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 > 株洲 > 醴陵人物

袁昌英


[公元1894年-1973年]
  袁昌英(1894~1973),作家,教育家;湖南醴陵八步桥人,女;1916、1926年两度出国,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学习,获文学硕士学位。1928年回国后先后任上海中国公学、武汉大学教授;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戏剧有《孔雀东南飞》、《活诗人》等,散文有《巴黎的一夜》、《琳梦湖上》等,代表作《游新都后的感想》等被选入高中课本;出版《法国文学史》、《法国文学》等著作;生前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56年加入民盟;次年划为右派,后又被判-,交街道监督劳动,75岁时被遣送回醴陵乡下,三年后去世;1979年获平反昭雪。
  上世纪50年代,全国高校评定职称时,武汉大学的袁昌英和夫君杨端六都被定为“四级教授”。有人评说此举贴切地诠释了“帽子的价值并不等于头脑的价值”这一格言。
  袁昌英(1894—1973年),号兰紫、兰子,湖南醴陵人。乃父袁雪安,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历任北京民国大学部部长,湖南省代理省长,云南山东安徽财政厅厅长等职。
  袁昌英幼时在老家上私塾,稍长,被父亲接到上海入教会学校中西女塾,学英文,开始受西方文化的启蒙熏陶。1916年自费赴英国留学,在爱丁堡大学攻读英国文学时,结识了周鲠生杨端六等一群湖南籍热血青年。
  杨端六(1885—1966年),湖南长沙人,早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学堂,赴日本留学。在日参加了同盟会。回国后因反对袁世凯被捕。后得黄兴资助复又到伦敦大学攻读货币银行专业。袁昌英心仪淳厚、博学的杨端六。适巧,杨端六曾是她父亲袁雪安的门生,素受袁的器重和信赖。由于这层关系,袁、杨日渐亲密。1921年7月袁昌英获硕士学位。回国后,这对富英国绅士、淑女风度的青年便携手在上海步上红地毯。证婚者是杨端六的总角之交、留英国际法博士周鲠生(一说在北京,证婚人是吴稚晖)。时袁昌英27岁,杨端六36岁。
  婚后,杨任上海商务印书馆主任会计,兼《东方杂志》撰述。袁昌英则执教于北平女高师,教授莎士比亚,成为我国第一位研究莎剧的女学者。为求精进,1926年袁昌英舍下3岁的女儿杨静远,只身赴法,在巴黎大学攻读法国文学和近代戏剧。两年后回国,在上海胡适任校长的中国公学当教授。不久,杨端六应杨杏佛之邀,出任中研院经济所代所长。这一时期,他们生活稳定,情绪饱满,是袁、杨两人的著述丰收季节。他们各自在自己的领域均有卓越的建树,学术专著陆续在商务出版。早在1920年,杨端六、赵元任等三人就代表中国公学和北京大学等四个团体,陪同美国哲学家杜威和英国哲学家罗素在全国作巡回演讲。杨端六在长沙毛泽东之邀在第一师范讲了《社会与社会主义》和《介绍罗素其人——与罗素一席谈》等三个专题。毛泽东当时是新民学会的负责人兼长沙《大公报》的特约记者。杨演讲时毛泽东作的记录,曾用“杨端六讲毛泽东记”的署名,将讲词刊在1920年10月31日的《大公报》上。袁昌英也于1920年始发表作品,1930年出版了她的成名作《孔雀东南飞》。
  经济学家杨端六崇尚理性、务实,他被公认为是中国商业会计的奠基人。袁昌英热爱文学,有诗人的浪漫气质。他们夫妇交游甚广,拥有一大批社科文艺界的硕儒时彦朋友,是时人钦慕的一对学者型伉俪。
  珞珈三杰者,袁昌英、苏雪林凌叔华也。他们相识于20年代初新月社和《现代评论》时代,聚首于30年代初的武汉大学。当时袁昌英任外文系教授,苏雪林执教中文系,凌叔华是文学院长陈西滢的夫人,主编《武汉日报?现代文艺》。武大坐落在武昌东湖边,珞珈山下。其时三人风华正茂,常有佳构问世,同为好友,被誉为珞珈三杰。三杰中,袁昌英年龄最大,学历最高,资历最深,是武大首批所聘的教授,又是在武大任教时间最长者。她聪慧过人,接人待物又有英国淑女风度,当属三人中的大姐。
