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吴体彦


[公元1891年-1937年,革命烈士]
  吴体彦,又名吴金科,1891年出生于河南省杞县傅集镇李店村。7岁入私塾读书,12岁辍学。1927年在家乡李店组织红枪会,抵御溃兵土匪,反对苛捐杂税。1925年,结识本家后生吴殿祥(吴芝圃)。受到教育和影响,革命觉悟提高很快。
  1926年9月,经吴芝圃介绍,吴体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中共杞县地委正式将吴体彦领导的红枪会武装改编为李店农民自卫团。
  1927年4月间,北伐军由武胜关进入河南,沿京汉铁路北上。势如破竹,长驱直入,先头部队到达驻马店。中共杞县地委决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攻打杞县举行武装暴-动,响应北伐军北上。
  5月23日,在吴殿祥、萧人鹄的统一指挥下,吴体彦率领李店农民自卫团战士按时到达指定的南门门外阵地,等待攻城的命令。夜半时分,攻城开始,土炮轰鸣,火光冲天,杀声四起。火光处只见吴体彦手举大刀,攀云梯登上城墙冲进城门。南门打开,农民自卫军战士蜂拥冲入城内,东门、北门相继攻克。守城的公安武装和反动官绅,慑于农民自卫军的浩大声势,当农民自卫军的土炮一响,他们就溃不成军,县知事和一些官僚劣绅乘机逃跑。
  攻克杞县之后,吴体彦率李店农民自卫团相继参加攻克陈留、睢县的战斗和惩办睢县劣绅汤老三的斗争。在吴体彦的领导下,经过战斗的锻炼,李店农民自卫团成为当时睢杞地区战斗力最强的自卫团之一。
  1927年六七月间,冯玉祥公开-“清党”,镇压工农运动,加之中共河南省委执行陈独秀右倾错误政策,解散了农民自卫团,致使豫东农民运动遭到失败。吴体彦也遭到国民党杞县当局逮捕。在狱中他受到数次严刑拷打和审讯,但是敌人没有得到任何口供。国民党县党部又派人到李店秘密查问,仍没有收集到吴体彦的任何“罪证”。关押四个月后,在李店许多群众的请求担保下,国民党杞县当局只得将他释放。
  1928年春,刚刚出狱不久的吴体彦就积极寻找党的组织。当时,中共杞县党组织遭到破坏,他便找到藏匿在家的原杞县农民自卫总团长何心榕,秘密商议到敌人的监狱里找党组织负责人。于是,就由何心榕的父亲以探监为由到开封监狱,与关押在那里的原中共河南省委秘书长张海峰取得联系。根据张海峰的指示,吴体彦、何心榕他们改变了斗争策略,采用合法名义,分别在李店、何寨一带组织“联庄会”,继续进行革命斗争。为了解决武器问题,吴体彦从巩县秘密请来造枪师傅,利用李店所处偏僻的地理环境,制造0,自制土炸弹,改善了李店、何寨一带“联庄会”的武器装备。
  1934年春,吴体彦通过邻村朋友王仲认识了丁子侠。丁原是安徽萧县人,在国民党军队中做官不得志,他对国民党的统治极为不满,赞成共产党的主张,便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号召群众,拉起武装反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丁子侠表示要与吴体彦、王仲邦一起在杞县组织革命武装,响应中共的抗日救亡号召,反对国民党-污吏的黑暗统治。他们计划收编板木一带的土匪武装刘金榜部,因刘拒绝收编而未成。由于当时杞县处于严重的-之下,发展革命力量极为困难,吴体彦便资助丁子侠到开封与有关人员联系,以图良策。丁在开封活动不慎被捕。驻汴国民党豫皖绥靖公署根据查获的材料,翌日派公署-参谋长赵华带领一连全副武装的宪兵,乘三辆汽车直扑杞县李店村。
  吴体彦在家中被捕。当天,宪兵们把他带到国民党杞县政府审讯。宪兵们为获取口供,用尽酷刑,吴体彦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多次昏死过去。但宪兵们始终没有得到半句口供,最后只好让两名警察把他拖到警察队暂时看管起来。
