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天津市 > 武清区人物

李少杰


  李少杰,男,是快板书创始人李润杰的儿子,是快板书演员,是中国曲艺节最高奖“牡丹奖”的获得者。
  他从六岁开始随父学艺至今,四十年光阴荏苒,铸就了他对曲艺近乎崇拜般的热爱。其实他也曾为艺术饱尝辛酸,甚至一度下海经商。但每当听到清脆的竹板儿声响起,他的手总会情不自禁地舞动起来。作为天津市曲艺团的演员,他已经获得了一名曲艺演员至高的荣誉。但作为快板书的接班掌门,现在远不是他要停歇的时候,不信您听———
  见到李少杰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这让我担心一天的劳碌会使采访变得沉闷。可当李少杰数来宝一般介绍起自己的履历时,我才突然意识到,今儿采访的这位是个讲故事的行家。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发现李少杰的话题,几乎无时不围绕着自己的父亲。他说如果自己是一部四十集的电视连续剧,那么父亲就是五十六集的,爷俩加一块儿直奔一百集。
  李少杰的父亲,也就是快板书的创始人李润杰,曾任天津市曲艺团副团长。他出生在武清一个贫穷的家庭里,家里面有一位双目失明的父亲是吹鼓手,母亲则给人家当保姆。很小的时候,李润杰就学徒“绱鞋”,三年出师后被日本人抓到鞍山做华工。九死一生的情况下,他侥幸逃脱沿街乞讨。那一手数来宝的绝活,竟是和叫花子们学的。后来,李润杰在数来宝的基础上自创快板书。
  1990年他去世后,接班的重任就落到二儿子李少杰的肩上。
  溺爱并严厉着
  李少杰生于1961年,有一兄一姐一妹,但只有他继承父业练习曲艺。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在生活中,父亲对他宠得没边儿。买来好吃的他头一个吃,新衣服他可劲儿挑。甚至结婚后孩子都两三岁了,老爷子还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来:
  李少杰和张志宽
  李少杰和张志宽
  “三儿,爸给你二百块钱,买条新裤子穿吧!”您说这算溺爱吗?
  可溺爱归溺爱,只要这板儿一拿出来,慈父立马就变成严师了。六岁起,李少杰开始随父亲学快板书。快板书要的就是嘴皮子功夫,可李少杰偏偏有严重的齿音字,还有大舌头、贱舌的毛病,说话嗲声嗲气。受天津口音影响,一个“没”字总被他念成去声,父亲看在眼里,急在手上,李少杰的“大嘴巴子”可没少挨!
  “那是1979年,我练《熔炉炼金刚》,‘熔炉’两个字我总念不清,咬字不清如钝刀杀人啊!一天早晨,父亲要去北京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出门前还嘱咐母亲盯着我练功。父亲走后,母亲边做饭边说,三儿,就这么俩字儿你都念不好,整个儿一老太太上鸡窝———0!我一听火了,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往嘴里绞,弄得满嘴都是血,然后含口凉水接着练。结果,半个月后父亲回来,我头一次主动在他面前使活。父亲听完后高兴地说,兴许咱宝贝儿将来还真能干这个!”
  天生爱较劲儿
  1979年,李少杰考入天津市曲艺团学员队,学艺三年。其间,他和王凤山学了快板,又和常宝庭、白全福等人学了相声。1981年毕业后,他便留在天津市曲艺团做演员,直到今天。作为曲艺演员,李少杰说自己是个好斗的人,这也许和他属牛有关系,什么事儿都爱和别人“顶”出个高低。
  记得他大哥结婚那年,全国各地说快板的名家都到了,坐了好几百人。酒醉微醺,当时的北京市曲艺团团长,也是李少杰后来的师父高凤山说:“三儿,你来说两句吧!”李少杰是个表演欲很强的人,看着宾朋满座,他更是来了精神。也是喝了酒的缘故,他说着说着就跟不上嘴了。高凤山笑道:“瞧你这张嘴,简直是葡萄拌豆腐———”还没说完,父亲李润杰就接了后半句:“一嘟噜一块!”全场登时哄堂大笑!其实在大家眼里,这不过是烘托气氛的插曲,可李少杰却着实在心里羞了好一阵子。
  由于某种原因,从1987年开始,李少杰便尝试着做些生意,也算是“以副养文”。1990年父亲去世后,他更是远离了快板书。直到1997年,全国首届快板书大赛的举行,才把他拉回到应该“较劲儿”的地方。这时他才发现,有板儿在手里的日子,才是真正的日子。
