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泰安人物

范明枢


[公元1866年-1947年]
  范明枢,字炳辰,1866年出生于山东省泰安县城里徐家花园。幼年时家境贫苦,在家从事农业劳动,勤奋好学;青年时代即热心政治及教育事业。1906年前后留学日本,入师范学校学习。回国后,积极反对封建主义,主张妇女解放,提倡文化运动,致力于教育改革。先在本县创办教育图书社,举办学校,从事小学教育,继赴济南创立模范小学。后从事中等教育,历任菏泽第六中学语言教师、济南师范学监、曲阜山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校长等职。
  范明枢热爱青年,对学生循循善诱,倡导学生树立爱国思想、劳动观点,启发学生追求真理,研究中国的实际问题。任济南师范学监时,适逢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他热情支持学生的-。当时,济南师范学生为了响应北京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要上街--,抗议反动当局的屈辱-罪行。济南反动当局,为阻止济南师范爱国学生上街--,派兵荷枪实弹,严封校门,学生队伍不得上街。范明枢目睹其景,怒发冲冠,毅然挽起长衫,摘掉帽子,用头猛向把门士兵的刺刀撞去,吓得把门士兵急退,学生们则一声呼喊,乘机破门而出,蜂拥上街,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由于范明枢热诚致力于教育事业,尤其在曲阜二师任校长期间,竭力引导学生上进,培养了大批革命青年,范老任二师校长八年,因其思想进步,实行民主,支持进步学生,遭反动当局破孩,遂辞去二师校长职务。后于1931年应济南第一乡村师范学校之聘,出任乡师图书馆主任。
  当时,该校不少学生思想进步,倾向革命。范明枢主持购置了大批社会科学书籍,并多方收集社会主义书刊,供广大师生阅读。他们互相介绍,共同研究,开展宣传,气氛非常活跃。范明枢尤其对进步书籍常常手不释卷,因之,他的所作所为为反动政府所忌恨。
  1932年,国民党山东当局为镇压蓬勃发展的革命运动,大建逮捕共产党人。范明枢当时年近七旬,竟以“-”、“共产党”之嫌疑,被“捕共队”逮捕入牢。他在狱中与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表现了不屈不挠的坚强精神。敌法官审问他为何看“反动书籍”。范明枢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些书里说的是真理,我服从真理,所以爱看。”敌人又问:“为何还介绍给别人看,而且到处宣传?”范明枢泰然自若地说:“不只我要追求真理,还愿意所有的人都追求真理,所以要介绍给别人看。我看书认识了真理,不愿自私,所以到处宣传。”“你不知道这是犯罪吗?”“让青年看好书,做好事,是我的责任,何罪之有?”敌法官此时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喊:“难道你不知道看共产党的书是违法,当共产党要杀头的!”范明枢毫无惧色,毅然地说:“怎么不知道,人生百岁终有一死,我已是白发苍苍的人了,还能活几年,只要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死了也是光荣的!”他大义凛然,慷慨陈词,驳得敌人理屈词穷,范明枢坐牢83天,敌人百般威胁利诱,他始终威武不屈,毫不动摇。后经冯玉祥先生斡旋,范明枢获释出狱后,转入泰安农村,到山口一带联系爱国进步人士姚新府等人,兴办“武训小学”,他们自己献款,筹备教室、教具,让贫苦儿童就学。同时,他们还与当地教育界反动势力开展斗争。后应冯玉祥先生聘请,回泰安城任冯先生私人教师,为冯讲《左传》、《春秋》。他借讲书之机,抒发自己的爱国主义情感,给冯先生以不少影响,因之与冯先生结下了较深的情谊。在此期间,还协同冯先生举办小学13处,范明枢任总校长。泰安附近的贫苦儿童,大都得以就学。他所办的学校及他的家中,早已成了掩护共产党人的寓所。范明枢在办学的同时,还多方面联络,把一大批有志革命青年团结在自己周围,为以后的抗日运动培养、输送了不少人才。
