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 > 盐城 > 盐都人物

马玉仁


[公元1875年-1940年,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马玉仁(1875—1940),字伯良 。江苏盐城人。国民党追赠陆军中将。早年投身军旅,历任团长、旅长、镇守使、护军使、军长、参议等职。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家乡组织抗日义军,后被改编为苏鲁战区第一路抗日游击军,任该军司令,在盐城阜宁一线与日军作战。1940年1月3日,率部攻下日伪军占领的阜宁县城。但在激战中不幸身负重伤,壮烈殉国。
  陆军中将,是位传奇人物,既做过“盐匪”,闹过“马党”,也剿过土匪;解甲归田后,热心围垦开荒,兴修水利,发展工商;晚年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请缨抗日,直至壮烈牺牲。
  父亲马京元务农,性康爽;母亲董氏。马玉仁在男孩中为老大,两个弟弟,四个姐妹。
  马玉仁,身材高大,且健壮,大扁脸,微黑,双臂较长,有垂手过膝之称,臂力过人。长穿黑哔叽制服,有时也穿长衫,登革履,胸佩金链怀表,0木盒二十响快机,内藏百朗灵(俗称掌心雷)小手枪。颈上常围绿绫。饮酒斤余,好食鸡肉。武术强,枪法准,好勇斗狠。他的口头禅是:“枪打没福的孩子!”无论指挥,还是冲锋,不肯弯腰,自诩“英雄”。他娶妾六人,唯生一子益德,媳祁静之
  马玉仁儿时就读村塾,初识文字。十一二岁时为生活所迫,随父亲贩卖私盐。披星戴月,栉风沐雨,循荒野阡陌,不堪其苦,常被查获,备受-,不胜愤恨。十三岁那年,其父病故,生活重担落在三姐(人称唐三姑奶奶,惯走江湖,领船贩盐,开堂收徒,枪法很准)和他身上。
  十五岁时,因帮邻人打死一名土匪,外流他乡,边做临时工、边拜师学艺。十七、八岁时,身高体壮,力气过人。一次为人护秧水,力挫两名好汉,从此名震乡里。二十五、六岁,从乡邻武举薛兆风之弟德扬习武,马上马下,刀枪棍棒,拳脚套路,较有长进。1905年参加县级武考,名列小牌第八,后因清庭废除科举制度,仕途无望,惆怅不已。生活所迫,不得不重操贩盐旧业。马玉仁身壮力大,一担可挑二百多斤,将私盐从堤中兴桥、通洋、东洋、鲍家墩等地运至堤西,装进木船,悄悄运走。常在草堰口西江家庄、李家庄圩沟里装盐运盐。有一次,在阜宁县五汛港之东泥螺洼,马玉仁遇上两个税警盘查,税警又要没收,又要绑人,马玉仁铤而走险,挥舞大扁担,攻其不备,打死二人,拿走两支枪,是夜潜至东港徐六家(徐伯鸿之父),徐给以便装路费,让其逃生。他在运盐时常遇官兵缉查,时而行贿通过,时而硬闯过关,但总觉得力薄。于是,同沟墩钱家沟、中林、东沟等盐贩陈正丸、刘海风、唐道仁、杨瑞文等串联,形成互相支援的较大贩盐团伙。马玉仁此时交友甚广,又参加了庆帮(又称青帮),遇到缉私盐的官兵,敢于公然对抗。
  马玉仁凭着自己力气和武功,利用匕首、扁担、棍棒打伤官兵,缴来毛瑟枪。时长日久,马玉仁船队有土枪、土炮;有大刀、匕首;还有毛瑟洋枪(时称五子钢枪)。马玉仁曾火并东海边大盐痞刘广福,获大小船只七十条,得人三百多名,枪械几十支,私盐团伙越来越大。他又与安徽寿州大盐魁联成一气,常常几百条船首尾相连,竟有数里之长,公然行驶于河道,耀武扬威。此时,马玉仁贩盐远超过谋生范围,而走向贪财、称霸的邪道,时人称之为盐枭、盐霸。马玉仁的私盐团伙,名声远扬,缉私营官兵颇为胆寒,由于上司压得太紧,在范堤两岸河湖港道严加盘查,常以营、连兵力搜寻马玉仁船队。
  有一次,缉私营官兵在陈洋与小关子(今海河镇)之间陡港附近,发现马玉仁私盐船队在海河里由东向西行进,官兵喝令停泊检查,马玉仁拒不停泊靠岸接受检查,武装与官兵对抗。马玉仁带头冲锋,打死二名、打伤三名官兵。因此,惹恼了两江总刘坤一,传檄淮安府辖六县内缉拿马玉仁,成营成连官兵荷枪实弹,埋伏水陆要道。马玉仁面对官府搜捕,开始隐蔽避难,先躲在高作东北箍桶匠姜勋家里,尔后又隐遁至阜宁县八滩的武举人家中。次年,因追捕愈紧,马玉仁正感到走投无路时,幸得卜寡妇介绍,投靠扬州游击统领徐宝山(人称老虎),初委任为伍长,不久升任哨长(相当排长),继又任领哨(相当连长)。后来,以靖“盐匪”之乱中,与唐道仁一起擒获了苏北大盐枭王大树。