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省 > 达州 > 万源人物

邹映兰


[公元1915年-1935年]
  邹映兰,1915年出生于四川省万源县石窝乡。父亲是佃农,是个好猎手。邹映兰从小对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不满,富于反抗精神,她又跟父亲学到一手好枪法。乡亲们都称赞︰“兰子这女娃,胆子大,心眼细,长大了一定有出息。”
  1934年3月,红军攻下了四川省宣汉的鹿成寨,消灭了刘湘的一个旅。军阀王陵基调集人马,准备重新向红军开战。正是这个间隙时机,红四方面军徐向前总指挥来到了万源庙垭场的石灰井,在这里举行了全军连以上干部射击比赛。
  21日这一天,天空碧蓝,石灰沟一带的山花格外芬芳。清脆的打靶枪声打破了山野的寂静,把野兔、山鸡赶得无踪无影​​。忽然从火峰山跑下来一位姑娘,辫子卷起一股春风,脚步响起密集鼓点。她直向射击场奔去。警卫战士小王急忙上前阻拦她︰“前边在打靶,不能去!”姑娘哪里肯依,膀子轻轻一甩,挣脱了小王的双手。小王急步上前又死死地揪住她,一个喊“不准去”一个喊“要去”,两人大声吵起来。徐向前总指挥走到她的身边,细细打量了一阵,对姑娘笑了一下。小王在一旁冲着姑娘说︰“你想打靶?……这里可没有脚蹬灶门口,手拿吹火筒那样的松活。”姑娘这时不但没气,反面心平气和地打趣说︰“我拿枪打狐狸那年,只怕你还在装狗熊耍呢!”全场的人大笑起来,徐向前也笑了。他亲自把一位连长手中的枪交给了姑娘。大家满以为这姑娘要出大洋相,小王更是巴不得她出丑。
  “叭、叭、叭!”连响了三枪,报靶员的小旗挥动,总共打了30环,全场掌声久久不息。徐向前格外高兴,拉着姑娘的手问;“你叫什么名字?”姑娘来了个立正,然后回答︰“报告-,我叫邹映兰,大家叫我映兰子,女赤卫队员。”徐向前十分满意地说︰“你的枪法很好,你是川陕苏区的神枪姑娘!”他指着映兰子手中的枪说︰“这支枪就送给你了。”场上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映兰子两眼含着热泪,久久地望着徐向前,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转过眼,只见映兰子背起枪,辫子在身后飘起,飞出了靶场。
  邹映兰一溜烟跑到乡苏维埃所在地,找到了爹爹︰“爹,你看这是啥?”爹也高兴极了,接过枪,翻来覆去地看。映兰子逗笑地说︰“你猜?”“还用猜?准是拣的嘛!”“你拣得到,你去给我拣一支。”映兰子求爹答应她去当红军,爹不答应,映兰子说︰“爹,人家徐总指挥都夸我是川陕苏区的神枪姑娘,你却老不让我当红军。”爹爹听了映兰子的讲述,眼楮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好,好,这就送你去当红军。”
  可是,上级有通知,叫邹映兰到红胜县作妇女委员!她愁上眉头︰“爹,这个妇女委员可怎么个当法啊?我不会,还是当红军上前线,拿枪打敌人好。”“傻女子,拿枪打敌人是革命,这当妇女委员就不是干革命?这是上级的命令!”邹映兰接过通知,行个举手礼︰“是,执行命令!”
