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省 > 株洲市 > 株洲县人物

周荫棠


[公元1889年-1927年]
  周荫棠,派名万立,株洲县淘淘淦田公社文星桥人(原属湘潭),一八八九年农历十月十一日亥时生。其祖父周桂庭有田十余担,死时因荫棠之父庆系抚子,旅人以吃绝代包子为由,将财产用空大半,从而家道日趋没落。大革命时,只有水田六、七亩,土改时划为贫民成份。
  (一)
  荫棠聪颖好学,八岁在本地周家祠堂读私塾.。老师胡金狂很器重他,荫棠也十分尊敬老师,每年都接胡至其家过春节。旋又去昭潭、龙潭书院读书达十二、三年之久。二十岁左右,荫棠停学设馆教书,先后在本地周家,谭家祠堂及淦田月型山、对河石寺等地教书十余年。
  荫棠设教,不仅对学生循循善诱,对其十五、六岁的女婿谭光昭,也很关心他的学习。有一次,荫棠对他说:“苏武牧羊汉北边,不知去了几多年?若还记得天边月,二百二十八回圆。”谭经过思索后,回答说:“去了十九年。”荫棠点头表示满意,鼓励他用心读书。
  荫棠在青年时代,见义勇为,不畏-。地主朱向勇经常殴打长工。一次被荫棠看见了,当即怒气冲冲地到朱家质问:“为什么要殴打长工?”朱无言可答,背后却责备荫棠之父,并说:“你家孩子爱管闲事!”其父怕事,竟向朱赔礼道歉。荫棠闻之,更加气愤。一天,恰好在塘边碰上朱向勇,他狠狠一掌,将朱打在塘里,还揪住他,要他保证以后不再打长工,不再向其父告状才罢体。
  平山塘地区有一座义谷仓,由豪劣谭壁敬、朱向勇掌管。他们不顾穷人的死活,荒月间暗将此谷借出0高利,群众很气愤,就找荫棠商量对策。荫棠支持他们向县衙告状,并为群众写了状纸送到县衙。县官传为几名代表查问,大家没有打过官司,有些怕事,都不敢出庭。荫棠乃挺身而出,到县衙为穷人说话。县官因受了谭、朱的贿赂,责怪荫棠说:“你教你的书,你家就有饭吃,管什么闲事?”荫棠据理力争,反被扣押了两小时,官司竟不了了之。
  淦田地区大土豪劣绅王一阵子伟、王桂轩兄弟为富不仁,与侯家、齐家、朱家地主勾结起来,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借出一担米,渡过荒月,秋后就要还三担谷。荫棠就组织群众向土豪开展开粜、减息和禁止谷米出境的斗争。在群众踊跃参加下,斗争取得了胜利。
  一九二五年农历八月十五日,省里在朱亭街上一张办农会的布告,荫棠与谭光昭一财观看,回家到里后,问谭能黑写出来否?谭答以不能。这时荫棠却一口气全部默写了出来,谭很佩服其记忆力。
  (二)
  北伐军胜利占领湖南后,淦田农民运动也其他地方一样,蓬勃地发展起来,荫棠积极投入农民运动。当时,淦田属湘潭东五区(农会却为十二区),区农协七月份开始筹备,十月份正式成立,周荫棠任区农协委员长兼自卫大队长,并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区区农协成立后,荫棠积极领导各乡农协打土豪、开仓济贫。口号是:“出七留三”(即土豪一百担谷拿出七十担,留三担)。农会按此规定向地主豪绅发出通知,限期缴送,否则即发动群众登门索要取材还执行酒席,以示惩罚。
  淦田地区最大的豪省王子伟,他们三兄弟拥有一千三百亩田和大量茶山。王子伟的二哥王桂轩当县财政局长;王一阵子伟是团防局长,有钱有势,横行乡里。农运期间,王子伟常以剿匪为名,带领枪兵五十余人,到偏远地区长冲、八斗一带,00,烧屋抄家,形同土匪。还纠集侯、齐、朱几家豪省和痦徒经常到区农协所在地育婴堂惹事生非,吵吵闹闹,破坏农民运动。淦田各界人民对此极为愤慨,向县政府进行控告。与此同时,周荫棠面对凶顽的敌人,发动群众,果断地采取了如下措施:
  1、接管团防局:将王子伟掌握的团防局的五十来条枪枝接收过来,成立自卫队,荫棠兼自卫队大队长。
  2、逮捕豪省:为了保证农动健康发展,荫棠于1927年农历二月,逮捕了王子伟、王桂轩、王端仁、王兰阶、侯星煜、齐晏卿、齐光润、贺仁初八名豪省。除将王家父子兄弟关押于淦田区农协外,其余则牌游垅。但由于周荫棠接管团防局时,其武装仍用原班人马,胡当晚王子伟得以串通看守他的自卫队长肖春集,连夜逃往醴地段,王桂轩因身体肥胖走不盍和未逃脱。于是周荫棠第二天亲自率队急将王桂轩解去湘潭县农协关押。
