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宁夏 > 固原人物

张轨


[][公元255年-314年,前凉政权实质上建立者]
  张轨(255年-314年),字士彦,安定乌氏人。西汉常山王张耳的十七世孙。晋朝时任凉州牧,是前凉政权实质上建立者,张寔张茂皆为其子。314年去世,晋谥曰武公。至其曾孙张祚时,被追谥为武王,庙号太祖。
  世举孝廉
  张轨 ,字士彦,安定乌氏人,是西汉常山景王张耳的第十七代孙。家族世代举孝廉,以专攻儒学著名。张轨的祖父张烈为曹魏外黄县令,父亲张温为太官令 ,母亲为陇西辛氏。
  张轨年少聪明好学,很有才能声望,姿态仪表文雅端庄,与同郡人皇甫谧关系很好,隐居在宜阳的女几山。西晋泰始初年(265年),张轨继承叔父恩荫的五品官。中书监张华与张轨谈论经义以及政事利弊,十分器重他,认为安定郡的中正压制蒙蔽了人才,对张轨的言谈为人大为赞美,觉得他就是在二品等级里也是很优秀的。卫将军杨珧征召任用他为属官,授职为太子舍人,累次升任至散骑常侍、征西军司。
  河西霸主
  张轨因为时世多灾难,便暗自图谋占据河西之地,为此占卜预测吉凶,得到六十四卦中的泰卦与观卦相遇合,便扔掉蓍草大喜道:“这是霸者之吉兆啊。”于是请求朝廷让他担任凉州刺史。公卿大臣们也推举张轨,认为其才干足能统辖远方。永宁初年(301年),张轨出任护羌校尉、凉州刺史。当时鲜卑族反叛,盗匪纵横州里,抢劫财物,张轨到任后,立即予以讨伐,剿灭盗匪,斩首一万余人,于是张轨威名大显凉州,教化施行于河西。张轨以宋配、阴充、氾瑗、阴澹为左右得力谋士,征召九郡贵族子弟五百人,建立学校,开始设置崇文祭酒,其地位和别驾一样,春秋两季实行以射选士的礼仪。秘书监缪世征、少府挚虞夜里观测星象,聚在一起说:“天下将乱,避难之所唯有凉州而已。凉州张刺史德行气量不凡,莫非应在此人身上!”太安三年(304年),河间司马颙成都司马颖叛乱,张轨派兵三千,东奔京师保卫天子。
  当初,汉末金城人阳成远杀海太守叛乱,郡里人冯忠前往为太守收尸,抚尸号哭,吐血而死。张掖人吴咏被护羌校尉马贤征召为佐吏,后来吴咏担任太尉庞参的属官,庞参、马贤彼此捏造罪状互相陷害,按其罪状应处以死刑,二人都召引吴咏作证,吴咏考虑到无法使二人都有理,便自杀而亡。庞参、马贤惭愧后悔,相互之间自行和解。张轨祭扫冯、吴二人之墓并优待他们的子孙。永兴年间(304年―305年),鲜卑贵族若罗拔能反叛-,张轨派司马宋配征讨叛敌,斩杀若罗拔能,俘虏十余万人,张轨威名大震。晋惠帝派遣使者任命张轨为安西将军,并封为安乐乡侯,食邑一千户。于是大规模修建姑臧城。姑臧城本是匈奴人所建,南北长七里,东西长三里,地势有龙的形状,所以又称卧龙城。当初,汉末博士、敦煌侯瑾对他的门徒说:“日后城西边的泉水会枯竭,将有双座楼台立于泉水潭上,与城东门相望,其中定有霸者出现。”到曹魏嘉平年间(249年―254年),郡里长官果然建造学馆,在城西泉水潭上筑起两座楼台,与城东门正好相遥望。至此时,张氏便成为河西霸主。
  朝廷信任
