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 > 淄博 > 淄川区人物

郭敬富


  郭敬富,1920年出生于山东省淄川县寨里乡土山峪村(今淄博淄川区)一个雇农家庭里。父亲郭振南是个老煤矿工人,他日夜拼命地干活,但四口之家还经常断炊。生活重担,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郭敬富8岁时,父母万般无奈,只好让他带着妹妹出门要饭讨食。郭敬富10岁时,便到地主家当了小羊倌。13岁时,郭敬富便到煤矿当了“小筐头”,这是煤矿中最苦最累的活。在不到半米高的煤洞里,直不起身子,只好手足并用,拖着沉重的煤筐爬行。郭敬富累得腰酸腿疼,张口气喘,汗水淋淋。如果稍微休息一下,一旦被把头看见,轻则拳打脚踢,重则一顿皮鞭。
  两年的乞讨生活,三年的小羊倌,五年的“小筐头”,使郭敬富受尽了折磨,吃尽了苦头。他从自己的切身遭遇中,深深懂得了应该爱谁恨谁,求翻身解放的心情十分迫切。1938年春,郭敬富参加了淄川县第三区队,开始了新的战斗生活。
  郭敬富参加了八路军,如鱼得水,高兴异常。在政治上严格要求自己,思想觉悟不断提高;在军事上勤学苦练杀敌本领,进步很快,深受领导和同志们的喜爱。1939年第三区队改为工人第六支队,郭敬富被提升为班长;1940年,工人第六支队调至滨海军区改为工人第九支队,郭敬富被提升为副排长;1941年,滨海军区的第二、九支队合编为北海二旅,郭敬富又被提升为排长。郭敬富作战勇敢,战功卓著,曾三次被评为连的战斗模范。同时,由于他利用战斗空隙经常坚持学习,文化水平提高很快,被评为学习模范。
  1941年冬,五万多日伪军大举进攻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奋起反“扫荡”。在沂山四郎寨战斗中,日伪军约800余人,向八路军阵地扑来,严阵以待的八路军,见敌人进入有效射程内,即用密集的枪弹猛烈射击,敌人死伤了许多,活着的敌人一窝蜂似地溃逃。郭敬富率全排将一股敌人压缩在一块墓地里,敌人见无路可逃,拼命挣扎,集中火力向对方猛扫,郭敬富利用地形,冒着弹雨,匍匐前进,接近敌后,一颗手榴弹在敌群中0了,战士们随后紧跟了上来,又用手榴弹炸死炸伤了许多敌人。这时,郭敬富因投掷手榴弹,胳膊甩肿了,腰部也受了伤,同志们都劝他撤下来,他却顽强地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把敌人全部消灭。
  在取得反“扫荡”胜利后。1942年八路军又开始了反“磨擦”的斗争。国民党军孙焕彩、土顽李延修等部,利用我反“扫荡”之机,强占甲子山区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进行了自卫反击。战斗发起后,顽军两个连的兵力企图从八路军阵地夺路而逃,郭敬富指挥战士们沉着应战,一面用猛烈的火力阻击敌人,一面向顽军喊话,发动政治攻势。敌人负隅顽抗,被打死、打伤七八十人后,敌人动摇了,郭敬富趁机向敌人大声高呼:“缴枪不杀,优待俘虏!”迫使剩余的敌人放下了武器。在收复甲子山区根据地战斗中,郭敬富领导全排,打得顽强,以少胜多,阻击有功,被评为英雄排,郭敬富被评为一等战斗英雄,晋升为连长,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4年春,在攻击临沂姜家村日伪据点时,郭敬富不幸又被敌弹所伤,两条肋骨被打断,并且伤及内脏。他忍着剧痛,坚持指挥战斗,直至战斗结束。组织上让他到荣军医院治疗,全-士都为他的伤势担忧,郭敬富却毫不介意,并勉励大家进一步练好杀敌本领,为全民族的解放事业斗争到底。
