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黄冈市 > 红安县人物

高旺民


[公元1967年-1993年]
  高旺民,1967年9月14日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的一个农民家庭。他4岁丧父,家境贫寒。在政府的接济下才念完小学、初中和高中。学校的教育培养使他懂得了人生的价值所在,特定的家庭环境造就了他嫉恶如仇、无私无畏、敢挑重担、迎难而上的坚韧品格。
  1986年秋,高旺民考入湖北省公安专科学校。1988年7月,高旺民毕业,被分配到他的家乡——红安县一基层派出所工作。从警六年来,全县治安情况最复杂、发案率最高的三个派出所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这三个派出所的干警和领导都异口同声地称赞高旺民是大案、要案、专案、难案,案案不少他。
  从小丧父的高旺民总是念叨:是党、人民养育培养了自己,我一定要尽力报效党、报效人民。他对人民群众怀着深深的爱,视人民群众为父母,把自己的爱心留在了他战斗过的土地,留在了人民心中。
  1991年7月,红安连降暴雨,大别山区河水暴涨。有一天,为了侦破周家墩村电力设备被盗一案,他和战友余跃太、方忠进、潘福生冒着倾盆大雨前往现场勘察。来到倒水河边,300余米宽的河面,水流湍急,挡住他们的去路。为赶时间,他们?着齐肩深的河水,一步步艰难地走过去,当高旺民刚上岸时,突然,一个浪头打过去,将走在后边的潘福生卷进了五、六米远的急流中。情况危急,水性不太好的高旺民不顾一切地再次跳入水中,奋力向下游游去,一把抓住小潘,经过几番努力终于将小潘救了起来。当晚,他们勘察完现场返回,雨越下越大,高旺民心里一直惦记着他三年如一日坚持帮助护理的七里坪镇孤寡老人郑大许夫妇家,他没有停脚就直奔郑大爷家,看到郑家房屋漏雨,无处藏身,便想尽办法为他修好了房屋。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高旺民自家的三间瓦屋被暴风雨吹淋倒塌,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妹妹望穿双眼盼旺民回去帮一把,他却没能及时赶回家料理一下。在七里派出所期间,他坚持每周要去福利院看望在战争年代牺牲的烈士家属和孤寡老人,帮助挑水劈柴,洗衣扫地,读报写信。平时路过居民家门口,看到谁的摩托车、自行车没上锁,他定要叫车主锁好。古镇上的人都伸出大拇指称赞高旺民“真是一个好民警!”
  1991年9月31日,七里坪煤站被盗,丢失现金2000多元。第二天与煤站只一墙之隔的七里坪镇粮管所又被盗,丢失现金800多元。高旺民带领两名干警经过调查取证,终于将犯罪分子抓获。罪犯对-粮管所现金供认不讳。此时有的同志依据煤站与粮管所只一墙之隔,时间也是一前一后,且作案手段一样,就断定两案系该犯一人所为。可是,高旺民说:“干我们这一行不能靠估计,凭想象,要有真凭实据。”后经多方侦察,煤站被盗一案是另一案犯所为,避免了一起可能发生的错案。
  1992年4月13日凌晨2点钟,家住河南新县的-犯戴新华、罗子良窜入七里坪镇盗走价值4000余元的一辆三轮机动车。当时还在七里派出所工作的高旺民右腹经常疼痛。所长陈楚金接到报案后,有意不让他去,可他主动请战,带领四名干警驱车追赶,在追至河南陈店又返回到王锡九路段时,二犯见势不妙,弃车分道而逃。高旺民发现目标后,未等车停稳,便第一个跳下车在黑夜里朝着罪犯罗子良逃跑的方向追去,在油菜地里,高旺民面对身高178米、腰肥体壮且极力-的罗子良,使尽浑身解数,与手持尖刀等凶器的犯罪分子搏斗厮打了近30分钟,身上四处负伤,后在战友帮助下终于将罪犯制服。天刚蒙蒙亮,他不顾战友的劝阻,又带着伤火速赶到河南新县陈店,一举擒获了同案犯戴新华,并连带侦破其他两起案件,共挽回经济损失5600余元。
  危急关头冲在前,见苦见难迎着上。这是高旺民最可贵的品质。1992年8月11日,烟宝地水库中发现一女尸。高旺民率干警赶到现场,女尸已全身腐烂,面容可怕,一条条蛆虫在死者身上爬上滚下,几十米远处都臭得难以接近。可高旺民二话没说,脱下衬衣,用水一浸,捂住鼻子,下水将尸体捞起。
