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赵英


[公元1905年-1933年]
  赵英,字何章,1905年10月出生在湖北省襄阳县黄龙--现黄龙镇周湾村的一个地主家庭。其父赵吉成继承祖辈留下的100多亩田产,娶峪山贺家岗贺氏为妻,生下四男二女,赵英居末。望子成龙的父亲在赵英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幼时送他入当地颇有名望的私塾,进行启蒙教育。赵英上进心强,在私塾里发奋读书。1923年丹桂飘香的时候,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黄龙--官办学堂。在学校,他刻苦勤奋,把全部精力集中在学业上,不管是严寒的冬季还是酷热的夏天,总是如饥似渴地埋头苦读。
  1924年,革命先驱萧楚女在襄阳传播火种,革命浪潮波及到黄龙--。老师张百方积极在学生中宣传革命思想,给学生们讲革命刊物《醒众》上的文章。赵英从中受到革命教育,由同情贫苦农民,升华到注意国事,关心时局。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民不聊生的现实,在他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他下决心要扫除这种黑暗社会。
  1926年秋,北伐军占领了武汉。中共党员张百方根据革命的需要辞职离校,赵英、王君恩、蒋顺鼎等进步学生也随之离校回家。此时,中国共产党在黄龙--秘密建立党组织,枣阳地下党的负责人程克绳、高泽甫和襄阳黄龙--的朱佑文、张百方、赵歧周、杜仲奎等,经常在赵英家开会,相互传阅《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这些刊物强烈地吸引着赵英。通过学习这些进步书刊,他进一步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1927年春,党组织在黄龙--西街搭台演讲,宣传革命道理。赵英听了演讲备受鼓舞,写标语,撒传单,开始从事革命活动。党组织根据他的表现,决定让他的二哥赵歧周对他进行培养,经过考验,于192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黄龙区委宣传委员。
  当时,黄龙--一带有红枪会、青枪会、万枪会等民间武装,旨在“打土匪,抗民团,保村卫户”。为了争取会众,取得对这些组织的领导权,党组织派赵歧周当了青枪会社长,陶学科当了红枪会社长,谢耀武当了万枪会社长。他们以社长的身份对这些会社进行了必要的整顿,使之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武装组织。这三个组织总共只有一支“老汉阳”枪、一支“老本厂”枪和一支土枪,称为两条半枪,其余都是大刀、长矛等原始武器。在党的领导下,就凭这些武器,各社团联合起来,胜利地举行了黄龙--暴-动。
  1928年4月初,中共鄂北特委书记廖划平在张湾召开中共襄阳县委会议,传达中共八七会议精神,提议在襄阳举行几次大的暴-动。会后,黄龙区委认真地分析了本区情况,认为暴-动条件已经成熟,可以先行暴-动,暴-动的时间定于4月16日,重点攻克对象是黄龙--团防局。
  4月16日,正值黄龙--热集。暴-动总指挥朱佑文、赵英调集各会会员,暗藏刀枪,以赶集为名,潜入黄龙街,进入预定的各自攻击的岗位。上午10时许,一切准备就绪。朱佑文、赵英发出暗号,各路人员一齐行动,攻破了团防局,打死了反动团总朱奎九,团丁纷纷交枪投降。接着,赵英带领暴-动队伍冲进了恶棍周华林的盐行。周华林正与老婆一起吸大烟,见赵英持枪冲来,刚要伸手去摸枕头底下的手枪,赵英眼疾手快,“”的一枪,打死周华林,缴获了他家的0弹药。
