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 > 信阳 > 商城县人物

楚大明


楚大明介绍:

  楚大明,原名楚大志,1916年出生于河南商城县何风桥乡楚家湾村里一个贫农家庭。父亲楚正实,给人当过长工,憨厚老实,勤俭度日,善于理家;母亲刘氏,心灵手巧,贤妻良母,俭朴和善。楚大明兄妹九人,他排行第六,十多口人种着十几亩薄地,不遇灾荒,勉强度日。
  楚大明10岁时,开始跟着一位姓谢的先生读私塾。幼小的楚大明,懂事较早,知道家境贫寒,深知读书不易,无论刮风下雨盛夏严冬,他从不间断上学,功课也特别用心。几年以后,因天旱年荒,加之兵荒马乱不安定,学校办不下去了,楚大明-辍学,归家务农。
  次年,在亲友的帮助下,楚大明跟着一位姓李的郎中学徒。李师傅不仅医术高超,闻名当地,而且性情爽朗,豪侠仗义,热心为病人排忧解难。楚大明跟着李师傅走乡串户,出入山乡,接触了很多啼饥号寒的农民,也接触了不少富豪权势,达官贵人,目睹了社会的黑暗,恨透盘剥与压榨。


  他在行医活动中,先后与中共地下党员陈兴朗、易占成结识,经常来往,时间久了,受到先进思想的熏陶,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不久,便弃医经商,以开饭馆为名义,在陈兴朗、易占成的亲自指导下,邀集一些青年农民秘密开会,宣传革命道理,开展农-动,组织农民协会。楚大明遵照党的指示,秘密搜集国民党政府和军队的情报,同当地驻军拉关系,悄悄地购买他们的子弹,暗暗地送到观音山里,支持党的武装。
  1929年5月6日,商城党组织在商城地区成功地领导了农民武装起义,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二师,并打开了商城县城,革命风暴席卷商北。次年春季,商北杨堰正式成立了工农苏维埃政权,楚大明与邻村十多名热血青年参加了赤卫队。由于他斗争坚决勇敢,工作积极热情,被任命为商城县第五区六村苏维埃常委兼赤卫营营长,他带领手拿土枪、大刀的赤卫队员们转战商北打土豪、拔围寨,先后攻打下杨楼、汉王庙、汤家楼等,从此,开始了他坎坷的战斗生涯。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年底,楚大明随八路军东进纵队,到平汉路东冀南地区开辟敌后根据地。在此期间,他曾任营长、副团长、团长。他积多年作战经验,结合平原游击战特点,创造了不少好的战术,打了不少漂亮仗,威震冀南。
  抗日战争时敌强我弱,我方没有重武器和新式武器可供使用,但战斗频繁,战术必须机动灵活。一不小心,就会上当吃亏。1939年,楚大明当营长时,10月,崔家庙战斗,全歼伪军一个中队;12月,在衡水大葛村伏击日军,激战40分钟,歼敌50余人;12月下旬,讨伐顽军石友三部,在雪家塔镇歼敌500多人;次年3月,率部全歼驻守马口镇伪军1300多人。
  楚大明当上二十团副团长后,职务的升迁,丝毫没有改变他那猛打猛冲的虎劲。每当战斗到关键时刻,他总是战斗在最前沿,同战士一起投手榴弹,拼刺刀。有一次,二十团奉命打日军援兵,400多名日伪军进入伏击圈,全团一起开火,敌人乱作一团,楚大明端着一支三八大盖枪冲了上去,同一位日军军官展开了肉搏,战士们一见副团长上去了,个个不示弱,不到两小时,敌人全部被歼。
  1943年8月,为了惩罚伪军刘月亭部,上级把攻打林县城的任务交给了楚大明。当天夜晚,他带领部队偷袭,刚接近城门,就被敌军哨兵发觉,一声“口令”,人们一惊,不知该怎样处置。楚大明不惊不慌,沉着应战,马上回答道:“口令个鸟,自己人,军座命令我们支援你们守城,少嗦,快开门。要不开门,我们马上向后转。”哨兵说:“别走别走,马上就开。”部队如流水一般,哗哗奔入城内,直捣刘月亭司令部,很快便结束了战斗,全歼林县城刘月亭部千余人。
  战功赫赫的二十团威震冀南。人民群众爱戴他们,在拥军的猪肉上、酒坛上常常写的是“送给二十团”;敌人害怕二十团,传出歌谣:“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楚团戳一下!”“楚团长,部队硬,打起仗来不要命!”
  1943年秋季,二十团归建三八六旅,由冀南调往太岳山区。这时,两万多日军疯狂地拥进太岳山区,进行惨无人道的大“扫荡”,上级指示楚大明所率领的二十团:敌人打进来,你们打出去!在敌人家门口活动,最好能捣毁敌人的老巢,把敌人牵回去。楚大明接此命令后,说干就干。第二天夜晚,迅速率团插到敌人腹地长子县城附近,准备攻击大堡头村的敌人。
