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甘肃省 > 平凉 > 灵台县人物

高永祥


[公元1912年-1945年]
  高永祥,又名吉祥,1912年出生于甘肃灵台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家贫使他无钱上学,从小便放牛、放羊、砍柴、割草。倔强的高永祥从心底里就不服穷,他看地主驮走他家的粮食心里十分仇恨。
  1926年,在成衣店学徒三年的高永祥,自己准备另立店铺,独立经营干一番事业,却被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孙连仲部队抓了壮丁。
  1931年,第二十六路军被调到江西“围剿”中央苏区。12月24日,第二十六路军一万余人在赵博生、董振堂的率领下,在宁都举行起义。宁都起义后,高永祥被编入工农红军第五军团任排长。
  高永祥在红五军团任排长期间,带领全排的战士,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撤出江西苏区,开始长征。高永祥随军长征。
  1935年10月,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党中央为培养更多的军事干部,选派高永祥到红军军政大学学习,1937年毕业。当时党在山西积极举办游击干部训练班,负责战动总会工作的程子华要求党中央派一批政治觉悟高、军事素质好的红军干部到山西协助地方开展工作。高永祥被分配到山西战动总会太原游击培训班当教员。
  日军侵占太原后,训练班停办,他带一部分学员撤出太原,转移到清徐、太原、徐沟一带。根据党中央积极开展游击战的指示精神,高永祥和慕湘(太原牺盟特派员,解放后曾任北京军区装甲兵副政治委员,《晋阳秋》作者)以太原游击班学员为基础,组成有30多人的抗日游击支队。他们发动群众,收集溃兵武器发展队员,队伍很快发展到了100人左右。
  不久,高永祥又扩展了部分农民自卫队,组成了近300人的太原县抗日游击支队,下设三个中队,在清源、徐沟一带开展游击战争。
  当时汶水、交城之日军经常出没汶水边山,-掳掠,惨杀百姓,高永祥目睹此情景,心如刀绞,痛断心肠。他决心要瞅准机会狠揍敌人,挫其气焰,灭其威风,以鼓舞人民的抗日信心。他抓紧时间,察看地形,了解敌情,研究作战计划,选择伏击地点。当他得知敌人到西城村抢劫的消息时,很快在那里伏击敌人。
  一天夜里,乌云密布,细雨绵绵,西城村堰坝上一片寂静。高永祥率领全体游击队员早已赶到这里,做好埋伏准备。高永祥弯着腰在队员中穿来穿去,细心检查每个队员的武器弹药。他嘱咐同志们说:“这是我们游击队组建以来第一次和日本鬼子干,大家不要怕,要冷静,要瞄得准,打得狠。我们一定要打赢这一仗,打破皇军不可战胜的谎言,打出游击队的威风来。”
  天亮后,敌人大摇大摆地朝堰坝上走来,旁若无人,毫无戒备。高永祥看着日军进入伏击圈,便一声令下:“打!”机枪、步枪、手榴弹同时射向敌群。敌人遭此突然袭击昏头转向,溃不成军,丧魂落魄,未等敌人清醒过来,高永祥率先跃出战壕,挥舞着手枪喊道:“同志们冲啊!”队员们跟着高永祥一齐向敌人冲杀。敌人眼看着无法组织还击,便丢下十几具尸体和部分0弹药逃之夭夭。初战获胜,大大鼓舞了队员们的士气。
  以后,高永祥率领的游击队在太原黄楼口、汶水沟口、朔县风雨亭、前寨、太原姚村、平遥香乐村等地打了几个漂亮仗。共毙敌169人,生俘17人,击毁汽车一辆,缴获0弹药若干,成为晋中平原上很有名气的一支游击队。
  1938年4月,阎锡山强令将战动总会所属的游击一纵队改编为山西保安二区保安一支队,并将其由晋中平川,调到人少贫穷的岢岚、五寨地区活动。1939年5月,保安一支队又被阎锡山强令改编为山西新军暂编第一师第三十六团,高永祥任二营营长。