  这次暴劝,鼓舞了人民群众,促进了黄龙--一带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黄龙区委立即决定在蒋家庙成立襄东农民运动指挥部,赵英任指挥长,李大全任副指挥长。指挥部下设经济、裁判、宣传、看守队等机构,成为襄阳县委第一个苏维埃政府的基础。
  为了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区委决定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总队,赵英兼任指挥长。赵英领导全区农民和工农革命军,大力宣传土地革命的有关精神,广泛发动群众,惩办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迫使地主老财减租减息,向农民运动指挥部献粮献款。土匪恶棍慑于革命威力,不敢轻举妄动。贫苦农民扬眉吐气。
  同年秋,国民党鄂北“清乡”司令李继才到黄龙--一带“清乡”,地主、土匪等反动势力组成还乡团,杀回黄龙--,对革命群众和贫苦农民实行疯狂地报复。面对敌人的嚣张气焰,鄂北总队被迫“插枪”隐蔽,农民武装被迫解散,赵英转移到钟祥监利一带活动。
  1929年2月3日,枣阳、均县、光化、谷城4县代表大会在光化北乡召开。会议决定成立4县临时特委,临时特委将襄阳划为汉南、汉北两个特区。汉南特区(辖襄樊、襄东、襄南地区)的工作由赵英负责。赵英回到襄东,编印、散发传单,暗中串联骨干分子和原农协会员,恢复发展各地党组织。8月,恢复并改组了黄龙区委,而且恢复建立了蒋湾、姚岗等10个支部,恢复了农民运动指挥部,赵英任指挥长。
  1930年2月,中共湖北省委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派聂洪钧到鄂北担任特委书记。聂洪钧上任后在襄阳城内召开鄂北特委扩大会议,撤销汉南、汉北两特区,成立临时县委,赵英为委员,仍负责襄东党组织的领导工作。特委根据均、光、谷、襄、枣5县基础好,群众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各县又掌握有一些武装的具体情况,决定在5县举行暴-动,通过暴-动创建各县的根据地。会上还具体地研究了各县的武装暴-动计划。
  2月5日,赵英根据广大农民的要求,为了配合当时的革命形势,以农民协会的名义处死了土匪头子柏永清和劣绅袁天洪等人,把武装斗争公开化
  5月13日,枣阳临时县委接到蔡阳铺敌人内部的情况报告,作出了蔡阳铺暴-动的决定,并连夜召开有关人员会议,赵英作为襄阳党的负责人参加了部署蔡阳铺暴-动计划的会议。14日清晨,赵英带领襄阳农民自卫军和李治帮等80多人,化装成赶集的群众,一大早混入蔡阳铺街。他们把长枪捆在柴捆里,短枪藏在裤子里,刀斧藏在箩筐底。乘团丁们吃早饭的机会,奋勇而入,冲进了团防局,打死了放哨的团丁,其余团丁因正在吃饭,没有武器,只好抱头鼠窜,暴-动队伍缴获了长短枪110多支。初战告捷,士气倍增,赵英在鄂北特委委员杨秀阡的领导下,配合枣阳县农民自卫军一鼓作气,又攻下了翟家古城和琚家湾,取得了一日连克三镇的重大胜利,共缴获长短枪270多支。15日,农民自卫军在琚家湾高桥铺进行整编,以黄龙--农民自卫军为主成立了农民自卫军鄂北总队。
  鄂北总队在高桥铺成立后,襄枣宜县委鉴于以往的教训,决定部队向山区推进,在敌人力量较薄弱的襄枣宜三县交界地黄龙--建立革命根据地。17日,部队进驻黄龙--以北的陶家巷,召开了攻打黄龙--的紧急军事会议。赵英在会上向各路指挥员详细地介绍了黄龙--的地形、敌人的兵员实力、布防情况等,会议制定了四路进攻黄龙--的作战方案。18日拂晓发起进攻,一举攻克黄龙--,取得了击毙敌团防局大队长以下数十人,缴枪数十支的战绩。
