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咸宁市 > 赤壁市人物

张茂信


[公元1906年-1935年]
  张茂信,1906年6月20日生于湖北省蒲圻县斗门桥下屋张家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全家九口人,仅有柴山一亩,旱地二亩。为了度日,租种了土豪邱道晋水田50多亩,年交地租60余担。一家勤扒苦做,精打细算,收入除捐税外,勉强可以度日。张茂信0岁时,从堂兄张茂礼读了三年私塾,后因家贫辍学,在家务农和做手艺。1924年,他与黄在桂结婚,生得一子,取名卫儿,后不幸夭折。
  1930年,随着革命运动的不断深入和发展,张茂信在家乡参加了地方赤卫队。次年,红十六军来蒲折开展游击活动,他报名参了军。同年11月7日,他参加攻打驻蒲圻新店国民党军第八十二师的战斗。由于作战勇敢,各方面表现都很好,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3年3月,湘鄂赣省委为迅速粉碎敌人对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决定把工作重点放到外线去。张茂信被任命为湘鄂边红军游击队长。他受任后,经常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白区的中心区域,发展党的地下组织,侦察敌人情报,开展地下武装斗争,机智勇敢地与敌周旋,巧妙地打乱了敌人进攻苏区的部署。
  1934年1月,中共湘鄂边中心县委建立。钟期光任书记。张茂信任中心县委委员兼军事部长和蒲圻武装工作团主任。张茂信积极带领游击队打土豪,筹粮饷,活动在粤汉铁路一线的蒲圻,临湘、岳阳部分地区和崇阳,通城等县的边界处,2月的一天,张茂信获悉︰国民党岳阳守敌用汽车从武汉运回一批0弹药和军用品,准备用于“围剿”湘鄂边苏区,此车须经蒲圻赵李桥。张茂信立即召集有关同志,研究部署劫车方案,并亲自带领尖刀连,埋伏在赵李桥附近的公路两侧山林中。中午,敌车开到了赵李桥镇,张茂信急令战士作好准备,待敌军驶入包围圈后,张茂信一声令下,埋伏在公路两侧的战士发起猛攻,冲向敌阵。刹时间,枪声、喊杀声震动山谷,押车的敌兵吓得魂飞魄散。经过短暂的激战,很快全歼了车上的敌人,取得了奇袭敌军车战斗的胜利。此役共截获敌新式手枪24支和全部军械品。敌人惊闻赵李桥折兵丢械的消息后,更加疯狂地向湘鄂边苏区发起进攻,一面调集大兵“清剿”,一面对苏区实行经济-。为了解决红军暂时的经济困难,减轻苏区人民的负担,湘鄂边中心县委采取“找敌要钱粮,逼敌送物资”的“反将法”,决定派张茂信带人秘密将国民党赣、粤、闽边区“剿匪”司令部参谋长贺国光的老娘抓来作为人质,逼贺送钱送粮。
  当时,贺国光的老娘居住在家乡晓阳畈,此地离交通方便的蒲圻赵李桥镇只有三华里,敌援兵闻信极易赶到,再加之贺府庭园宽敞,房屋毗连,门坚墙实,暗道不清,如动兵硬攻,必会付出代价,甚至还会打草惊蛇。针对这一情况,张茂信决定采取请“贺菩萨”进山念经的办法智取她。但怎样才能进入贺府呢?张茂信经过艰苦细致的调查,终于说通了贺家的一个女婿,请他作向导。1934年秋初的一天,张茂信带领李济平、冷日生等八名精干人员,冒着蒙蒙细雨,在红十六师部分战士的配合下,来到了晓阳畈。张茂信等个个腰藏短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肩扛锄头,扮成农民下田劳作的模样,来到了贺家大院门口。张茂信见大门口站着几个持枪护门的家丁,急忙走上前去,向家丁说明来由后,便跟着佣人来到了贺国光老母的住处。此时夜幕降临,贺母正在屋内敲木鱼、念佛经,身旁还有两个婢女伴着。张茂信等急忙推门而入,很客气地对贺母说︰“请你老到山里去跟我们念经消灾。”说完不容贺国光的老母推辞,便你扯我拉背起她并带着两个婢女出了贺府大门直奔中心县委指定的山洞内,然后改用轿子将她抬到湘鄂边中心县委所在地的殷家冲。
  第二天,张茂信写信给贺国光,要他派代表来谈判,并在信中指出︰如果不接受谈判,一定要动干戈,红军也奉陪到底。贺国光对他老母极尽孝道,为了保全老娘性命,不得不私下派人与红军秘密协商,并手谕︰只要老娘无恙回家,要啥给啥。最后他根据红军提出的条件,将大批光洋、医药器械、办公用品等分两次送到崇阳坳和十字坳进行交接。这样,湘鄂边红军的经济得到了可观的补充。
  1934年9月,湘鄂赣省委副书记傅秋涛在省军区手枪队护送下,到鄂东南苏区检查工作,途经通城时遇敌包围。傅秋涛冲出重围后,来到湘鄂边中心县委所在地殷家冲。为保证傅秋涛的安全,钟期光特指派张茂信带领游击队护送。一路上,他机智地避开了敌人重重关卡,把傅秋涛安全送到了目的地——崇阳。10月,主力红军奉命长征,湘鄂赣省委在敌重兵“围剿”下,与中央领导机关失去了联系。为了尽快得到党中央指示,湘鄂边中心县委根据省委指示,派张茂信带领陈樵等到反动势力猖獗的通城县季山地区开展革命活动。张茂信等白天隐藏在季山附近毛家亭李文周家,晚上出入朱家、鲁家、水口、左港一带秘密发展组织,动员群众。他们常常趁夜深人静在季山一带到处张贴标语口号,吓得反动头目惊恐万分,不敢随便出兵搜村查户捕杀革命同志和无辜群众了,有力地推动了革命运动的发展。不久,他们就在季山地区毛家亭建立了党支部,陈樵任书记。张茂信等积极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带领贫苦农民深入开展反土豪、斗恶霸的斗争。在斗争中,他采取分化瓦解的办法,对一些民愤不太大、有改过和守法奉公行动者,进行教育争取;对少数恶贯满盈和怙恶不悛的土劣,则坚决镇压,从而孤立和削弱了反动势力。季山一带逐步建立了苏维埃政府的一些群众团体,开展了土地改革。
