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 > 南充 > 蓬安县人物

奉崇权


  21年,他凭着一颗敬老爱老的赤子之心,对敬老院的老人生养死葬,再苦再累,也没有半句怨言;21年,他默默耕耘着敬老院的30多亩土地,把一个杂草丛生、乱石遍地的荒坡,改造成瓜果飘香、丰衣足食的“老人乐园”;21年,他坚守责任、甘于清贫,把无私的爱献给了老人,自己却痛失两个爱子。他叫奉崇权,是四川蓬安县兴旺敬老院院长,一个有着35年党龄的老党员。
   没有豪言壮语,只有艰辛付出,奉崇权把一个破旧的敬老院变成了一座生机勃勃的老人安享晚年的乐园
   1986年春节刚过,本想外出打工的奉崇权接到一个特殊的任务:镇上决定让他担任敬老院院长。
   奉崇权未及细想,就来到了兴旺敬老院。眼前的一番景象让他感到惊讶:几间破烂不堪的房屋,挤住着5名孤寡老人,破床烂被难以抵御风寒。镇上给敬老院拨了500公斤稻谷、1000元钱和1亩稻田,镇领导对奉崇权寄予厚望:“只有靠你去慢慢改善了!”
   奉崇权从1000元钱中拿出几百元,买了一头母猪、一头架子猪和10只小鸡;在河谷地带开垦了半亩菜地,种上了蔬菜。每天天不亮,他就起床喂猪、锄地、种菜、割草、打柴……转眼到年末,敬老院杀了100多公斤重的大肥猪,母猪下的猪仔卖了1000多元钱,不仅从此改变了没肉吃的局面,而且还有了第一笔收入。随即,奉崇权为老人们各添置了一套被褥和枕头。
   那时的敬老院,是一座破庙改成。为了让老人们住得更好,1990年,蓬安县民政局和兴旺镇党委、政府决定将敬老院迁到生活条件较好、交通较便利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考察,奉崇权相中了一座小山岗。这里是原来乡蚕种场废弃的桑园,向阳通风,适合老人居住。1990年5月,他开始了新敬老院的修建。
   一边要照顾老人,一边要操心新敬老院的修建,一个人忙不过来,奉崇权便叫妻子奉桂珍来帮忙。妻子负责给老人们做饭,他就赶到10多公里外的工地监工。“风里来雨里去,4个月的工期,他穿烂了3双凉鞋和5双胶鞋。”奉桂珍虽口里述说着奉崇权吃过的苦,但脸上却挂着自豪的笑。
   惟一让奉桂珍笑不起来的,是自己死去的两个儿子。在新敬老院开工建设时,正读初中的小儿子时常喊腿痛。奉崇权没有在意。他太忙了,忙得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他就近找了一位老中医为儿子看了病,把药交给妻子,转身又忙敬老院的事去了。9月,新敬老院落成,老人们乐呵呵地搬进了新居。儿子的病却愈加严重。等奉崇权带着儿子来到南充的大医院,检查结果无异于晴天霹雳:骨癌,已至晚期!尽管全家想尽一切办法挽救小儿子,但小儿子还是在1991年6月永远地离开了他们。祸不单行,1994年,在外打工的大儿子在高速公路建设工地不慎落水,也离开了人世。
   悲伤?后悔?失落?自责?奉崇权的心情人们不知道。人们只知道,奉崇权在经历过人生的大难大悲之后,从此便在兴旺敬老院一干就是21年。
   没有心灵隔膜,只有人间至爱,孝子奉崇权成为兴旺敬老院五保老人共同的儿子
   21年间,奉崇权迎来了25个入院的老人,送别了9个含笑离世的长者。这些长者中,瘫痪卧床时间最长的达18年。
   敬老院原有位老人严明华,瘫痪在床18年,屙屎屙尿都得要人照顾。奉崇权每次都将刷洗干净的便桶提到他床前,解完后还帮他揩0,然后打来热水为他洗身。瘫痪18年的老人没生过一次褥疮。一次,严明华因好几天不解大便痛苦得几近窒息,情急之下,奉崇权用手指一坨一坨把干粪抠出来,老人才缓过神来。
   郑杨氏是敬老院经历了清朝、民国、新中国三个历史时代的首个百岁老人。一天夜晚,奉崇权发现郑杨氏心事重重。从闲谈中得知郑杨氏有一远房外孙女,家住几十里外的长乐镇苏坡桥,几十年来未曾谋面。随着年岁渐高,老人思亲心切,为此寝食不安。“就是背也要把她背去见亲人一面!”第二天一早,奉崇权给郑杨氏披上防风的头巾,挎上灌满葡萄糖开水的军用水壶,背着90多岁的郑杨氏,从早上六点一直走到晚上八点。见到亲人,郑杨氏笑了,而奉崇权却累得一0瘫坐在地上。
   奉崇权和他的妻子奉桂珍至今没忘,在与这位百岁老人生离死别的时刻:老人从枕下摸出20元钱,死死摁在奉崇权手心里。“我这辈子无儿无女,你待我比儿女还孝敬,我死后没有什么,只有这一点心意留给你了。”躺在通宵守候在侧的奉崇权的臂弯里,老人安详、平静地走完了生命的最后历程。
   奉崇权不但记得每位老人的生日,还为每个过生日的老人摆酒祝福。每年腊月二十六,他都要同所有的老人一起团拜;大年三十,他要陪老人们守岁;正月初三,他还要招待老人们的亲戚。
   没有停息,只有耕耘,奉崇权让敬老院从“温饱”迈向“小康”
   新的敬老院建起来了,敬老院物质生活条件慢慢改善了,来敬老院的孤寡老人也渐渐增多了。奉崇权多方奔走,争取到原乡蚕种场30余亩桑园地。奉崇权四处向人请教,到处寻找技术资料,几年下来,抄录整理了15万字技术资料,自编了《养鱼手册》和《柑橘种植手册》。妻子奉桂英每天除了为老人们煮饭,就是到兴旺街上的馆子里挑泔水喂猪,无论酷热难耐的夏天,还是寒风刺骨的冬天,日复一日,从没间断。
   到1999年,敬老院周围的荒山变成了肥沃的稻田麦田、碧绿的菜地果园和轻波荡漾的鱼池。 “最多时,母猪有4头,架子猪20多头,鸭子200多只,鸡20多只,还喂了羊和牛。”如今,敬老院每年要宰七八头猪,出栏10余头商品猪、六七窝小猪。除了满足老人们自己吃外,每年出售200多只菜鸭、200多公斤鲜鱼,5000多公斤水果。每年可为敬老院增加5万元收入。
   “奉崇权真是一头牛!他把自己所有的汗水都流在了敬老院!” 敬老院周围的村民都这样说。去年,蓬安各地遭遇百年难遇的大旱,眼看满园的果子就要报废,着急的奉崇权买来抽水机,连续7个晚上从河里抽水,白天还要挑水浇地。七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大圈。
   昔日破败不堪的敬老院,如今已是果树成行,蔬菜丰茂,丰衣足食的乐园。老人们在宽敞的院子里缓缓踱步,神态安详。这一切,让奉崇权感到无限欣慰。但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今明两年,敬老院要创省一级敬老院,他的事情更多了。他说:“不为别的,就为老人们有个幸福的晚年。”
  [以上内容由"123456789"分享。]


下一名人: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