  永嘉初年(307年),东羌校尉韩稚诛杀秦州刺史张辅,张轨属下少府司马杨胤向张轨进言说:“今日韩稚违抗上命,擅自诛杀张辅,明公手握重兵镇守一方,应惩罚那些不法之徒,这也是《春秋》倡导的大义,春秋诸侯之间互相残杀互相吞并,齐桓公不能救助,则齐桓公以此为耻。”张轨听从他的建议,派中督护氾瑗率领二万兵马讨伐韩稚,先派人给韩稚送去一封信说:“当今朝廷纲纪混乱不堪,各方诸侯应并力勤王。适才得到雍州文书,说你兴兵内讧。鄙人督察经略一方,义在讨伐叛乱之徒,将士三万,络绎进发,朋友故旧受害之痛,心中怎可言状!古人作战,以保全国家为上,你若单人匹马来军门谢罪,你我尚可共事平定世难。”韩稚得到书信后向张轨投降。张轨派主簿令狐亚聘问南阳司马模司马模十分高兴,将天子所赐之剑送给张轨,对张轨说:“自陇地以西,一切军政大事皆委托于你,此剑如同权杖。”
  永嘉二年(308年),王弥侵犯洛阳,张轨派北宫纯、张纂、马鲂、阴浚等率领凉州军马打败王弥,不久又在河东击败刘聪,京师歌谣道:“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凉州鸱苕,寇贼消;鸱苕翩翩,怖杀人。”晋怀帝司马炽嘉奖张轨的忠诚,进封他为西平郡公,张轨推辞不接受。 当时天下已乱,各方诸侯不听朝廷使命,张轨派遣使者朝贡皇帝,一年四季从不废止。朝廷嘉奖张轨,一再降诏慰劳。
  险失凉州
  永嘉二年(308年),张轨因患中风而不能说话,命儿子张茂代管凉州。酒泉太守张镇暗中召引秦州刺史贾龛以取代张轨,秘密遣使到京师,请求尚书侍郎曹祛任西平太守,图谋构成相依互佐之势。张轨别驾麹晁想独断专行作威作福,又派使者到长安,告诉南阳王司马模,声称张轨身体残废,请求朝廷让贾龛代替张轨,而贾龛也准备接受这一任职。其兄责备贾龛道:“张公是当今名士,在凉州威名卓著,你有何德何能可去代替他!”贾龛便打消了这一念头。朝廷又任命侍中爰瑜为凉州刺史。治中杨澹快马奔驰到长安,将自己的耳朵割下来放在盘子上,诉说张轨遭人陷害,南阳王司马模便上疏朝廷制止了更换刺史之事。
  晋昌人张越,是凉州的大族,有谶言说张氏雄霸凉州,张越自以为自己的才干能力可以应验此言。张越从陇西内史升任梁州刺史。张越志在统辖凉州,便托病回到河西,暗中谋划取代张轨,派其兄张镇及曹祛、麹佩传书各郡废免张轨刺史之职,以军司杜耽代理州事,让杜耽上表朝廷请求任命张越为凉州刺史。张轨发出命令道:“鄙人在凉州八年,不能安定地方,又适值中州叛军作乱,秦陇危急,加之身患重病命在旦夕,因而真心考虑隐退让贤。只是职位所在责任重大,不便马上了结心愿。不料有人无端兴起今日事变,这实在是不明白鄙人之心。鄙人把离开凉州贵地看作如同脱掉脚上的鞋子而已!”张轨打算派主簿尉髦拿着疏表进京,同时准备车马,预备回宜阳养老。长史王融、参军孟畅用脚踩断张镇发送的文告,推门而入劝谏张轨道:“晋室多变,人民涂炭,实在依仗明公安抚西方。张镇兄弟胆敢放肆作乱,应宣明其罪行而诛杀叛党,不能成全他们的野心。”张轨默然。王融等实行-。武威太守张琠派儿子张坦快马奔赴京师,上表朝廷说:“魏尚安抚边疆反而获罪,赵充国尽忠报国反而遭贬,这都是前代历史中值得讥讽而当今可引为借鉴的事。