  自蔡阳铺暴-动后,农民自卫军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部队不断扩充,很快发展到800多人,纵横驰骋在黄龙--、王家集、胡家营、阴阳寺、平林店、新集和齐家店等襄、枣、随、钟各县的边沿地带。随着革命武装的发展,根据中央军委长江办事处的指示,于6月25日,鄂北总队在襄东陶山庙整编,正式成立工农红军第九军第二十六师,赵英任师政治部主任兼农民运动指挥部指挥长。师部设在马槽岭月儿冲迎水庙。从6月8月,红二十六师经过大小40多次战斗,歼敌1500多人,缴获01300多支、全师发展到1300多人,开辟了东到枣阳隆兴,南到宜城板凳岗、北到滚河张家集、西到襄阳东津湾,面积约270平方公里,40多万人口的襄枣宜苏区。
  为了进一步巩固苏区,1930年7月,襄阳县苏维埃政府在黄龙--姚家岗村成立,根据鄂北特委指示,赵英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朱佑文任党代表。在赵英的努力下,组建了4个区、34个乡苏维埃政府。县、区苏维埃除设土地、文化、经济、军事等科外,还设了县保卫大队、贫农协会、妇女解放委员会、少年先锋队、儿童团、老年守备队等许多群众团体。
  赵英在健全各级苏维埃政权的基础上,大力发展苏区的文化教育事业。在苏区范围内办起了24所农民夜校和31所列宁小学。夜校的360多名学员,主要以《土地问题决议大纲》为课本,既学习文化知识,又理解了党的土地政策。列宁小学的500多名儿童,学习边区教育部门统一编印的列宁小学课本。这些儿童不仅学习文化,而且积极参加保卫苏区安全、捉拿不法奸商和破除迷信活动。与此同时,赵英领导群众进行了清匪反霸、打土豪分田地、禁烟禁娼、禁止粮食流入白区斗争。赵英号召群众在发展粮食的同时,发展多种经营。在苏区集镇开设粮、棉、油、猪、牛等行业,主持公平交易,限制投机商人。苏区群众不无感慨地说︰“自从盘古开天地,只有共产党为我们谋福利。”
  赵英对人民满腔热忱,衣着简朴,平易近人,堪称表率。有一次,枣阳的一位同志送来一封信,要当面交给赵县长,别人告诉他赵县长正在门前和战士们商量事情。他去找,可又不认誓位是县长,直到赵英问明来意请他进屋喝茶时,他还以为赵英是县长的勤务员。
  县政府每逢过节加餐,赵英总是挑水洗菜,擦桌抹凳,端菜添饭,给同志们当服务员,他自己却不入席。大家去请他,他却说︰“别管我,你们先吃。”等同志们吃过饭后,他也不管有菜无菜,站在灶门口吃两碗饭就行了。有一次敌人“扫荡”,赵英和同志们一连几天没吃上一顿米饭,后来买了一点米,饭做好后,他来到站岗的战士跟前说︰“我来换岗,你快去吃饭吧!”同志们十分感动。
  苏区的发展和壮大,敌人既恨又怕,经常派特务进入苏区刺探军情,寻机捣乱。为此,县政府制定了《治安条令》,发动守备队、少年先锋队、儿童团站岗放哨,盘查过往行人。有一次,赵英从县政府到黄龙--街上办事,忘了带路条,路过姜家桥时,被15岁的儿童团员姜道德拦住去路,不准通行。赵英当即转回取了路条,才到黄龙--去。办完事后,当天下午,赵英在全体儿童团员大会上,对姜道德严格执行《治安条令》进行了表扬,还奖励他3块银元。从而鼓励了苏区人民,苏区的纪律更加严格了。尽管敌人耍尽花招,也没有在苏区钻到空子。
  赵英对工作极端负责任,对县政府捕捉来的土豪劣绅、流氓恶棍,他都亲自审问。对于拥护共产党,又愿意向人民靠拢的开明士绅,他都耐心地说服,敦促其弃恶从善,教育其悔过自新;对于那些胡作非为而又屡教不改的首恶分子,他总是坚决地予以严惩,以示政府的威力,伸张革命正气。
  1930年10月,鄂豫边特委和边区革命委员会受“立三”路线的影响,鄂北革命形势恶化。11月,鄂豫边特委决定开辟豫南革命根据地,强令红二十六师和各县农民自卫军远征豫南,红二十六师转战桐柏泌阳、唐河等县,沿途消灭了大批的地主团防武装。12月1日攻克唐河县县城,建立了唐河县苏维埃政府。此次远征缴获了0数百支及大量的军需物资,极大地振奋了人心。但由于该地区易攻难守且远离鄂北苏区,并非开辟革命根据地的理想之地,因此红二十六师迅速主动撤离豫南回到鄂北。这次远征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暴露了红军的实力,同时也震惊了国民党反动派。1931年春,鄂豫边国民党驻军调集14个团的兵力“围剿”鄂北苏区,敌第五十一师王甲本部进攻我黄龙苏区马槽岭,赵英和谢耀武带领革命武装用土枪、土炮奋起还击,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苏区人民雀跃欢唱︰
