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市 > 大兴区人物

丁守信


[公元1920年-1947年,革命烈士]
  丁守信,回族,1920年4月7日出生于北京市兴县榆垡乡留士庄一户贫农家里。丁守信是个身材魁梧的庄稼汉,只念过三个月的书,干活却是一把好手,不论耕种拉打样样拿得起来。农忙季节,他常到村南周庄子去打短工;农闲时,他和大哥守仁拉脚,哥俩合着买了辆农用花轱辘车,上山拉煤、拉灰,挣几斗棒子养家糊口。
  1944年7月,驻榆垡的日伪军强迫老百姓把平大公路两边二里地内的高秆庄稼全部割掉。为了保护农民利益,留士庄民兵队长丁守仁带领20多个民兵,配合平南支队在辛立村桥北,打了一次伏击战。丁守信当时已是民兵骨干,在作战中机智勇敢,他把击毙的四个日军装进麻袋,沉入了河底。
  日本投降以后,中共宛平县政府设在庞各庄。1946年夏,形势恶化,内战爆发。5月中旬,庞各庄失守,地主还乡团长蓝德友从北平城里回到庞各庄。为了和还乡团进行斗争,不久,在县委的领导下,各村一些基干民兵、村干部和斗争骨干组成了宛平县0大队,田勇和丁守仁任正副大队长,丁守信为一小队队长。不久,他又改任良宛0支队副中队长。
  1946年8月8日,我大兴县保安大队驻在东梨园,良宛0支队驻在西梨园,两村相距一里多地。第二天上午,驻在庞各庄的国民党工兵第二十四团一个连,从北顿垡村南,以青纱帐为掩护攻打东梨园。保安大队副大队长王绍基派通讯员与良宛0支队队长支广西联系,支队长立即集合队伍,命令二中队由中队长张庆礼和副中队长丁守信率队支援。他们出村北口,丁守信在前边带队,张庆礼在队伍中间,出村一里多地,又奔东插过去,向前走了不远,看见敌人两门六○炮正在开炮。丁守信身后跟着一个机枪射手,姓李,是个哑巴,枪法很准,打仗也非常勇敢,丁守信向他一挥手,哑巴一梭子弹,把敌炮手和装弹手全撂倒了。前边是一片坟地,敌人一个排正趴在那里向东梨园射击,丁守信一声命令:“冲!”队伍冲上去,将敌人一举歼灭。这次0支队与大兴县保安大队南北夹攻,激战一个多小时,毙敌40名,俘11名,缴获小炮二门、机枪二挺、冲锋枪一支、步枪18支,受到冀中军区通令嘉奖。
  1946年11月,涿良宛独立营奉命攻打涿县码头镇的敌人据点,据点在镇西小清河西岸,独立营占领了东岸。丁守信这时担任二连副连长。下午5点钟左右,突然一颗子弹从西边飞过来,在他脖子上穿了条口子,鲜血流了下来。他解开裹腿绑了绑,连长张庆礼让他下去,卫生员也要给他上药,他满不在乎地说:“破点皮儿,没事。瞧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他们!”部队发起冲锋后,他一跃而上,举着手枪“冲啊!”亲手活捉了敌人一个小队长。
  1947年春,一天夜里,独立营转战到了石垡。为了诱敌上钩,几个战士故意在地主家门前走动,让他们去给敌人通风报信。独立营同时派出侦察员,密切观察敌人的动静。
  第二天天刚亮,榆垡的敌人四五十人,在队长蓝德友的督阵下,直奔履磕而来,在村南见一耕地的农民,蓝德友用手枪指着他问:“村里有八路吗?”农民回答:“我没瞧见。”其实,一连的战士就在壕里隐蔽着。当敌人走近,还有几十米远时,突然一阵排枪、手榴弹,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抱头鼠窜。蓝德友退缩在一块坟地里,头都不敢抬了。
  埋伏在东麻各庄的二连指战员,在丁守信副连长的带领下直插敌后,从西、南、东三面截住了敌人的退路。敌人四面被包围,几十个敌人大部被击毙或活捉了。
  1946年春天,薛营的地主组织了还乡团,同年3月5日夜间,冒充八路军,把农会主任戴文祥、工会主任薛玉亮、回民建国会负责人王庆瑞和王庆云绑架到村东南,秘密杀害了。10月,又在村东平大公路上劫了一辆胶-车,连车把式带跟车的共七人,都被杀害了。
  这些罪恶活动的主犯之一就是薛天来,县委决定把他除掉。
  1947年4月,一天晚上9点左右,涿良宛独立营二连副连长丁守信带着一个排,把薛天来家包围了。丁守信和通讯员孙明山推开虚掩着的门,贴着东房蹑手蹑脚地走到北房檐下,只见屋里点着煤油灯,薛天来还没睡。他们轻轻推开外屋门,来到里屋门前,丁守信左手一挑门帘,“腾”地跳上炕,两手紧紧抓住了薛天来的脖领子,像捉死猪似的把他扔到了炕沿下边。孙明山用手枪照他脸上一拍,打他个满脸花,接着一拧胳膊,反剪着把他捆上,押走了,当晚就枪毙了,为民除了一害。
  丁守信经常给全-士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说:“我们都是穷人出身,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部队,我们打仗就是为了解放受压迫的人民,所以我们决不能违犯群众纪律。”每当部队出发之前,他都要反复叮咛:“检查一下,有没有借老乡的东西忘了还的,有没有摔了盆碗没赔的?”他还不放心,只要来得及,都要深入住户,挨门检查。有一次部队驻在陶营,有个战士摘了老乡的一个甜瓜吃,他知道后,严肃批评,并让他在全连面前做了检查,到老乡家里赔了款、道了歉。
  他非常爱护战士,长途行军中,他肩上常背着几支大枪,有的战士不好意思,他却说:“我们都是阶级兄弟,是同志,是战友,是平等的,不能像国民党那样,当官的压迫当兵的。”每到驻地,他都催着战士用热水烫脚;夜间还要去查铺,给战士盖被子,还经常把自己的棉大衣盖在战士身上。
  1947年6月20日下午,涿良宛独立营200多人从雄县北关出发,行军30多里,来到小谢村西。村东头路北有敌人据点,驻着一连人左右,村子周围有壕围子,西口有碉堡。独立营来到村西隐蔽下来。二连副连长丁守信带着通讯员孙明山等几人,准备前去捉个“舌头”,摸清敌情。天已经黑了,敌人正在换岗,说话的声音都听见了,抽烟的火亮看得清清楚楚的。敌人察觉有人,问:“口令?”丁守信灵机一动,立即回答:“我们是化三团的。”(化三团是国民党王凤岗的部队番号)“不管你什么团的,问你口令!”敌人口气很硬,已经用枪指上他们了。当时是前进不得,后退不得。通讯员孙明山扯了一下丁守信的蓝布褂子,二人掩在了路旁一棵歪脖柳树后边。敌人开枪了。丁守信跟小孙要了一颗手榴弹投了过去,孙明山也打了两枪。丁守信正在观察敌人动静,准备得机会冲上去捉个俘虏,不料被一颗子弹打中,当即倒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史柳坡)
  [以上内容由"chen001"分享。]


同年(公元192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杜斌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