  1946年春夏,国民党反动派为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开始向解放区大举进攻,这时,郭敬富正在荣军医院继续治疗。面对敌人的倒行逆施,他再也不能平静下来,立即请求回部队工作。在此情况下,组织考虑他的伤还未痊愈,便让他到淄川火车站负责军管工作。他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在此期间,他工作深入,认真负责,严格执行党的方针政策。该站有位被留用的蒲站长,开始对中共及其领导的军队缺乏了解,思想动摇不定,郭敬富通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使他提高了觉悟,逐渐安定下来,并在工作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1946年6月下旬,国民党当局违背全国人民的意志,撕毁停战协定,发动了全面内战。根据形势需要,上级决定调郭敬富任鲁中军区特务营长,从此,身残志坚的郭敬富,又踏上了新的战斗征程。
  1947年春,郭敬富调任泰山警备旅七团三营营长。6月底,华东野战军为了执行党中央外线出击的战略方针,主动由山东中部向鲁西南地区挺进。蒋介石乘机急令其新五军,由莱芜兵分三路向淄博地区窜犯,同时从济南方向以三个师的兵力,沿胶济铁路向淄博方向扑来,企图占据淄博解放区,摧毁解放区地方政权。时值淄博地区正在进行土改工作,由于局势一时恶化,中共淄川县委当机立断,将县区乡村各级干部一千余人组织起来,转移到淄西山区的珠宝峪桃花泉一带。经过侦察得知,8月28日敌人由章丘沿公路向解放区进攻,领导为了干部们的安全,决定由警备旅三营和县独立营护送,再向禹王山一带转移。经过一夜行军,全部到达禹王山。
  禹王山东西约二华里,南北约一华里。遍山岩石嶙峋,悬崖峭壁,林木遍地,杂草丛生,山顶有倒塌的围墙,还有几间断垣残壁的破屋。山脚下的河流因天旱枯竭,河床上布满鹅卵石。部队到达后,博山县委也带几百名干部到来,这样禹王山上共有干部两千余人。
  8月28日上午7时左右,突然发现禹王山南面约有两个旅的敌人逼近。当时三营和县独立营仅有500余人,来犯之敌系国民党正规军,显然,在敌我力量对比上,敌人是处于绝对优势,若打起来,敌人还可能增援,而我们则处于孤军奋战的形势。面对这种情况,若乘敌人立足未稳,三营和独立营还有可能转移,脱离险境。可是,这样禹王山上的两千多名干部,就会陷入困境,那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一种对革命事业的高度责任感,促使郭敬富下定决心,守住阵地,保护干部。他当即商定由薛玉县长、陈明达政委组织干部到一条大山峪里隐蔽起来,自己与独立营营长张子亮召集连排干部会,紧急研究对策。郭敬富严峻地向大家讲明了此次战斗的重要意义和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后,又讲了我全体战士有为革命事业英勇奋战的觉悟,有与敌人作战的经验,加之有利的地形,是能够以少胜多的,鼓舞大家坚决打好这一仗。到会同志听后心情激动,都斩钉截铁地表示:“坚守阵地,挫败敌人!”会后,他立即带领战士抢修工事,做好迎击敌人的准备。三营和独立营居高临下,严阵以待。8时左右,敌军开始进攻了,起初,他们摸不清对方的虚实,一边前进,一边开枪试探。郭敬富等沉着地等待敌人接近,当敌人进到阵地前沿时,郭敬富一声令下,战士们集中猛烈火力向敌人射击,敌人死伤近百,活着的迅速溃败下去。
  半小时后,穷凶极恶的敌人,用炮火轰击我方阵地达15分钟之后,接着兵分两路,以两个连的兵力从山南面,以一个营的兵力从山西面,气势汹汹地扑来。郭敬富已料定敌人的主攻方向是山的西面,便早已调整了兵力,等敌人进入到有效射程时,立即用轻机枪、步枪、手榴弹,组成密集的火力网,劈头盖脑地杀伤敌人。霎时间,敌人纷纷中弹身亡,活着的卧在地下不敢抬头。敌人只好放起烟幕弹,掩护残敌狼狈窜回,阵地上留下了一百多具敌人的尸体。