  10月18日,楚大明带领几个人化装后,到大堡头村侦察地形。大堡头靠长子城,是个大村镇,南北大街的西侧有两个大碉堡,镇里驻扎着日军中队和伪保安队、区公所等。伪军保安队长是个地头蛇,十分顽固与狡猾。碉堡戒备森严,易守难攻。
  楚大明侦察地形回来,心中早有了谱。他在会议上发言说:大堡头把长子城当成靠山,其实靠不住,夜晚攻击,长子城不一定敢来支援;敌碉堡戒备森严,其实前紧必然后松,我们应当乘其不备,绕过正面,从其后面的围墙突进去,然后分兵两路,先打区公所与伪保安队,然后攻击两个碉堡。经过研究,认为这个计划可行。
  夜晚,部队经过30多公里的急行军,一下子扑到大堡头村外,突击连鸦雀无声地把梯子搭在围墙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部队进村后一个多小时不见动静,原来部队在楚大明亲自指挥下接近南碉堡,为了不惊动敌人,将通往南碉堡的十多处院子挖通。在漆黑的夜里,不点灯,不动火,挖墙通洞不能发出一点声息,很快开通了这条隐蔽通道,部队接近敌人,不通过街巷,走家串户朝前运动,很快来到了南碉堡跟前,敌人仍然睡在梦乡。战士们轻手轻脚把成吨的0运到南碉堡跟前,只听“轰”地一声巨响,碉堡和敌人飞上了天。
  北碉堡地处独立位置,离民房有30多米的开阔地上,部队难以接近;汉奸队居高临下,不是打枪就是扔手榴弹,很顽固,楚大明组织部队连续攻击几次都没成功。后来,他改变了方法,还是用他在冀南曾用过多次的办法——“土坦克”接近,火攻粉碎。他命战士把五条棉被浸湿,然后-在一张大方桌上,选择四名健壮战士,带上十字镐与0,把“土坦克”扛起来,在强大火力掩护下,向碉堡冲击。“土坦克”一不怕枪打,二不怕手榴弹炸,“忽忽忽”,不到一分钟就接近了碉堡,也仅三五分钟,就在碉堡上掏了个洞,埋好了0,“土坦克”迅速开了回来,轰隆一声巨响,碉堡被炸开了一个洞,突击班趁烟雾猛扑上去,将捆捆麦秸塞进碉堡,用火柴点燃,刹那间燃起了熊熊大火,里边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像灰老鼠一样爬出来举手投降。
  楚大明率二十团夜袭大堡头村成功,因长子城空虚,敌人根本未敢出援;正在太岳“扫荡”的敌人,闻知家门口起火,慌忙掉头回援。大“扫荡”被粉碎。
  1944年秋季,上级给二十团补充了100多名新兵,组成第九连。一个新兵连,能不能很快训练出来,和其他兄弟连队一起并肩作战,有的人持怀疑态度,认为起码得三年才能磨炼出来,楚大明则相反,他相信这群新兵,相信九连在很短时间内会锻炼成战斗力较强的连队。于是他从其他连队抽调了最强的连排干部和一批班长,配备给九连作为骨干,他亲自掌握这个新兵连队的教育与训练。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号召九连要向七连学习,因为七连是全团有名的刺杀最强的连队,打过很多硬仗。天刚蒙蒙亮,楚大明就站到大操场上,他和战士们一起练刺杀、投弹、射击、爬梯子、爆破等。-亲自帮助新战士训练,新战士备受鼓舞,个个进步较快。
  楚大明善于用兵,也善于带兵,二十团第九连的训练成绩在他亲自指导下,在数月内有了明显提高。考验九连的时候到了,伏击从河南孟县城西援的日军与伪军,要打交手仗,要拼刺刀,要刺刀见红,当时,有的干部建议,不让九连参加,如果弄不好,伤亡大,影响以后的战斗士气。楚大明不同意这个建议,他认为一个战士不敢刺刀见红,不能算是一个智勇双全的战士;过硬的功夫是练出来的,干什么总要有头一次。到了进行伏击战时,九连同七连摆在一起,用意是以老带新。楚大明见敌人步入伏击圈,在一阵枪声之后,敌人晕头转向,乱作一团,他一声高呼,跃出阵地,端着刺刀,到了敌人身边,三五个战士,围住一个敌人,“杀杀”地高叫,不一会儿刺死了一批敌人,一批敌人举手投降。九连新兵,个个如虎,死在新兵手下的日军有几十个。几个月以后,九连与敌人打了遭遇战,个个不示弱,取得了胜利。新兵九连,在楚大明的带领下,不到一年,也就成了二十团的骨干连队。
  1946年8月14日,晋冀鲁豫第四纵队第十旅向“陆上要塞”赵城县城进攻了,这时,楚大明担任十旅副旅长。
  当天黄昏,战斗打响,楚大明率领二十团三营攻占了赵城南关外高地的一座古庙,从这里可用火力控制南城墙。但敌人很恼火,非要夺回古庙高地不可,由一个营的兵力,增到一个团的兵力,在密集火力掩护下,向这座古庙发起攻击,黑压压的敌人向阵地扑来,战斗十分激烈。楚大明破开嗓子讲话,动员三营官兵,誓死守住阵地,这是攻打赵城的关键的一步棋。为了缓冲正面的压力,他组织小分队进行侧击。话音未落,一颗子弹击中了楚大明的胳膊,他风趣地骂开了:“娘的,瞎了眼的,竟敢打起老子来了!”
