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 > 铁岭 > 开原市人物

安业民


[公元1936年-1958年]
  安业民,1936年8月15日生于辽宁省开原县四寨子村一贫苦农民家庭。幼年的安业民受尽了痛苦的煎熬。在他10岁那年,目睹了国民党军到处抢掠老百姓的罪恶。一天,国民党军闯到他家,要把他家房子拆了拿木头去盖炮楼。父亲死活不肯,惨遭敌人毒打。这件事一直深深印在小业民的心里。刚刚懂事的安业民已经懂得爱谁恨谁。
  安业民11岁那年,他的家乡解放了。在四寨子村进驻了亲人解放军。在安业民的眼里,这些穿军装的叔叔十分和蔼可亲,不抢东西,还经常帮助他们挑水、扫院子,救济他们米、面,尽做好事。安业民可高兴坏了,整天往解放军连部跑,和他们唠家常;还入神地听解放军给他讲好听的故事,什么杨靖宇呀,刘胡兰呀,那么勇敢,使安业民又激动又佩服!
  一次,安业民的腿被狗咬伤了,解放军叔叔为他包扎伤口,王指导员亲自护理他,使安业民非常感激。几个月的时间,安业民与解放军处得亲热极了。他把妈妈给自己做的新鞋给了小通讯员,人家不要,硬要给人家。小通讯员只好把自己的给安业民做纪念。他非常珍惜这双鞋,直到牺牲时还保存着它。
  解放军在安业民的脑海里印象太深了。他时刻想当解放军,并且时时学着解放军的样子。他参加了村里成立的儿童团,还担任团长,每天认真地站岗放哨,帮助解放军抓坏人。
  由于安业民劳动认真,思想进步,1956年底他加入了共产党。
  1957年初,安业民终于实现了参军的夙愿。安业民入伍后,开始了紧张的新兵训练。他在参观“万忠墓”后,受到很深的教育。他曾在日记中写道:“我要永远守在海岸上,她是我生死不可分离的土地……祖国把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任放在我肩上,我就把青春献给祖国。”不久,安业民民被分配到岸炮连,后又分到电话班。他都服从革命的分工,干一行,爱一行。以后又频繁地调了多次兵种,如运弹手、炊事员、瞄准手等等,他从无怨言。
  安业民入伍前只读了六年书,但他刻苦学习,知难而进,在专业能力训练中更是一丝不苟,特别认真。训练用的擦炮布,别人用过的他捡来继续用,处处保持勤俭节约的好传统。
  在班里,安业民是年龄最小的,但总是主动去关心别人。有的战友病了或有困难时,安业民总是全力帮助。曾经有位战友在军训中砸伤了脚,安业民帮他打饭,扶上厕所,照顾了一个月,直到战友脚伤痊愈。
  由于安业民有高度的革命精神,凡事严格要求自己,不但各项技术能有所长进,体质也由弱变强。年终考核运弹手时,他得了优秀,并被评为技术能手和先进工作者,光荣地出席了基地岸防兵部召开的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1958年初,安业民所在的部队岸炮连接到转移阵地命令,经过七天七夜,行军来到福建前线。厦门与金门岛隔海相望,敌人经常发出挑衅。为了更好完成消灭敌人的战斗任务,安业民刻苦训练杀敌本领。他练瞄准,练射击,坐在发烫的炮位上一练就是一天。别人午睡他不睡;劝他休息,他也不休。终于,练就了一套过硬的本领。他对金门岛上所有的军事设施了如指掌,只要说出一个目标的编号,他就能马上把炮口对准好个目标。安业民已经成为出色的瞄准手。
  生活中他严格要求自己。有一次,他去街里理发,因人多排队,待轮到安业民理发时,快到了归队时间,他立即按时返回部队。宁可理不成发,也不违犯纪律。
  在炮班,安业民年纪最小,身体也较弱,但非常刻苦。因为他懂得做一名炮兵,必须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所以,他天天下岗后,就跑到阵地上练习举炮弹、单杠、双杠、木马、吊环等。很快各项目技巧都完成得很优秀。
  1958年夏天,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军又向大陆军民开炮了。战士们个个磨拳擦掌,踊跃要求战斗。安业民也十分激动地向连长立下钢铁誓言。
  8月23日,上级终于下达了战斗命令。在解放军强大攻势下,敌人像疯狗一般进行反扑。他们集中了所有炮火,对最有威力的安业民所在阵地发起射击。
  安业民早就盼望这一天,心情异常激动,他深知这第一次执行战斗任务的责任是多么重大。他精心地擦干净火炮,并认真检查各个部位,然后稳稳坐在防盾里面,两手掌握方向盘,决心一定准准地操纵方向盘,做到分毫不差地在敌人阵地开花。仇恨的炮弹像千百条火龙飞过海峡,敌人的军舰中弹燃起了熊熊大火。解放军热烈欢呼胜利。在这时,忽然,敌人的一颗炮弹在安业民他们的大炮右后方贮放药包的附近上空0。一块弹片把药包打着了,阵地上着了火。这时,炮长命令暂停射击,散开灭火。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安业民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就是在战斗中一旦射击停止,方向手一定要把火炮转回隐蔽的位置,保护好火炮的安全。但安业民清楚地知道,如果要把暴露在外面的火炮转到隐蔽处,就无法躲避扑向自己的烈火;不转移火炮的位置,火炮就会被敌人的攻击所损伤,怎么办?为了保护大炮的安全,安业民毅然地坚守在自己的炮位上,双手飞快地转动着方向盘。火,扑向了护板,扑上了他的全身。安业民已完全成了个火人,但他终于把炮身转向隐蔽地方。这时,他才带着满身的烟火冲出炮位,就地打了几个滚。战友们也帮助他扑火,总算扑灭了身上的大火。这时,安业民头发、眉毛都烧光,衣服和皮肉粘在一起,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疼痛难忍……
  身负重伤的安业民仍然坚持在岗位上还击敌人。10分钟,20分钟,40分钟,钢铁巨人般的安业民两眼红肿却闪着对敌人仇恨的光,紧紧地盯着瞄准器的指针,全身挺立,头也不回地炮击着敌人。炮长几次让人换他下来,他都不肯。一直战斗到胜利结束。
  金门岛上硝烟弥漫,敌人的火炮变成了哑巴。射击停了,安业民还不肯离开自己的战位。被烧伤的脸肿得高高的,他却要坚持擦炮。
  安业民被送进战地医院。他是严重的三度烧伤,面积达70%以上,处境十分危险。医护人员尽全力对他抢救。几天几夜安业民都处在昏迷中。可醒来的第一句话就说:“政委,我没完成任务,同志们怎么样?”
  安业民的身体太虚弱了,已不能再使用-药。大面积的烧伤,每换一次药需两个多小时,每次都疼得发抖,但他总是咬紧牙关,不哼一声。一次,疼得昏了过去。醒来后,还关切地让守护他的医护人员休息。
  安业民的入党申请是在高度昏迷之后求护士代他写的,在生命垂危之际,他想到的仍然是革命和理想。
  1958年9月9日,年仅22岁的共产主义战士安业民与世长辞了。
  1959年3月16日,海军党委追认他为中共党员。共青团辽宁省委授予安业民“模范共青团员”称号。朱德林伯渠郭沫若谢觉哉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为他题词。全国人民开展了向共产主义战士安业民学习的热潮。
  安业民像高山上的青松一样永远挺拔常青!
  [以上内容由"250"分享。]


同年(公元193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阿布都克里木·阿巴索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