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百色 > 田阳人物

陈永华


[公元1954年-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斗英雄]
  陈永华,1954年8月1日出生在广西田阳县坡洪乡鹰峰山脚下的坡丹村一个壮族农民家庭。由于出生在“八一”建军节这一天,父母便给儿子取了个吉利的名字——高荣。
  在贫困的山区度过童年时代的陈永华,从小就养成了吃苦耐劳,勤学好问的性格。遇到不明白的事,非要缠着大人问个清楚不可。1963年,陈永华进入坡丹小学读书。就在这一年,毛泽东主席向全国发出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课堂上老师讲解雷锋同志的英雄事迹,陈永华听得出神。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都跑出教室活动去了,可陈永华仍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回味着刚才老师讲的话,脑子里总在想:雷锋叔叔为什么专干这些“傻事”?放学回到家问母亲,母亲没有文化,讲不出个所以然。他又跑去请教老师。老师的再次讲解,使他进一步了解雷锋叔叔的胸怀,在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种子。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向雷锋叔叔学习,以雷锋叔叔为榜样,做个对人民有益的人。这年,困难时期虽已过去,农业生产得到了好转,但在坡洪这个贫穷的石山地区,缺乏土地和资源,农民生活还很困难。陈永华隔壁家住着一位双目失明的孤寡老太婆,生活比别人更艰难。陈永华问母亲道:“妈,阿婆为什么比别的人吃得差,穿得烂?”母亲说:“阿婆年老了,身边又没儿没女,全靠我们社员养活她啊!她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应该多照顾她。”从此,陈永华经常去看望老人,像对亲奶奶一样照顾她。有一天,陈永华与同伴上山放牛,在地里捡到3个小红薯。对常常只能吃个半饱的陈永华来说,3个小红薯不够他吃一顿。但他想到老人眼盲又驼背,现在连红薯也难吃得上,自己只吃了一个,把另两个烧好了送到老人家手上,说:“阿婆,给您送红薯来了。”老人用颤抖的手接过红薯,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感动得热泪盈眶。
  1965年,当地农村文体活动颇为活跃。陈永华和十几名小伙伴聚在一起,商量着成立个小篮球队。“成立篮球队,到哪里要篮球?”这个问题让大家皱起了眉头,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想不出个好办法来。无奈,陈永华回家问妈妈要钱买球,妈妈叹了口气说:“生产队一个劳动日才值几分钱,口粮都保不住,哪来的钱?去找你爸看看。”妈妈一句话提醒了他,他步行20多公里山路,到县城缠着爸爸买了一个篮球。从此,小球队一直活跃在坡洪山村,成为坡洪公社十几个村级小学球队种子队。陈永华对球队的无私奉献,加上他体格壮实,球技又好,自然是球队里的核心人物,小队员都很崇拜他。
  1968年,陈永华进了坡洪中学,1972年念完高中回到村里务农。这时的他已长成一名风华正茂的青年。他是大队里文体活动的积极分子,既是篮球场上的猛将,又是文艺宣传队里的主角。无论是《沙家浜》的郭建光,还是《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凡是扮演解放军的角色,都少不了他。每次他身着军装出现在舞台上时,台下观众都啧啧称赞:“演得还真像!”陈永华从小就有当解放军的愿望,这时候他更想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了。
  机会终于来了。1974年春季征兵工作一开始,他迫不及待地跑到公社武装部报名应征,并易名陈永华,意为永远忠于中华。体验各科合格,医生偷偷告诉他作好入伍准备,乐得他一天到晚喜形于色。有一天,公社武装部长突然找他谈话,开口就问:“永华,你是要当兵还是要老婆?”原来,陈永华在水利工地上认识了女子篮球队里一位漂亮的姑娘,并已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人情深意长,如胶似漆,报名应征时他把姑娘的名字大大方方地填在“爱人姓名”栏里。凭他身体强壮,“根正苗红”,要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是丝毫不成问题的,就因为这姑娘社会关系比较复杂,当时很注重出身成份,因此政审过不了关。当兵是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的大事,也是他一生的追求,娶老婆是个人小事,怎能因小事误大事?陈永华果断地割断了情丝,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要当兵!”