从此,里下河盐匪之患大为减弱。在唐道仁升任南通县警备营长后,徐让马玉仁接替唐之遗缺领衔管带。马玉仁对徐的栽培感恩不尽,凡徐使命,马玉仁赴汤蹈火皆所不辞。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各地纷纷响应。其时,徐宝山向革命党人镇江都督林述庆投诚后,自任扬州军政分府都督兼军长,马玉仁调任第三营管带。是年冬天,广军统领黎天才组织民军攻打南京的辫子军(张勋部),-联军司令徐绍桢,命令徐宝山部攻打浦口,马玉仁随同作战,克浦口房山炮台,后又攻打南京张勋控制雨花台,炮火可控制全城,两军相持不下。马玉仁自告奋勇率队突破,包打张勋主力。他精选会武术的士兵,组织两排进攻部队,一排是毛瑟枪队;一排是藤牌、长矛、大刀、短刀,操练两天。在进攻中,他冲锋在前,辫子军被杀得落花流水,向后溃退,后边大军涌入,攻占了雨花台。张勋率众转移到山东安徽边境,南北军阀莫不称马玉仁是虎将。马玉仁因攻攫升第十五标标统(相当团长)。四弟玉坤、姐丈计子山、外甥刘汉民安排当管带和队目。
  1912年徐宝山倒向袁世凯,表示所部愿属北洋政府节制。袁世凯心腹蒋雁行从江北军政府都督改任江北护军使,这年2月,蒋雁行拉拢马玉仁,改编第十五标为第四十七团,隶属第二十三旅张仁奎部。不久,蒋雁行调任北洋军政府陆军部,刘之洁继任护军使。5月,刘命令马玉仁团及东海县民政长袁士猷剿灭沭阳县娄山镇、金家圩、高塘沟等处土匪。马玉仁率部在娄山镇三战三捷,袁世凯给予传令嘉奖。5月15日,马玉仁因在阜宁县、东海县等地迭次剿匪有功,又获得一等金色奖章。此时,马部已拥有马、步、炮三个营,实力较其它团为强。
  1913年5月底,徐宝山被陈其美所派的张静仁、黄复生等谋杀。徐死后,由其弟徐宝箴代理军长。不久,驻防江阴的第七十四旅全军哗变,徐军改为江苏陆军第四师,徐宝箴任师长,马玉仁的第四十七团缩编为护军营,马改任营长。
  是年夏,革命党人发动讨袁的“第二次革命”。袁世凯派张勋由徐州南下攻打革命党人,委任冯国璋为江苏督军。张、冯组织力量准备攻打南京,改徐宝箴的第四师为第二军。马玉仁接受书记官辰宦献计,致电袁,愿为效力,袁遂下令升马为混成旅旅长,马乘机将原有护军营的马、步、炮、辎重各队扩编成旅。马奉张、冯之命,任攻宁西路支队长。8月1日,在-一带打败国民党人原安徽都督柏文蔚部,缴获甚多。袁授马为陆军少将,奖三等文虎章一座。8月12日,马率领混成旅由六圩渡江,攻克镇江,威震沪宁线。8月18日,奉命西进,击败驻龙潭的讨袁军,严重威胁南京城。中外报纸争刊马旅战讯,名噪一时。张、冯任马为攻宁东线前敌司令,节制东线定武军及第二军有关旅团。马从龙潭出发,克栖霞、占钟山、攻南京,血战十昼夜。9月1日首破太平门。入城后,又巷战两昼夜,打败国民党人黄兴部队。由是,讨袁军和江苏军对马刮目相看。北洋政府于11月28日攫升马玉仁为陆军中将,实授扬州游击统领。因扬州盐运使张弧等以马军纪不佳而阻其入城驻营,冯国璋乃指令马部机构驻十二圩。
  1914年5月,袁授予马三等嘉禾章一座。7月,随苏皖巡阅使宣武上将冯国璋进京晋见袁世凯,被赏五狮军官刀一柄。
  1916年3月,马玉仁因办陈小狮子案出力,又被赏-一柄。5月,冯国璋委任马玉仁为第一混成旅旅长。马任混成旅旅长时,深感文化不高,常被同僚们取笑。于是,延聘第六师范教师做家庭教师,立好读书习字课程表。马玉仁立正听课,老师请坐,马方就坐听课。子侄等读书,立三等奖励,甲等为洋琴一台,乙等为手表一只,丙等笔墨文具一套。一时马宅内书声啷啷,读书识字、学琴画画蔚然成风,纸牌麻将销声匿迹。6月,袁世凯复辟称帝在人民的唾骂声中死去,冯国璋任副总统,冯为拉拢亲信扩大势力,授予马玉仁-咨议头衔。
  民国19年(公元1930年)农历八月十七日,窝藏在建湖县马家荡内以马玉仁为首的一伙土匪,对千年古镇沙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血腥抢劫,成为一起震惊苏北的重大事件。
  马家荡位于盐城市建湖县境内,距兴化沙沟镇约40华里,荡中河湖港汊纵横交错,芦苇成片一望无际,素有天然迷宫之称。这伙土匪的头子叫马玉仁,是一位集大盐枭、旧军阀、大土匪、抗日英雄于一身的传奇人物。