  一等奖为母亲圆梦
  1997年,全国首届快板书大赛要在北京举行,作为快板书创始人的儿子,组委会希望李少杰参加这次比赛。李少杰一听,这不正是自己盼了多年的比赛吗?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可活已经放下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人家练到什么水平,出去比赛还成吗?万一栽了,丢的可是老爷子的脸哪!
  但好强的性格,还是让李少杰报了名,用的是父亲改编过的传统作品《武松打店》。接下来,初赛、复赛都是交录音带,他顺利过关。可就在准备决赛的当口儿,家里出大事儿了,七十一岁的0亲由于脉管炎和糖尿病,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那时医院已经不留我母亲了,我说妈,比赛我就不去了,就在家守着您。可母亲清楚我盼这比赛盼了好多年,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那一天母亲精神出奇地好,她知道我已经没有板儿了,就让妹妹从箱底儿把父亲用了一辈子的板儿拿出来,说三儿,妈知道你的心思,妈在家等你回来,你爸的板儿你拿去用吧,早去早回。”
  决赛在北京举行,到了现场,李少杰发现已经没有多少人认识自己了,只有一些老人儿跟他打打招呼。既要想大赛,又惦记着母亲,李少杰从未经历过这么难熬的时刻。每隔半个钟头,他都要往家里打个电话,听听母亲的声音。轮到他上台的时候,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怎么上的场都不知道。几乎完全是凭借意识,他完成了表演。可下台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这才是快板书,他就是李润杰的儿子!
  拿了一等奖的奖状,和一千五百块钱的奖金,李少杰急忙往家里赶。“妈,我回来了,没给老爷子丢脸!”“好啊,你错不了,我知道。”那天晚上,李少杰用奖金买来的螃蟹,老太太吃得特别高兴:“这么多年了,三儿还是头一回用说快板赚的钱请妈吃饭,我心里舒坦啊。”没想到,吃完饭李少杰刚回自己家,就接到电话,老太太没了。
  也说郭德纲
  李少杰今年四十五岁了,这正是一个男人在事业上发力的时候。他说快板书要发扬,就一定要跟上时代,他正在筹备的大型快板剧《长征》,就运用了现代的声、光、电设备,预备明年纪念建军八十周年的时候推出。另外,他还要弘扬天津快板,就跟现在流行的“说唱”比吧,咱天津快板哪一点儿不如它?
  其实不光是快板,李少杰在相声方面下的工夫也不小,2003年的“首届全国相声小品邀请赛”,他就获得了最佳捧哏奖。在相声界,李少杰属于“文”字辈,用他的话就是“老的里面最小的,小的里面最老的”。现在已经火得一塌糊涂的郭德纲,就得管他喊“叔”。
  前不久,在天津的一家大酒店,李少杰和郭德纲因为演出见了面。郭德纲问:“叔,先别提我有多火,您看我最近使的活怎么样?”就凭这句话,李少杰认为郭德纲还是清醒的。人们都说郭德纲是“草根英雄”,其实这是对他最大的褒奖。好多相声演员在火了之后,茶馆和剧场都懒得去了,就顾着上电视。但相声是一门群众的艺术,哪儿离老百姓近,演员就该往哪儿奔。
  “曲艺界有一种不好的现象,就是爱‘眼红’,看人家火了就说三道四。其实,别光看郭德纲现在红,人家还在北京吃了十来年的苦呢!这些年相声不景气,缺的就是这么一杆大旗。现在郭德纲火了,相声受关注了,相声演员都能跟着得利。要是再出十个郭德纲,兴许整个曲艺界都能跟着火了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李少杰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着急,老0们留下来的好东西,容不得从我们手里有半点儿缺失。现在,教徒弟已经是李少杰一项重要的工作。就像父亲当年教自己一样,他也要手把手地将最好的东西传给孩子们。
  在二零一零快乐中国步步高音乐手机快乐男声五进四的比赛中,李少杰作为11号选手谭杰希的师傅出现在了湖南卫视快乐男声的舞台上。
  [以上内容由"我是白丁我怕谁"分享。]


人物关系:
父亲:

同名人物:

下一名人:李润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