  1938年冬,高永祥率领第三十六团二营来到五寨。
  1939年3月,第三十六团奉命再调西马坊,保卫西马坊锰矿,防止日军向岢岚进攻,高永祥率二营在羊儿岭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日军占领静乐县城后,趁等三十六团立足未稳,组织300兵力向封神山猛攻。高永祥在战前动员大会上讲:“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坚守羊儿岭,不让敌人前进一步,我们要守住锰矿,要打出三十六团的威风。”会后,高永祥跑遍羊儿岭的山山水水,察看地形,决定采用三面埋伏的战术,打退敌人的进攻,部署一连坚守阵地,二连、三连迂回到敌人的左右两侧夹击敌人。当敌人冲到前沿阵地时,高永祥一声令下,三个连迅速向敌人发起反击。日军三面受敌,混乱不堪,伤亡数十人后,无心再战,狼狈逃窜。高永祥跳出战壕,率领全营战士趁势冲杀,敌人缩回静乐县城,再不敢盲目出动。
  高永祥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员,用兵如神,勇敢善战。常常转败为胜,转危为安。第三十六团在西马坊东被敌人包围,团长罗克桂下令要部队向敌人所占山头强攻。高永祥跑到罗克桂面前说:“团长,不能硬冲,这样会造成无辜的牺牲,而且山头未必能攻下来。”罗克桂问:“你说怎么打?”高永祥答:“我们避开敌人主力,用少部分兵力占据有利地形。如果我们死打硬拼,吃亏的只是我们。”罗克桂十分生气,大声说:“你再不服从命令我就撤你的职!”高永祥心平气和地说:“我个人无所谓。我们应当为全团同志着想,不能眼巴巴的看着战士倒在敌人的枪弹下。要撤职,就等打完这一仗,你再处理我吧。”团政委、参谋、各营长都围上来,都认为高永祥的意见是正确的。大家说服了罗克桂,一致推荐高永祥临时指挥战斗。高永祥站出来简短地分析了敌我情况,果断地命令三营悄悄占领西面山头,一营急行军绕道包抄敌后路。他带二营占领对面山头指挥战斗。这时,敌人满以为我军仍在东沟,只顾缩小包围圈。哪知我军已暗暗地运动到敌后,反包围了敌人。
  当敌人向沟底压来时,第三十六团二、三营用所有轻重火力向敌人猛烈射击。敌人遭到狙击后,马上组织兵力向两面山头反扑。这时一营从敌背后发起强大的攻势。打得敌人狼嚎鬼哭,喊爹叫妈,冲出包围落荒而逃。
  在总结这次战斗经验时,全团战士一致称赞高永祥足智多谋,指挥有方。八路军总部派黄欧东专程慰问全团战士,特地嘉奖了高永祥。
  1939年12月,阎锡山密令赵承绶兴县召开秘密军事会议,部署围歼新军的计划。当时暂一师师长续范亭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借故星夜骑马跑回晋绥,报告了区党委,并亲自率队赶往临县挡住了赵承绶北上路线。
  高永祥带领二营,在阳坡寨担当了主攻骑一军步兵三团的任务。他召集排以上干部开会说:“我们要打败三团,最好的打法是诱敌深入,打其埋伏。”他对一连长说:“你带一连主动出击,只许败,不许胜。我带二、三连埋伏在阳坡寨东的鸡爪山。”当顽军进入伏击圈时,高永祥一声令下,机枪,手枪,手榴弹,掷弹筒等轻重火力一齐射击,打得顽军昏头转向,拼命逃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高永祥发扬勇猛顽强的连续作战的精神,又出其不意地攻下了清凉寺敌人未逃走的后方机关,缴获敌军大批物资,俘敌数百人。他再次采取奇袭手段,突破了白文镇,进逼临县城郊,激战古城,直捣三交镇,再俘顽军100多人。
  反顽斗争胜利后,第三十六团归属晋绥军区第二军分区领导,回师岢岚李家坪进行休整。