顺阳吏民怀念太守刘陶,为他守墓者多达千人。张刺史来治理凉州,好比慈母抚育赤子,凉州百姓爱戴张轨,好比干旱季节的禾苗迎得甘雨。听说朝廷听信流言,打算更换刺史,百姓惊慌不安,如同将要失去父母。当今戎夷胡人扰乱华夏,不宜轻率搔动一方。”不久张轨任命其子张寔为中督护,率兵讨伐张镇。又派张镇的外甥太府主簿令狐亚前往劝导张镇说:“舅舅何不审时度势看清成败安危?张公在凉州德高望重,兵马如云,这就像烈火已熊熊燃烧,你却等待江汉之水来浇火;溺于洪流,指望越地之人来救助,岂不是鞭长莫及!现在数万大军已兵临城下,惟有诚心诚意归顺官府,才能使亲人平安,延续门户,保全家族幸福。”张镇痛哭流涕说:“我这是为他人所误!”便将罪名加到功曹鲁连身上并将其斩首,向张寔投降谢罪。张寔率部南进讨伐曹祛,赶走了曹祛。张坦从京师赶回,晋怀帝特下诏慰劳张轨,依准司马模所奏,下令诛杀曹祛。张轨大喜,赦免州内死罪以下的叛党。命令张寔率尹员、宋配领步兵骑兵三万余众讨伐曹祛,另派从事田迥、王丰率八百骑兵从姑臧西南出石驴,占据长宁。曹祛派麹晁在黄阪一线设防抵抗张寔大军。张寔从隐秘小道通过浩浩亹,在破羌与曹祛交战。张轨斩杀曹祛及其牙门将田嚣。
  收容流民
  张轨派治中张阆送五千义兵及郡国秀才孝廉、赋税账簿、器甲土产交付京师。命令主管官吏详细察问凉州自建州以来,高洁纯正遗弃富贵退隐世外以保持节操者;高才硕学著述经史者;为国为君临危不惧杀身殉义者;忠心进谏而获罪者;交涉应对随机行事而避免祸患者;武勇机智为时世排除灾难者;奸谄误主陷害忠贤者;等等都用文状呈报到州府。凉州父老莫不庆贺。光禄卿傅祗、太常挚虞送信给张轨,告诉京师饥荒匮乏,张轨马上派参军杜勋给朝廷献马五百匹、毯布三万匹。晋怀帝派使者进拜张轨为镇西将军、都督陇右诸军事,封霸城侯,又升张轨为车骑将军、开府辟如、仪同三司。授封的文书未到,而王弥就兵临洛阳,张轨派将军张斐、北宫纯、郭敷等率精锐骑兵五千人来保卫京师。及至京师陷落,张斐等皆被贼军杀害。中州人纷纷逃到凉州避难,张轨分割武威一部分设立武兴郡,又分西平郡(今青海西宁市)界置晋兴郡以收容流民。太府主簿马鲂向张轨进言道:“四海动荡,天子未得反正,明公率凉州之兵直捣平阳,必将所向披靡,有征无战。不知明公担心什么而不采取这一行动?”张轨道:“这正是我所想的事。” 同时,张轨亦继续支持西晋,晋怀帝被掳到平阳后,张轨曾打算倾一州之力进攻平阳。
  不久秦王司马邺进入关中,张轨便迅速传檄至关中,檄文说:“主上遇险,流落贼营,普天分崩,举国丧气。秦王司马邺天资卓越圣明仁德,神机武断以应天时。世祖之孙中,秦王今为长者。凡我大晋之人,食粮之民,占卜取卦克期效忠,光明险恶同心同步。应选择吉日,奉尊秦王登基继位。今日派前锋督护宋配率步兵骑兵二万,直抵长安,护卫天子,击退左右之敌。西中郎将张寔率中军三万,武威太守张琠率胡人骑兵二万络绎进发,将于仲秋中旬在临晋会师。”
  奠基前凉