  同年农历正月,鄂东山区冬寒还未退出,为了打捞起犯罪分子埋在雾仙山下水塘里的1326米铝线,他独自一人跳入冰冷刺骨的水中。潜到四五米深的水底,扒开低堰放水,水寒刺骨,高旺民咬紧牙关,扒几下,就浮上来喝几口酒,暖暖身子。这样十几个来回,终于扒开了塘堰,将水放光,从塘里捞起脏物。而高旺民的手却扒出了血,胃部和肝部剧烈疼痛,加上又冷又冻,呕吐不止,而他却一再叮嘱战友,不要告诉所长这些情况。
  在高旺民的带领和影响下,七里派出所在打击刑事犯罪、维护社会治安中,因破团伙案件成绩显著,1992年10月上级公安机关给他们荣记集体二等功。当所长把奖金送到已调出的高旺民手中时,他坚决不收。所长恳切地说:“你一定要收下,功劳簿上倾注了你多少心血和汁水呀!”从警六年,高旺民四次被评为全县公安战线先进个人,两次受到上级机关的嘉奖。同年,他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
  高旺民分别在三个派出所工作过。无论到哪里,他都是所里的顶梁柱,一致公认的刑事侦察骨干,全局干警都说他是难得的人才。这不仅因为他有较深的公安业务功底,而且具有一丝不苟、严格认真的工作态度。他所办的案件无可挑剔,经他办的案件没有冤枉一个好人,放过一个坏人。可是,他从不满足,坚持学习,不断提高业务水平,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学完了公安自修大学刑事侦察专业的全部课程,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基础。在办案实践中,为了准确判断出犯罪分子的行走路线,他经常爬阳台,翻窗户,从不放过一个疑点。
  1993年3月的一天,红安县医药公司报案称,他们从武汉购回一车枸杞子,在本县福利院停放期间,车上少了四包,价值2000元。三天后,他们发现有两人拿着品种、质量相同的二包枸杞子来卖,这两个卖主可能就是-人,要求第二天派干警去查实。次日,正好是星期天,高旺民放弃休息,大清早与干警郭东辉就到了医药公司,中午用两个烧饼充饥,下午领货款的卖主终于来了,他们分别对二人进行了讯问,其中一个回答是他父亲开车时在路上捡的,但小郭认为他没有说实话,建议将其收审。而高旺民认为缺乏足够的证据,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他们顺藤摸瓜找到了汽运公司,又来到了近百里之外的失事地点。经调查,找到了另外两包的下落,并证实了卖药者所言属实,既然不属于刑事案件范畴,事情本可以到此了结,但高旺民没有甩手不管,为了不让国家受经济损失,也避免发生不必要的纠纷,他又分别作双方的工作,经高旺民说服教育后,拾遗者愉快地将货物全部交给了医药公司,医药公司也付给拾遗者适当的报酬,事情得到了0解决,他才离去。
  高旺民担任刑事侦察民警六年来,参与破案593起,抓获各类人犯485名,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21万元余元,其中经他主侦的案件就有427起,占他参与破案总数的72%,而且无一冤假错案。
  爱是有代价的,有给予,就有付出。高旺民给予人民群众的很多,很多。他感到愧欠母亲、妻子的太多、太多。1992年腊月三十日,人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中。城南发生了一起恶性械斗案件,一死一伤。高旺民顾不得过年,又赶到案发现场,所长劝他回家照顾怀孕的妻子,他说:“妻子送回娘家,欠妻子的情以后再补吧。”硬是一连熬了几个通宵,仅四天时间就将案子办完,共取证70多份,使凶犯徐绍斌被处以死刑。这样的事情并非第一次。参加工作以来,他几乎没有节假日,每天的工作时间也不只是8小时。那是1991年的元旦,正在热恋中的未婚妻小蔡,要来七里与他节日团聚,而小高因天河村连续发生-案,为调查取证,一去就是三天,直至挖出两个犯罪团伙,逮捕了罪犯才回所。所里人告诉他,小蔡来过又走了。高旺民默默地望着县城的方向,似乎在说:“原谅我吧,小蔡!”
  高旺民虽然家境拮据,但遇到有困难的群众,还经常慷慨解囊。几年来,他为群众做好事达400余件,经他接济的达100多人次,付出的款项达500余元。虽然这是一个不大的数字,但对于负债数千元的高旺民来说,一分一厘都是多么珍贵啊!
