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周济美


[公元1907年-1936年]
  周济美,原名杜大阜,字卿元,1907年10月31日出生在江西省万载县黄茅镇和平村长郎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全家九口人,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全靠父亲杜儒春打短工度日,两个兄弟早逝,其他三个兄弟长大后也和父亲一样帮别人打工。
  周济美排行老五,7岁时读过几个月私塾。由于家境贫寒,被迫中途辍学,10岁就拜师学裁缝。3年师满,就分担了家务重担。在少年时代,他曾利用工余时间拜师学武术,练就了强健的体魄。出身贫寒,尝尽人间疾苦,走乡串户,结识众多贫苦兄弟,使他对受剥削受压迫的悲惨生活,了解更多,体会更深。因此,他极端痛恨反动政府的残暴,胸中集结着一腔仇恨的烈火。在大革命时期,当农民运动席卷万载城乡时,他受到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熏陶,积极投身到革命洪流中。
  1929年春,当黄茅地区的革命力量已有相当发展时,原名杜大阜的他,由李光盛介绍加入共产党,并化名周济美。他有胆有识,刚直勇敢,不久,被任命为乡赤卫军的分队长。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大哥杜大万(化名万年)、二哥杜大海(化名周济民)、四哥杜大颁(化名周济光)也相继参加赤卫军和少年先锋队。
  黄茅是万载临浏阳边境上的一个重要集镇,设有地主武装靖卫团、团长周德祥,下面有以“品、节、祥、明、德、胜、坚、定”八个字命名的民团。党组织为了消灭这些地方武装,派遣周济美、时如光等六七个党员,打进“祥字团”当团兵,周济美还当上该民团的班长。该民团有一个班,12支步枪,驻扎在黄茅观音崖。周济美白天名为民团的班长,夜晚则进行革命活动,找其他团兵做分化瓦解工作。1929年9月8日深夜,红五军第二纵队进攻“祥字团”,周济美便带领全体团兵佯装战败被打散,把九支步枪和1000多发子弹缴交给红军。周德祥闻讯后,吓得胆颤心惊,把该民团撤散。周济美机智地搞垮了民团,既没暴露自己和同志们的身份,还暗地发展了革命力量。
  1930年3月,在纪念巴黎公社成立59周年期间,根据中共湘鄂赣边特委的指示,发动了二万多革命群众攻打反动堡垒黄茅靖卫团,缴获步枪70余支和大量物资。周济美带领万载二区第二乡赤卫军分队队员数十人参加了这次战斗。
  同年夏,万载二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后,立即组建了直属革命武装区联队,调周济美任区联队队长,李祥坤为政委。区联队有队员十多人,步枪九支。这支武装为巩固苏维埃政权,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起了重要作用。当时白良乡的支地主武装靖卫队,凭借有十多支步枪和坚固防御工事,经常袭击苏区,-革命干部,危害极大。区苏维埃政府命令区联队消灭这股地主武装。周济美接受任务后,同政委研究,派出几名队员前去侦察,摸清了敌情,认为敌强我弱,不能硬打,只能智取。在一个夜晚,周济美率队半夜赶到白良乡,包围了敌人团部。随后,三名队员摸进团部杀死哨兵,打开大门,周济美率领全队冲进团部。“缴枪不杀!”的威严喊声,吓得靖卫团队队长惊恐万状,爬起来就逃。一名队员眼明手快,手起刀落,敌队长立即成了断头鬼。其他敌人有的企图反抗,被杀死在床上;有的未钻出被窝就乖乖地当了俘虎。区联队一枪未发,无一伤亡,全歼了敌人,缴获步枪十多支,马一匹。由于周济美立场坚定,作战机智勇敢,同年冬,被调到中共万载县委赤色警卫营任班长。
  1931年4月,当苏区开展扩红运动时,周济美积极响应参加了红十六师。参军后,他经受了革命战争的考验,迅速成长,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至1934年春,他已经是红十六师第四十六团第三营副营长兼连长。
  1934年6月,红十六师与湘鄂赣省级机关转移时,因敌强我弱,-失利,伤亡较重,周济美带领的连队被冲散。他带领的余部在武宁、靖安边界的斜港、南北港地区与敌遭遇,他的左腿受伤,不能行走。此后,在革命群众的掩护下到新安里、沙洲等地治疗,部队也隐蔽在新安里的大山里休整。
  周济美在治伤期间,虽然与上级失去了联系,仍然忠心耿耿,坚持斗争。他一方面教育战士克服困难,隐蔽待命,另一方面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做群众工作。群众冒着被敌人杀头的危险,帮助红军筹粮食、察敌情,掩护红军,使部队在新安里一带安全隐蔽两个来月。
  1934年8月,师参谋长郭子明率领收集的红十六师和修铜宜奉边独立团的干部战士100多人,来到谢诸坑、燕子崖一带,组建了靖武永安游击大队。这时,周济美的腿伤已痊愈,派人与游击队取得联系,后被接到谢诸坑。当时,游击队为了和修铜宜奉边特委取得联系,急需在武宁、靖安边界的斜港、南北港一带建立中转站,确定组织靖(安)武(宁)奉(新)白区工作团和游击大队。由于周济美在这一带治伤两个多月,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被指任为工作团长,因此周济美等又返回新安里,在这一带开始艰苦卓绝的游击斗争。