  袁昌英是位思想、事业型的女性。在教学上她挑大梁,一人授“莎士比亚”、“希腊神话”、“希腊悲剧”、“现代欧美戏剧”、法文和“中英翻译”等七门课,她恨不得把自己胸中的知识一下子掏给学生。她讲课不是照本宣科,而是精选几位作家的代表作,做深入细致的解剖,然后再指定阅读同一作家的其他作品,以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她不仅抓教学,而且抓科研。她向学生传授三种读书方法:“游戏式”、“跳跃式”和“讨论式”。她还提倡三到:即“眼到”,“心到”和“ 手到”。要求学生深入进去,由表及里,着力提高他们的分析判断和综合归纳能力。她并且把自己阅读的所思所感形成文字,与学生交流。她这种教法深受学生的欢迎。
  袁昌英教学最讲究认真。1939年夏敌机在乐山大轰炸,她家片瓦无存,但她照样坚持上课。通货膨胀,生活困难,有的教授到外校兼课,她则始终把精力用在本校的教学上。教学之余,挤出时间从事著述。她的散文小品《忙》,是身兼教授、作家、主妇、母亲数职的袁昌英的真实写照。战乱岁月,原本大教授、大作家的大小姐袁昌英,入难敷出,不得不辞去佣人,自己下厨操持柴米油盐。令人发笑的是,她第一次用秤,竟将秤砣放在秤盘内,将要称的食物放在秤杆上称来称去;为了学会做菜,她用小本子记上十几种做菜的方法,如“烹鸭”一条,她写:一、把鸭子捉来,二、用刀将鸭杀死,三、在沸水中去毛……她的迂腐被友人讥为书呆子。
  袁昌英精心教书,不忘育人。在介绍西方的“唯美主义”和“颓废主义”时,持批评态度。当时武大学生剧社演出王尔德的《莎乐美》,大家希望她为剧本说几句好话,可她实事求是,善意提醒大家:“别为美的艺术所诱而误认为其内容的健康。这种病态的、颓废的作品披上优美动人的艺术形式最易于把人们引入歧途。”
  她爱国,用作品热情讴歌前方将士、鞭笞大后方政府的腐败现象。她的爱国情怀在《朴朗宁教授》和《游新都后的感想》、《再游新都的感想》中有充分的体现,一直为后来的研究者瞩目。
  她不仅嘴上说,而且身体力行。她曾用英文写过一本《中国的爱国文学》(未见出版),把屈原杜甫辛弃疾文天祥介绍给外国读者。平时在家,她常把这些爱国故事讲给子女听。抗战伊始,她主动把自己的一大笔积蓄捐给国家。“九? 一八”事变后,身兼女生指导的袁昌英带领女同学和部分教职员家属,为东北义勇军缝制棉衣千余套。
  在战前,袁昌英就自觉-,不管日本货多便宜,一概不买。在战时,当生活困难,随时面临敌机轰炸的威胁下,她坚持完成了二十万言的《法国文学》。她在序言中动情地说:“我这半年中,聚精会神地写了这部《法国文学》,苦真是苦极了……可是我的大安慰是:我是中华民族的女儿,我要尽我所能写书,因为中国不是埃及,中国人民是永远不能做奴隶的,所以我要在这中华民族精神的大火炬大光明中,贡献一只小小的火把!”其爱国热情跃然纸上。她在1944届毕业生告别会上勉励学生:“今后走上社会要清清白白地做人,实实在在地做事,每个人要牢记武大的校训,为国家为民族保存一点气节。”
  令袁昌英欣慰的是,她的一些学生后来颇有成就,如翻译家叶君健、莎士比亚研究者孙法理等。师恩难忘。战前的老学生张培刚在谈袁昌英的严格教学使他受益无穷时说:“……我赴美国哈佛大学读研究生时,不到一年时间,就以笔试通过了第二外国语法文考试。”著名法学家、0官端木正回忆说:“大学二年级开第二外语课,我选修法语,是袁昌英教授讲课。她用的是美国教材,用汉语讲,也用英语讲。考试时,学生将法语译成汉语,也可译成英语。……这对我们帮助很大。我至今还十分感谢袁昌英先生和其他老师们。
  附提一则轶闻:袁昌英与徐志摩的私谊较厚。徐志摩遇难后,袁昌英督请苏雪林撰文悼念,同时自己也以小说体裁写了《毁灭——纪念一个诗人》,几年后发在凌叔华主编的《武汉日报?现代文艺》上,并收入1937年商务版的《山居散墨》文集。研究者一致推测“该文透露袁对徐的感情之深厚”,以至“张邦梅在《小脚与西服》一书中转述了张幼仪见到袁昌英的‘小脚’(实为“解放足”)时那种不安的心情,并且怀疑袁是徐打算娶的‘二太太’”。这是张幼仪出于忧虑、嫉妒的臆测。袁与徐的感情,只不过文人之间意气相投因敬而爱(柏拉图式)的情感而已。那时袁昌英与杨端六已订婚,并在几个月后于上海结婚。
  斗转星移。“三杰”中的凌叔华1947年随丈夫陈源的出使国外而定居伦敦;苏雪林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中流寓台湾
