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贵州 > 黔南州 > 独山县人物

莫绳孙


[][公元1844年-1919年]
莫绳孙介绍:

  莫绳孙(1844——1919后),清末藏书家。字仲武,号省教。贵州独山人,莫友芝次子。
  咸丰八年(1858)随同父亲一道进京,后两次进京赴考,官知府、两淮候补监、两淮候补盐运使。清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随刘瑞芬出使俄国与法国,任参赞,因刚直不阿受责去职。长期独居扬州,整理和刻印祖父与父亲遗著,集成《独山莫氏遗书》六十六卷。原版留存至今,由江苏人民出版社重新印刷发行。他继承其“影山草堂”藏书,其收藏除了其父购藏的古籍外,并陆续有书购进。如唐写本《说文解字木部残卷》、明本徐霞客游记》、清初刻本《通雅刊误补遗》等书。最大的贡献是和刊印了莫友芝编撰的《郘亭知见传本书目》、《宋元旧本书经眼录》,这是其父莫友芝从同治四年(1865)至八年(1869)数年间客游上海等地时所见宋、金、元、明椠本及旧抄本、稿本的记录。1923年上海扫叶山房石印重版。另编有《文渊楼藏书目录》油印本。将《独山莫氏遗书》数十卷刻印出来,直到今天莫氏著作得以为世人展阅,其功不可殁。藏书印有“莫印彝孙”、“莫绳孙字仲武”、“莫印经农”、“独山莫绳孙观”、“莫绳孙影山草堂图记”、“独山莫绳孙字仲武号省教影山草堂收藏金石图书印”等。家中藏书在其壮年时尚能恪守,晚年家境渐贫后,藏书相继散出。曾致函给缪荃孙,有心将藏书出售给京师图书馆,后来藏书在去世后散出,先后被端方、潘景郑等人收藏数部,其余被书商柳蓉村(一作柳蓉春)购去。
  1872年,办完丧事的莫绳孙取通凤冈回老家独山,凤冈有识之士设宴以待,并邀至凤冈县城龙井一览。龙井是凤冈县城居民汲水浣纱之处,此处巨石交错、古木参差、藤蔓盎然,后壁有一石洞,泉水自洞中淌出,甘洌清凉,四时不绝。泉边石壁上镌刻有先人章句,莫绳孙观后不禁心生感慨,遂而在泉边一石壁上题书:“龙泉”二字,为凤风留下了可贵的莫体小篆,落款为“同治壬申独山莫绳孙”九字,也为凤冈留下了莫体隶书。“龙泉”篆书,系横列阴刻,每字各长18厘米,宽10厘米,上部慎密,下部舒展,运笔苍遒,稳重端庄,给人一种柔中寓刚,俊健俨然的美感,落款为隶书,与“龙泉”二字相得益彰,互映增辉。凤冈幸得莫体墨宝,百多年来给龙井增添了声色无限。至今,龙井已被凤冈县政府拨款开发,成为人们闲暇之余的好去处,人们品龙泉水观古人迹,自是一种享乐。


  上世纪80年代,省电视台策划了个系列栏目叫《可爱的贵州》,摄制组到凤冈录相,意欲拍摄莫体篆刻“龙泉”。可是10多人在龙井寻找两天始终未见“龙泉”踪迹,使电视台的拍摄者抱憾而归。“龙泉”石刻突然不见,顷刻传遍凤冈县邑。当时,酷爱书法的余选华老师闻知后,怀疑莫体“龙泉”失踪是被人所盗,深感痛惜,当即挥毫题咏一绝,兹以志之。“古洞云飞雪,清池说泛霞。‘龙泉’书忽沓,疑是晋张华。”诗中,余老巧妙的运用晋代张华派雷焕盗掘龙泉剑的典故,痛斥了偷盗者的可耻行径。
  1992年盛夏某日,凤冈文史爱好者干国禄在龙井边纳凉消暑,不禁又想起失踪的莫体“龙泉”,便在龙井边的石壁上细心翻找,在洞口左侧无意中发现石壁上有脉凿痕。干国禄便顺痕清理,掀去上面厚厚的藤蔓、苔藓,露出的竟是100多年前的“龙泉”石刻,居然完好无损。干老欣喜至极,立即报知县文管部门,文管部门闻知后对其进行认真考证并加以保护,还将其采取拓片收藏。其实珍贵的莫体石刻并没有被盗,它只是在厚厚的履盖物下“冬眠”了100多年。莫绳孙留墨凤冈,对于这件书法石刻作品的存在,不管是提升凤冈龙井景点的人文价值,还是研究莫体书法,“龙泉”都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瑰宝。
  作品
  辑《金石文字集拓》等。自编有《影山草堂书目》。出版其父莫友芝《宋元旧本经眼录》(清同治十二年金陵刻本)
  [以上内容由"烟雨襄阳"分享。]


人物关系:
爷爷:
莫与俦 (17631841) 布依族
父亲:
莫友芝 (18111871) 晚清金石学家、目录版本学家、书法家,西南巨儒
叔伯:
堂兄弟:

同年(公元1844年)出生的名人:
曾纪琛 (18441912) 曾国藩第三女 湖南娄底双峰县

同年(公元191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莫祥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