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东省 > 梅州 > 兴宁市人物

张瑾瑜


[公元1912年-1935年,革命烈士]
  张瑾瑜,原名琼珍,1912年生于广东省宁县永和区大成村。父亲张北绿曾任国民党兴宁县永和区区长兼自卫队长,母亲沙满娘操持家务,张瑾瑜在兄妹6人中排行第三。
  1927年,张瑾瑜在大成小学读书。那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叛变革命,中国革命转入低潮。然而,在中共兴宁特支领导下,早在1924年就已开展农运并成立了分农会的大成村,这时在黄佑才、罗屏汉、张超曾、张中、陈坦等人积极推动下,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党团组织不断壮大,农会、赤卫队、儿童团十分活跃。9月3日,大成村农民义勇队参加了第二次攻打光宁县城的农民暴-动,占领了国民党兴宁县政府,成立了兴宁革命政府,建立了广东工农革命军第十二团,沉重地打击了敌人,鼓舞了人民的斗志。1928~1929年间,大成村成为当时地下党最大的红色交通站,从九成嶂县委所在地到大成村,从大成村到大坪、大信根据地,形成一条严密的交通线。
  大成村浓厚的革命氛围,使张瑾瑜自幼受到农民革命运动的薰陶。在党的教育、引导下,她在大成小学、中学一面读书,一面参加革命活动,晚上时常瞒着父母去开会、送信、贴标语、撒传单。1929年夏加入共青团后,工作更加大胆泼辣,机智勇敢,受到团组织的表扬。当时,同志们都知道她不顾家庭的反对,坚决参加革命的事情。
  1929年6月,张瑾瑜与陈坦、张兆兰等到九龙嶂出席共青团兴宁第一届代表大会,恰逢红四军政治部主任陈毅到会指导,给与会代表以极大鼓舞,张瑾瑜更是深受教育。她当即与张兆兰商定,奔赴罗屏汉等人在兴宁北部山区建立的根据地,参加农民革命运动。
  张瑾瑜在九龙嶂开会期间,兴宁国民党反动当局正出动大批-搜捕革命同志,她母亲数日未见到女儿,焦急万分,直接找到区委书记张超曾,向他要人。第二天,张瑾瑜回到家,母亲不容分说,就把她锁在房间里,不许离开半步,连一日三餐都由家人从小窗口塞进去。母亲用锁头锁住了女儿身,却锁不住女儿革命的心。张瑾瑜献身农民革命的决心已定,为了摆脱家庭的禁锢,她苦思出一计。一天晚上,她要求洗澡。母亲同意了,但很不放心,特地叫其小女儿张维添守候在房门口。当洗毕穿衣时,张瑾瑜叫添妹去房里拿木屐,随即乘夜赤足离开家,走了百余里崎岖山路,到达大坪区河岭村。罗屏汉安排她住在区委委员罗义妹家里。从此,张瑾瑜开始了她的新的革命斗争生活。
  张瑾瑜按罗义妹的提议,与其四妹罗菊珍为伴,在河岭、大塘村挨家挨户串-动贫苦农民参加农民革命,宣传妇女解放。她白天帮助农民种田、除草,晚上召开会议、办妇女识字班、组织儿童团,宣传革命思想,揭露封建社会的罪恶。为了更生动形象地教育群众,她编写了不少山歌,如“土豪收租矛(无)人情,又要加二又要精,又要酒肉包送谷,又喊调田界给别人,土豪吾杀矛(元)冤伸”;“正月里来是新年,农民妇女真可怜,爹娘家财都矛(无)份,还当'猪仔'去卖钱,封建社会暗无天”。张瑾瑜用这种农民喜闻乐见的山歌,启发教育农民妇女要获得翻身解放,要过好日子,就要打倒土豪劣绅,反对封建压迫,争取男女平等,婚姻自主,从而提高了大家对参加革命的认识,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在她的宣传鼓动下,河岭、大塘村先后有200多农民加入了农会组织;各村成立了妇女会,办了妇女夜校;团组织亦有新的发展,大塘村吸收了一批新团员,补选了团支部书记,健全了团组织。张瑾瑜亲自介绍罗菊珍等8名先进青年入团,壮大了河岭团支部。
  8月,兴宁县委在大坪双头山召开北部山区骨干分子会议,县委委员罗屏汉主持会议,罗义妹、罗文彩、蔡梅祥、张瑾祥、蓝亚梅等出席了会议。这次会议决定在兴宁、龙川的双头山、大塘肚及邻近江西的大信等20多个乡镇建立和健全党、团基层组织,壮大革命武装,实行土地革命。革命形势的发展,需要大批干部,县委在大信根据地举办群众工作训练班,参加的学员有100多人,罗屏汉、潘大昌、张瑾瑜均为训练班学员讲课。训练班结束后,学员们分赴各地农村活动,在兴宁、龙川,寻乌交界的20多个乡镇组织发展了农会和赤卫队,健全了党团组织,建立了乡苏维埃政权和革命武装;并在这些地区全面实行减租减息、打土豪、烧田契,与商绅官豪作斗争,农民革命运动搞得热火朝天。大信地主钟雪南公然反对抗租抗债,派其走狗到岩前收租逼债。张瑾瑜发现后,同罗屏汉商量,遂派驳壳队员处决了钟雪南的走狗,从而有力地打击了地主豪绅的嚣张气焰,推动了抗租抗债的斗争。张瑾瑜在斗争中锻练成长,于192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同年9月,随着形势发展需要,亦为迎接红四军的到来,根据中共东江特委的指示,在大信石南村成立兴宁县革命委员会,罗屏汉为主席,张瑾瑜当选为委员。10月,中共兴宁县委机关从九龙嶂转移到大信,在北坑里召开了党代会,改选兴宁县委,罗屏汉任县委书记。县委成立妇女运动工作组,张瑾瑜为主要领导人。