  1936年夏,全国各界救国会在上海成立,范明枢被选为该会执行委员。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不战而逃,山东全境人心惶惶。为开展救亡运动,争取民族独立,范明枢不顾七旬高龄,一马当先,奋勇参加抗日。他一面同情支持中国共产党发动的徂徕山起义,一面团结爱国青年和进步人士,带头组织泰安县各界抗敌后援会和泰安县民众总动员委员会,自己亲任主任,发动抗日运动。此时,范明枢忧国忧民,热血沸腾,以充沛饱满的热情,到处演说,日夜赶写宣传材料,编印小册子,宣传群众,鼓动抗日,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阴谋和蒋介石的消极抗战。七旬高龄的老翁,为抗日救亡而奔走呼号,所到之处,老幼皆受感动。1938年7月7日抗日一周年时,范明枢排除种种困难,冒着生命危险,组织广大群众和各界代表,在泰安县西麻塔召开了抗日一周年纪念大会。会上,他痛心疾首,愤慨万分,声泪俱下地向人们讲解抗日的重大意义,动员大家在大敌当前之时要团结抗日,保卫祖国,保卫家乡。在大会进行宣誓仪式时,他带头跪在鹅卵石上,高声宣读誓词,表示了坚定抗日救亡的决心。在场的妇、孺、老、幼,纷纷表示要坚决学习范明枢的爱国精神,誓死抗日,保卫祖国,保卫家乡。
  是年秋,范明枢去鲁南。鲁南民众总动员委员会成立时,他被推选为主任委员。他的革命行动,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不满。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曾强迫他停止活动。沈受命于蒋介石,不但不积极抗日,反而纵容秦启荣匪部不断对八路军寻隙挑衅,制造“磨擦”,残害革命同志。如博山太河惨案,一次即残杀革命同志200余名,令人发指。范明枢闻知,怒不可遏,四处奔走,呼吁精诚团结,一致抗日,并对破坏抗战的顽固派分子痛加斥责。这对打击敌顽分子,鼓舞人民团结抗日,发挥了较大作用。范明枢在不顾个人安危,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英勇奋斗的同时,还动员自己的亲属,支持抗日和革命事业。如1935年,青年共产党员夏天庚,被反动当局逮捕入狱,遭受敌人严刑拷打以及沉重镣铐的羁绊,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出狱后已不能直立行走。范明枢目击其景,深为感动,为支持革命活动,爱护革命青年,毅然将自己的亲孙女范丽岚许配给夏天庚同志,表现了革命老人崇高的革命情操。
  1939年初,毛泽东《论持久战》一书传到山东,范明枢万分欣喜,手不释卷,朝夕阅读。他逢人便讲:《论持久战》是抗日的“圣经”,毛泽东是抗战的“圣人”。他认真组织同志们学习《论持久战》,并大力开展宣传,因而使毛泽东关于持久战的思想深入到干群之中,化为行动,有力地抨击了“-论”和“速胜论”。
  同年夏秋之交,日军大举“扫荡”鲁中、鲁南。国民党内,上自沈鸿烈的省政府,下至他们的区、村政权,有的投降,有的溃逃,很快就全部垮台。7月份,在中共山东分局的支持和领导下,范明枢与许多进步人士一起,成立了群众性的政治组织——鲁南国民抗敌协会,并组织了“国民抗敌自卫军”,配合八路军抗战。冯玉祥先生在重庆得知范明枢抗战热心,深为钦佩,于1939年秋亲笔写信,托高象九面交范明枢。高先生同时奉赠牙缸、牙膏等物。范明枢与老同事会晤时,欢欣异常,曾赋诗数首,答谢高先生,并修书一封敬复冯先生,他热情洋溢地颂扬敌后群众抗战运动风起云涌,蓬勃发展;畅叙八路军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深得民心;愤怒斥责国民党顽固派制造0,破坏团结,配合敌伪残杀抗日军民,使亲者所痛,仇者所快。范明枢还恳切表示自己抗战到底,坚贞不屈的决心。在这封复信里,字字句句充满了为正义、为真理而英勇奋斗的浩然正气。
  冯玉祥先生接到回信后,喜形于色,并珍重收藏。当他宴请其老部下和当时国民党的一些高级将领时,命人朗读范明枢复信,并不断赞扬范明枢诚心抗日,功勋卓著,备受人民敬仰,这是有意启发、教育其老部下。后有国民党要员拜访冯先生时,冯也曾出示范明枢复信,借以宣扬范明枢抗战功德。
