大声吼道:“不要管我,赶紧冲上去!”说罢,郭永金端起机枪又向前冲去。
  越军的炮火越来越密,对我形成极大的杀伤力。郭永金看到一个地堡里正射出密集的枪弹,把我军几名正在冲杀的战士压在地下,心头火起,急速迂回到地堡旁边,将机枪伸进堡口,一阵猛烈扫射,地堡内的机枪顿时哑了,地堡被摧毁,堡内的6名越军全被击毙。
  越军敌不住我军的强大攻势,纷纷逃进暗堡,逃不及的便潜入草丛。郭永久抓住战机,振臂高呼:“冲啊!”他端着机枪,沿着被摧毁的越军战壕边打边冲。子弹打完了,他来不及换弹夹,捡起被击毙的越军留下的机枪继续扫射。在100多米长的堑壕内,又有两个火力点被他打掉。
  郭永金正在组织追歼,忽听山头南侧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他循声一望,只见副排长张公怡正被越军的一挺机枪的火力压在一处草丛里,两个越寇正端着枪向他逼过去。郭永金见情况万分危机,跳出堑壕,一阵扫射,就将两名越军干掉。越军机枪手发觉郭永金完全暴露在掩体外,便不再追袭张公怡,调转枪口向他扫射。郭永金见形势危急,急忙滚进堑壕,贴着残缺的壕壁向越军机枪手瞄准,不料就在一瞬间,另一处越军的枪口瞄准了他,郭永金胸部多处中弹,壮烈牺牲。
  又经过15分钟的激战,突击排终于攻下了无名高地。他们继承烈士遗志,团结战斗,在无名高地坚守十个昼夜,打退越军多次反扑,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为夺取对越自卫反击战争的全面胜利鸣奏出一曲英雄的凯歌!
  战后,部队党委为郭永金烈士追记一等功,广州军区党委授予他为“二级战斗英雄”称号。1979年4月16日,部队党委在郭永金烈士的功劳薄上写道:“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带领尖刀排,直插敌人心脏,歼敌98名,自己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顽强坚持战斗,一人毙敌161人,摧毁敌地堡5个,火力点7个,炸毁敌机枪一挺,为祖国献出了宝贵青春。”
  (张果夫曲范杰王留云夏明)
  [以上内容由"flyxj"分享。]


同年(公元195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顾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