  次年,秦王司马邺被立为皇太子,派使者前往凉州拜张轨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张轨坚决辞谢。秦州刺史裴苞、东羌校尉贯与占据险要与朝廷断绝往来,张轨命令宋配率兵讨伐。西平人王叔与曹祛余党麹儒等威逼前福禄令麹恪为君主,逮捕太守赵彝,与东边的裴苞等人相呼应。张寔回师讨伐,斩杀麹儒等。左督护阴预与裴苞在狭西交战,大败裴苞,裴苞逃到桑凶坞。这一年,北宫纯投降刘聪。皇太子派使者向张轨重申先前的授命,张轨坚决推辞。左司马窦涛向张轨进言道:“周公旦封于曲阜而不辞,姜子牙封于营丘而受命,这就是所谓明确国家法令,奖励有大功者。天下崩溃,主上-,凉州虽为边远之州,但明公不忘匡扶朝廷,因此朝廷推诚相待,嘉奖任命再三传送至州。明公应遵从朝廷旨意,以满足众人之心。”张轨依旧坚决不从。
  当初,张寔平定麹儒,将首恶六百余家改迁别处。治中令狐浏说:“清除恶人,如同农夫除草,务必锄去草根,使草不能再滋生成长。今日应将叛党之家全部迁走,以绝后患。”张寔未加采纳。麹儒余党果然反叛,张寔进兵平定了此乱。
  永嘉七年(313年),晋怀帝被杀,司马邺继位,是为晋愍帝,并升张轨为司空,张轨坚辞不受。太府参军索辅向张轨进言道:“从前用金贝皮币作买卖货币,消除了用粮食布帛度量交换的损耗。两汉制造五铢钱,贸易流通不息。泰始年间(265年―274年),河西地区荒废不堪,便不再使用钱币,割布分段来计钱数。绢布既被毁坏,交易起来又困难,只会徒然破坏女工的作业,使布帛不能制作衣服,实为严重的弊病。如今中州虽战乱不休,但凉州安定,应恢复使用五铢钱以畅通买卖贸易。”张轨采纳这一建议,建立制度,以布帛为标准,用钱交易,钱币便大为流行,凉州百姓获得便利。同时,刘曜寇犯北地,进逼长安,张轨又派参军麹陶率三千人马保卫京都长安。建兴二年(314年),晋愍帝派大鸿胪辛攀拜张轨为侍中、太尉、凉州牧、西平公,张轨又坚决辞谢。
  因病去世
  同年五月,张轨卧病不起,临终前留下遗言道:“我平生对他人无甚恩惠,今日疾病垂危,大概命将告终了。我死后,文武将佐都应尽忠尽义,务必安抚百姓,上报国家,下安家室。我死后以普通棺木从简安葬,墓中不藏金玉。好好辅助我儿安逊(张寔的字),听从朝廷旨意。”上表朝廷请求立其子张寔为世子。五月己丑日,张轨去世,终年六十,葬于建陵,朝廷追赠侍中、太尉,谥号为武公 (《十六国春秋》、《资治通鉴》皆作武穆公)。张轨的亲信部下及后拥立张轨长子张寔继任了凉州牧之职。曾孙张祚僭号,追谥为武王,庙号太宗。
  [以上内容由"简单"分享。]


人物关系:
父亲:
儿子:
张寔 (271320) 十六国时期前凉政权的建立者,前凉昭王
孙子:
张骏 (307346) 前凉文王
曾孙:
张重华 (327353) 前凉桓王
玄孙:
张耀灵 (344355) 前凉哀公
张玄靓 (350363) 前凉冲王
张祚 (?~355) 前凉威王
张天锡 (338398) 前凉悼公,前凉政权最后一位君主
张茂 (278325) 前凉成王

同年(公元314年)去世的名人:
王浚 (252314) 西晋时期将领 山西太原晋源区
刘娥 (?~314) 前赵昭武帝刘聪的第三任皇后 山西忻州

下一名人:慕容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