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 > 苏州 > 姑苏区人物

潘祖荫


[][公元1830年-1890年,苏州三杰]
  潘祖荫(1830~1890)清代官员、书法家、藏书家。字在钟,小字凤笙,号伯寅,亦号少棠、郑盦。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大学士潘世恩之孙。内阁侍读潘曾绶之子,咸丰二年一甲三名进士,探花,授编修。数掌文衡殿试,在南书房近四十年。光绪间官至工部尚书。通经史,精楷法,藏金石甚富。有《攀古楼彝器图释》。辑有《滂喜斋丛书》、《功顺堂丛书》。
  潘祖荫生长于北京,祖籍吴县。他的祖父为乾隆癸丑科状元潘世恩,官封太傅及武英殿大学士。他的父亲潘曾绶,字绂庭,官至内阁侍读。他的叔祖是乾隆乙卯科探花潘世璜
  道光二十八年,恰值潘世恩80大寿,道光皇帝恩赏潘祖荫为举人。潘祖荫后果然于咸丰二年得中一甲第三名。潘祖荫在咸丰四年为国史馆协修。奉旨为候补侍读。任实录馆纂修。咸丰六年,任功臣馆纂修、会试同考官、侍读、咸安宫总裁、南书房行走。《道光皇帝实录》完成,升任文渊阁榜理。以捐备军饷赏戴花翎。咸丰七年,授潘祖荫充任日讲起居注官,转授侍讲学士。初任官职授工部右侍郎。咸丰八年,以侍讲学士任陕甘乡试正考官、国子监祭酒、侍读学士。咸丰九年,他上奏广开言路折。京察获二等,御赏文绮。授大理寺少卿。咸丰十年,左宗棠被弹劾,召对簿。他上疏密保左宗棠,说他人才出众,此案才平息下来。左宗棠被释疑保举曾国藩襄理军务。又呈上四川军务宜筹防剿之奏折、陈“救时八策”并《团练章程》十二条、上疏直谏驾幸木兰等奏折。
  咸丰十一年,潘祖荫署宗人府丞。上疏议郊配大礼,请皇帝按圣制永垂法守。咸丰十一年,皇帝下诏,求直言进谏。潘祖荫应诏陈言数条:第一、勤圣学。首先选典学施教,选有德贤臣开展日讲旧制。斟酌变通康熙帝时的旧制,在翰林中选择数名作为顾问,可以养成圣德、正本清源。第二、求人才。保国之道首先在于得人才,多事之秋,更要讲究用人。不要墨守成规,有才干又有学识的要破格录用。一定要广开言路,不受虚名,务求实效。第三、整军务。军法不明,军务松弛。将士窝里斗、看笑话,各霸占自己的范围,常常坐失良机。应该仿嘉庆年间设经略来节制各省。凡是临阵脱逃、城池失陷的立即按律处治。第四、裕仓储。国家根本以粮足为先。而今仓储空,京郊不能自足。要抓紧采买。在天津设收米局。钱不够用,可开设米捐。第五、通钱法。咸丰四年改用大钱,钱法更加破坏。官号、奸商浮开虚票,又改用私票。存钱数
  当不上使用钱数,钱不值用,祸国殃民。官府要严加管理,逐渐全用制钱,平抑物价,钱法就可以修正了。
  励精图治
  潘祖荫又陈述了四件时务:免各省钱粮,以缓和民间饥困;淘汰零碎杂捐,以保护民力;严肃行军纪律,以拯救百姓生活和扩大乡、会试中榜名额,以笼络文人的心。这些都充分展示了潘祖荫的主张。这一年,他上奏弹劾了江北收捐税、坑害百姓的候补盐运使金安清。撤了金安清的职。又以只谋权而不办事请求撤消各省设立的团练大臣,节省无用开支。咸丰帝批准他所奏请的条陈,并且推行下去。
  咸丰十二年,他出任顺天乡试副考官,官任户部侍郎。直到同治年间,潘祖荫先后弹劾不少不称职的官员。文官有:钦差胜保、直隶总督文煜,以及陕西巡抚、布政使、甘肃布政使、道员等。武职有:提督孔广顺、总兵阎丕叙、副将等等。因此,潘祖荫“直声震朝端”。
  同治元年,潘祖荫充任光禄寺卿,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潘祖荫奉旨将历代帝王政绩、史迹择其可借鉴的作简明注释,和其他几位官员共同汇集成册。御赐书名《治平宝鉴》,这是一部有关前朝善政的范例。由于捻军兴起,他奏请在徐州这个四省交界处添设重镇、组织团练,这样既省军饷又可扼制捻军。这一年,潘祖荫以光禄寺卿出任山东乡试主考官。
