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徐跃


[公元1906年-1934年,革命烈士]
  徐跃,字文鉴,号子鱼,1906年10月出生于江西省乐平县狮子口村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徐馨山是晚清秀才,善文墨,精医药,重义轻财,以教书、行医、代写诉状为业。大伯父徐素芬,是晚清补翎秀才,文才出众,医道高明,为乐平西乡有名的绅士和兴建乐平县儒学堂的倡导人之一,在家乡办私塾,亲自执教,教授乡民子弟,人称“素芬先生”。
  徐跃7岁时,开始在大伯父身边读书。14岁,随父迁居乐平县城翥山岭魁堡试馆,进乐平县第一高级小学读书。小徐跃天资聪颖,沉默寡言,善于独立思考。平时不常见他看书,多数时间是独自散步,但先生每次考他,又总能对答如流。1923年,徐跃以优异成绩考入南昌江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
  当时的南昌处在北洋军阀统治下,不准建立共产党组织,也不准建立国民党组织。不少在外省加入党、团组织的赣籍青年,满怀救国救民的壮志豪情,先后回到南昌,冲破北洋军阀的罗网,积极开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邹努、郑育民等在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组织读书会,开辟阅览室,宣传马列主义。徐跃是读书会的积极分子,阅览室最勤奋的读者。课余活动时,他总是贪婪地阅读革命书报杂志,从中认识到只有马列主义,只有中国共产党,只有奋起革命,才能救中国,所以经常和同学徐镜寰一起,深更半夜,到大街小巷去张贴革命传单和标语。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全国愤怒,南昌各界3万多人-、--。徐跃更是义愤填膺,走在-队伍中,手持小旗,振臂领呼︰“打倒帝国主义!”“收回租界!”“严惩杀人凶手!”不久,经郑育民、刘继培介绍,徐跃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此后徐跃便辍学闹革命,参加了江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会和江西省学生联合会工作。
  1927年3月,国民党江西省党部被国民党右派和AB(反布尔什维克)团分子所把持,图谋改组省学联,为其所用,由国民党中央特派员、省党部委员兼青年部长、AB团骨干分子洪轨出面,以同乡关系接近徐跃。徐跃洞察其奸,一面虚与往来,继续探其动静,一面向组织汇报,并会同姜铁英等,发动和组织学生,突然冲进省党部,揭穿并粉碎了他们的阴谋。这一举动,深得邵式平的嘉许。
  同年5月12日,徐跃受邵式平的派遣,肩负着中共江西区委交给的改组国民党乐平县党部和协助康威德在乐平县创建中共组织的双重任务,从南昌回到了家乡乐平。
  这年春,国民党右派蔡嘉厚、段定干等控制了县党部,异已分子邹福全、彭天赐等把持了县农民协会。他们狼狈为奸,散布“共产共妻”、“工人增加工资是加重农民的负担”等-言论,唆使1000多名不明-的农民,冲进县城砸了县总工会,还指使一些人于夜深入静时,头扎白巾,手持铁棍,并鸣枪-。徐韶善经鄱阳奔赴南昌,向中共江西区委作了汇报。江西区委立即作了全面部署︰一方面以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的名义,由省党部赣东北特派员邵式平选派在南昌的共产党员石凌鹤、侯金城、共青团员徐跃及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汪容三、鲍铭九等赴乐平改组国民党乐平县党部。又由李正芳带兵1个连到乐平任县长,支持改组,镇压反动分子。另一方面又秘密通知中共鸣山煤矿支部书记康威德进城,与石凌鹤、徐跃等联系,建立和发展中国共产党组织。
  徐跃和李正芳等是5月12日同船到达乐平的。为防意外,他们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先从港口村下船、待派人进城侦察清楚情况以后,才正式进县城。由于有人通风报信,国民党右派蔡嘉厚、段定干和异已分子邹福全、彭夭赐等早已逃跑。所以,徐跃他们一进城,便顺利改组了国民党乐平县党部,按中共江西区委决定,由徐跃任常务委员兼组织部长,石凌鹤任工人部长兼宣传部长。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掌握了乐平县的领导权。稍后,康威德也从鸣山来到县党部任干事,一则指导县党部工作;二则利用这一公开身份便于秘密创建和发展中共组织。从此,真正实行了国共合作。
