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贵州省 > 贵阳 > 开阳县人物

朱湄筠


[北洋名媛]
  
朱湄筠
  朱湄筠,(1905—)朱启钤的五女儿。朱启钤在北洋政府中,曾出任过交通部总长、内务部总长,直至代理国务总理。为当时的社会名流。他子女众多,与原配夫人陈光玑、继室夫人于宝珊共育有五子十女,由于他游历过欧美,思想开放,从不限制子女的社交活动,因此他家小姐们活跃于交际场合,在社会上颇有名望。朱湄筠当年号称“北洋名媛”。朱家和张学良家是世交,往来密切,彼此之间也颇有渊源。1930年结婚,夫婿是张学良的秘书朱光沐,主婚的即为张学良。
  名声鹊起
  1931年11月20日,上海《时事新报》以《马君武感时近作》为题,刊登了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的打油诗《哀沈阳》二首,引起民众一片哗然。其中一首尤为出名。这首打油诗说:“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因这首诗迅速传播,朱湄筠也成了舆论人物。
  不难看出,这首打油诗的矛头直指时任东北军统帅的张学良,斥责他在“九一八”日本关东军入侵之时不顾民族安危只知风流快活,终至东北沦陷。然而,张学良因判断失误导致失守是真,于日寇袭城夜与佳人共舞一事却纯属子虚乌有,事后亦被澄清,但诗中涉及三个女人,赵四小姐、朱五、胡蝶,在当时却被一些不知情的民众视作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一度受到舆论指责。张学良晚年接受唐德刚采访时说:“我最恨马君武的那句诗了,就是‘赵四风流朱五狂’……她小的时候,我就认得她(朱湄筠)……我跟她不仅没有任何关系,我都没跟她开过一句玩笑!”少帅一生风流,女朋友不少,对此也从不讳言,偏偏被人把这个一句玩笑也没开过的朱五小姐扯到一起,让他大呼冤枉。
  辗转送信
  原本朱湄筠与少帅可以“载入史册”的关系也就仅限于此了,然而三十年后,又一桩政治事件将他们联系到了一起。中共中央文献档案中保存着一份周恩来写于1963年5月31日的材料:
  张学铭张学思给张学良的信,已托朱五送到台湾张学良手中,我写“为国珍重,善自养心;前途有望,后会可期。”几句话已带到,张学良现住董显光家中,仅获有限度的自由。
  起因
  1961年12月12日晚,周恩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纪念西安事变25周年的宴会上,回忆了当年他在延安两次会晤张学良将军的往事,即席发表了感人肺腑的讲话。席间,许多东北军旧部和中共重要人士泪水潸然。张学铭张学思对他们阔别多年的兄长张学良的怀念之情,更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席间响起一片哭声。面对此情此景,更让周恩来思念仍在台湾秘密幽禁中的张学良。
  周恩来决定亲笔给失去联系多年的张学良再写一封信。可是,海峡两岸虽然近在咫尺,给张学良捎信却比登天还难。这重要的信件是怎样穿过禁锢森严的台湾海峡,安全送到张学良手中的呢?朱湄筠成为了最好的送信人选。
  朱五甘做信使
  抗战胜利前,朱湄筠和丈夫朱光沐(曾任张学良的秘书)一直在香港从事营救张学良的工作。
  但由于种种原因营救毫无效果。朱湄筠的姐姐朱洛筠是张学铭的妻子,而她本人在天津华西女中就读时,是张学良夫人赵一荻的同班学友。正是由于朱湄筠与张学良素有家庭渊源,她后来才成为周恩来及中央有关部门重点考虑的传信人选。中央有关部门把朱湄筠在香港定居的近况,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遂同意中央负责台情工作的部门直接派人去香港,设法与朱湄筠取得联系。
  行前,朱启钤先生(时任中央文史馆馆员)已向有关部门提供了他的亲笔信和朱湄筠女士在港地址。朱湄筠获悉周恩来有与张学良通信的动念,十分感动,当即答应一定亲往台湾转交密信。这时,周恩来才动笔写了一封经过深思熟虑的信件———用毛笔在雪白信笺上写下16个饱含深意的字:
  为国珍重,善自养心;前途有望,后会可期。
  在这封既无收信人名号,也没有地址的信上,周恩来鉴于当时台湾当局对张学良严加-的情势,他本人也没有任何署名。但由于张学良与周恩来有过多次书函往来,所以张学良肯定熟悉周恩来那风格特殊的毛笔字。
  周恩来考虑到张氏家庭在大陆的成员,数十年来也无时不思念在台羁押的张学良。于是决定让张学铭和张学思也给大哥各写信一封。
  朱湄筠接到这三封信件以后,把它们小心密封在一只精致糖果盒的底层。然后正式向台湾方面申请赴台探亲。当时台湾当局对香港居民赴台探亲也同样采取了严格的审查措施。但朱湄筠仍在台湾亲友们的鼎力帮助下,于1962年4月进入台岛。
  朱湄筠来到台北后,才发现张学良的自由十分有限,身边至少有一个连的便衣担任“保护”。如果一位从香港到台的女客去面见张学良,必须先得到台湾情报部门的批准。她决心在台北住下来,慢慢等待时机。
  成功送信
  1962年10月,朱湄筠已经等得心焦火急。幸好10月10日张学良有一次公开活动,朱湄筠即通过从前在天津结识的黄仁霖(张学良至友、宋美龄的大管家),把她从香港带至台北的一盒糖果,转交给当时住在董显光(张学良的基督老师,国民党前驻美国大使)家里的张学良夫妇。黄仁霖不知这盒高级糖果内的玄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之安全送到董家。至此,周恩来和张学铭、张学思的信,才辗转送到张学良的手里。
  朱湄筠辗转传送信件可谓功不可没。
  偶遇马君武
  朱湄筠在香港的一家餐厅里遇见了马君武先生,上去问:“你知道我是谁么?”马答不知,朱五说:“我就是你诗里写的朱五。”,便拂袖而去。马顿感尴尬和不安。
  晚年生活
  1985年初,朱湄筠八十大寿,朱家后裔亲属从世界各地赶到香港庆贺,曾经的“北洋名媛”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淡出了公众的视野,而今,人们只能从老照片中一睹她昔日的风华了。
  晚年的朱湄筠后随子女移居加拿大,张学良1991年飞往美国夏威夷定居以后,她才得以与张学良及夫人赵一荻见面。六十年后,三人在异国他乡见面,无不白发苍然,回首往事,禁不住潸然泪下。
  [以上内容由"SPL.AGE"分享。]


人物关系:
父亲:
朱启钤 (18721964) 前北洋政府交通总长
姊妹:
丈夫:
外甥:
章文晋 (19141989) 中国杰出外交家

同年(公元1905年)出生的名人:
贺尔康 (19051928)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顾传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