  吴体彦在开封被关押半年多,绥靖公署经过无数次的审讯,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口供,最后只得宣布“无罪释放”。
  1935年春,丁子侠刑满释放出狱。吴体彦得知消息后,立即到开封找到丁子侠,资助他活动费,并让丁子侠南下寻找中共党组织。丁子侠从开封南下后,吴体彦便回到家乡继续进行地下活动。
  1936年8月,丁子侠在杞北、阳固、泥沟一带拉起几十人的农民武装,计划与李店吴体彦领导的“联庄会”武装汇合,举行暴-动。由于丁子侠急于扩大武装,夺取0,在事先没有与吴体彦商议的情况下,于8月24日攻占了睢县孙聚寨区公所,杀死区队长和警察五人。袭击孙聚寨区公所事件在豫东震动很大,立即遭到国民党当局的镇压,丁子侠等人被俘后英勇不屈,壮烈牺牲。此事件牵连到吴体彦,国民党睢县长岗联防队到李店缉拿吴体彦父子,只是由于李店“联庄会”武装群众集中相抗,未能得逞。但从此吴体彦已不能公开露面,只得到处隐藏。
  国民党睢县、杞县当局一时难以抓到吴体彦,就采取了“缓兵之计”。三四个月过去了,吴体彦和李店村的群众遂放松警惕。一天,有个自称叫杨克宽的江西“商人”,邀吴体彦去杞县谈笔生意,吴体彦来到县城却遭到逮捕,这是敌人设的一个骗局,杨克宽的真实身份是国民党杞县一区区队副。吴体彦被交给国民党驻杞县城的部队。该军营长为请赏,用老虎凳等酷刑审讯,但仍一无所获。无奈又将吴体彦交给国民党杞县当局关押起来。他们知道吴体彦是难以对付的共产党员,只好押而不问。
  睢县劣绅汤老三之子汤其玉,​​一心要为父“报仇”,伙同官绅侯殿卿要求睢县当局追案,将吴体彦押解睢县审讯。睢县当局也明知审不出口供,待将吴体彦押解到后就砸上重镣,推进大牢不闻不问,企图将吴体彦折磨致死了之。吴体彦在狱中四个多月,家人多次花钱托人营救均未果。直到1937年元月,吴体彦在狱中病情恶化,无法自理,家人又托人花钱出保,才得以取保就医出狱。
  1937年2月底,吴体彦接到旧友赵聘钦的来信,请他到安徽屯溪“养病”。次日吴体彦拖着病体,在家人的护理下离开了家乡,到屯溪后即往在赵聘钦家养伤治病。不久,睢县国民党要员汤玉甫、侯殿卿得知此事,要求追捕吴体彦,他们先将担保人扣押起来,尔后电告屯溪国民党警察局,立即逮捕吴体彦押解睢县处理。国民党屯溪警察局在赵家从病床上将吴体彦逮捕。准备押解吴体彦到睢县,但此时他病情恶化无法行动,只得将他暂关屯溪狱中,待病情好转再行其事。
  回首往事,吴体彦百感交集,对于死亡,他心情坦然无所畏惧。最使他感到痛苦的是苦苦寻觅找不到中共党组织,得不到党的指示,自己像离娘的孩子漂泊流浪。吴体彦多次在内心里痛苦地呼喊︰“党啊,您在哪儿啊!您在哪里……”。
  “啷”牢门打开,吴体彦吃力地睁开眼,见看守的狱卒端来一盘热气腾腾的白面包子放在面前,他又闭上了双眼。狱卒喊道︰“喂,给你特意做好的肉包子,吃吧,死了也不落个饿死鬼。”狱卒絮叨着走了。晚上狱卒挑着灯笼,打开牢门送汤时,见包子仍如以前一样原封未动,就走近跟前用灯笼照照,见吴体彦双眼紧闭,摸摸,手已发凉,吴体彦已-而死。
  全国解放后,杞县人民政府呈请上级批准,追认吴体彦为革命烈士。1963年屯溪矿区人民委员会在吴体彦烈士墓地——杨梅山重修烈士墓,并为他树立纪念碑。矿区人民委员会还号召广大群众学习他的坚贞不屈、无私奉献的革命精神。
  [以上内容由"kaihua"分享。]


同年(公元1891年)出生的名人:
杨春霖 (18911927)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7年)去世的名人:
夏年丰 (19101937) 革命烈士
张敏 (19081937) 革命烈士
朱育祺 (19071937)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王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