  同治二年,任宗人府丞。疏请减江苏赋额,苏、松、太等获旨准减三分之一税额。同治三年,潘祖荫在会议何桂清罪过时未列衔,由于上述原因,受牵连,遭部议受贬。后起用,补都察院左副御史、署理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同治四年,恭亲王被劾获谴。潘祖荫提出虽然恭亲王咎固难辞,而功劳足纪,而且重臣进退关系安危。希望给恭亲王悔过机会,也不至于使朝纲大乱,后世迷惑。而后,潘祖荫任礼部右侍郎。同治五年,他任刑部右侍郎、左侍郎,补工部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
  同治六年,授潘祖荫工部右侍郎,潘祖荫奉命赴盛京(今沈阳)察看皇陵建筑。同治七年,潘祖荫署理吏部左侍郎、户部右侍郎。他进呈《篆书说文》、《艺文备览》各四函。同治帝为潘祖荫赐名文绮。任经筵讲官。同治八年,潘祖荫转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同治九年,潘祖荫署吏部右侍郎,因捐备军饷,赏正一品衔。同治十年,潘祖荫任会试知贡举,武举会试副考官。次年,赏头品顶戴。同治十二年,因随御驾谒东陵,潘祖荫丢失户部行印而革职留任。他任顺天乡试副考官,因中举的徐景春文理荒谬,而他有偏袒之嫌,被革任降二级调用。同治十三年,特旨赏潘祖荫翰林院编修、南书房行走。而后,潘祖荫报效银两,复职留任。因为进赋册为慈禧太后祝寿,得以候补侍郎。
  光绪元年后,潘祖荫授任大理寺卿。次年,授任礼部右侍郎。光绪四年,潘祖荫调户部。光绪五年,工部右侍郎,又调刑部。出任玉牒馆总裁,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三库事务。潘祖荫历任户部左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太子少保,刑部尚书等职。此间,曾奉命集议主事吴可读死谏为同治帝立嗣一案,并申明议不建储。光绪六年,潘祖荫任国史馆总裁。参预解决中俄新
  疆纠纷,与俄国交涉定约后,提出条陈,上奏善后五事:练兵、简器、开矿、造船、筹饷。光绪八年,潘祖荫任礼部尚书、军机大臣上行走,兵部尚书,江西学政。光绪九年,丁父忧。
  潘祖荫后半生在京,身居朝中高位。提携了许多对国家有用的干才,这些人后来成为著名人物,左宗棠就是其中的一个。宝坻士绅集资为潘祖荫立祠,由地方官春秋致祭,皇帝下诏同意。潘祖荫的墓在江苏吴县东跨塘桥东南茭白荡(今木渎)。据说,光绪初叶,潘祖荫主持刑部,有司员听说潘祖荫好文雅,想巴结一下,忙写诗数十首,恭楷录在正堂上,见面时,作揖呈上。潘祖荫当时翻阅,一见首篇题为《跟二太爷阿妈逛庙》八字,不禁狂笑,冠帽上的缨子几乎掉下来。那个巴结的司员面无人色,忙倒退而去。
  藏书大家
  潘祖荫藏书十分丰富。曾撰《滂喜斋读书记》。曾用三百金购得北宋本《公羊春秋何氏注》一册,潘祖荫对人说“此世罕见本,我买得便宜。”在他死后,北京琉璃厂书店检点成《滂喜斋宁元本书目》一卷。收藏极富,所藏图书、金石甲于吴下。光绪九年(1883),延请学者叶昌炽协助他编校所藏书籍。“滂喜斋”中金石、图籍充栋。叶昌炽因而尽窥他家藏秘籍。他每读一书,则录成题解,成《滂喜斋读书记》2卷,另有《滂喜斋藏书记》,著录141种宋元刻本、明初本、日本朝鲜刻本。《滂喜斋宋元本书目》著录其收藏的宋元本127种。学者王季烈亦作有《滂喜斋藏书记》,记其“在朝数十年,持躬清介,屏绝馈遗,所藏商周珍器宋元精椠,皆尽廉俸购之四方”。其购藏的宋元秘籍达近百种,和张之洞、刘喜海、李慈铭等知名学者有深交。因收有宋本《金石录》10卷本,相继被冯文昌、江立、鲍廷博阮元、赵魏、汪諴、韩泰华、甘福等著名藏家递藏,且各藏书家均刻有“金石录十卷人家”藏书章。光绪间,与江标等人先后刻有《士礼居藏书题跋记》,叙古书源流较详细。辑有《滂喜斋丛书》、《功顺堂丛书》。《滂喜斋丛书》4函,收书50种,汇集清代人经学、金石、笔记等著作,并收有同邑前辈乡贤和同时朋友的诗文集。《功顺堂丛书》18种,搜采范围和体例与前者类似。其中如沈钦韩、王绍兰几种经说著作、潘柽章《国史考异》,均为考订精审之著作。藏书印有“八求精舍”、“龙威洞天”、“分廛百宋”、“迻架千元”、“金石录十卷人家”、“佞宋斋”等。收藏金石极富,著名藏品如西周康王时代礼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铜、甲骨、龟板等,扬名海内外。