  1930年春,张瑾瑜、刘思松受县委派遣,到黄陂新村开展工作,成立中共兴宁县第三区委员会,刘思松任区委书记,张瑾瑜为区委委员。同时成立区苏维埃政府,领导群众实行土改分田。至同年秋,大信的中和、蕉坑、小佑、岩前、新南都建立了乡苏维埃政权,唯有罗栋村仍为大土豪钟雪南把持,依仗有10多枝长短枪,且与当地反动武装有联系,对抗革命,钟雪南叫嚣︰“谁加入共产党,就把他全家杀掉”。因此,罗栋村成为兴宁与寻乌边发展壮大革命势力的一大难点。为了巩固发展根据地,县委书记罗屏汉经过深入调查,决定以农民钟亚庆为打开局面的突破口,特指派张瑾瑜和何亚清径直到七娘凹钟亚庆家里,同钟亚庆促膝谈心,做思想工作,讲述了穷人翻身解放、大义灭亲的道理。经张瑾瑜等人的启发,钟亚庆顿觉心明眼亮,爽快地说︰“坚决听党的话,党要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张瑾瑜趁热打铁,取出一包标语,问︰“你敢不敢去钟雪南屋楼贴标语?”“敢!”钟亚庆接过标语,当晚与哥哥钟伟香一起,在钟雪南家的大门、墙上,都贴上“打倒土豪钟雪南”、“实行抗租抗​​债”等标语。钟雪南恼羞成怒,扬言报复。钟亚庆兄弟不怕恐吓,按张瑾瑜说的“以亲串亲,以邻串邻”办法,分头串联穷苦农民组织农会,很快就发动了100多人,成立村农会,选举钟敬遴为农会会长。9月初的一天,张瑾瑜和何亚清又来到钟亚庆家,根据其表现和要求,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钟亚庆入党后更加积极肯干,又介绍钟敬遴、曾来娣、钟伟香入党,介绍王亚梅入团,成立罗栋村党支部。按张瑾瑜的提议,选钟敬遴任支部书记,钟伟香任分田组长,钟亚庆调任大信乡赤卫队长。在党支部领导下,农会发动200多名会员斗争了钟雪南。但钟雪南仍十分嚣张,竟骂农会为“农匪”,继续破坏抗租抗债运动。为了打击钟雪南的嚣张气焰,11月17日晚,罗屏汉、潘火晶、张瑾瑜、何亚清和钟亚庆带领东江游击队、赤卫队200多人攻打钟雪南老宅,钟雪南从后门潜逃。游击队缴了10多支枪,烧了地契,开仓把粮食分给农民。至此,大信、新村与寻乌、平远及龙川大岭连成一片,全面开展土地革命。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张瑾瑜同罗屏汉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是年冬两人结为夫妻。当时驻兴宁的国民党第三营营长张英闻知此事,暴跳如雷,硬要张的家人写出“不认亲”的声明登报。然而,作为革命伴侣,张瑾瑜同罗屏汉的同志情、夫妻爱在斗争中不断升华。
  1930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在东江革命根据地之大南山建立了以邓发为(省)特委书记的闽粤赣苏区,统辖“闽西、广东东北、赣东南一部分”。并将东江特委划分为西北、西南两分委。在中共西北分委的直接领导下,粤东北苏区含三省11个县市逐步形成了一块党政军统一的根据地,土地革命斗争蓬勃发展。
  1931年1月上旬,中共西北分委书记兼闽粤赣苏区特派员刘琴西在新村南扒主持召开兴宁五华龙川党员代表大会,成立中共五兴龙县委会,书记为古清海(因古未到职,由罗屏汉代理),并改组五兴龙苏维埃政府,主席为潘火昌,张瑾瑜当选为委员,任妇女部长。
  1月8日,刘琴西与红十一军参谋长梁锡祜到达寻乌县委所在地贸东墟,根据闽粤赣军委的指示,决定将东江游击大队一部分与平远游击队​​、寻乌游击队、龙川畲辣区游击队,整编为红六军第一师独立营,营长彭城,副营长罗文彩,政委罗屏汉,参谋长黄义,张瑾瑜任独立营营部党支部书记兼营宣传队队长。这是一支巩固粤东北苏区的主力红军。
  独立营成立不久便投入战斗。张瑾瑜在战斗中总是冲锋在前,英勇作战;战斗间隙又同宣传队员一起写标语、画壁画,宣传红军的宗旨和任务,深受军民的欢迎。