  邹映兰来到红胜县苏维埃所在地罗文,立即开展了工作。当时王陵基向宣汉打来,红军和白军仅一河之隔。邹映兰是出了名的神枪手,也是有名的好口才。为了加强政治攻势,上级决定由邹映兰带一个宣传队到阵地上向白军士兵作宣传。
  邹映兰带着由几个姑娘组成的宣传队来到大水窞,只见河对岸敌人的碉堡林立。她和宣传队的同志们轮番喊话,敌人不时地向她们打枪,还发出一些下流的怪叫。整整一天过去了,第二天清晨,邹映兰和宣传队员们又开始喊话︰“白军弟兄们,请不要打枪,我们给你讲几句话。”一阵枪声过,有个敌军怪声怪气地叫︰“女娃子,你站出来嘛,看长得怎么样,我们就不打枪。”邹映兰决定站出去向敌人宣传,同行的姐妹们都不同意,拉着她的手说︰“千万站出去不得!在这里宣传还不一样?”邹映兰坚决地说︰“我们要让敌人听得进我们的话,这样宣传效果才好。我会见机行事的,如果我真的牺牲了,你们就接过我的话筒,继续宣传下去。”话音刚落,只见邹映兰弯着腰,向河岸边的公路走去。对岸的敌军士兵看见密林中走出一位女娃子,身穿军装,腰束皮带,脚穿草鞋,绑腿打得直直的,样子不过十七八岁。只听她拉尖了噪子喊道︰“白军弟兄们!不要开枪,打死我不要紧,你们就听不到红军的政策了,……”敌军中绝大部分是被强迫抓来当兵的,想听听红军的政策,于是真的不开枪了。邹映兰就讲开了︰“你们都是穷苦兄弟,我们红军是为穷人谋幸福的军队,我们不要自家人打自家人……”白军士兵一个个听得暗暗点着,默默的记住了红军优待俘虏、照样分田的政策。这时突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挥动着手枪︰“不要听那0婆的宣传,开枪给我打,打!”可是没有人打。那个敌军官气极了,用手枪向映兰子射击,邹映兰不当一回事——她知道距离太远手枪打不着。后来,又来了敌兵,邹映兰才猫着腰钻进树丛里。只听得枪声连珠炮似地响起来,好像是为邹映兰开欢送会似的。不几天,敌军自动向红军投诚的就有一个排。不少投诚的士兵说︰“听了你们的宣传,我们才了解了红军,才懂得了你们的政策。你们那位女兵可真勇敢,难道她不怕我们的枪吗?”
  “怕死就不当红军,怕死就不敢搞宣传。”邹映兰自豪地回答说。邹映兰工作积极,斗争勇敢,不管什么任务都完成得很好,深受群众拥护。不久,她入了党,并被提为红胜县妇女部长。
  1934年4月,正是刘湘六路围攻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激战时期。红军为了更有力地打击敌人,从万源收紧阵地到石窝、魏家坪一带,同敌人展开了争夺土龙场和高壁寨的血战。
  一天下午,红军的许师长带着一批领导干部走到高壁寨察看地形。土龙场真像一条龙,弯弯曲曲的山梁,陡峭险峻的悬岩,地势十分险要。敌人居高临下,首尾呼应,是红军出击的拦路虎。-实地察看了地形,制定了“腰斩土龙”的作战方案。要占领土龙场,强攻不行,只能夜袭。要夜袭必须找十分熟悉道路的同志带路。当时地方苏维埃政府已撤走了,老百姓也作了疏散,找谁呢?这时邹映兰带领的阵地宣传队恰好来到了。她主动提出︰“我从小跟父亲一起上山打猎,割草放牛,哪里有坡,有坎,有沟,有路,我都十分清楚。-,就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许师长还在犹豫,邹映兰又接着请求︰“-,别看我是个女同志,我可是打过很多次仗了。这个任务我能完成。”许师长说︰“好,祝你成功。”
  入夜,邹映兰带着尖刀连由走马坪出发,绕过河口的马家营,从悬岩缝里的一条小道摸上山。土龙场万籁俱寂,敌人以为在这样陡的山梁上,共产党就是插上翅膀也难飞上来,所以岗哨也不那么严密。邹映兰带着尖刀连,很快摸到了敌军司令部,只听得一片吆五喝六的打牌声。他们哪里知道,被他们自封为固若金汤的土龙场,已有一连神兵神将从天而降。天将拂晓,只见走马坪上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早已埋伏好的红军尖刀连像猛虎扑羊,直攻敌军司令部。山上山下,枪声大作,杀声震天,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不到一个小时,红军便胜利地结束了战斗,驻扎在山上的敌人统统被消灭。在战斗中,邹映兰百发百中,打死了十多个敌人,缴获了三支手枪,受到了上级的嘉奖。
  1935年春,红四方面军撤离川陕苏区,开始长征。邹映兰带着宣传队和石窝区委的同志们正紧张地进行撤退前的善后工作。邹映兰就要离开自己的家乡了,她实在有些舍不得。但是,为了革命又有什么办法呢?善后工作基本就绪了。这天,兰子爹和乡亲们为她们整理行装,送她们一程又一程。乡亲们个个落泪,邹映兰这个倔强的姑娘也流下了眼泪。她站在路边的大石头上,最后望了一遍自己可爱的家乡。她看着乡亲们久久不肯离去,便从身边折了一束含苞欲放的映山红挥舞着向乡亲们告别︰“乡亲们,再见了!红军是会回来的,我也是会回来的……”山谷间回荡着她那悦耳的声音︰“是会回来的,是会回来的……”乡亲们齐声回答︰“兰子,你们可要早点回来啊!”
