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省 > 晋城人物

周玉麟


[公元1906年-1928年]
  周玉麟,字麟书,化名张仁,1906年出生于山西省晋城县巴公镇一个农民家庭。少年周玉麟聪颖好学,1914年考入晋城高级小学,1922年考入太原省立第一中学,不久,加入了进步组织“青年学会”,初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1925年,周玉麟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在“反房税”斗争中身居前列,率群众包围了反动当局要员贾景德徐一清杨兆泰等人的“公馆”,并亲手将山西督军府大门上颂扬阎锡山的“同武上将军”匾额捣毁,打击了反动派的嚣张气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这场斗争,受到反动-的武力镇压,搏斗中周玉麟身负重伤。回校后,同志们慰问他,他微笑着说︰“革命不能怕流血。”同年,太原的学生又在文庙三立阁召开会议,研究成立学运组织。国民党右派分子操纵的平民中学派成员企图把持大会选举权。参加会议的进步学生在周玉麟的领导下,与对立派展开了面对面斗争,保证了党对学运的领导权。
  周玉麟在太原一中期间,利用各种机会深入到工农民众中从事革命活动。他经常身着工人服装,奔波于太原——榆次——新绛之间,向工人宣传马列主义,鼓励群众组织起来向帝国主义、新旧军阀进行斗争。他还利用假期返乡的机会,到农民中进行革命活动。
  1926年,周玉麟在太原一中毕业,考入山西大学深造。此时,正是国共两党开始第一次合作时期,由于革命形势的需要,周玉麟离开学校专门从事革命活动。他致力于青年运动,曾任共产主义青年团太原地委组织部长、书记等职。
  同年春夏之交,北伐战争节节胜利,周玉麟受中共山西省委和国民党山西省党部的派遣,随同刘冠儒(国民党山西省党部书记长)等人到晋东南视察。在每一次群众-上,他都以浅显易懂的道理和慷慨激昂的言词,进行宣传鼓动,号召大家支援北伐,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北洋军阀。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对共产党人实行大-。8月,周玉麟随省委秘密机关,由太原转移到祁县乔家堡。面对敌人的-,周玉麟毫不动摇,他辗转到晋南和晋东南一带隐蔽活动,继续坚持地下斗争。
  1928年2月,中共山西省委为了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和整顿党的组织,在霍县城东20华里的一个小庙里召开扩大会议。周玉麟参加了这次会议,被指定为共青团山西省委书记。会后,省委决定他以特派员的身份到晋南传达霍州会议精神。旧历年刚过,他骑上自行车到临汾刘村,找到原榆次晋华纺织厂青年团负责人秦金翰,谈话中得知原晋华纺织厂共产党员、罢工积极分子马希援在新绛大益成纱厂当工人,便前去找马接头。谁知马这时已改名马立功,并且当上工头,成了叛徒。他见党派周玉麟来找他,便假意殷勤招待,借口到厨房备饭之机,悄悄告诉工贼李秉仁,让其向国民党绛县党部委员郑文甫告密。按照国民党绛县党部的授意,马立功诱骗周玉麟晚间到城内火神庙去看戏,乘看戏之机,由马暗示,敌特一拥而上,将周玉麟逮捕。敌人从周玉麟身上的纸烟盒内搜出南同蒲铁路沿线各县地下党员名单和通讯地址。按照此名单,敌人先后抓捕了不少共产党员,使地下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周玉麟对此十分难过,在狱中对党内同志沉痛地说︰“我是被叛徒出卖的,给党造成了损失,这是我一生的憾事。”
  周玉麟被捕后,被押解到新绛县国民党县党部严刑拷打,后又被送到太原国民党山西省党部“清党委员会”审讯。敌人如获至宝,非常重视这一案件,想从他口中获取中共山西省委其他负责同志的住址,以便一网打尽。-头子韩甲三亲自出面审讯。他想利用周玉麟的哥哥周化南是其换帖弟兄的关系,假意表示关切,一面送钱,一面诱劝,促其自首。但这些都被周玉麟一一识破,严词拒绝了。敌人看见软的不行,便施以酷刑。周玉麟几次昏死过去,但刚一清醒过来就痛骂敌人,敌人毫无所得。据当时狱中的同志回忆,周玉麟每受刑一次都要晕死过去。敌人用尽了种种毒辣手段折磨他,他身上多处被香火烧成蜂窝状的窟隆,惨不忍睹。敌人的残酷不但丝毫没有动摇周玉麟的革命意志,反而更加激起了他对敌人的极端仇恨。在狱中,他始终没有停止过斗争,并利用一切机会,刻苦地学习。他说︰“革命就不能怕坐牢,坐牢正可以学习与休息。”并要同志们给他​​送些《英华词典》、英文读本、几何、三角等方面的书阅读,表现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9月,敌人把他转移到太原绥靖公署特种刑事法庭进一步破孩。周玉麟受酷刑后,身体十分虚弱,忍着病痛,向难友们宣讲革命道理,鼓励难友们要联合起来,团结一致,共同对敌。25日,周玉麟因受敌人摧残折磨而吐血,在狱中牺牲。时年22岁。
  [以上内容由"infante"分享。]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曾德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