  马槽岭上松树青,高高山上驻雄兵,
  敌人胆敢来侵犯,叫他掉头伤残身。
  马槽岭战斗后,敌人恼羞成怒,敌第五十一师、第四十八师倾巢而出,进行疯狂的报复,将苏区分割包围。在黄龙苏区的危急时刻,贺龙率领红三军第七、第八两师向均、房进军,威逼襄阳,反动派不得不抽调“围剿”苏区的敌兵固守襄阳,只留下“铲共团”把守苏区。4月底,余益庵从均、房回苏区重整红二十六师。赵英率县大队配合红二十六师打垮了“铲共团”,各级苏维埃政府相继得以恢复。
  7月,枣阳反动派调集民团千余人,集结在枣阳重镇乌金店,伺机骚扰苏区。为了拔掉这颗钉子,赵英带领县大队,配合红二十六师乘敌立足未稳,发起了对乌金店的进攻。
  深夜,赵英带领县大队已将乌金店秘密包围,战士们埋伏在镇周围,等待着战机的到来。天将拂晓,赵英见赶集的群众陆陆续续往镇上走来,灵机一动,计上心头。他和身边的两个战士耳语一阵儿,便跃上大路,朝着肩挑柴担,手提竹篮、油罐的3个老乡走去,向他们说明了来意,老乡们欣然相助,把柴担、竹篮、油罐交给赵英他们,转身通知其他赶集的老乡伺机助阵。
  赵英他们把大刀往柴捆中一插,挑上柴担,提上竹篮、油罐急速往寨门走去。3个睡意的哨兵发现有人到了跟前,其中一个斜挂盒子枪的哨兵把赵英拦住,刚要发话盘问,两个倒背大枪的敌人也分别从两边凑上前来,赵英瞅准了时机,装着像换肩的样子,双膀一用劲,将柴担猛一旋转,两捆劈柴猝不及防地撞在两个哨兵的脸上,这一撞使得两个敌人满脸血污仰躺在地上。两个战士趁机从柴捆里抽出大刀,一刀一个结果了他们的性命。所有这一切来得太快,另一个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赵英一刀送上了黄泉路。赵英一声招呼,埋伏在周围的战士们便发起冲锋,大部分敌人还在睡梦中便当了俘虏。此后,赵英的名字传遍了襄、枣两县。
  8月,赵英、王君恩按照湘鄂西苏维埃政府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精神,成立了土地改革委员会。在土地改革委员会的组织领导下,雇农工会举办训练班,培训土地委员和积极分子,学习宣传《土地革命法令》和《土地问题决议大纲》,提出了“打倒土豪、平分土地”、“土地回老家,合理又合法”的口号。这一系列的措施,使得襄东苏区秩序井然,生产力得到发展,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景象,成为湘鄂西苏区根据地在鄂北较好的试点。
  1931年12月,襄枣宜钟苏区按区域划分为5个大军区,各大军区组织一个比较正规的红军游击队,赵英任第二大军区委员。他率领黄龙--苏区人民积极修建防御工事,囤积粮食,做好反“围剿”的准备。同月下旬,国民党纠集了近10万人,疯狂地对苏区进行第四次长达半年之久的“围剿”。敌人先在苏区边界地区修筑工事,建立各种反动组织和反动武装,进行残酷的奸、淫、烧、杀、抢等罪恶活动。然后集中主力部队和各种地方反动武装、民团、“剿共”队、义勇军等,打进苏区中心,占领各个重要城镇,以城镇为据点向四周“清剿”,并进行毁灭性的破坏。敌人烧毁了襄阳县苏维埃所在地姚岗的民房建筑,赵英等领导人转移到峪山东部王家湾,继续领导群众开展反“围剿”斗争。
  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当时的主要领导沈宗源又没能正确分析形势,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而是采用和敌人硬拼的“左”倾冒险政策,红二十六师-皆挫,部队损失惨重。1932年3月1日,临时省委召集紧急会议,布置苏区反“围剿”斗争。3月10日,鄂豫边省苏维埃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第二号通告,决定鄂北成立山南、山北两个地区游击总指挥部,赵英任山北赤色游击总指挥,指挥襄东一、三、四区及枣阳等地方武装,开展对敌斗争。