  1940年6月,五寨日军高桥大队夜袭大巨会,包围了第三十六团骑兵连。团部闻讯后,根据高永祥建议,当机立断,指挥三个营迅速抢占大巨会西、南、北面的三个山头,包围敌人。
  高永祥营占据大巨会南梁山头,阻挡敌人的退路,位置十分重要,敌人数次向二营阵地猛攻,企图突围,都被二营给击退了。当敌人最后一次冲到二营阵地前沿时,高永祥一声令下,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开火,把敌人炸得血肉横飞。高永祥一看反冲锋的机会到了,跃身跳出战壕,挥动着手中的驳壳枪,喊道:“同志们!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冲啊!”二营战士在高永祥的率领下,向敌人一齐冲杀,把敌人紧紧压在大沟里。高永祥带领全体战士向大巨会村里的敌人再次发起猛攻,经过一小时激战,把剩下的敌人包围在一个院里消灭。在北山作战的日军驮着100多具尸体和伤员,狼狈地向五寨城逃去。
  这次战斗击毙日伪军150名,俘日军伍长山田青一人,缴获小炮一门,步枪十余支,弹药物资一部。第三十六团伤亡80余人,其中连级干部三人。1940年7月,高永祥升任第三十六团团长。
  1942年,抗日根据地处于极端困难时期,而日军又趁机发动了规模空前的春季大“扫荡”。敌人抽调太原、大同、朔县、忻县、宁武等日军共三万余人,兵分13路,沿岢岚、石佛河(当时划归五寨管)到桥头东山九支山脉,由北向南部署了九道防线。并采用“分进合击”、“转战驻剿”、“铁壁合围”、“捕捉追击”等战术,企图一举消灭晋西北区党委和第三十六团。
  大“扫荡”开始,高永祥率部转战晋西北,集中兵力穿插迂回,灵活机动声东击西,出其不意地袭击日军,牵制了敌人的主力。使区党委赢得时间,得以安全转移。
  当第三十六团转战到石佛河时,突然被敌人包围。石佛河是三山夹一沟,沟长几十里,直通下关、河曲、保德县。当时,敌人凭借占据山头的优势,步步逼近石佛河,缩小包围圈。情况危急,同志们非常担心,高永祥却十分沉着冷静。他派出侦察人员严肃地对他们说:“哪面发现敌人,就在哪面甩两个手榴弹,事关全团战士的生命不得有误。”不久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时传来手榴弹的0声,这声音告诉他,只有北面沿沟一带没有敌情。他伸手指着北面对部队下达命令说:“现在我们只有朝敌人未合拢的北面沟插出去,不准说话,不准掉队。”部队行进到下关时,突然又折转马头向西挺进,赶到敌人的背后——大巨会宿营。
  大巨会与石佛河相隔不过30华里,如果敌人再杀个回马枪,第三十六团又有被包围的危险,因此,同志们的心仍是忐忑不安。
  晚上侦察员报告说:“我军离开石佛河仅仅一个小时,敌人就发起猛攻,结果扑了空。于是顺沟向河曲方向追赶我军去了。”
  高永祥听了报告,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敌人察觉上当,会掉转马头来追赶我们的。”
  不出高永祥所料,敌人原以为第三十六团要过河入陕,但追了半天,连个影子也没有,才知上当。于是调转马头向北赶,并在卧虎山构筑工事,以狙击我军向静乐方向转移,可是敌人万万没有料到,高永祥带领部队已提前一个小时绕过防线,以急行军的速度插向五寨城,奇袭了西关敌据点。敌人闻讯后,料定第三十六团会沿西梁再奔根据地,于是赶到高岭,在要子水一带又构筑防线,而高永祥率部却出其不意地沿着坡底、郭家河直插三岔镇,佯攻敌据点,移师许林休整。许林休整后,第三十六团又直捣河曲,打垮敌人的巡河部队;再挥师北上,在石佛河东山儿梁伏击敌驻剿兵团一部,毙敌100多人,获得大批物资和弹药。就这样,高永祥率部转战晋西北,时间40天,行军1500里,绕过敌人七道-线,牵着三万多日军鼻子团团转。敌人被拖得精疲力竭,粮草不济,顾了东,顾不了西,到处挨打,叫苦连天,最后只好灰溜溜地窜回据点,大“扫荡”宣告失败。