  1927年5月下旬,徐跃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5日,朱培德在南昌公开分共,以武装“礼送共产党人出境”,并专电通令各县禁止工农运动。徐跃、康威德、石凌鹤等通过内线获得这一信息后,立即审时度势,迅速决定,中共乐平县城支部所有党员都转入农村,分散活动,很快创建了一批农村党组织——中共茶园岗、神溪华家、三合源、吊钟形、刘家垄、大田、田里蔡家支部。8月初,徐跃、康威德等为了统一对全县各地党组织的领导,又在茶园岗成立了中共乐平特别支部,由康威德任书记,并决定由康威德亲赴南昌,向省委要求成立中共乐平县委。
  康威德赴南昌未回,乐平县的革命形势突然恶化,敌县长李正芳命令警察局长派警察四处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县总工会委员长何一平、组织委员陶润水、秘书程德邻等十几人先后被捕入狱。蔡嘉厚等返回乐平,重新控制了县党部。徐跃、石凌鹤虽处变不惊,临危不惧,但不知变起何因,更不知该如何办,也决定奔赴南昌,寻找康威德,向他汇报,若找不到康威德,便直接向省委汇报、请示。徐跃、石凌鹤以达南昌后,方知汪精卫于7月15日公开背叛革命。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大革命惨遭失败。8月1日,党领导发动南昌起义,不久也遭失败。此后省委负责人均已避往各地秘密活动。据分析邵式平可能已去景德镇,所以,他们在南昌没有找到康威德,便迅速转赴景德镇,在里村偶遇邵式平,汇报了乐平的情况。邵式平指示他们回乐,“重整旗鼓接着干”。
  徐跃、石凌鹤返回乐平后,康威德已被迫回到老家黄梅县去了。他们便挑起了领导乐平革命的重担,按照邵式平的指示“重整旗鼓接着干”。10月,徐跃主持召开陶润水等出狱人员会议,总结经验教训。他说︰“因为我们一无武装,二无政权,所以被捕、失败。今后,我们要想办法,依靠工农,夺取武装,夺取政权,夺取胜利”。并计划在登高山、观音泉、鸣山等地秘密活动,打土豪筹款和夺取0。11月,徐跃在中共江西省委工委书记彭义先的帮助下,于鸣山建立了中共乐平特别区委,亲任书记。根据中共八七会议精神,在茶园岗陈文龙家,召开全县党团员扩大会议。到会党员50多人,研究发展农民协会组织,准备举行年关暴-动等问题。决定首先夺取地方武装,攻打鄱乐(鸣山)煤矿公司,然后在鸣山附近举行年关暴-动。这次会议是夜晚召开的,由于保密不严,到会人多,开得太晚,散会后还打了糍粑吃,被村里保长发现,密告了国民党县党部。县党部不敢贸然行动,便将徐跃、石凌鹤、徐镜寰、徐韶善、陈文龙等共产党员的姓名密告省党部。省党部即派谢了缘(乐平人,共产党员,被安排在国民党内部做秘密工作)来乐平了解情况。谢了缘到乐平,走了一个过场,即回南昌交差。此后,县党部并未就此罢休,仍四处搜捕。结果,徐镜寰被捕入狱,徐跃等被迫分散隐蔽,继续秘密活动。徐韶善、文龙等避往上海,石凌鹤经上海东日本去了。
  石凌鹤等人走了,领导乐平人民革命斗争的重任落在徐跃一人身上。这时,形势越来越严峻。国民党到处张贴反动标语,-气焰日益嚣张。乐平人民的革命斗争正需要有人领导。他虽然也是重点侦缉对象,但仍然没有回避,继续留在乐平,再一次“重整旗鼓接着干”。1928年4月,在中共江西省委巡视员彭义先的帮助下,中共乐平县委在鸣山正式建立,徐跃亲任书记。5月,乐平县革命力量与鄱阳、万载、弋阳、横峰县联合行动,在全县进行了总动员,普遍张贴传单、标语,声势浩大,威力空前。这时,乐平、鄱阳、万载、弋阳、横峰5县靖卫团全部集中在乐平,企图镇压革命,但又怕革命群众奋起反击遭受损失。县长周国光不仅不敢下令镇压,反而下令撕毁他们以前张贴的反动标语。并说︰“共产党是惹不得的,越惹越厉害,倒是不惹的好。”与此同时,鸣山煤矿工人也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武装--,矿主极其恐慌,深感威胁太大,权益难保,于是出巨款收买军队,悬重赏捕捉共产党领导人。结果,县委书记徐跃、鸣山区书记崔先行、少委巡视员彭义先等先后被捕入狱,其他同志均不得不暂时隐蔽,停止活动,等待时机。