  唯袁昌英坚守武大。若论历史问题,袁昌英要比另两位复杂得多,她不仅出身于一官绅之家,1948年还曾以社会贤达当选为国大代表。丈夫杨端六自30年代间断任武0学院院长、教务长。更为触目的是杨的头上还有一叠“官” 帽子。他当官也事出“偶然”:1931年国民党元老钱昌照介绍在野名流杨端六为蒋介石讲学,杨因而受到蒋的器重。
  蒋要杨端六出任军事委员会审计厅厅长,杨端六以不是军人为由推辞。蒋不允,他又不敢得罪,从而不得不提出:“不离校、不离讲台、不穿军装”、只在假期去南京兼职为前提条件,蒋竟全部应允,并授其上将军衔。
  杨端六还是国民参政会参议员。19 45年,国民党在重庆召开六大,杨拒绝出席。也是蒋提名选他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袁昌英夫妇完全是出于对未来的希望和信赖才留下的。
  客观地说,50年代前半期,袁氏夫妇的生活和心情是相对稳定和欢畅的。解放后他们向组织交代了既往的历史,积极参加知识分子改造运动,受到社会的尊重和信任。袁昌英入了民盟,当选为省政协委员,出席了三次武汉文代会,并当选文联执委。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后,武大外文系撤销,她遵命到中文系讲授外国文学。为译介苏联资料,她苦学俄文;为表达对领袖的敬爱,她把毛泽东诗词译成英文……杨端六继续在武大执教,同时兼任中南军政委员会财政委员。1956年又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然而,这阳光灿烂的日子,被1957年的一场风暴统统卷去。
  本来,袁昌英的历史问题早在1951年、1952年已交代清楚,“肃反”中也没做审查对象。1957年莫名其妙地被划为“极右分子”,剥夺教职,下放到图书馆劳动。一年后,湖北省高院又突然宣判她为“历史-”,开除公职,管制两年。
  因当时袁昌英年老体弱,没有遣送外地-,留在校园内,由街道干部监督劳动,每天挥着大扫帚,扫满地扫也扫不尽的尘土和落叶……
  袁昌英有一儿一女。女儿杨静远留美后,回国在北京工作,儿子杨弘远在身边。社会的高压令杨弘远透不过气来,学生时代的杨弘远因“和反动家庭划不清界限”而屡受批评“帮助”。阶级斗争像烧红的磙子一样来回碾压年轻人的心,杨弘远终于做出与父母分居的决定,“文革”开始后更与母亲彻底地断绝了一切关系。
  杨端六在“文革”开始后不久,忍受着身体和精神的极度痛苦,于1966年9月5日病逝。他比袁昌英少受了七年的“文革”劫难,当时他的身份是“历史-”,火化后连骨灰也没留下。
  是时,袁昌英已75岁高龄,无生活自理能力。被学校指令住到一间小屋,孤灯冷灶。女儿在外地干校,儿孙又不上门,她只靠原保姆及侄儿及其儿子隔三差五地帮她干点买煤、装炉子的体力活。更想不到的是,一个孤老婆子还遭不白之冤。她女婿单位的造反派来找她外调,偶然看到桌子上胡画的字句,硬逼她承认那是反标,是恶毒攻击。袁昌英再三解释那不是她写的。然有何用?来者不由分说,恶狠狠地打她一耳光。造反派正要将她扭送派出所时,邻居家小孩子来了,主动说那是他画着玩的,方才解围。
  林彪“第一号令”发布后,1970年1月,学校限令“五类分子”袁昌英于月底要离开武汉。身处“五七”干校的女儿杨静远好不容易联系上,将袁昌英迁往老家醴陵乡间一远亲袁星山家落户。袁昌英卷着一床小被卷,带着一条跛脚方凳两口装满中外书籍的木箱,告别她生活了四十年的家园——第二故乡武汉,跋山涉水到醴陵,由袁星山推着独轮车吱吱嘎嘎推到老家骆家坳。
  所幸,乡风淳朴。乡亲们没有理会袁昌英是什么“份子”,把她看作是远道归来的老姑奶奶,叫她“老姑”。由于她的“身份”在县里榜上有名,所以不时被通知去参加“五类分子”训话会什么的。
  袁昌英和杨端六治学几十年的书籍,大部分都捐给了武大图书馆。她到乡下,带着剩余的中外文书,一心想重译《莎士比亚戏剧集》。可是她身心疲惫之极,实在力不从心了。
  她还热情地帮助下乡知青学英文,使她考上了大学。她用女儿按月寄来的20元生活费订了两份报纸,除了看报就是吸烟。有趣的是她备有两个牌子的烟:一是“经济烟”,八分钱一包,自用;一是“珞珈山”牌,二角一包,待客。一次她请人买“珞珈山”烟,那人没听清楚,买了也是二角钱一包的“岳麓山”,她很不高兴。她说她要“珞珈山”。她对珞珈山的感情太深了,那是她生儿育女,成就事业的热土啊!
