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信阳 > 固始人物

吴伯涵


[公元1898年-1930年,革命烈士]
  吴伯涵,原名吴为凡,1898年4月出生在河南省固始县张广庙一个地主家庭。吴家有田地70多亩,并在张广、王集等处开办了粮行、钱行、药店,全家老少40多口,雇用长工、伙计十多人,生活比较富裕。
  1912年秋,吴伯涵入泉河镇高级小学读书,勤奋好学,进步很快。其间,江梦霞(河南早期中共党员)来小学任国文教员,在课堂上经常向学生讲述中华民族的伟大,介绍中国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激发学生的爱国热情。他教育学生“好男儿志在四方”;“国难当头,民不聊生,上学求知不能只为家庭和个人的利益,要为国家著想,为社会服务”。他还教育学生热爱劳动,同情劳动人民,站在劳苦大众一边。江老师的教育和启迪,为后来吴伯涵走上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奠定了思想基础。
  1920年,吴伯涵入河南省留欧美预备学校学习。除了出色完成各科课程外,经常和进步师生一起探讨社会问题,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等进步刊物;积极参加-、-,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贼!”等口号;并开始观察社会,研究现实。
  1923年冬,吴伯涵来到潢川,参加了江梦霞联合进步人士筹建“六一”袜厂的工作,并为建厂慷慨投资500元。袜厂实际是中共设在豫南的秘密联络点。它从建立那天起,就成了共产党联系进步青年的场所,蔡仲美吴丹坤等一批热血青年成了袜厂的常客。江梦霞经常从开封等地带回《新青年》、《向导》等进步刊物分给青年阅读,还同他们议论国事,抨击时弊,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吴伯涵作为江梦霞的助手,除搞好生产管理外,还为接待、联络各地有志青年和党的秘密“交通”,传递党内文件和情报,做了大量工作。
  1926年夏,吴伯涵回到家乡固始县张广庙。他没有留恋家庭优厚的物质生活,而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当了张广庙小学校长。当时学校仅有甲乙两班,学生50多人,校园冷冷清清。吴伯涵冲破重重阻力,扩建校舍,和师生一道亲自动手将张广庙的中庙、北庙泥菩萨推倒,改庙堂为教室;将50多亩庙田收归学校所有,并开辟操场,筑起了围墙。学校师生迅速增加学生达200多人,教师达10多人。吴伯涵利用校园和课堂,对师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号召学生讲科学,反对封建迷信;热爱劳动,尊重劳动人民。后来,他还公开提出反对压迫、反对剥削等口号。他曾组织学校文艺队排练节目,到街头演出。在他自编的短剧《可怜的秋》中,他扮演地主老财,把封建地主阶级残酷剥削压迫农民的罪恶行径,揭露得淋漓尽致。
  1927年秋,在原烧香会的基础上成立扁担会,吴伯涵担任会长。同年冬,经中共县委书记蔡仲美介绍,吴伯涵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8年,吴伯涵与蔡仲美采取滚雪球的办法,利用亲友、同学等各种关系,扩大扁担会的组织。在发展会员的同时,还十分注重对会员进行思想教育,利用开会等形式宣传打倒土豪劣绅、铲除-污吏的主张。
  扁担会员大量增加,县委让吴伯涵根据扁担会员居住分散情况,建立扁担分会。先后在固始县张广的平楼、杨井、刘楼、桂桥、石庙集,石佛的黄闸,泉河的阎桥,黎集的半个店,南大桥的石岗,陈淋的义渡,桥沟集以及安徽省邱县的陈棚子、高镇、茶庵子等地共建立13个分会,会员达1900人。他们广泛活动在鄂豫皖边方圆百余里的地区,打盐卡,惩劣绅,威震敌胆。
  吴伯涵多次率领扁担会员在各地打卡抗税,使众关卡闻风丧胆。
  1929年春夏,商城起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鄂豫皖边区的共产党人,武装暴-动在豫东南此起彼伏。这时,担任固始县游击队大队长的吴伯涵,与县委书记蔡仲美等一起,积极投入武装斗争的洪流。
  黎集反动民团有几十支枪,统管黎集地区的长兴集、芦大街等地的“治安”。团总董大牛自恃手握重兵,在固始东南设卡布岗,与红军为敌,并以“防共”为名,不断清剿拉网,催丁派款,把周围十里八乡搅得鸡犬不宁。游击队决定袭取黎集民团,为民除害。
  1929年5月13日傍晚,20多名游击队员奉命从各处朝陈淋后冲的山坳集中。天黑时,队员全部到齐。动员会上,吴伯涵说︰“同志们,我们要学习商城暴-动的样子,举行武装斗争。今天的任务是,袭击黎集民团,消灭反动武装。大家要听从指挥,服众命令。”接着他作了具体部署︰战斗分两步走,首先攻打长兴集,得手后再乘胜袭击黎集民团总部。
  夜二更过后,吴伯涵率领游击队,带着仅有的一支手枪以及大刀、长矛等武器出发了。队伍沿着高低曲折的山间小路,向长兴集开进。一个民团分部就设在长兴集上的古庙里,那里驻有十多个团丁。