  1932年初,张瑾瑜和罗屏汉调往新开辟的江西会昌县委工作,罗屏汉任县委组织部长,张瑾瑜任妇委书记。他俩积极协助县委书记古柏开展工作,取得了新的成绩。7月,会昌中心县委在筠门岭成立,邓小平任中心县委书记,罗屏汉任中心县委组织部长兼会昌县委书记,张瑾瑜任中心县委妇委书记。在中心县委领导下,他们密切配合,努力完成扩红支前、发展生产等各项任务。张瑾瑜根据形势和任务的需要,及时举办了妇女骨干训练班,培训了一批妇女干部。特别是认真抓了妇女中的党团组织建设,发展了一批妇女党、团员。至10月底,培养了妇女党员93人、团员320人。她以党团员为骨干,发动广大群众做军鞋,募集小菜、薯干等物资慰劳红军,组织妇女给岚山岭后方医院的伤员缝洗衣服,使会(昌)寻(乌)安(远)三县的妇女工作面貌一新。
  1933年4月,邓小平调离会昌后,罗屏汉接任会昌中心县委书记,任务更为繁重。时值张瑾瑜怀孕分娩,广东军阀又重兵北犯中央苏区,战事频繁,罗屏汉既要指挥作战,又要忙于日常党政多项工作。于是,夫妇俩商定,将刚出生的小男孩送给别人抚养。
  同年8月16日,苏维埃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第48次会议决定成立粤赣省。9月6日,在会昌召开于都、会昌、西江、门岭、寻乌、安远、信康、兴(宁)龙(川)及平远、五华、武(平)西等代表大会,成立粤赣省临时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大会选举钟世斌刘晓、张瑾瑜、罗屏汉、蔡梅祥等37人为执行委员。11月4日,中共粤赣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成立粤赣省委,张瑾瑜当选为省执行委员,任省白区工作部部长。她忠于职守,积极主动,忘我工作。当时中央苏区建立了“共产主义星期六”劳动制度,张瑾瑜不仅反复宣传这一劳动制度的重大意义,而且身体力行,同省委机关的工作人员一起,和红军家属一起劳动,不论收割、驭牛、砍柴、担水、扫地等,都是一马当先,深受群众好评。在日常工作中,她对同志热情关心,体贴入微。福建白区工作部的王华等人要到瑞金去学习,路经粤赣省,张瑾瑜热情接待,烧了热水给他们烫脚,还拿出《斗争》《红色中华》等刊物给他们阅读。后来因形势逆转,白区工作学习班停办,张瑾瑜又鼓励王华等人回福建“认真学习,积极工作,坚决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1934年8月,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多次“围剿”,中央苏区缩小了。为了开辟新区,发展粤赣边的游击战争,中央在于都成立赣南省。张瑾瑜调任赣南省委执行委员,省白区工作部部长。她在毛泽东直接指导下工作,及时将中共中央白区工作部的“六•七”指示信精神,贯彻到敌占区域的县、区两级组织中。当时的形势非常紧张。张瑾瑜一面深入发动苏区群众打草鞋、支援红军;一面组织力量做好隐蔽党员、建立地下游击队,准备红-移等诸项工作。她还为罗屏汉主持的寻南工作团学习班讲课,培训了一批军事干部,有力地牵制了广东军阀北犯中央苏区的行动部署。
  主力红军北上抗日后,敌人腾出重兵“围剿”赣南苏区,形势十分险恶。1935年春,张瑾瑜随中央分局项英陈毅率部向粤赣边突围,在信丰、安远之间,遭到广东军阀张瑞贵等3个师的包围,经过反复冲杀,红军损失惨重。4月,张瑾瑜所在部队突围到安远高云山芦村茶坑时,又遭到敌人的四面包围。当时张瑾瑜有孕在身,行动不便,在这生死悠关的危急关头,她急令战友们冲出重围,自己负责掩护,同敌人血战到最后。面对扑上来的​​敌人,她宁死不屈,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牺牲时年仅24岁。
  张瑾瑜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她的革命故事在战友和父老乡亲中广为传颂。1959年,烈士家乡兴宁县委在合水兴建革命烈士纪念碑,碑上镌刻有张瑾瑜的英名。大坪革命烈士纪念碑的碑面上也镌刻了张瑾瑜的英雄业绩。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南粤英烈传》和《广东革命史辞典》《中央革命根据地词典》,均辑有张瑾瑜的生平事迹。
  [以上内容由"登徒子"分享。]


同年(公元191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