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杨文甫


[公元1900年-1935年]
  杨文甫,号继绪,别名仁甫、文虎、1900年生于湖北省通城县九岭乡马洞村麻石坡一贫苦农民家庭。父母早逝,只留下三间草房。杨文甫兄弟三人,不是给人做子,就是为地主放牛。杨文甫不满10岁就给地主放牛两年,后因不甘受辱骂-,毅然逃出地主家。
  1925年夏,共产党员赵世当在九岭点燃革命烈火。饱尝人间苦水的篾匠杨文甫被革命火焰展现的光明所吸引,参加了“青年读书团”。次年,通城县大兴农民运动,黄云岸、刘书堂发动饥寒交迫的农民打土豪、捉劣绅,开仓放粮吃大户,杨文甫一马当先,被选为中农民协会委员和农民纠察队副队长。
  1926年8月,赵世当介绍杨文甫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目不识丁的杨文甫,带着弟弟杨海燕,以篾匠职业为掩护,走村串户,广泛联络贫苦农工,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揭露黑暗统治,了解敌人活动情况,发展党的组织。在1927年至1928年间,他参加了党领导的驱逐夏斗寅叛军残部、通城“八二○”暴-动、策反国民党驻军十三军某部十五团、中农民暴-动等重大武装斗争。杨文甫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臂力过人,在历次斗争中,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英勇杀敌,屡建战功。
  1929年夏,通城县南区党组织连续遭敌破坏,中苏维埃政府主席刘书堂等十多名共产党员惨遭杀害。黄云岸率湘鄂边区挺进大队离开通城,转战在湘鄂赣边。敌人的“清乡队”像梳头发一样,一遍又一遍下乡搜捕共产党员和“可疑”分子。在险恶环境下死里逃生的杨文甫并没有被吓倒,反而激起了他对敌人的更加仇恨。他继续以篾匠作掩护,组织人民同敌人斗争,为烈士们讨还血债。这年冬天,他到与通城交界的岳阳县读书洞做工,意外遇到隐蔽在那里教书的故友陈乔(陈乔1926年冬在通城入党)、他俩交谈了别后情形,交换对当前斗争形势的看法,拟订了以建基山、-尖为中心,恢复和发展党组织的计划。杨文甫精神大为振奋,奔走于平江、通城、岳阳三县边界地区的相师山、张师山、八斗山、袁家山之间,活动于月田、花庙、南江、团山、九岭琉璃坳的各个村落,经过半年多的艰苦工作,党组织有了新的发展。
  1930年6月,他们在建基庙成立建基区委(亦称花庙总支),书记陈乔,副书记杨文甫、杨次泉。同时,组建了一支以杨文甫为队长的湘鄂边区游击队,锄奸杀敌,劫富济贫。
  1931年4月,岳阳县党组织在第二次反“围剿”中失利,建基区委也遭重挫,陈乔等人转移药姑山。杨文甫率游击队活动于药姑山、相师山与哈蟆尖之间。
  1933年,钟期光率一支部队到这一带活动,帮助杨文甫壮大了武装力量,将游击队扩建为湘鄂边区游击大队,杨文甫任大队长。其主要任务是打土豪,捉“财神”,为湘鄂赣省和红军捐款筹粮,故又名捐款大队。在钟期光的支持下,杨文甫的游击大队神出鬼没地袭击了岳阳县的杨慕寒、通城县的杨仕斌等大土豪劣绅的武装,没收了大批粮食、银元和其他物资,支援了红军,救济了穷人,民众革命精绪又高涨起来。这年冬,杨文甫先后发展共产党员20多人,恢复了建基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杨文甫为区委书记,杨幼雄为区苏维埃政府主席。
  1934年春,以钟期光为书记的湘鄂边中心县委成立,杨文甫任中心县委肃反委员兼捐款大队长。杨文甫根据钟期光的指示,率队回-尖建立了平通岳工作委员会,自任书记,很快发展了通城,平江、岳阳三县边界地区的苏区,革命斗争更加火红。同时,杨文甫率捐款大队100多人,如下山猛虎,神奇般地袭击了南区区长程子堂的老巢,重挫了南区副区长陈荣波的保安队,捣毁了程子堂旨在诱捕共产党员的醮场,捉拿了一批土豪劣绅。9月上旬,杨文甫又配合洪育人率领的红三师1000多人枪,横扫云溪、九岭、琉璃坳、北港一带的地主武装和保安队,获得了大批银元、物资和枪弹,鼓舞了人民的革命斗志,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此后,程子堂、陈荣波及其地主豪绅称杨文甫为杨猛虎,听到他的名字就心惊肉跳,恐惧不安,咬牙切齿地说︰“不除掉杨猛虎,我们就吃不得饭,睡不成觉,交不了差。”于是,他们一面向县紧急求援,派兵“围剿”;一面网罗孔广大达等一批流氓,四出侦探,威逼利诱革命队伍中的不坚定分子,并高价悬赏︰“有人捕得杨文甫赏银100元,知情立报者赏银30元”。时过数月,陈荣波带兵几次进山“围剿”,连杨文甫的影子也未看到。