  子夜时分,游击队迅速包围民团分部,两个队员翻墙入院,轻轻打开分团部大门。游击队分队长殷海洲带着队员轻脚轻手向团丁宿舍摸去。一个队员小心地拨开团丁宿舍的门闩,队员们迅速冲进去,收缴了全部0。团丁们从梦中惊醒,室内一片混乱。吴伯涵威严地大喊一声︰“我们是红军游击队。红军优待俘虏!”一听说是游击队,团丁个个吓得两腿像筛糠似的,哆哆嗦嗦地举起了双手。游击队未放一枪,未伤一人,不到10分钟就结束战斗,缴获八支长短枪及一批弹药。
  押走俘虏,部分游击队员换上团丁穿的制服,连夜向黎集奔去。黎集距长兴集20多里,游击队员急行不多时就到了。这时,天色微明,游击队员在伪装的掩护下,径直向民团总部所在地汪家祠堂开去。民团哨兵看见一队人马开过来,以为是夜间执勤的团丁,并没怎么理会。殷海洲利索地除掉门岗,队伍迅速占领民团总部。
  擒贼先擒王。殷海洲带着几个队员直奔团总董大牛的卧室。队员轻微拨门声,惊醒董大牛。听到屋里有响动,几个队员迅即用力撞开了董贼的房门。董大牛毕竟是兵痞出身,惊慌中伸手去抓挂在墙上的手枪,说时迟那时快,殷海洲用枪柄重重地砸中了他的后脑勺,董大牛当即像一滩烂泥瘫倒在地,两个队员上去把他捆了个结实。
  与此同时,分队长邱曼斯率领队员包围了团丁宿舍。双方对射时,游击队将董大牛押了过来。队员们高喊︰“团丁兄弟们,我们是红军游击队,红军优待俘虏!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是来捉董大牛的,现在大牛已被捉住了,没你们的事了,快交枪吧!”听到游击队喊话,看到董大牛被捉,负隅顽抗的敌人乱了阵脚,终于投降。此次战斗,活捉董大牛及团丁20多名,又缴获一批0弹药。
  早饭后,游击队在黎集镇上召开公审大会,吴伯涵宣布了董大牛的罪行,接着在镇西河滩处决了这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民团头子。四乡群众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庆祝游击队的胜利。群众还编了一首歌谣,歌颂游击队︰“游击队,初发展;游击战,不怕险;端民团,真勇敢;先打长兴集,得枪七八杆;队员齐努力,又把黎集赶;枪声响,齐呐喊;捉住董大牛,0都缴完;这个地头蛇,彻底完了蛋。”
  战斗的胜利鼓舞了游击队的士气,增添了游击队的装备,队员们也在战斗中得到锻炼。后来吴伯涵、蔡仲美领导游击队接连又袭击了滩湖坝、郭陆滩等多处民团,给固始的反动武装以沉重的打击。游击队还配合红三十二师,在攻克商城的战斗中做出了贡献。
  1929年冬,根据豫东南特委的指示,固始县委在蚂蚱庙召开县委扩大会议,总结开展武装斗争经验,研究部署了深入发动群众工作。会议决定︰利用1930年3月28日东岳庙会,举行总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根据斗争需要,将固始县游击大队扩编为县独立团,蔡仲美任团长,吴伯涵任副团长;吴伯涵仍以蔡筱谷民团分队长的身份为掩护,在固始东部民团中做兵运工作,策划民团和地主武装哗变,增-动力量;独立团加紧攻打地主武装,筹集0弹药。
  暴-动日期一天天临近,暴-动准备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剿共团”头子,蔡筱谷似乎闻到些气味,加强了对共产党活动的防范。不料张金山等人在敌人的0下叛变革命,将固始县委准备暴-动的情况密告蔡筱谷。蔡筱谷立即召集董秉成、万子新等策划镇压农民起义,制定了逮捕吴伯涵、蔡仲美等共产党员和扁担会员的计划。
  1930年2月24日下午,蔡筱谷召开民团分队长以上负责人会议。吴伯涵接到开会的通知,觉得势头不对。思忖“莫非出了什么事情?”不去开会,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影响暴-动计划的执行。于是,他将党的-作了妥善处理,按时赴会。
  民团总部门前戒备森严,吴伯涵像往常一样走进团部大院,刚走几步,几个早有准备的团丁蜂拥而上,下了他的手枪,把他-起来,押往民团的临时牢房。
  秘密审讯开始了。老奸巨滑的蔡筱谷假惺惺地对吴伯涵说︰“你是我的分队长,参加共产党是受人欺骗,只要你交出暴-动计划,一切都好说。”吴伯涵坚定地答道︰“参加共产党,不是上当受骗,是我自愿的。暴-动计划吗?是我们党的秘密,一个字也不能告诉你!”蔡筱谷恼羞成怒︰“给我用刑!”刽子手立刻按着吴伯涵坐上老虎凳,给他灌辣椒水,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吴伯涵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宁死不屈。蔡筱谷冷笑说︰“吴队长,这叫自讨苦吃,现在回头还不晚……”没等蔡筱谷说完,吴伯涵怒斥道︰“要杀要砍由你!要想从我嘴里得到共产党、扁担会的情况,休想!”蔡筱谷气急败坏,发疯似的嚎叫︰“这些人当共产党真是铁了心了,杀!杀!杀!”1930年2月28日,吴伯涵、蔡仲美等七名共产党人被杀害于张广庙北的杨井岗。
  来源:中华英烈网
  [以上内容由"纪委宣"分享。]


同年(公元1898年)出生的名人:
沉干城 (18981934) 革命烈士
任开国 (18981928) 革命烈士
姚左堂 (18981928)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王树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