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市 > 大兴区人物

崔振春


[公元1928年-1948年,革命烈士]
  崔振春,1928年12月2日出生在北京市兴县庞各庄乡一个贫农家里。在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年代里,崔振春度过了苦难的童年。他一家三口,只有三间小土房,两亩半沙荒地。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父亲每逢集日或谁家有红白喜事,就去帮工;母亲经常给有钱人家拆拆洗洗,就这样全家勉强度日。
  在那穷人糠菜半年粮的年月里,崔振春从小就挎着篮子到地里挖野菜,上树捋“榆钱”充饥度日,也养成了吃苦,爱劳动的好习惯。
  他8岁上小学,学习刻苦,成绩突出。但小学没毕业,他父亲就因病去世。孤儿寡母,生活更加艰难,他不得不退学。
  老师们见他忠厚老实,手脚勤快,就找校长说情,让他留校做了勤杂工。
  他每天早来晚走,完成本职工作以后,还要抽空在教室外旁听,有不懂的地方就在课间请教老师和学友。通过旁听,他不仅能读书、看报,还学会了写信。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很快占领了北平,也侵入大兴。日军在庞各庄常驻一个小队,他们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并经常到学校来捣乱。日军还强迫学校教日语,让学生学唱日本歌曲,进行奴化教育。
  崔振春恨透了日本鬼子。在一个冬天的早上,他正打扫院子,一个日军喝得醉醺醺的,趔趔趄趄地追赶一个女学生,嘴里还喊着:“花妞妞!花妞妞!”
  崔振春见此情景,火冒三丈,尾随着追了上去。女学生绕过厨房,躲起来了。那个日本鬼子进了伙房,问50多岁的郑师傅:“花妞妞的,哪里哪里?”郑师傅摇了摇头,说:“没看见。”那个鬼子劈头盖脸就打了郑师傅几个大嘴巴,气得崔振春两眼冒火星。
  当时正是寒冬腊月,伙房前因泼水结了冰。崔振春守在门外边,等那个鬼子一出来,急步上前,用右脚猛一使绊,把那个鬼子摔了个狗啃地,鼻青脸肿,哇啦哇啦直叫唤。
  女学生得救了,崔振春也从后门跑了。但崔振春也为此闯了大祸。日军小队长找到学校,强迫学校交出崔振春,把他带到小队住处,一通毒打。打得崔振春遍体鳞伤,几乎丧命。后经家里出保,才把人赎出来。人是出来了,但饭碗却丢了,学校-解雇了他。
  1945年日本投降后,庞各庄进驻了八路军第七十五团。八路军帮助镇里建立了民主政府,给长工们增加了工钱,实行减租减息,搞得热火朝天。崔振春满腔热情地参加了革命工作,当了交通员,各项工作搞得都很出色,成为镇长邓振国的得力助手。
  庞各庄东边有个崔庄子,那里有个叫崔惕吾的地主,家里常年雇着三四个长工,种着100多亩地,养着10来条看家护院的恶狗。他一贯耍手腕,有时还用小恩小惠迷惑老百姓,外号“假善人”。
  民主政府为了提高群众的阶级觉悟,在镇上召开了几次斗争崔惕吾的大会,因不少人被他的假象所迷惑,会上发言的人很少。崔振春知道后,挺身而出,说:“下次会我带头发言。”
  又一次斗争会开始了,崔惕吾一见崔振春上了讲台,赶快小声叫着他的小名,假惺惺地说:“咱们爷儿俩可是一个崔字掰不开呀!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亏待不了你。”崔振春一拍桌子喝道:“住口!你甭给我灌这些迷魂汤,你是心肠狠毒的假善人!”接着崔振春一一历数了崔惕吾剥削压迫贫苦农民的累累罪行,大灭了他的嚣张气焰,大长了贫苦农民的志气。
  群众擦亮了眼睛,提高了阶级觉悟,纷纷上台揭发批判,剥下了崔惕吾假善人的画皮。人们都说:“振春是个好样的,是棵成材的苗苗。”
  不久,崔振春被提升为副镇长。1946年2月经邓振国介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年他才18岁。
  1946年5月14日,国民党反动派以一个师的兵力,在坦克、大炮的掩护下,进犯庞各庄。八路军和当地老百姓奋起迎击,终因寡不敌众,只得暂时撤离转移。
  崔振春等镇干部随军过了永定河,在河西南蔡、北蔡、窑上一带坚持活动。当时因斗争环境残酷,只能在夜间开展工作,非常艰苦。
  就在1946年夏,崔振春被任命为区民政助理,不久又提升为涿良宛县第五区副区长。
  1948年2月9日是农历腊月三十晚上,崔振春等三人住在贾河村一个堡垒户贾振清家里。第二天正月初一,天还不亮,贾振清的儿媳妇起得早,刚到门口,发现村里来了很多敌人,赶紧通知崔振春三人躲进了他们家的秘密地洞。尽管敌人折腾了一天,到处搜查、破坏,但一直没发现地洞的洞口。天黑时,敌人集合队伍要走了,与崔振春一起躲在洞里的一个同志掀开洞口,往外探望。不巧被伪保长张凤清偷看见,立即报告了敌人。敌人很快返了回来,挖开洞口,又是喊话,又用烟熏。他们点着柴火,撒上辣椒,用扇车把浓呛的黑烟吹进洞里。三个人实无法坚持,又别无办法,才决定出洞,与敌人作拼死斗争。但出来一着风,便晕倒了。他们就这样被捕。
  等他们清醒过来以后,敌人问:“你们谁是共产党!”崔振春挺身而出:“就老子一个,他俩不是!”
  “愿投降的站过来!”敌人妄想分化他们。“要杀,要砍,随便;投降,共产党没那个章程!”崔振春斩钉截铁地回答。
  同一天,由于叛徒告密,民主政府县长李景琛和区委书记张进要在窑上村也被捕了。
  敌人把李景琛、张进林和崔振春三名“要犯”押到良乡,又用铁丝穿透三人锁骨,紧缚在一起,押送北平城内的伪第一监狱。
  敌人施加酷刑,妄想从他们口中获得我地下党员的名单。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三人誓死不屈。
  敌人一看硬的不行,又指使伪县参议长崔木斋出面,借同族和师生关系,向崔振春劝降:“你还年轻,家里只剩一个老妈了。你死了,她怎么过呀?”崔振春义正词严地回答:“我和你既不是同族关系,也不是师生关系,而是革命和-的关系。如果你们还有点人性的话,那就放了我;如果想从我身上得到你们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那是打错了算盘。”敌人恼羞成怒,但又无计可施,便下了毒手。
  1948年3月27日,敌人戒备森严,在鹅房村西永定河大堤上,将崔振春等三人杀害了。
  就义前,崔振春昂首挺立,铁骨铮铮,他怒斥前来宣判的伪宛平县县长和伪参议长:“你们的日子长不了!”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倒在血泊中,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史柳坡)
  [以上内容由"闲事莫管"分享。]


同年(公元192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蔡如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