  敌人溃退后,各连排干部率领战士们抓紧时间抢修毁坏的工事。郭敬富把九挺轻机枪配置在两个阵地的适当位置。气急败坏的敌人又开始了第三次进攻。敌人使用更加猛烈的炮火,狂轰我方阵地,只见弹片横飞,烟尘滚滚。狂妄的敌人,以为经过一番炮击,对方可能生存无几了,便幻想用两个营的兵力,一气冲上山顶,夺取对方阵地。可是他们没想到,待自己两营兵力靠近对方阵地时,突然遭到猛烈反击,弹无虚发地射向敌群,敌人死伤更加惨重了。这时,郭敬富精神抖擞,振臂高呼:“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谁英雄,谁好汉,拿出行动来看看!”他喊着,端起机枪,跳出掩体,猛扫敌人。敌人的指挥官应声倒地。战士们见郭敬富如此英勇,深受鼓舞,也相继跳出战壕,勇猛地冲杀过去,不到5分钟,杀得敌人溃不成军,拼命回窜。
  战斗胜利的间隙,两县负责同志带着食物赶来阵地慰问。当战士们得知这些食物是干部们忍受饥饿省出来的时候,人人内心激动,个个热泪盈眶。一致表示:坚守住阵地,更多地消灭敌人,为人民的革命事业立新功!
  下午2时,敌人又开始疯狂炮击,震得地动山摇。这次敌人孤注一掷,使用四个营的兵力,向我阵地进攻。郭敬富料定敌人有此一着,早已指挥战士冒着敌人的炮火,抢修了被毁坏的工事,并从预备队调来三个排,加强了前沿阵地,又抽出一挺轻机枪,专打敌人的指挥官。他大声高呼:“我们是革命战士,要坚决守住阵地,胜利就一定是我们的!”经过激战,敌人这次进攻又被打退了。
  就这样,郭敬富等连续打退敌人七次进攻。但是,自己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特别是弹药已消耗殆尽,情况十分危急。就在这时,两县的领导同志又赶来慰问了。他们带来了从各级武装干部中收集到的弹药,并组织了部分人员参战。这给战士们极大的鼓舞。郭敬富与两县领导同志研究了在弹尽粮绝时的应急计划后,亲率两个排的预备队,埋伏在敌人主攻方向的侧翼,伺机打击敌人。
  这时已是日薄西山,敌人又发起了第八次进攻。照例首先是猛烈的炮击,随后,敌人擦着我伏兵阵地而过,进至我阵地前沿时,随着手榴弹的声声巨响,敌人尸体成堆。当敌人的指挥官再逼迫士兵前进时,在他们的背后突然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重机枪叫得格外起劲。敌人被打得懵头转向,剩余的敌人以为对方主力部队来了,连滚带爬地向山下溃逃,并于当夜缩回了莱芜城。此刻,战士们不禁一片欢呼:“我们胜利了!”郭敬富也觉得险关已过,如释重负,笑得十分欢畅。
  就在接近胜利的时刻,敌人的一颗子弹,不幸射穿了郭敬富的胸膛……这位身经百战的英雄,与日军、伪军、国民党军鏖战九年的优秀指挥员,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了保护两千多名干部的安全,于1947年8月28日在博山区禹王山光荣牺牲,时年27岁。
  三营的指战员及淄博两县的干部,眼含热泪将郭营长的遗体安葬在禹王山山麓上。
  郭敬富牺牲后,华东野战军追授他为“一级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以上内容由"豆腐干皇后"分享。]


同年(公元1920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宫川英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