  1935年3月,张茂信调任湘鄂边中心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他深入村寨小镇,进出百姓家门,做认真细致的组织发动工作。有时为了甩掉跟踪的“尾巴”和越过敌人的哨卡,他装扮成农民或商人与敌周旋,被人称为“巧妙多变,形影不定的活神”,敌人为了捉住张茂信这个“大活神”,绞尽脑汁,施尽了“妙计”。国民党赣,粤、闽边区“剿匪”司令部再三通令各分部及辖区团防︰务必不择手段,不惜代价,速将“匪首”张茂信缉拿归案,以绝后患,并施展了“重金悬赏”的惯技。一时间,湘鄂赣边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地方反动武装,倾巢四窜,群起争捕。
  1935年冬,张茂信在环境极端险恶的情况下,置生死于度外,独自来到通城左港毛家亭李文珠家了解农运工作情况,并布置恢复党组织,开展灵活多变的武装斗争。不巧,此行被叛徒刘英才告密,通城县地方反动武装百余人,埋伏在张茂信返回途中的相思山中。张茂信完成工作任务已临黄昏,恐时间太久被敌发现,便急匆匆地踏上了返回的路途。当张茂信走进敌人的埋伏圈时,叛徒刘英才从路旁树林中窜出来,像饿狼捕食似的嘶喊着︰“他是张茂信,抓活的——有赏——”敌人闻声像一群捅了窝的马蜂一样,嗡嗡乱叫地朝张茂信扑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茂信眼疾手快地捡起一块大石头,猛地朝叛徒刘英才砸去,并高声骂道︰“砸死你这败类!”刘英才头一偏,只听他背后的匪头“哎哟”一声,倒在地上。正当张茂信从地上捡起第二块石头时,叛徒刘英才大声嚎叫︰“张茂信,你跑不了啦,快投……”叛徒降字未出口,就被张茂信投来的石块打中了左下额。他摸了一下凸起的额头,恼羞成怒地喊道︰“他没枪,跟我上!”敌人一个个像吃了豹子胆的亡命之徒,一窝峰似地朝张茂信围上来。张茂信面对众匪,沉着应战,避实击虚,机智勇敢地与众敌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由于张茂信手无寸铁,被躲在身后的敌人举锄击中了头部,晕倒在地。敌人将他按住,五花大绑地抬到了该地的敌乡政府。敌乡长黄成恩如获至宝,满以为有财可发,有官可升了,便连夜设堂审讯。
  “张茂信!你年轻有为,知书达理,我们贺司令都很看重你,只要你说出共产党组织和共产分子,保你平安,而且还能升官发财,”黄匪跷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说。
  张茂信慢慢睁大双眼,怒视匪首,然后轻蔑地一笑,故作惊异地说︰“哟——要不是亲眼见到两片嘴唇在上下扇动,我还以为是疯狗在这里瞎嚎乱叫呢。”
  黄成恩暴跳如雷,拍桌打椅,指着屋内各种刑具威逼道︰“张茂信,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这东西不是作摆设的,它是会吃人肉喝人血的。”
  “那我也告诉你,共产党不是泥捏纸​​糊的,是用钢筋铁骨铸成的。我从参加共产党的那天起,就把一切交给了党,你们这帮狗0,休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共产党的秘密。”
  黄成恩见张茂信不吃威逼利诱这一套,立刻露出凶相,恶狠狠地命令打手︰“给老子上刑,往死里打,看他说不说。”几个袒胸露臂,满腔杀气的家伙一齐扑了上来,将张茂信绑在十字架上,并脱下他的上衣,用牛皮鞭乱打瞎抽。张茂信咬紧牙关,横眉不皱,怒目瞪圆。当叛徒刘英才上前劝他“不要死心眼,说出来,保你升官发财”时,张茂信怒冲冲地朝叛徒刘英才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大声骂道︰“你这败类,快滚开,可惜今天没杀死你,但你活在这帮龟孙们堆里,比猪狗不如,有一天,老百性会找你们讨还血债的。”叛徒刘英才被骂得狗血淋头。
  “给老子用酷刑,打死为止。”一群打手用铁棍朝张茂信身上乱捅,接着把他从十字架上放下来,拖到燃有艾叶辣杆的烟缸旁,将其头按在缸内,用毒烟薰。张茂信被打得遍体鳞伤,昏倒在烟缸旁。张茂信一醒过来,就骂道︰“狗0,人民不会饶恕你们的。”“畜牲们,我做鬼也要跟你们斗。”就这样,张茂信在敌人的酷刑和屠刀下,坚贞不屈,活活被打死,时年26岁。
  [以上内容由"襄樊前进"分享。]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德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