  徐跃被捕入狱后,坚贞不屈,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向难友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气节和共产主义理想教育。他胞妹徐文壁在南昌葆灵女子中学读书,放假回家,时常来看望他。他便利用这一机会与外面联系。一方面鼓励同志坚持革命,一方面筹集少量资金,购买一些小型工具,组织难友打草鞋、编竹器,请人拿到外面以低于市价出售,换回钱物,解决衣食问题。他把全体难友紧紧团结在一起,进行必要的、合法的、公开的斗争,以改善在狱中的待遇。有一次,还托胞妹传递给难友徐镜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读书,专心读书,好好读书(非孔孟之书)”,以此共勉。
  1930年8月20日,方志敏率领红十军攻克乐平县城,打开监狱,救出了徐跃等2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当时,徐跃脚上的镣铐特别粗大、沉重,很难砸开,最后还是到铁匠铺,想了很多办法才砸开。徐跃出狱后,没有丝豪犹豫,立即加入红军。接着他又动员自己的妻子彭珍珠,胞妹徐文壁、徐文玉,以及20多名难友,一同参加红军。11月,徐跃离开了乐平,跟随方志敏转战赣东北,进行艰苦的反“围剿”斗争。
  方志敏、邵式平等深知徐跃既有较高的文化理论素养,又有较丰富的革命实践经验,既才思敏捷,又善于独立思考,正是革命所特别需要的人才,所以一直把他留在身边工作。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成立后,方志敏立即委任他为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秘书,赣东北省列宁师范学校校长,省委、省苏、省军区、省工会联合主办的《工农报》的总。为红军培训指挥员,方志敏创办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分校,亲自讲授“国际形势和中国革命形势”,徐跃讲授“推翻旧社会,创建新社会”等专题。徐跃不仅认真负责,埋头苦干,出色地完成方志敏交给的各项革命工作,而且在大是大非上,更是坚定不移地站在方志敏一边,成了方志敏的亲密战友和忠实助手。
  1932年3月,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的中共中央的代表曾洪易来到赣东北,推行极“左”路线。开展所谓的“反右倾”、“改造各级党的领导”的运动,大搞“肃反”扩大化,压制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等人的正确意见,先后强行将一大批干部、战士作为“-嫌疑犯”投入监狱或予以杀害,给革命造成极大危害。徐跃历来就对极“左”分子和他们的“极左行为”深恶痛绝,他坚决地同方志敏等一起,对其进行坚决抵制,这就为曾洪易等所不容。然而有方志敏在,曾洪易等又无可奈何。
  1934年11月,方志敏奉中革军委命令,率红十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向皖南行动。在出发前,方志敏以大无畏的精神,不顾中央代表曾洪易的非难,释放了近千名“-嫌疑犯”,并亲自将红军服送到他们手中,率领他们随队出征。方志敏也知道徐跃是反对曾洪易等人的极“左”行为的,但曾洪易等人未曾将徐跃投入监狱,所以没有把徐跃一同带走。
  12月的一天,出乎方志敏意料的事发生了。徐跃被曾洪易等当作“-分子”秘密杀害在葛源山上,时年仅28岁。
  [以上内容由"70890709"分享。]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萧采其 (19061928) 革命烈士
许瑞芳 (19061934) 革命烈士
姚忠祥 (19061947)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4年)去世的名人:
夏沛亨 (19031934) 革命烈士
许本达 (19041934) 革命烈士
许瑞芳 (19061934) 革命烈士
赵宝成 (19021934)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向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