  1974年元月,虽是隆冬腊月,桂西地区却已春意盎然。陈永华如愿以偿,光荣地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在部队里,他不辜负父老乡亲的重望,勤学苦练,多次得到部队的嘉奖,于1977年光荣入了党,并从一名战士提升为班长。
  1978年4月,陈永华服役期满退伍回乡。时任人民银行田阳支行行长的父亲对他说:“永华,你是一名党员,-,银行门卫正缺人,你就顶上吧!”陈永华却另有一翻打算:近来越南当局忘恩负义,胆敢侵犯我国神圣领土,边境地区正在紧张地备战,我是个-,应随时听从召唤上前线,怎能安心在银行当门卫?“爸,我要把在部队学到的本领教给村里的民兵弟兄们。”他谢绝了父亲的安排,毅然回到村里,当起了大队民兵营副营长、大队武装民兵连副连长,带领民兵们投入紧张的战备训练之中。
  1979年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支前民兵的组建工作正紧张而秘密地进行。14日,陈永华的好友黄正敏、雷建明奉命驾驶公社的一辆汽车到县武装部运支前民兵服装,在街上碰到正在县城学习的陈永华。黄正敏小声地对他说:“你知道吗?要打仗了,我们是奉命来领支前民兵服装哩。”听到“打仗”二字,陈永华的心痒痒的,忙问:“怎么没人通知我,没我的份?”“这是公社定的,我也不知道。”陈永华赶回坡洪,心急火燎地闯进了公社武装部长的家,急切地问:“部长,我是-,为什么没让我去支前?”没有得到明确回答,他闷闷不乐地到黄正敏家。当晚,同好朋友黄正敏一起睡,两人推心置腹整整聊了一夜。“荣哥,你已当了好几年的兵,滋味尝够了,何必还要去打仗?”“兵是当了,但仗还没打过呀。”“可是,你是独生苗呀。”“独生苗也有保家卫国的义务,更何况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又是-,我去最合适不过了。”黄正敏知道陈永华铁了心要参战,没有再劝他。
  在陈永华的强烈要求下,公社武装部领导批准了他的请求,任命他为支前民兵担架团二营一连一排排长。2月16日晚,陈永华带领30多名民兵配合广西边防某部向指定地点进发。17日,行军到某地时,陈永华恰巧遇上了服役的原连队。他喜出望外,找到原连队指导员:“报告,二班原班长陈永华要求归队!”指导员在火线上看到自己的部下前来要求归队,心里很激动,拍拍陈永华的肩膀说:“永华,现在你已不是一名战士了,而是一排之长了。要带好30多个兵啊,肩负的任务不轻呀!”陈永华依依不舍地告别指导员和熟悉的战友,回到民兵担架队带领民兵继续前进。
  1979年2月18日夜,大地灰蒙蒙一片。陈永华率领民兵排配合广西边防某部执行向越南高平市纵深穿插任务。当行军到离越南农通县城20公里的一个小村庄时,狡猾的敌人避开我大部队,偷袭我后援部队的少量民兵和后卫战士。这个村庄三面环山,敌人三面夹攻,双方短兵相接,战斗异常激烈。解放军后卫战士与敌人展开激战,命令民兵隐蔽到路边的牛棚里。一阵浴血奋战,数名解放军战士英勇牺牲。疯狂的敌人又组织严密的交叉火力,把民兵-在牛棚里。民兵们第一次经受如此残酷的血与火的场面,感到有些害怕,大伙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陈永华。“排长,怎么办?”陈永华望了望大伙,坚定地说:“打!”他一面命令民兵不要乱动,一面接过民兵周伯红怀里的自动步枪,毫不犹豫地向牛棚外爬去。顿时,陈永华手里的自动步枪怒吼着,向敌人射出串串仇恨的子弹,直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敌人的火力被压下去了,一时间战场上一片平静。他乘机敏捷地跃身一滚,从左侧爬过去接近敌人火力点。眼前出现了一堵1米高2尺多厚的窗形石墙工事,工事里的敌人头部已经隐约可见。陈永华抓住战机,迅速将3颗手榴弹甩了过去。随着0声响起,工事里不时传出敌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敌人距离牛棚最近的火力点被端掉了。