  在总结这次反“扫荡”胜利的经验时,晋西北区党委高度评价高永祥机智勇敢,胆识过人,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是毛泽东游击战术的模范执行者,号召所属部队认真学习高永祥。
  1944年秋,驻岢岚日军在我军的围困下,放弃岢岚,撤到五寨。高永祥率领第三十六团和五寨县民兵相继拔除了峰子头、梁家坪、李家坪、三岔、小河头、都嘴、贺职、石嘴头、五寨等十多个据点。到1945年5月,五寨只有李家坪据点未拔除,大部分日军退缩到神池县义井据点。这时,高永祥已被任命为晋绥军区第二军区副司令员。许光达几次催他到任工作。他说:“我和晋西北人民一起抗战八年,一定要等晋西北解放了,才回分区工作。”他组织民兵担架队、支前队,指挥部队围攻义井据点和李家坪炮台,准备一起打下神池县城。
  高永祥判断神池义井之敌可能向神池撤退,即亲自率二营全部及一营一二连在神池凤凰山麓设伏。7月23日高永祥率部来到横山,让二营埋伏在横山脚下狙击敌人,团部设在二营阵地后在不远的山头上。
  24日拂晓前,义井之敌向神池方向运动,民兵拉响地雷炸伤几个日军。地雷响过,狡猾、凶残的日军从横山两侧迂回上来,进入二营四连阵地左侧,使二营处于被动地位。二营营长龚福恒擅自把部队撤出战斗,未向高永祥报告,一退五里,致使敌人无阻碍地进到团部指挥所附近。高永祥接到前哨报告:“有部队向指挥所靠拢。”
  按理说应该是二营,但为防莫测,高永祥派参谋韩煜出去侦察,结果被敌人一枪打倒。敌人冲到团指挥所前面,高永祥对身边的参谋、警卫员和一-士说:“现在情况十分严峻,我们把所有的手榴弹集中起来等敌人靠近了再打。如果预备营赶不上来,我们就和敌人拼了,死也要撂倒他几个,不能赔本!”当打退敌人的两次冲击后,手榴弹打光了,子弹打光了,他们就用石头砸敌人。日军又冲上来了,高永祥怒目圆睁,跃出战壕喊:“和0的拼了!”说着端起刺刀冲入敌群,一连刺倒两个敌人,自己也身负轻伤。这时警卫员正被两个敌人围住刺杀,高永祥强忍剧痛,飞跃几步冲向敌人,刺倒一个日军,救出警卫员。他一转身又被几个敌人围住。高永祥高喊:“同志们战斗到底!”他端着刺刀刺杀敌人,不幸被敌人的子弹射入头部,倒在血泊中。一营一-士在参谋申毅坚率领下犹如猛虎般杀向敌人,高喊:“为团长报仇!还我司令!”战士用刺刀刺,用大刀砍,用石头砸,把敌人压下半山腰。夺路而逃的敌人撤退神池。一-士痛哭失声,用担架抬着高永祥向五寨行进。
  这次战斗共击毙40余名日伪军,缴获了大批军用物资。第三十六团也伤亡20余人。战士们抬着双目紧闭,呼吸艰难的高永祥行至五寨右所村畔与前来看望的团政委严尚林(严尚林刚刚从延安参加七大回来)会面。不一会儿,高永祥便停止了呼吸,时年33岁。
  高永祥牺牲的噩耗传到保德,分区司令员许光达悲痛万分,骑马从保德县昼夜兼程赶到五寨。8月2日,在下关村召开了追悼大会,全体军民沉痛哀悼了高永祥和死难的战士。许光达高度评价了高永祥的思想品质和斗争精神,号召战士们学习烈士精神。会后,高永祥的遗体安葬在五寨县西关烈士陵园,全国解放后又将遗骨迁移到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
  (徐文高徐桂凤徐桂生马海波)
  [以上内容由"free"分享。]


高永祥相关
同年(公元191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库里申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