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汉中 > 西乡县人物

范鸣岐


  范鸣岐
   原名肇凤,县城东关人,清光绪末年中秀才。范貌不扬,腮陷,鼻如鹰嘴,目光射人,性狡黠,胸有城府,笔舌两利,又为洪帮“山主”,市井无赖多趋附之。
   宣统三年(1911),豪绅恶霸黄朝镛把持县政,范为之出谋划策,被倚为心腹。民国2年,经黄推荐,县知事俞璞臣任范为典史(看守所长),范奉命唯谨,奸巧益露。4年任县学务经费局董,7年任县粮秣局长,10年任筹饷局长兼0会长,11年,任财政局长,13年兼任县保卫总团团长。22年,汉中绥靖司令寿山来西乡,成立善后整理委员会,任范为主任委员。
   范与任华卿、穆星阶等沆瀣一气,结成豪绅集团,轮流担任地方要职,把持县政,被称为“三老”,其中以范狡猾善辩,上通下达,左右逢源,实为蛇首,故历任县知事亦唯范之马首是瞻,狼狈为奸。民国11—14年,郭翼三度任西乡知事,郭为军阀新田之书记官,任职期间,搜刮民财,心残手毒,人民恨之入骨,而郭离任时,范等树“青天三见”石碑于西关,以颂其“德”,下款书刻:西乡县士绅范鸣岐、任华卿、穆星阶率士庶人等同勒。群众忿然评论:“郭翼是他们三人的青天,是老百姓的凶神。”
   范专横跋扈,凡对其恭顺者,常用收干儿的拉笼手段,授以乡长、区长、科长、团总,充当其爪牙,而对其不满者,即使学有专长,亦被排斥。在任筹饷局长期间,范利用职权,0峡口富商曾云五白银3000两,致曾忧愤而死,又任意从丰宁钱号提取现款,搪塞报销,中饱私囊。范复控制法庭,包揽词讼,是非黑白往往由其一言定案,如老渔坝恶绅王海成打死平民李某,王送范鸣岐银元500,案即了结。当时凡范插手之讼事,皆为富豪胜诉,贫苦者冤沉海底。
   范在任学务经费局董时,以官费保送其长子高小毕业后留学日本上中学。以官费出国上中学,实属绝无仅有。12年,省议会改选,范大肆活动,居然将其不学无术、吸毒成瘾的长子祚介提为西乡县省议员候选人,复亲至汉中,以每票200元进行贿选,使其当选为省议员。其后,又大兴土木,建造范氏宗祠,美其名曰“报本堂”,所需之砖瓦材料,大多来至0与“赠礼”,落成之日,广发请柬,大摆筵席,并请军政头目新田等赠送匾额,以示荣耀。各区乡长又令乡民致礼祝贺,车运人载,不绝于途,笙歌宴饮达10日之久。
   范鸣岐把持县政20余年,作威作福,贪赃枉法,亦官亦商,0而终成巨富,陆续购置田产达500余亩,房产多处,居室豪华,养尊处优,极一时之盛。
   当时进步青年曾对其劣迹多次检举、揭露,但范自诩:“老夫树大根深,小子难以扳倒。”倚仗权势,诸事化解。《陕南同乡会刊》曾载文述其劣迹:“遇长官则百般奉承,冀得一官半职;见愚民则故施威风,显出当地大绅;待得羽毛丰满,竟然目空一切;养尊处优,路人侧目;前呼后应,威风凛凛。”刻画入木三分。民间流传歌谣曰:“鹰嘴鼻子鹞子眼,吃人心来挖人胆”。对其恶行痛恨殊深。
   范鸣岐所处的社会环境正是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缩影,范本人则是这个腐朽的社会制度下地方恶势力上层人物的典型代表。
  [以上内容由"稻草人"分享。]


下一名人:朱问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