  初下乡时袁昌英身体尚好,有时拄着拐杖,到“袁家老屋”附近找人聊天。可物是人非,每每忆及往昔,再思现状,湖北的珞珈山、四川乐山、湖南的骆家山,这些“山”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令她兴奋,令她悲哀,令她无奈。
  袁昌英为她晚年居骆家坳的小屋取名“陋园”。那恐是名副其实的谈笑无鸿儒,往来皆白丁的陋园。
  1973年4月28日,袁昌英这只由爱丁堡振翅的孔雀,在历经79个春秋之后,在故园骆家坳蜕变为一黄土。
  袁昌英逝世后,女儿杨静远遵从母亲的遗愿,从解冻的12000元存款中,捐出4000元给骆家坳生产队买了部手扶拖拉机,以谢乡情。
  孔雀毕竟是珍禽,应该受到保护和尊重,被遗弃或遗忘总是暂时的。
  1978年末《中国文学家辞典》编委会向袁昌英发函,云该辞书要为她立辞条,请她提供资料。殊不知袁昌英墓木早拱,青草萋萋,她告别人世已经5年了!
  她逝世6年后,1979年10月9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刑事判决书,白纸黑字冷冰冰地称:“撤销本院1958年12月16日对袁昌英判处二年的刑事判决”。仅以“不当”两个字,就轻轻地为20年的不白之冤画上了句号。武大党组织也对她的右派问题作了改正。然而为武大奉献了一生的袁昌英和杨端六,却没有举行过追悼会。
  倒是外国人没有忘记袁昌英,早在1976年美国作家CatherineLee就研究袁昌英的剧本《孔雀东南飞》。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的《现代中国女作家》文集,收有袁昌英的《孔雀东南飞》全剧。挪威奥斯陆大学伊丽莎白·艾德女士,为研究袁昌英的《孔雀东南飞》,专门到北京访问袁昌英的女儿杨静远……
  老学生们没有忘记袁昌英。袁昌英逝世20周年,她的年近古稀的老学生们结伴到醴陵乡下为她扫墓,以谢师恩。
  1983年6月,-对《中国新文学大系》有关编选人员谈话时说,像“袁昌英的《孔雀东南飞》这些历史题材的作品也是不能忽视的。”随之,该书第十五集收录了《孔雀东南飞》全文。袁昌英的散文集《山居散墨》、《袁昌英作品选》、《袁昌英散文作品选》等随后也相继出版。1989年,湖南电视台播出的《我说潇湘女》节目中,有专节介绍袁昌英… …
  200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漫忆女作家》丛书,为袁昌英出了专辑《飞回的孔雀——袁昌英》。袁昌英与她的老友苏雪林、凌叔华的名字必将被镌刻在新版的中国文学史上。
  “质本洁来还洁去,一净土掩风流。”
  [以上内容由"天使的咒语"分享。]


人物关系:
丈夫:
杨端六 (18851966) 经济学家
老师:
陈衡哲 (18931976) 民国十大才女,中国第一位女教授
同学:
凌叔华 (19001990) 民国十大才女
林徽因 (19041955) 福州三大才女,民国十大才女
丁玲 (19041986) 20世纪湖南十大文化名人
张爱玲 (19201995) 民国四大才女,民国十大才女
萧红 (19111942) 民国四大才女
庐隐 (18981934) 民国四大才女,福州三大才女
吕碧城 (18831943) 民国时期杰出女性
吴健雄 (19121997)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核物理学家
苏雪林 (18971999) 民国十大才女
石评梅 (19021928) 民国四大才女
冰心 (19001999) 谢婉莹,福州三大才女,民国十大才女

同年(公元1894年)出生的名人:
庄长恭 (18941962) 中国科学院院士 福建泉州
陈桢 (18941957) 中国科学院院士 江苏扬州邗江区

同年(公元1973年)去世的名人:
戴芳澜 (18931973) 中国科学院院士 湖北荆州江陵
李石曾 (18811973) 北京大学校长(1928年6月—1929年1月) 河北保定高阳县

下一名人:陆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