  1940年春,山东省成立“-促进会”,范明枢被选为会长。在他的领导下,各地区的-促进分会相继成立,-运动蓬勃地开展起来。同年夏,山东省各界代表,在临沂青驼寺召开了抗战史上著名的“青驼大会”,会上决定成立山东省第一届临时参议会,一致推选范明枢为参议长。他在任参议长期间,对协助政府执行民主政策,号召人民坚持敌后抗战,竭尽了职责。同时,还代表山东人民,痛斥国民党反动的“政令”、“军令”在山东造成的种种恶果,大力呼吁全国人民为实现联合政府而斗争。
  皖南事变发生后,范明枢气愤不平,痛骂国民党顽固派,揭露蒋介石围歼新四军的罪行。在中共山东分局召开的抗议国民党顽固派罪行、声援新四军大会上,他义愤填膺、万分悲愤地说:“-顽固分子太猖狂、太狠毒了,真是丧尽天良!我们能让那些奸贼们残杀无数优秀人民的性命吗?不能!我要拚上这条老命,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为被难将士呼吁,坚决惩办蒋介石那伙奸贼。真理、正义是不能泯灭的。”
  1942年是抗战最艰苦的年份。日军对山东,尤其对鲁南发动了残酷而频繁的“扫荡”。范明枢已近八旬高龄,英勇与日军周旋,突围转移,几经风险。
  范明枢很关心时事,不论是在反“扫荡”流离迁徙的日子里,还是在染病不起的病榻上,他每日总要阅读《大众日报》,特别注意社论文章,反复阅读思考,有时还加以圈点。他常说:“不可一日无此君。”1942年冬,沈鸿烈为拉拢范明枢,曾亲赠零用费200元。范明枢闻知《大众日报》经费困难,就立即将这笔款捐献给报社。他高兴地说:“沈鸿烈的钱不是好来的,但这200元钱却用到正经事上了。”
  1945年,山东省临时参议会改为山东省参议会,范明枢继续任参议长。同年,中共在延安召开解放区人民代表大会,他被选为山东省出席大会的八位代表之一。日本无条件投降时,范明枢正在病中,但闻此喜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纵情欢笑,迸发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
  范明枢德高望重,在抗战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被人们誉为“抗战寿星”、“抗战老英雄”。
  范明枢经过几十年的奋斗,深深体会到,只有共产党的领导,中国才能得到解放。抗战胜利后,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飞跃,他决心做一名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毅然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经中共中央批准,81岁光荣入党。
  1946年6月,国民党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发动了全面内战,大肆进攻解放区。范明枢在病中,仍极为关心时局的发展,他奋笔撰写了《为内战告全省同胞书》、《致司徒雷登一封公开信》等文章,揭露美蒋狼狈为奸、妄图再次把中国推向殖民地的罪恶阴谋,号召全省人民以革命战争粉碎-战争,彻底打败美蒋的猖狂进攻。他对人说:“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后来范明枢病重,在神智昏迷之时,尚喃喃自语:“这都是因蒋介石-……”足见他对内战的罪魁祸首无限愤恨,对广大人民的安危殷切关心。
  1947年9月21日,范老新病未愈,旧病复发,经医疗无效,不幸于10月2日在乐陵县与世长辞,享年81岁。1950年12月,移葬于泰山南麓普照寺下。
  范明枢的墓后并立石碑三幢,正中一幢镌刻着“故山东省参议会范议长明枢之墓”,左右两幢是谢觉哉林伯渠的挽词:“永远是人民的老师”,“革命老人永垂不朽”。范老为国为民,赤胆忠心,劳碌一生,功勋卓著,永远是我们后人的榜样、学习的楷模。
  [以上内容由"huahui6"分享。]


同年(公元186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傅永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