  杨文甫在外活动期间,家乡程家岭地主、马洞保长杨信吾猖狂进行-活动,派人员探听杨文甫及游击队的行踪。杨信吾的母亲也乘机高租重利,盘剥压榨穷人。杨文甫得知此情,便于1935年农历正月初一(公历2月4日)清晨,头戴礼帽,身穿便衣,佩挂双枪,率20多名全副武装的精干游击小队,挑十来担物品,从-尖小路悄悄来到包源洞。这时,天刚麻麻亮,除程家岭杨信吾家张灯笼、贴对联、鞭炮啪响外,其他各屋,关门闭户,萧条冷落,似乎根本不存在过春节这回事。杨文甫见了,内心一阵难过。他指挥十几名队员,将杨信吾捉来。其母见儿子被杨文甫的人抓去,先是哭诉求情,继而呼天抢地,百般辱骂,放肆撒泼。她的叫喊,惊醒了包源洞全湾群众,大家见是杨文甫带队伍回来,捉了恶霸杨信吾,欣喜异常,便都围拢来了。杨文甫安排好岗哨,就地召开群众大会。他站到场子中拱手高声说道︰“各位父老兄弟姐妹,今天是乙亥年正月初一。我文甫和弟兄们,一是特来向大家拜年、祝福;二是为家乡人民除害。在这个万民同享欢乐的节日,为什么包源洞只有杨信吾一家热热闹闹,大鱼大肉过年,而我们大家却冷冷清清,连饭都没得吃?我们的血汗被杨信吾等地主榨去了。刚才,地主婆骂我们是'土匪'。不错,我们是土生土长、劫富济贫、除暴安民的军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为劳动人民求解放谋幸福的人民子弟兵。而杨信吾则是地方上的吸血鬼、杀人魔王。他趁我一段时间未回来,残害人民,杀害革命者,搜集我们的情报,罪大恶极。现在我代表马洞人民,除掉这一大害!”游击队员立即将杨枪决了。在群众一片欢呼声中,杨文甫同队员们将杨信吾家的主要财产和他们带来的十余担布匹、衣服、食物,一一分给当地贫苦农民。饥寒交迫的农民接到财物,喜不自禁,感谢杨文甫雪中送炭,齐颂共产党爱护人民群众。
  1935年春,湘鄂边苏区进一步发展,湘鄂赣省委决定,将平通岳工作委员会与岳(阳)通(城)临(湘)工作团,合并为平(江)通(城)岳(阳)临时县委,杨文甫为县委书记。
  3月18日,杨文甫正考虑着如何进一步武装群众,发展组织,筹集粮款,巩固和扩大苏区,共产党员、捐款大队小队长张松荣跑来绘声绘色地报告︰他在石溪发展了一批党员,做好了两户豪绅的工作,答应拿出钱、粮、物接济红军,现只等你县委书记去成立组织,决定洽谈接济事宜。杨文甫信以为真,只带两个队员,连夜同张松荣来到石溪戴家冲。张松荣到了家门,心怀鬼胎地说︰“杨大队长,你们等一下,我去叫门。”他按预定暗号叫开门,招呼杨文甫进去,他悄悄溜走了。原来,张松荣早已被程子堂捕获叛变,收为干儿子,并答应捉到杨文甫,获赏银80元。此后,张松荣便死心蹋地为干爹效劳,在杨文甫面前伪装积极勇敢,骗取信任,暗中不断向程密报杨文甫的行踪。前几天,他以有病回家休息,顺便在地方活动组织为名,向程通风报信,设下圈套︰张松荣去骗杨文甫,陈荣波带保安队到戴家冲埋伏。
  这时,天刚拂晓,杨文甫一进门,见屋内没有张松荣,而有黑影晃动,便觉情况有变,双手握枪向门边退去。但是,已经晚了,门被关上,十几个黑影猛扑过来。久经沙场的杨文甫说声“不好”,随即一梭子,便与敌人搏斗起来,虽然打倒几个匪徒,但终因寡不敌众,被匪徒捉住。匪徒把杨文甫三人押到堂屋,程子堂出来假惺惺地说︰“对不起,来晚了,呵!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待杨大队长?他们是贵客,还不快松绑!杨大队长,我们请你来,有事商量……”杨文甫怒目圆瞪,大声说︰“不要罗嗦!你把叛徒、贼子张松荣交出来,让我处死他,再商量。”“那好办,只要你把游击大队和共党人员全部带来,同我们合作,我一定把松荣交你处理,还保荐你到县里当大官。”杨文甫嗤之以鼻,轻蔑地讥笑道︰“你们那个官,只有哈叭狗才当,要我投降办不到!我正想怎样把你们这些恶魔斩尽杀绝哩!”程子堂恼羞成怒,命令带下去上刑。心狠手毒的陈荣波指挥匪徒程旺南、毛际洪等对杨文甫施行最残忍的踩压扛、挟手指、钉竹签、烙铁烧等酷刑。杨文甫被折磨了一天一夜,几次死去活来。敌人得到的只是一顿臭骂。陈荣波费尽心机,毫无办法,于3月20日上午,把奄奄一息的杨文甫抬到何婆桥枪杀了。
  当人们听到威震湘鄂边、年仅35岁的杨文甫惨死在敌人屠刀下的消息时,无不潸然泪下,失声痛哭,愤怒谴责反动派惨-!
  来源:中国军网
  [以上内容由"胡开心心"分享。]


同年(公元1900年)出生的名人:
杨伟贤 (19001935) 革命烈士
余愿学 (19001927) 革命烈士
特产 (19001931)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余瑞祥 (19051935) 革命烈士
杨英 (19111935) 革命烈士
岳新明 (18981935) 革命烈士
杨伟贤 (19001935)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余国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