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疆自治区 > 石河子人物

陈玉新


[公元1960年-1993年,革命烈士]
  陈玉新,1960年10月出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设兵团第二运输公司一个普通汽车司机的家庭。1982年,刚满22岁的陈玉新从部队复员回到石河子,被分配到兵团第二运输公司学开车。由于工作出色,1989年6月,陈玉新被借调到市-交警支队车所。
  1991年,陈玉新被--大队相中,正式调到-大队当驾驶员。他见同事们为侦破案件忙前忙后,自己干着急插不上手。便暗下决心学会做侦察员的工作。他花钱买了许多有关刑事侦察方面的书籍,只要有空就抓紧时间学习。车上放着的一本《刑事侦察学》的每一页上都画满了圈圈道道。而且只要和同事们在一起就虚心向老侦察员们请教,努力攻克“确认凶杀案的第一现场”、“-案的取证”、“抢劫案犯的审讯艺术”、“刑事案件知情人的询问方式”等侦破技术上的难点。后来,陈玉新被批准担任侦察员,不到一年就能独立破案。
  1991年9月,陈玉新奉命与石河子老街派出所所长雷永智等几位干警赴南疆阿克苏往回押解重刑犯雷春,上级要求三天四夜安全保密地完成任务。战友们还能在车上打个盹,而陈玉新为日夜兼程赶任务,三天两夜未合眼。押解途中,雷犯自知死期临近,想在途中自杀。他借口下车小解,见迎面驶来一辆汽车,便猛地甩开干警冲向飞速驶来的汽车。说时迟,那时快,陈玉新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雷犯按倒在地,急驶的汽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陈玉新凭着机智和勇敢避免了一起押解事故的发生,回队后雷春专案组干警受到了记功和嘉奖的奖励。
  陈玉新当时还不是正式干警,没有受奖,陈玉新对此很坦然。已经担任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的雷永智回忆完这段往事后,深情地说:“咱们的陈玉新不图名、不图利,只为做一名好警察。”
  陈玉新对名利十分淡薄,却把警察的职责看得非常神圣。1995年5月11日凌晨3时20分,陈玉新驾车执行任务后归队,当车行驶至乌伊公路汽车配件公司加油站门口时,他见有两个人推着一辆三轮车慌慌张张地赶路。“什么事这么急,非得冒雨赶路?”陈玉新顿时警觉起来,立即停车问那两个赶路人:“你们是干什么的?”两人见警车,大惊失色,没有回答,撒腿就跑。“不好,有情况。”陈玉新对同车的战友一边说着,一边迈开大步向目标追去。
  “站住!”“站住!”陈玉新边喊边追。黑影好像惊弓之鸟拼命逃跑。“砰!”陈玉新鸣枪警告,黑影稍停了一下又奔跑起来。陈玉新冒雨拼命追赶。
  雨越下越大,一会儿,见两个家伙突然分路逃窜。陈玉新赶紧对战友说:“你去追那个小子,我去对付那个大个子。”说完,陈玉新踏着泥泞的土路,拼命追赶。距离越来越近,大个子跑着摔倒在一个泥坑里,见警察快追到跟前,便狗急跳墙,拔出匕首朝陈玉新凶狠地叫嚷:“你敢下来,我就捅死你!”陈玉新面对穷凶极恶的家伙毫不畏惧,来了一个猛虎扑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大个子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随即给那个家伙戴上了手铐。深夜,陈玉新和战友押着可疑的案犯回到-队,经突击审讯,两个家伙谎称是“偷鸡贼”。第二天上午10时,-队接到石河子市第四废品收购站抢劫杀人案的报案电话。陈玉新仔细分析后提醒战友们说:“抢劫杀人案的发案时间和擒拿“偷鸡贼”的时间如此接近,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经过再次对“偷鸡贼”的突击审讯,案犯终于供出了他们抢劫杀人的经过。一起抢劫价值近万元黄铜,残杀两名警卫的特大案件随即侦破。陈玉新被记三等功一次。
  -队的战友们都愿意和陈玉新一道办案。因为陈玉新不仅驾车技术熟练,服务热情周到,而且他搞刑侦工作有一双鹰一样的眼睛,有警犬一样的嗅觉。
  1993年2月下旬的一个深夜,-队接到特情报告:市百花影院家属区,有一个抢劫团伙正准备作案。陈玉新立即发动警车和几名干警迅速赶赴现场将抢劫团伙包围。陈玉新第一个冲进去将抢劫团伙中的一男一女擒获。干警李征、李波等人押案犯回队审讯,陈玉新、史杰、邱兵继续在现场守候。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摩托车熄火声音,陈玉新即埋伏在门后,一名案犯刚进门就被陈玉新悄无声息地擒住了。第二名案犯丝毫没有发觉屋内发生的一切,还吹着口哨,悠然自得地推门而入,刚一进门又被陈玉新猛地起身按倒在地。第三名案犯刚进看此情景大惊失色,欲拔腿而逃,陈玉新眼疾手快,飞起一脚把门关死,案犯的一只脚被卡在门缝中。案犯凶相毕露,拔出砍刀想与干警们拼,陈玉新顺手操起门后的铁锹将案犯拍倒在地,案犯手中的砍刀摔出两米多远,铮亮的手铐迅速铐住了凶犯的双手。