  潘祖荫多次典试,他提倡公羊学说,会试应考举子一般投其所好,以取功名。光绪十年,潘祖荫坐船过河直登山顶,以宋元为限,拓考无法区分,瘦羊亲经得百作种,编次为《虎阜石刻仅存录》一卷。光绪十一年,丁母忧,服阙。出任顺天乡试主考官,署兵部尚书。潘祖荫对“请黄宗羲顾炎武从祀文庙”的疏请,疏奏他的主张:“远遵其义,近禀圣谟。”因二儒为转相授受之本师,认为以现在标准应当考虑和为了从祀者。举出理由有:国朝学有根柢,以二儒为最;二儒为授受本师,当为从祀者;圣主,贤臣无所致疑,以二儒“为准成宪,师儒得民”为天下之治的根本。光绪十二年初,潘祖荫擢升工部尚书。光绪十三年,他出任顺天府兼府尹议增建贡院。写信请《叔伯兄瘦羊拓虎阜》古石刻,恰值冬季,大雪封山,难于登攀。光绪十五年,慈禧归政,光绪帝大婚,赏潘祖荫太子太保衔,并加二级。此年浙江水灾,奏请拨万两赈银,捐廉为本籍助赈。次年,他以工部尚书出任会试主考官。
  酷嗜金石
  潘祖荫研索钟鼎、篆、隶书法文字,往来籀分。一次,闻听有碑石,他欣然前往一览,在篆床后壁间,秉烛细观,连垢面也顾不上,花五百金购回。潘祖荫尤其注意吉金,他所藏钟鼎彝器之类多达五百余件,成为当时收藏吉金的第一家。鲍子幸曾经与潘祖荫论好古象币者之弊有三:矫、痴、诬,潘祖荫为之失笑。被人称作金石学家。当时朝廷内众太监凡得古玩,必请潘祖荫鉴别。孝钦皇后曾说“潘祖荫所鉴定者固无甚大谬也。” 潘祖荫还是一个著名的藏书、金石收藏家。“滂喜斋”、“功顺堂”是他的藏书室,他将藏书编成《滂喜斋藏书记》、《滂喜斋书目》。他的门生叶昌炽为他的藏书著有价值极高的目录指南“藏书纪事诗”。攀古楼是他存放青铜器和石碑的储藏处,他还留下两部金石目录:《汉沙南侯获刻石》、《攀古楼彝器款识》。
  潘祖荫喜好藏印,有官印、印凡三百零四板。他的金石收藏甲于吴中,闻名南北。此外,潘祖荫通晓经史。生平著述不多,他刊印了他的一些游记和诗作。著有:《滂喜斋丛书》。潘祖荫擅长书法,与潘世恩、潘世璜一起被称为书法“苏州三杰”。在目录学和考古学上,他常与吴大赝切磋心得。另据传,说潘祖荫设同乡“关场宴”,他以新得一鼎,考其款识,乃“鲁眉寿鼎”。他特撰写“眉寿鼎图说”,赠来赴宴的人雅正。等应试举子考二场时,诗经题目即是“眉寿保鲁”,凡是得图说的考生恍然大悟,撇开常解,以鼎训诂考题。等金榜揭示后一看,考中的八人,有七名是赴宴得图说的人。足见,潘祖荫对金石古董的嗜好。在收藏界,人们叫他“潘神眼”。他收藏的国宝级文物大盂鼎目前存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大克鼎目前存放在上海博物院,都是我国青铜器藏品中的至尊。
  光绪十六年,顺天州县水灾,潘祖荫与府尹筹放义赈、添设二处粥厂。秋季,潘祖荫患病,仍不忘上奏请拨银米以备灾民过冬,皇帝答应他的请求并施行。潘祖荫病情更严重,不得不告假,三日之后,潘祖荫积劳病故,年61岁,官至工部尚书。皇帝赐谥号文勤,赠太子太傅。
  著有《滂喜斋藏书记》、《功顺堂丛书》。辑有《海东金碌》等。
  [以上内容由"东风襄樊"分享。]


潘祖荫相关
人物关系:
爷爷:
潘世恩 (17691854) 清朝名臣
父亲:
叔伯:
堂兄弟:

同年(公元183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9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潘曾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