  周济美领导的靖武奉白区工作团有20多人,在-的环境下,生活异常艰苦,住的是深山野林的山洞或毛竹搭的草棚,盖的是茅草,吃的是野菜。周济美不畏艰险,深入到根据地的每一个村庄,密切联系群众,很快就在群众中扎下了根。周济美并不以此为满足,为了更好地打击敌人,他打算在官庄街上附近建立一个联络点。当他打听到官庄联保主任彭炳焱的三嫂周氏,出身贫寒,且家又住在官庄桥下,靠近敌人据点。而她娘家就住在周济美经常活动的北港,当她回娘家探亲时,周济美抓住时机对其教育。周氏深明大义,同意在她家里建立联络点。在周氏的掩护下,周济美以探亲为名,常在她家里与地下工作者联系,周氏每次都到门外放哨。由于周氏机敏过人,这个据点虽然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但直到白区工作团撤走时,也一直没有被敌人发现。
  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努力,工作打开了局面,群众纷纷参加革命组织,南北港、新安里、双溪洞、沙洲一带建立了贫农团(二个抗租抗债委员会),其中的优秀分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建了两个党支部。在此同时,他们还发动群众,打土豪、筹粮款,打击敌人的乡村政权。至年底,仅4个来月,打土豪十余户,没收了大量的银洋、粮食和其他物次。工作团还和靖武永安边游击队、奉靖边游击队互相配合,破坏敌人的军事设备,摧毁了北港、双溪等地的碉堡,缴获了一批0弹药,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游击战争的节节胜利,使人民欢欣鼓舞,群众把红军当成自己的亲人,白区工作和游击队在游击根据地可以半公开活动。只要敌一出来,工作团和游击队可以立即得到消息。
  游击根据地的日益巩固和扩大,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极度惊慌和仇视。1934年12月,国民党正规军和江西省保安团四个团的兵力开赴靖安实行“清剿”。在-下,根据地的房屋大部分被烧毁,大批革命干部和群众被捕杀害。敌人还对根据地实行移民并村保甲联防,居民发给身份证,以限制群众自由;经济上也实行-,凭证购买油、盐、布匹和药品等生活必需品,还在交通要道、集镇等处筑上碉堡,企图切断红军与群众的联系,困死红军。
  周济美并没有被险恶的环境所吓倒,坚持领导军民斗争。他从实际出发,改变斗争策略,把白区工作团和游击队化整为零,进入深山老林。白天转山头,与敌人周旋;晚上串屋场,做群众工作。已经暴露身份的干部安排随团活动,注意保护。周济美带领工作团、游击队始终和群众在一起,同甘共苦,共患难,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还募捐财物慰问烈士家属和蒙受损失的困难户。游击根据地的人民,也不惜牺牲自己,积极支援红军,保护红军的安全。
  1935年2月,游击队大队长梁海山,指导员陈彪奉到奉靖工委工作。靖武奉白区工作团仅留下20多名干部战士。3月,靖武永安白区工作团和游击队的领导人潘克诚、陈亚高等,在敌人的胁迫下投敌叛变,靖武永安边游击根据地的中心地带被敌占领。与之毗邻的靖武奉边游击区成了敌人反复“清剿”的重点地区。周济美没有被敌人的嚣张气焰所吓倒,也没有因为孤军作战而动摇,始终保护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为了适应反“清剿”斗争的需要,他决定成立地方农民武装,紧紧依靠群众,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争。3月下旬,在双溪洞、南并港组建靖武奉游击大队第一、第二两个中队,有队员560余人。游击队成立之后,利用人地熟悉,群众基础好的条件,在武器弹药极其缺乏的情况下,机动灵活地开展反“清剿”斗争。
  7月,周济美领导游击队在蔚云岭伏击靖安县“铲共自卫队”,击伤了国民党塘埠区长刘梦贤和两名敌人。接着020余里,袭击了官庄乡公所,处死了罪恶累累的联保主任彭炳焱,还缴获了一些0弹药。在群众的配合下,游击队频频出击,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使敌人胆颤心惊,不得安宁。
  为了配合游击根据地的反“清剿”斗争,周济美派出反帝拥苏大同盟主任刘志诚和木桂英等,深入东源地区的小塘、向务、黄土恼、港口、大河沿等地发动群众,发展了一批盟员。同时,发展了六名党员,于1936年3月,成立了中共小塘支部。周济美常常亲自深入这一地区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从而,扩大靖武奉边游击根据地。
  周济美在斗争中,注意实行党的正确政策和策略,紧紧依靠贫苦农民,团结中农,打击土豪劣绅,对保甲长采取了军事上的打击和政治上的争取相结合的办法。同时,还派遣一些党员打进国民党区、乡政府、当上保长、副保长,利用合法的身份掩护工作团开展活动,使游击区的保甲制度名存实亡。