  还乡团趁红军撤离之机,疯狂地向根据地扑来。红军的后卫部队不停地同这些敌人作战,到处都可以听到激烈的枪声。在邹映兰一行的后面,本来有一支后卫部队,可是为了支援兄弟部队,他们临时离开了。邹映兰带着宣传队的同志们走到利溪河边时,她爹从后面气喘吁吁地飞奔而来,边跑边喊︰“民团追上来了,你们快撤呀!”话音刚落,后面就响起了枪声。邹映兰只好带着同志们背水一战了。宣传队的同志们虽然英勇顽强,但到底寡不敌众,大部分同志光荣牺牲,最后只剩下邹映兰、兰子爹和几个同志了。邹映兰的枪也只有为数很少的几颗子弹,她便留下自己打掩护,命令其他同志泅水过河去。邹映兰最后跳进了利溪河。河水虽然不深,可水流湍急。邹映兰不识水性,一下子被激流冲倒,呛得不省人事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被反绑了双手,双脚,丢在一间黑屋子里。邹映兰仔细观察四周,才渐渐辨认清楚,屋角上坐着一个人,她问︰“你是谁?”反复问了几声,才听出是自己爹爹的声音。原来她和爹爹被捕了。爹由于受刑过重,已经神志不清了。邹映兰挪动着身子,慢慢地移到了爹的身边,她问︰“爹爹,伤重吗?你支持得住吗?”爹微弱的声音︰“那些白狗子把我的每一根骨头都打断了……”邹映兰鼓励爹爹说︰“我们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不管敌人怎样折磨我们,决不能投降。”父亲含着眼泪上气不接下气说︰“你说得对,闹革命就不能怕死……”邹映兰激动地说︰“爹,你真是我的好爹爹。”
  敌人把邹映兰提去审问。得不到半句话,拿她没有办法,便想以死来威吓了。敌人将两名宣传队员押来,当着邹映兰和她爹的面枪杀了。民团头子狠毒地问︰“土0,你到底投降不投降?你若是不投降,这两个就是你的下场!”邹映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再也不理他。
  第二天黎明时分,邹映兰被敌人押到古寨坪的悬岩边上。民团头子哗啦一声把子弹推上了膛,龇牙咧嘴地狂叫︰“土0,想好了没有?你要改邪归正,给我作个偏房。不然的话,就别怪我枪下无情了。”邹映兰十分坦然地说︰“-不成夫妻,像这绑着谈什么条件?”民团头子一听,欣喜若狂,于是急忙上前松绑,边解绳子边说︰“你该早点说嘛!何必多吃那么多苦头呢。”绳子解开,只见邹映兰将手一扬,“叭”的一声,响起了一个清脆的耳光,邹映兰边打边骂︰“你不知道我是堂堂正正的共产党员,你瞎了眼!”
  “砰!砰!砰!”邹映兰应声倒下了,鲜血洒在岩边映山红上。群山为她低头默哀,利溪河为她鸣奏哀曲……
  [以上内容由"xffxp"分享。]


同年(公元191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郑振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