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信阳 > 固始人物

杨松柏


[公元1901年-1933年,革命烈士]
  杨松柏,字仲白,又名维新。1901年出生于河南省固始县往流镇西街一个世代书香家庭。1918年,他考入固始县城中学。这时新文化运动之风吹到了固始这块古老的土地,一些人的思想也在发生着变化。杨松柏在学校里接受了新思想,逐渐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
  1926年冬,杨松柏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4月,杨松柏参加了二次北伐。
  四一二-政变后,杨松柏和其他同志被中共党组织派往河南从事革命活动。
  杨松柏回到家乡。不久,他便与固始中学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积极参与该组织的秘密活动。
  1928年3月,中共固始党组织遭到破坏,杨松柏因身分暴露,不得不离开家乡。
  在离别的前一天晚上,杨松柏拉着妻子的手,亲切地说︰“淑芳,你在家里辛苦了,为了革命事业我不得不离开你,你要理解我。”这一夜,两个人叙了很久、很久。妻子万万没想到这成了她和丈夫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
  1928年春,杨松柏来到开封,经多方寻找才与中共开封党组织接上头。河南省委决定让他从事互济会工作。
  这年夏天,开封监狱关押了一批“政治犯”。杨松柏为营救被捕入狱的革命同志,整天不停地忙碌着。
  一天夜晚,杨松柏又一次来到省教育厅厅长张鸿烈家里。这张厅长是位忧国忧民的志士,在省城里享有一定的威望,为人处事颇为谨慎。他身着青灰色丝绸裤褂,从后屋走了出来,忙招呼杨松柏落座。因杨松柏和他是同乡,说话也自然亲切些。双方寒喧一阵后,杨松柏话锋一转,说︰“张厅长,狱中关押的那些人大都是些学生,有的和我关系不错。他们的思想是激进点,平时对国家的前途多忧多虑,爱发一些牢骚,其他也没有什么不轨行为。我这次来是想请您出面帮助说说话,通融通融。”
  这时,躺在椅子上的张鸿烈忽然坐直身子,望着杨松柏说︰“你能保证那些人中没有共产党?”
  杨松柏笑着说︰“哪有那么多共产党?张厅长,您老也不要谈'共'色变,说实在的,共产党和国民党合作期间,相处得不也是很好吗?出现眼下的这种局面,我看完全是由于国民党出尔反尔造成的。”
  张鸿烈双目微闭,宽阔的额头在灯光照射下,有些发亮。他听着杨松柏的话,不时点点头。
  杨松柏越说越激动,“如今我们国家,表面上看也是泱泱大国,而实际上千疮百孔,危如累卵,帝国主义列强在咱们的国土上驻军队,建工厂,办公司,任意宰割,残酷搜刮,加之国内的军阀们和他们狼狈为奸,趁火打劫,我中国民族灾难深重。凡有点良心的正直中国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眼睁睁地看着国家一天天烂下去。”
  “松柏,别激动,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让我出面为他们讲讲情这不难,但想马上把他们给放出来,恐怕不是我讲讲情就能解决的。”
  “张厅长,这点我知道,其他方面的工作我还要继续做。”
  两人越谈越投机,不知不觉已是后半夜,这时杨松柏一看时间不早了,便站起来,歉意地说︰“实在对不起,耽误您老休息,过几天我再来拜访您。”
  经多方努力,关押在开封监狱100多位革命同志终于以“年轻无知,上当受骗”为由,被国民党当局无罪释放。
  1930年5月,蒋冯阎中原大战揭幕。中共中央决定利用这一有利时机,组织豫西暴-动,建立红军。
  这年冬,中共中央派员到洛阳组建了以史慧丰为首的军事委员会,杨松柏任委员。
  1931年初,按照军委的部署,杨松柏与郭显坤分工负责做樊钟秀旧部崔邦杰的工作。为了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杨松柏和郭显坤星夜赶往鲁山,联络崔邦杰。郭显坤和崔邦杰是老相识,崔邦杰自从樊钟秀在中原大战中被炸死后,便拉起1000多人在鲁山占山为王。
  山区的夜死一般的沉寂,偶尔传来一两声狼嗥,给山区蒙上一层恐怖的色彩。杨松柏和郭显坤深一脚浅一脚行走在山路上。天色渐渐放明。两人走得又累又饿,想找户人家吃点饭都没有。四周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光秃秃,连一棵树都不生,显得特别苍凉。他俩只好咬着牙往前赶。
  来到鲁山崔邦杰营地已是晌午时分,这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山间高地,四周是陡峭的山崖。崔邦杰的营部坐落在山头一个庙里。杨松柏和郭显坤喘着粗气被哨兵带进庙。
  郭显坤与崔邦杰是老相识,见杨、郭二人来到,崔邦杰显得十分高兴,并亲自沏茶,当他把茶碗放在郭显坤的面前时,笑着说︰“显坤兄,眼下在哪干大事?”郭显坤笑了笑没直接回答︰“我俩今天就是想来请你下山一块去干大事。”