  到了夜晚,二十团团长吴效闵向旅长周希汉报告说:“楚副旅长受伤了,怎么劝他也不肯下来,谁劝说他也不听。”周希汉旅长便打电话给楚大明:“老楚,你已经负伤了,怎么还不回指挥所来?”楚大明说:“旅长,大好机会,我不能离开,我打算……”他讲开了南关地形如何如何有利,新获得敌军的情报如何如何重要,他提出如何打的计划,请旅长批准。他和旅长争讲了好长时间,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直到旅长松了口,他才高兴地放了电话机。夜晚九时多,楚大明拖着受伤的胳膊,带着两个营的兵力,向敌人纵深穿插,死守南关的一个敌团,很快被内外夹击歼灭了。
  攻下南关,马不停蹄,楚大明又带着旅的作战科长向福廷,到前沿阵地的炮兵指挥所组织攻城火力,仗一打起来,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昼夜奔波在阵地。
  突然,周希汉旅长接到电话:“报告周旅长,楚大明副旅长在炮兵阵地上负重伤,作战科长向福廷同志光荣牺牲!”
  周旅长放下电话机,有些生气地样子说:“老楚啊,老楚,你怎么又闯到炮兵阵地上去呢?”边说边走,后边警卫人员赶快跟上,一直来到炮兵阵地上,只见楚大明躺在担架上,脸色蜡黄,双手紧捂住胸部,一动也不动。周旅长批评道:“为什么还不赶快把楚副旅长抬下去?”吴团长和一位营的干部说:“他坚决不让抬走,他说他要躺在担架上指挥,攻不下赵城,他绝不下战场!”周旅长对楚大明说:“大明同志,你下去吧,再不下去要出危险的呀,攻打赵城的任务由我们负责,我亲自指挥,你放心吧,我代表旅党委决定,你立刻到后方医院治疗!”楚大明这才没话讲了,向吴团长又作了一番攻城的交待才被抬走。到了医院一检查,肝和肠均被打伤,几天几夜昏迷不醒,生命十分危险。一星期后,才苏醒过来。
  不久,纵队党委给旅党委打来了电报:楚大明同志英勇善战,屡战获胜,纵队党委决定授予楚大明同志以“战斗英雄”的称号,楚大明看过电报后说:“战斗的胜利,是上级的指挥,指战员们英勇牺牲换来的,我一个人有什么功劳!”
  正当晋冀鲁豫第四纵队在晋南三战三捷,欢庆胜利的时候,传来了敌人胡宗南部队0黄河,进攻革命首府延安的消息。部队奉-命令进军吕梁,从侧翼保卫党中央,保卫延安。命令一传达,整个部队沸腾了,誓死保卫延安,保卫毛主席,请战书如同雪片般飞向各级党委。
  尽管楚大明的伤口还未愈合,在医院住不下去了,向医生提出出院,参加保卫毛主席的战斗。
  医院领导也知道楚大明是个打起仗来不要命的“拼命三郎”,留也留不住,便让他出了医院。周希汉旅长问他:“伤还没好,你怎么就跑回来了,咱们当旅-的,可不能给医院为难呀。”楚大明说:“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躺在床上就会病,打起仗来,全身兴奋,什么病也没有了。”
  楚大明出院没几天,部队挥戈北进,发起汾阳孝义战役。阎锡山部队三万余众,被歼灭万余,四纵队所部乘胜追歼。楚大明带领二十团从梧桐镇出击,一直追到一条又窄又深的小河沟内,俘虏了敌第三十四军军长孙楚的副官处处长杨伦元,并从其口中得知,孙楚刚过河不久。楚大明马上命令部队:“赶上去,活捉孙楚!”部队拼命追赶,虽然没追上孙楚,但歼灭了敌军六十九师两个团。
  1947年1月27日,围歼敌人的战斗继续进行着,人民解放军将阎锡山的部队七十一师、四十六师残部包围在中街村。各部队正做着总攻的准备。这天夜里,楚大明在旅指挥所里怎么也呆不下去了。向旅长周希汉说:“你们都到前边去过了,我还没有去,现在我到那里看看?”周旅长说:“慢着,离总攻时间还早哩,你快去睡一会儿吧。”楚大明恳求说:“部队正热火朝天地准备总攻,我怎么能睡得着呢?还是让我去看一看吧。”周旅长犹豫了一会,以命令的口气说:“老楚,你要接受教训,注意隐蔽。发起总攻前,一定要回到指挥所里来。”楚大明高兴地走了。
  谁知,他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总攻炮火一响,楚大明跳出战壕,高喊:“同志们,冲啊……”带领大家向前冲去,一排机枪子弹打来,他倒了下去!
  (史庆冉王树林李国友张向前)
  [以上内容由"KevinDot"分享。]


同年(公元1916年)出生的名人:
陈怀民 (19161938) 民国空军英雄 江苏镇江京口区

下一名人:陈国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