  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周济美还把工作团筹集的部分活动经费用来经商。他选派了党员胡石泉、柯立生和革命群众许万诚,分别给他们几百银元做资金,在合洞、石境和官庄开办百货商店和药店,一方面为游击队置办布匹、鞋子、手电和油盐以及药品等物资,另一方面又是工作团的联络点。此外还派遣可靠的革命群众到南昌和靖安县城购买游击队的急需物品,兼带侦察敌情。由于他采取了这些正确的政策和策略,打破了敌人的经济-。
  1936年3月,国民党反动派在加紧对湘鄂赣省苏区“清剿”的同时,也派出四个团,加强了对靖安游击根据地的“清剿”。他们截断山上与山下游击根据地与其他地区的联系。游击根据地大部分被敌占领,只剩下一些山头和少数的山边小村庄游击队的手里。靖武奉白区工作团和游击队的处境非常险恶。周济美和干部战士一道在深山野林里风餐露宿,挖野菜、竹笋、摘野果充饥,过着非人的生活。他教育大家,“宁可饿死决不投降,坚持斗争到底”。
  1936年6月,由于叛徒的出卖,国民党军300余人,包围了游击队的秘密联系点——双溪洞田家背屋场,靖武奉白区工作团团长周济美和游击队中队指导员徐先肇不幸被捕。第二天被秘密押解到县城入狱。
  周济美在狱中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任凭敌人威逼利诱,严刑拷打,始终没有暴露半点秘密。还利用机会找同监的难友攀谈,主动与个别看守接触,拉“家常”宣传革命道理。有个看守兵叫汪猛子,在周济美的教育下,十分同情革命,给周济美提供了不少方便。当汪猛子值班时,周济美就可以利用放风的机会找同志谈心,鼓励难友坚定革命信念。他说︰“匪徒们不会就此罢休的,严重的考验在等待着我们,决不能有半点畏惧,要坚决斗争到底!”
  一天,国民党兵打开牢门,把“政治犯”集中在监狱里的广场上开会,周围架着机枪,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对着开会的“犯人”指手划脚地叫了一通后,又说︰“来,先给我杀掉一个!他们这些'土匪'不杀是不会招供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个敌士兵从牢房里推出一位遍体鳞伤的红军战士,当场杀死。周济美见此情景,带头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红军万岁!”后来,敌人又提审周济美,他毫无惧色,神情镇定地回答敌人︰“要杀要剐听便,石头榨不出油,共产党员的口里是掏不出东西的!”
  敌人杀一儆百的阴谋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无计可施,决定对周济美和徐先肇下毒手。1936年8月的一天早餐时,一个法警阴险地对周济美说︰“吃饱些,要送你回家了。”周济美在最后时刻仍然坦然自若,等法警走后,他找来汪猛子说︰“我有一个金戒指送给你,请你做两件事;一是请你把我们在监狱里的情况告诉外面的同志;二是我们被杀后,请你把我们埋在一起,我们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永远是好同志。”被害的这一天,敌人还耍花招,说要宴请周济美和徐先肇。
  这天,在万载县城内的一间房子里,国民党特务摆了一桌酒菜,桌子旁边坐着国民党县长钟有祖等三人,后面还围了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钟有祖问在座的周济美两人︰“你们还有话要说吗?”他们齐声问答︰“没有!”钟有祖又说︰“我想尽一切法子成全你们,只要你们说出这里的共产党来,现在还不迟。否则,这就是送别酒了。”周济美站起来,面对这个双手沾满革命者鲜血的恶魔,两眼射出火一样的光芒,大声地说道︰“现在是你们得势的时候,看你们能猖狂多久!好吧,为了我们共产党的胜利干一杯!”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伸手从盘子里拿起一个包子朝钟有祖脸上打去,说︰“这个赏给你!”钟有祖来不及避开,脸上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下,他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吼道︰“快给我拉出去……杀!”
  周济美烈士离开人间已经60多年了,但是,人民没有忘记他。每年清明节,细雨纷纷,在烈士的冢前齐集着肃穆的人群。在烈士的家乡,往昔充满灾难贫穷的土地上,陈迹已尽,那五谷丰登的景象,一幢幢美丽的新楼,更点缀出富庶兴旺的景色。烈士的鲜血为祖国的山河增色,而烈士也将在家乡秀丽的怀抱中获得永生!
  [以上内容由"asf198"分享。]


同年(公元1907年)出生的名人:
朱育祺 (19071937) 革命烈士
张文焕 (19071930)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6年)去世的名人:
章炳麟 (18691936) 徽派朴学后期的重要学者 浙江省杭州余杭

下一名人: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