  “什么大事?”崔邦杰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郭显坤接着说︰“想让你参加共产党!”崔邦杰惊讶得眼楮睁得圆圆的,上下左右打量着面前这两位不速之客。说实在的,自从中原大战被蒋介石击溃后,崔邦杰对蒋有刻骨的仇恨,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气。如今自己拉了一帮人盘踞一方,想以此为基础,再图发展壮大,到时再侍机报仇。现在郭显坤来让他参加共产党,他对共产党了解得也不多,只知道共产党人少,尽在山沟里打游击,如此势单力薄,怎能成大气候。好半天,崔邦杰才用手抓了抓头皮,说︰“共产党,俺也有所闻,但蒋介石拥有重兵,你们有多少人?再说,共产党都是一帮文人,能成事吗?”
  郭显坤说︰“共产党有文有武,干家可多哪!”
  杨松柏在一旁观察着崔邦杰,他觉得崔邦杰是豪爽之人,有正义感,只是对共产党不了解,说服他不会太难。想到这,便插话道︰“崔老兄,你知道北伐时的叶挺吗?他就是共产党;还有贺龙,人家本来是军长,还参加了共产党起义呢!”
  郭显坤顺势说︰“蒋介石又怎样?打了这些年了,共产党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越发展越大。”一席话让崔邦杰的眉头渐渐舒展了。
  杨松柏见火候一到,趁机将军︰“咱们这样干,上除-,下报家仇,有何不可?崔老弟如有顾虑,我们只好告辞了。”
  崔邦杰立刻跃起,拉住杨、郭两人︰“老兄,急什么?咱姓崔的怕过谁?打老蒋俺早就憋不住了。”说着喊护兵摆酒。
  席上,崔邦杰端起一碗酒说︰“今天你二位到咱山头上来,算看得起俺,俺喝下这碗酒,以表诚意。”说着,仰脖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空中举了举手中碗,说︰“往后,俺崔某就跟着你们干!”杨松柏也端起一碗酒站了起来,说︰“邦杰兄如此爽快,只要我们团结起来,打倒老蒋的日子不会太久!”说罢,也一饮而尽,崔邦杰高兴地连连夸奖︰“佩服、佩服!”席间,谈笑声、踫杯声从屋里传出,在山谷间飘荡。
  是年春,豫中各县闹饥荒。许昌中心县委决定︰深入发动群众,开展抗捐、抗债、分粮的斗争。杨松柏作为许昌中心县委常委被派到叶县指导农民运动。他一头扎进群众中,秘密串联贫苦农户,很快成立了光蛋会。为帮助穷苦农民度过饥荒,杨松柏经过充分酝酿,准备发动东乡农民抢焦庄粮库。
  农历四月初八这天,天气晴朗,阳光照在大地上,分外灿烂。田野里的麦苗开始拔节,绿油油的,一望无垠。夹杂着草木气息的和风微微吹来,沁人心肺,让人无不感到春天的魅力。此时,杨松柏正在一间土屋里对光蛋会的骨干作最后部署。
  屋子里坐有七八个人,一个个神情专注。杨松柏站在靠墙的方桌旁对大家说︰“今天中午,咱们就要采取行动,大伙一定要负起责任,要懂得,咱们穷人只有团结起来,同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才会有活路。”
  中午,在通往焦庄的路上,东乡的各路人马有的推着车子,有的赶着驴、牵着马,有的担着萝筐,十个一阵、二十个一伙,直奔焦庄粮库而来。
  粮库坐落在焦庄的东侧,与庄子相隔200米远,它是由呈品字型的3栋房屋组成。粮库的警丁大都赶庙会去了,留下看家的三四个警丁也正在屋内玩着牌。忽然,杨松柏带着一伙人拿着扁担冲进屋内。几个警丁还不知怎么回事,就被绑了起来,魂都吓飞了,一个个连声喊着饶命。杨松柏指着一个胖警丁,厉声喝道︰“钥匙在哪?”胖警丁身子像筛糠似的,结结巴巴地说︰“在……在……口袋里。”粮库大门很快被打开,潮水般人群涌进库房。贫苦农民们见到这样多的麦子,那一张张饥黄的脸上充满了惊喜。一时间,挑的挑,扛的扛,驴驮、车拉,粮库几百万斤粮食所剩无几。
  杨松柏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蕴藏在人民群众身上那种革命热情和干劲。他想,只要组织发动好,人民群众才是摧枯拉朽的巨大动力。
  1933年5月,杨松柏在执行任务中不幸被捕。先在许昌关押了20多天,刑讯多次,敌人一无所获。6月15日,杨松柏等8位革命同志被押往开封。国民党河南绥靖公署主任兼省府主席刘峙听说杨松柏曾就读于黄埔军校,便亲自审讯。他不紧不慢地说︰“我们都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应该继承中山的遗志,把革命进行到底。唉,谁知道你却走错了路。”
  杨松柏怒目圆睁,愤怒地说道︰“呸!你这个背叛革命的败类,还有脸说我!”刘峙一听哑口无言,过了一会,说︰“那好吧,其他我们都不讲,我要讲的是你眼下落入我的手里,你是想饮弹长眠,还是想高官厚禄,这两条路你选择。”杨松柏笑了笑说︰“从我加入共产党那天起,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党,要杀要砍你随便吧!”
  1933年一个秋雨蒙蒙的清晨,开封北门处,戒备森严。杨松柏戴着脚镣手铐,从容地走上刑场,壮烈牺牲,时年仅32岁。
  来源:中国军网
  [以上内容由"zzzlll"分享。]


同年(公元1901年)出生的名人:
许祖熊 (19011927)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杨伟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