  陈永华和民兵罗卫东正沉浸在初次战斗胜利的喜悦中,突然,一颗子弹“嗖”地从右边飞来。“排长,那边有敌人!”陈永华寻声望去,果然发现池塘边的坟堆里,又一个敌人火力点正吐着火舌。原来敌人是以明暗两个火力点来截断这条通往高平的必经之路。企图把我军穿插部队堵截在高平市以北。陈永华意识到,能否尽快消灭敌人这个火力点,打通这条通道,让战友们顺利地把弹药送到前线,关系到高平整个战局。“一定要打掉它!”陈永华飞快地翻身滚到路边一条干涸的水沟里。正在这时,坡上又一敌人火力点的一个点射,陈永华身体一震,只觉得右肩一阵麻木,伸手一摸,右锁骨已经中弹骨折,鲜血正从伤口汩汩流淌。“排长,你负伤了!”眼疾手快的罗卫东拿出急救包扑了过来。陈永华闻声猛回头来,左手推开小罗:“现在不是包扎的时候!”说着,咬紧牙关,用右腋窝夹住枪托,向敌人火力点射出0的子弹。敌人机枪哑了,陈永华乘机翻出水沟,爬过一片平地,再向坡上敌人火力点爬去。
  “排长,先包扎伤口吧!”
  “敌人火力点还没端掉。”陈永华边说边吃力地向坡上爬去。
  “不行。”罗卫东沉下脸来,双手抱住陈永华,道:“血并不等你打完仗再流呀。”
  “我顶得住。”
  “你稍微停一停,只要一分钟,好吗?”小罗几乎是哀求地说,一双手把他抱得更紧。
  “卫东,”陈永华轻轻抚摸小罗的手,深情地劝慰道:“不要紧,我又不是泥坛瓦罐。”
  “你……”小罗不由自主地松开手。
  陈永华挪动了身体向坡上爬去,忍着伤口的剧痛,1米、5米、10米……他以极大的毅力爬到隐蔽在一个旧墓穴里的敌人火力点下方15米处,迅即抽出两颗手榴弹,用尽全力用左手投了过去,“轰…轰…”两声巨响,猖狂一时的敌人便葬身在他们自己掘好的坟坑里。
  敌人第二个火力点又被消灭了。滚滚硝烟中,陈永华和罗卫东相互搀扶着下了坡。这时,疲劳和伤痛一齐袭来,陈永华感到从未有过的疲倦,慢慢地闭上眼睛。小罗忙一把把排长搂在怀里轻轻地呼唤着:“排长,你醒醒!”拿出急救包麻利地给他包扎起来。
  又是一阵急促的机枪扫射声,把陈永华从昏迷中惊醒,他睁眼一看,前方的草丛中又吐出串串阴森的蓝焰,飞向战士们隐蔽的牛棚。这是几个死里逃生的残敌,在路边草丛中的工事里又架起机枪直向牛棚狂扫。“民兵们都在牛棚里,危险!”陈永华牙齿咬得咯咯响,只见他把小罗往后推,用命令的口吻道:“不要乱动!”说着,自己冒着枪林弹雨向敌人火力点爬去。
  “排长,我去!”小罗急切地请求道。
  “不,服从命令,不要乱动!”
  “你的伤这么重,还是我去!”
  “别争了!”陈永华坚毅地朝着黑暗中毒焰四射的敌人火力点爬去……鲜血渗过纱布,浸透衣衫,一股一股地涌了出来,染红了路上的沙石,染红了路边的野草。就在这时,敌人发现了他,用火力-了他的去路,又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左胸膛。陈永华没有停留,捂紧手榴弹,勇敢地向前爬去,直到壮烈牺牲。
  1979年9月7日,-授予陈永华“民兵战斗英雄”称号。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广西军区给他追记一等功。
  (罗大国黄正海)
  [以上内容由"朱颜"分享。]


同名人物:
陈永华 (16341680) 明郑时期著名将领、台湾三杰之一 福建省漳州龙海 []

同年(公元195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陈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