  早在公安学校学习时,连换洗裤子都没有的高旺民,却借钱为丢失盘缠的群众购买车票;在他自己身患肝炎,急需治疗、补养的时候,却用节省的钱,为福德桥村的秦凤抓药治病;为了支援灾区群众,他拿出的捐款是全所最多的……在拜金主义的影响下,社会上不乏金钱至上的现象,但高旺民把它看得很淡,他执着追求的是人生的价值。在办案过程中,许多人向他送这送那,都被他拒绝了。他用自己的行动塑造了当代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
  1993年4月13日,病重还未恢复的高旺民为侦破一起特大-团伙案件,到乡下忙了整整一天。晚上7时40分,夜幕已经降临,他拖着疲倦的身子到所里汇报工作后,准备回家休息。途经城关镇胜利街6号台球录像厅门口时,闻讯厅内有一歹徒正在持刀行凶,台球室内外及街道上的围观群众一片慌乱,高旺民顾不得一天的劳累,忘记了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妻子还饿着肚子,毫不犹豫地拨开人群挤进了台球厅。进厅后,只见歹徒王军右手拿着带血的匕着在人群中耀武扬威,并威逼台球主徐新宏,声言要放徐的血。原来歹徒王军在此打台球时与店员汪德刚发生争执,王掏出匕首向汪的头部连砍三刀,汪见事不妙,便躲藏起来,可是王军仍不罢休,继而威逼店主徐新宏,要他把汪找回来给他磕头赔礼,否则不饶他。就在这危急关头,高旺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凶手,必须尽快将其带离现场,以解救台球主,便大喝一声:“我是派出所的,不许行凶!跟我到派出所去!”丧失理智的王-身逼向高旺民:“派出所算个屁!”并扑向高旺民。高旺民上前一步,左手抓住王军举刀刺来的手,下意识地准备掏手枪。可是,台球厅内挤满了群众,稍有不慎就可能伤害无辜。此时,闻讯赶来的王军之母戴彩莲,父亲王敬艮以及原随王军一起打台球闹事的表叔汪勇辉蜂拥而上,一个把高旺民拦腰抱住,一个扳着他的左手,一个扳着他的右手,杀红眼的王军上前猛击高旺民一掌,高旺民一个踉跄,王军接着扑上前抓住高旺民的右掌,右手反握匕首朝高旺民猛刺过来,高旺民侧头向右一闪,刀子刺进了他的左颈部割断了颈动脉,顿时血如泉涌,歹徒王军抽刀而逃。
  如此疯狂、如此狠毒的凶犯,决不能让他逃脱!小高用力挣脱开身,捂住-的伤口,紧咬牙关,忍住剧痛,艰难地站立起来,朝王军逃窜的方向紧追,口里呼叫着:“抓……凶……犯!”然而,他伤得太重太重了,他只追出七八米远,就再也挪不动腿了,他的身子慢慢地蹲了下去,鲜血已染透内衣,顺着裤管流向地面。决不能让歹徒逃走!他急忙掏左侧胸袋里的手枪,他要用愤怒的弹丸,向疯狂的罪犯开火,他握枪在手,可是凶犯已在视野里消失。
  这不行!不能让他逃掉,再去危害群众、危害社会!顽强的毅力和信念,再次驱动他的脚步。一米、两米……八米……十米……他的腿脚像被绑上了沙袋,再也提不动了。由于大量的失血,他眼前一黑,陡然失去知觉,扑倒在地。英雄的鲜血流尽了,来不及抢救,就永远合上了眼睛,走完了他26岁的辉煌人生。
  1993年4月15日上午8时,中共红安县委、县政府为红安人民的好儿子高旺民举行了空前隆重的追悼大会。十里八乡的群众有的赶来为高旺民送行,有的守候在电视机前同旺民告别,会场内外,人们泣不成声。一名普通的刑事民警为何受到群众的这般爱戴?他的不幸离去又为何牵动了如此众多人的心?那是因为辉煌不仅仅在那一瞬间,而是充满了他短暂的人生道路。
  高旺民的爱是博大、深沉的。他爱人民群众、爱母亲、爱妻子、爱他还未出世的孩子,然而对妊娠反应强烈、需要照顾的妻子,却经常顾不上买一点饭送回去。同志们心疼地劝他,但高旺民何尚不想守在妻子身边照料她呢?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就匆匆地离开了他们,留给孩子的只有一个寄托了满腔父爱的、响亮的名子——高博克,希望他(她)将来像雄鹰一样,在高空奋勇搏击,克服人生道路上的艰难险阻,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高旺民牺牲后,国家-追授他为“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模”称号。
  (黄胜荣)
  [以上内容由"ss500"分享。]


同年(公元196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观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