  原来这是一个由11名流氓组成的抢劫团伙,近几年在北疆各地作案40多起。这些家伙多是心狠手毒、贪婪凶残的惯犯。干警们在其窝点的房顶上搜出了八把砍刀、铁棍等作案凶器。陈玉新同战友们连续作战直到把11名案犯全部抓获,其中两名主犯被依法判处死刑,为北疆人民除了一大害。
  又是一个深秋的夜晚,陈玉新和战友们办案归队时,在石河子新城附近,陈玉新透过警车的灯光,见路旁林带里有个头戴面罩、鬼鬼祟祟的家伙,陈玉新立即停车,迅速跨过林带渠埂,冲蒙面人问道:“你在这干什么?”“……”蒙面人支吾着。“为什么蒙面?陈玉新穷追不舍。蒙面人拔出匕首,抡起铁棍准备行凶。陈玉新机智勇敢,迅速敏捷地将其擒获。原来,这个蒙面人是抢劫团伙的头目,今晚在此伺机作案。凶犯在受审时说:“我万万没有想到今晚被这位干警逮住。”
  陈玉新当-四年,像这样在途中擒获犯罪分子就有十多人,破获大批案件,缴获赃款、赃物达20多万元。
  1995年4月,新疆石河子市-城区公安分局-大队侦破“95414”系列-案的工作在紧张地进行着……这是一个重大-团伙。这伙作恶多端的惯犯经常流窜于312国道沿线城镇,撬门砸锁,打家劫舍,持刀行凶,戕害百姓。-团伙中的罗福才曾有人命案,潜逃至今,仍在作案。人民群众对这伙-犯深恶痛绝,纷纷向公安机关举报。
  1995年5月29日,陈玉新一大早就随专案组去执行抓捕“5·11”特大杀人抢劫犯吴建岭,一直忙到下午3时押着吴犯返回大队。刚下车,玉新又驾车随另一侦探组前往大海子、玛管处查找-团伙头目江超的线索。夜里12点,陈玉新又开车跟随三侦探组到石河子农学院、市二建工区等单位调查落实江超的罪证,凌晨6点,陈玉新和战友们在行驶的警车上迎来了30日的晨曦。
  5月30日,和衣睡了不足三个小时的陈玉新又参加-大队的会议。上午12点,他又驾车随刘忠杰押案犯追赃。当天,干警们忍饥挨饿,在石河子总场七连、九连、一连、五连,柳毛湾乡等地,追缴彩电五台、录像机五台、三轮人力车两辆、山地车一辆、自行车两辆、皮夹克两件。陈玉新既要开车,又要看押人犯。侦探组的同志们又累又饿,准备找个餐馆吃饭。陈玉新说:“天已黑了,任务很紧,又带着人犯,还是干完工作再吃吧。”直到夜里10点半,他们才带着犯人和赃物回到大队。陈玉新刚走出警车,没顾上吃饭,又接到紧急任务,他再次发动警车与战友们一道前往石河子总场三分场追赃。段冀平副局长对陈玉新说:“小陈,你太累了,换个人去吧。”“局长,那边路线我很熟,还是我去吧,我能挺住。”说罢,他随即驾车出发。
  5月31日凌晨2点,陈玉新与侦探组的同志追赃返回,紧接着分析案情到3时15分。刚躺下约15分钟,又驾车随-的领导和技术组的同志赶赴30公里外的一四四团场一连,对发生的0现场进行勘查,直到上午10时才回到-队。段冀平副局长命令陈玉新立即休息。但是10时30分,陈玉新又驾车随侦探组前往大泉沟调查一起案件,直到12点半才返回。下午15点开始休息,到19点他又上岗值班,这一天,他睡了不足四小时。
  5月31日,-大队获悉有几名案犯潜入该市14居民小区127栋楼二单元内,当即决定,由侦察员史杰、陈齐、梁万民、陈玉新于当晚执行抓捕任务。6月1日凌晨2时10分左右,四名侦察员到达现场。分工由梁万民到后阳台守候,陈玉新等三位侦察员叫门。室内罪犯听到叫门声后,一片惊慌,约10分钟后,罗福才、江超两人打开了房门。陈玉新首先冲入室内,与史杰分别将罗福才、江超抓获,此时,陈齐见大卧室还有一名案犯躺在床上,立即将其抓获,随即用两副手铐将三名案犯串铐在一起。
  为了摸清室内是否还有其他案犯,四名干警相互交换了眼色,由随后进来的梁万民把守房门,陈玉新看守三案犯并搜身,史杰、陈齐分别搜索其他房间。就在这一瞬间,罗犯突然拔出手枪,向陈玉新射击,子弹击中陈玉新的右上腹,陈玉新迅速举枪还击,罗犯又扣响了第二枪,子弹击穿陈玉新的右臂,血流如注,手枪落地。罗犯立刻又将枪口指向在客厅的陈齐。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玉新为保护战友,忍着身中两枪的剧痛,奋不顾身扑向罗犯夺取武器,与罗犯进行殊死搏斗。罗犯穷凶极恶,又向陈玉新连开两枪,击中陈玉新的左胸,此时,在客厅的陈齐立即向罗犯连射四枪,将罗犯当场击毙。这时,陈玉新手捂着胸口,艰难地走出卧室,深情地看了一眼战友,便倒在血泊中……
  在场的战友们以最快的速度将陈玉新送到石河子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杨贵斌院长带领医护人员全力以赴组织抢救,但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牺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陈玉新为革命烈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荣誉称号。
  (缪邦文)
  [以上内容由"汉江临泛"分享。]


同年(公元196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陈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