  王子伟潜逃在外,却暗中指挥其家属四处活动,花两元一个的人收买一批流氓地痞,挟持一些受蒙蔽的农民,组成-团,赴湘谭县政府-。这些流氓地痞一到县衙,用砖头石块,捣毁了县农协大门,强行要释放王桂轩,是日午前,荫棠路过该处,暴徒们竟将他扭往学坪主席台上,拳打脚踢,并扬言如不立即放出王桂车,就要打死荫棠。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湘谭县戒备委员会派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共一千人前来,才将反动-团驱散,荫棠亦得以脱险,湘潭县农协遂立即将王桂轩与湘谭工贼叶道生一同镇压城外。于是荫棠按县农协部署,马上回淦田,如开群众大会,将王端仁、贺仁初两个破坏农会罪行严重的豪省杀手淦田贺家塘,大大鼓舞了农民的斗争情结。
  (三)
  “马日事变”后,周荫棠马上派工人农义勇军两百人随肖光海参加十万农军攻打长沙的斗争,他奉命留在当地搞后后勤,组织粮食运输。四月二十八日,他在淦田型山召开了近一万人的群众大会。会上他用大量事实揭穿了反动派-工农群众、破坏农运的罪行。大会一致决定,为保护农运不遭破坏,必须坚决镇压淦田地区一些反动豪省。大会口号是:“五卅六一死”)即在五月卅日以前抓住豪劣,六月一日处死)。会后抓住王春和、王端仲、王梅生、周道爱五个有破坏行为的豪劣,个个插上标签,即待开斩。这时,十万农军攻打长沙战事失败,有人乘机造谣说:“许克祥的人马已到了鹞子港了!”其实许的人马到了这里,看押五个豪劣的纪察队员惊慌走散,这五个家伙也乘机逃走了。
  这个时候,荫棠正忙于按上级部署,将淦田育婴堂等处的米组织挑运下河,准备运往易家湾前线。王子伟看气候有变,暗地潜回当地,一面散布谣言,说周荫棠在荒月中把当地粮食运走,引起部分群众疑虑;一面又将团防局的武装拉拢过来。周荫棠却对敌人这一行为豪无觉察。
  农历五月初四日,团防局派齐得义、李文泉、谭登云、漆子寿等四人到文星桥找周荫棠,诈称区农协和自卫队人员等待发饷过节,请他去淦田。荫棠信而不疑,决定于五月初五上午骑马去淦田。区农协副秘书龙国义和周培元劝他说:“荫棠你不要去,这几日风声不好啊。”荫棠慨然的说:“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说罢,策马直奔淦田。刚走到育婴堂附近时,埋伏在这里的团防局警兵王冬生一伙,的拥而上,用小刀刺荫棠脸部,荫棠奋力抵抗,终因寡不敌从,遂被捉住,当天即解送湘潭县监狱。
  (四)
  荫棠被关押了十多天,多将惨遭毒打,遍体鳞伤,鲜血把衬衫粘得紧紧的,揭都揭不开来,但他始终坚贞不屈,敌人乃决计杀害他。在牺牲前夕,荫棠写了封血书,通过监狱炊事员转给其妻谭秀贞。大意是:革命一定会胜利,望莫改嫁,将满女渭清招郎,以继其后。
  一九二七年农历五月十八日申时,一个共产党的坚贞的战士周荫棠同志,被反动派杀害于湘潭县十八总,时年三十七岁。
  反动派惨钉荫棠后,还割其头用木笼装着,派人提到淦田地区游垅示众六、七日。谭秀贞带着三个女儿设法将其头收回来,将其尸首安葬于文星桥左侧。其时荫棠的老师胡金生代为撰祭文云:
  呜呼吾父兮,保气数之穷奇!嗟荆棘这世办兮,生灵多罹乎灾危。叹前程之似漆兮,孰个可前知?祗老小家眷兮,同抱无限之伤悲!惟剪纸而招魂兮,复家庭以栖迟。哀奉酒食祭奠兮,冀式饮而庶几,际酷暑而阳兮,权奉榇以瘗之。回思骨肉恩爱兮,何堪忍乎长别离!惟古韩信遭屈兮,岂于道有或违?愿吾父作达观兮,侯再生而有为。
  烈士精神永垂不朽!
  注:此传是根据下死材料整理的:
  1、谭光昭的回忆(荫棠女婿)
  2、周仲炎的回忆(荫棠孙子)
  3、淦田街上老人聂述霖、丁亦竹、周开述、匡秋高、龙绪鹏等回忆。
  4、淦田公社老人侯广陌、王海昆、王怀远王吉生、周近生等回忆。
  5、砖桥公社老人肖镇雄回忆。
  6、平山圹公社老人丁昌祖回忆。
  7、周荫棠的堂弟周万兴、周万全回忆。
  8、《湘谭公报》1926年11月15日、《湘潭商报》民国十六年四月二十四日第五页、《湖南通俗日报》民国十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以上内容由"芨麦£弥望"分享。]


同年(公元1889年)出生的名人:
爱德文·哈勃 (18891953) 美国著名天文学家 美洲美国

同年(公元192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袁德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