  马玉仁(1875—1940)原名日能,字伯良。今建湖县高作乡陆沟村马家墩人。青年时期以贩私盐为生,后投靠扬州徐宝山(徐老虎)加入“洪帮”发迹,于1917年就任第一混成旅旅长兼淮扬镇守使。1925年冬,“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下令“解除马玉仁一切职务,部队解除武装,各回原籍务农”。马玉仁见大势已去,人心背向,只得下野,他带领余部落草为寇。
  马玉仁对沙沟实施抢劫的主要原因是他和沙沟镇望门族“赵大房”掌门人赵雨生的恩怨。赵雨生,名赵雪,字雨生,时任国民江苏省议员,沙沟市总董。他虽为土豪乡绅,但一生为乡民做了不少好事,曾以自己的字号命名创办了一所“雨生小学”,民间有“赵善人”之誉。马玉仁担任淮扬镇守使驻守9年期间,治军无方,所部纪律松弛,横行霸道,犯有00,草菅人命,贩毒嫖伎等种种恶行,擢发难数,民愤很大。身为江苏省议员的赵雨生,曾多次揭发检举马玉仁,并要求上司将马玉仁革职,对此马玉仁早有所闻,怀恨在心。
  1930年农历八月十七日,马玉仁率三千土匪分乘几十条船由北向南悄悄抵达沙沟北荡。土匪越过木河档,兵分四路上岸,蜂涌直扑镇中,霎时间,镇子的大街小巷全是奔跑叫嚣的土匪。赵雨生创办的“大刀会”奋起-,但贴着护身符扎着黄绑腿的大刀手,怎敌得过土匪枪弹的射击,大刀手霎时死亡十多个。有个年仅17岁的青年刀会手被土匪捉住,在都天庙前的石板路上头朝底脚朝上被活活摔死。一小股土匪钻进居民丁自成的纸扎店堂里,他的大儿子丁兆熙由于没有及时躲避,当场被土匪一枪打死,后又有一名大刀手被打死在他家屋门口。土匪们挨家挨户地抢,只要是吃的、穿的、用的,不管什么都抢。看到女人手上的手饰、耳坠、项链,不问三七二十一,一掳就走。最惨的是镇上的几百家大小商店损失惨重,元记杂货店是沙沟镇上规模最大的老字号,每天顾客盈门生意红火,批发生意做到建湖、阜宁一带,店堂里仓库内的商品被土匪哄抢一空。土匪抢到“富成”南货店,把凌海秋老板娘的手饰全部抹光,后又把她吊起来,硬逼她交出金帐钩。位于镇南的当典是古镇唯一的大当典,土匪砸开围墙冲进去,把金银饰品、玉器古玩、字画条屏、皮袄绸衣等值钱的东西一抢而空,致使后来当典破产关闭。土匪眼睛抢红了,不但劫商铺连普通小户人家也不放过,位于后大街的居民顾长康,是个做熟食的个体户,家中做麻团备用的原料也被抢劫一空,连香炉灯台等铜器也不放过。
  抢劫持续到下午,马匪将抢劫的财物整整装了几十条船,仅红木家具,就装了五六船。这次劫难打死镇民20多人,不但抢掠大量财物还掳走了几十名年轻姑娘,这些姑娘被马玉仁分配给手下头目,有的白天就在都天庙内放爆竹“完婚”,有的则被拖进船舱里强行“圆房”。临行前,马玉仁还把赵雨生当做人质,最终,赵雨生在送往沙沟的途中惨遭杀害。
  古镇沙沟被马玉仁土匪抢劫后,大小商店像地震过一样,一片狼藉,遍地都是残缺的商品物件。大街小巷传来一阵阵哭声。拥有多股东的沙沟最大的“元记”杂货店被抢劫一空,无力恢复营业,掌管人孙世卿只好无奈张贴告示从此歇业。当典倒闭,商业萧条,哀声阵阵,人心惶惶,整个镇子失去了往日的繁荣,街市上一片死气沉沉。
  至今,沙沟镇上一些年岁大的老人对80多年前那场劫难仍心有余悸。
  [以上内容由"w198"分享。]


马玉仁相关
同年(公元1875年)出生的名人:
萧耀南 (18751926) 北洋军阀二十四位上将 湖北武汉新洲区

同年(公元1940年)去世的名人:
戴民权 (18911940) 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河南平顶山汝州
丁炳权 (18991940) 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湖北孝感市云梦县
张敬 (19081940) 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福建福州鼓楼区
钟毅 (18991940) 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广西崇左扶绥县
陈昭礼 (19071940) 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福建福州台江区

下一名人:刘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