  2月17日,正当鄂北苏区紧张之时,临时省委书记临阵私自潜离苏区,恰在这时,红三军攻下应城,敌军一部调离鄂北苏区防范红三军,敌军又与河南大杆土匪发生冲突,鄂北苏区的局势暂时得以稳定。3月底,湘鄂西中央分局派巡视员来到鄂北,贯彻执行“左”倾冒险路线,强调红军绝对不许离开苏区,只在苏区内与敌死拼。4月初,河南的土匪被敌人收编,国民党反动派又集中全力重新对鄂北苏区进行“围剿”,目的是不放走1个红军战士和1名革命群众,形势十分险恶。5月底,鄂豫边临时省委决定将被敌冲散的红二十六师与山南、山北游击队合编为鄂北赤色游击军,赵英任总指挥长。
  6月,由于原县苏维埃军事科长胡万善经不住严峻形势的考验,拖枪带人投敌叛变,加之敌重兵“围剿”,赵英带领县保卫大队和游击队,撤退到黄龙以南白土山区与敌人周旋。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赵英在枣阳耿集的梁家大山召开各地干部会议,分析形势,总结经验教训,决定暂时把0弹药埋藏起来,各自分散隐蔽,坚持地下斗争,伺机东山再起。
  赵英和县委常委鲍大山一起把13支步枪埋在山脚下,化装转移,准备到南漳武镇一带从事地下工作。不料在路过欧庙时,被敌人逮捕,赵英把党员名单吞进肚里,为党保守了秘密。
  赵英被捕后,敌人妄图从他嘴里得到中共地下党员名单,设盛宴款待,以高官厚禄诱他投降。赵英踢翻宴席,痛斥敌人说︰“叫我投降,那是白日做梦。共产党员是为人民谋福利的,谁当你们那些祸国殃民的狗官!”敌人诱降不成,就施暴行,给赵英坐老虎凳、钉竹签、上压杠,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凶残的敌人拿着从火炉里取出的血红的烙铁,威胁说︰“赵县长,若再固执下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赵英面对凶煞恶神般的刽子手,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动得了我的皮肉筋骨,但动摇不了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狡猾的敌人清楚地知道,威胁利诱只能对付贪生怕死的可怜虫,在真正的共产党员面前是不起作用的。敌人为了达到他们在黄龙--扑灭革命势力的罪恶目的,押着赵英到黄龙--街上诱捕共产党员、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为了揭穿敌人的阴谋,赵英昂首挺胸,步履坚定。当地百姓无不钦佩他的英雄气概。
  面对宁死不屈的赵英,敌人煞费苦心,一无所获。他们只好用铁丝穿过赵英的锁骨,押往武汉向其主子交差。赵英在押往武汉的途中强忍着钻心的疼痛,用敌人逼他写自首的纸笔,写传单往车外撒,揭露敌人的罪恶行径。到了武汉,敌人复动酷刑,得到的仍只是指责和斥骂。-成性的蒋介石恼羞成怒,亲自下令杀害赵英。
  1933年初,国民党豫鄂皖三省“剿匪”司令部军法处行刑队将赵英杀害于汉口口码头。赵英临刑时视死如归,昂首挺胸,振臂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坚定的革命信念。
  来源:中国军网
  [以上内容由"楚风"分享。]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0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锡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