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温雪堂


[公元1898年-1929年,革命烈士]
  温雪堂,1898年出生于江西省宁都城北马房背一小商贩家庭。父亲温昌盛性格刚强,爱打包不平,操持小贩之业却与官宦权贵格格不入。一家六口常常入不敷出。温雪堂6岁时,父亲将其过继给伯父温昌贵。
  温昌贵是宁都远近闻名的地主兼资本家。他除了借用收租剥削外,还办了一个拥有近百名雇佣工人的织布厂。温雪堂过继到伯父家后,得到了读书的机会。他凭着过去在启蒙馆学到的基础知识,刻苦自学,1914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宁都省立第九中学。他没有按着伯父的愿望,成为一个盘剥他人的资本家,而是伴随着风起云涌的时代,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砸烂旧世界的革命者。1918年,他独自来到北京,投考北京大学,不料考试未中,留在北京大学学习预科(补习)。其间,他阅读了《新青年》《共产党宣言》等革命书刊,参加了五四-,经受了锻炼与考验,思想发生了新的变化。1919年7月,他考入了国立北京工业专科学校。原以为可以在这里学到真才实学,借以报效国家,实现“实业救国”的夙愿。然而,他的救国理想,却在充满污浊之气的北京破灭了。
  校方风气败坏,明为办学,实为榨取钱财,官场上你争我夺的卑劣手段充塞校方内部。一个堂堂“工专”,连一个实习工厂也没有。血气方刚的温雪堂和同学们愤怒了,与几位同窗一起,由他执笔写出了一篇《工专是一所名不符实的学校》的文章,用大字抄贴于宿舍门前。那是一个阴冷北风紧刮的日子,工专学生在弥漫的风沙中,层层叠叠围在工专宿舍门前,阅读着大字报,文章字字句句道出了同学们的心声,同学们愤慨地议论著。温雪堂在同学们围成的大圆圈中发表演讲,整个工专校内一片哗然。工专闹起了学潮,学生们提出了“充实设备,整顿校风,更换校长”的强烈要求,-、演说、上街--,尽显五四精神。那些披着办学外衣的伪君子们,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校方快速请来了反动武装。温雪堂和一批同学被扣押起来,之后被挂上“政治嫌疑分子”之名,遭校方开除。温雪堂“实业救国”的梦幻破灭后,离开北京返回宁都,开始从事传授马列主义的活动。他把从北京带回来的《新青年》《每周评论》《湘江评论》等进步刊物,送给一些意气相投的青年好友秘密传阅。温雪堂在宁都传授马列主义的活动,搅乱了反动当局及其封建遗老们的陈年旧梦。他们先是派温氏族公前来劝阻。接着通过其伯父的旧关系在县署为他谋求一官半职。宁都地方当局也看出,温雪堂才华过人,能言善辩,势头很不一般,为了笼络他,便顺水推舟,将他任命为县屠宰局长。
  血气方刚、一心报国的温雪堂,能就为了一个屠宰局长给收买了?温雪堂暗自好笑。他爬上高高的宁都城头,俯视着在艰难劳作的穷苦人。在这个贫富悬殊,弱肉强食的社会里,当共产主义的伟大理论在受苦人的心中扎下根的时候,就是地方恶霸们灭亡之时。共产主义信仰已经深入温雪堂的心里。于是,他萌发了向贫苦人民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决定。
  1922年8月,温雪堂走马上任。他以屠宰局长的身份为掩护,宣传马列主义。
  温雪堂为人朴实和善,爱交谈。屠工们觉得这个局长亲切,不是那些横眉竖眼的狗官模样,大家都很亲近他,觉得他是自己的兄弟。
  随着温雪堂在工人群众中的威信不断上升,宁都的反动当局顿时不安起来,他们找到他的伯父要他劝说温雪堂好自为之。温昌贵大为生气,找来“族长公”一起劝阻温雪堂︰“温家是宁都屈指可数的旺族,搞什么'共产''马列',这些尽是异端邪说,你搞这些东西是大逆不道,要败坏温家的名声的。”
  不久,国民党县长又找到温雪堂,警告他如不收敛,就撤他的职。温雪堂微微一笑︰“我并不靠这个位置发财,请便吧!”县长大感惊异和不解,共产主义是什么东西,使这有才华的年轻人这样无私无畏。
  1923年3月,温雪堂辞去了县屠宰局长的官位,甘居一般平民的生活。翌年四五月间,与连政公、赖奎轩等人在宁都创办《孤灯报》。他不仅四处奔波,为《孤灯报》筹集资金、推销报纸,还为报纸撰写大批文章。其文章文笔犀利,锋亡直指反动当局。他在一篇题为《觉悟》的文章中写道︰“我们大多数无钱无势的人,如果老不觉悟,将来必致无立足之地”,号召广大劳苦大众要勇敢地起来革命。《孤灯报》猛烈抨击时弊引起官府惊慌。1925年春,反动当局查封了《孤灯报》。温雪堂再度上北京,在北京师范大学谋到一份工作,经北师大党组织的培养和考察,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春,温雪堂奉党组织的指示,重返宁都开展革命活动。他汇集彭澎、王俊等七位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广泛开展工农运动。是年11月,他介绍彭澎等考入“赣南农工运动训练班”,为宁都培养了一批革命骨干。
  年底,温雪堂联合赖奎轩、王俊、连政公等,在宁都县城的“王家祠”成立了“宁都县农工商学联合会”,他当选为会长。到任后,他号召工人、农民、商人、中小学教师联合起来,组成广泛的进步力量,与反动土豪封建势力相对抗。革命力量的壮大,使反动当局十分恐慌。他们处心积虑地制造事端,寻机查封联合会。温雪堂得知这一消息后,勃然大怒︰“共产党人做事光明磊落,岂能容忍这些小人背地里捣鬼”。他当即带领工农群众,找县长余天民说理。余天民自知理亏,吱吱唔唔,还令警察驱赶群众。温雪堂义愤填膺,挥拳痛打余天民。警察一拥而上,将温雪堂扣押起来。王俊等闻讯后,立即发动各界人士数百人,聚集在县衙门前-,坚决要求释放温雪堂。人群越聚越多,将县署团团围住,至翌日凌晨2点钟,在民众的压力下,余天民怕事情闹大,不得不将温雪堂当场释放,并承认联合会是合法组织。斗争取得胜利,宁都城的民众扬眉吐气,破除了他们心头千百年来百姓怕官的观念,打击了国民党右派势力。
  1927年3月,宁都遭受百年未遇的大旱灾,田地干裂,稻谷无收。可豪绅地主,盘剥无减;不法商人,哄抬粮价,趁机牟利,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温雪堂、彭澎、王俊等召开了各界联席会决定︰一是向地主富豪借粮;二是组织以王俊为领导的“平粜委员会”,平抑市场米价,打击地主奸商,赈济饥民。次日,温雪堂、彭澎、王俊在县政府门前召开了几千人的群众大会。由王俊宣布联席会议的两条决定,温雪堂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他最后说︰“我温雪堂作为农工商学联合会会长,有责任为群众解难。今天,先开我家的谷仓,'借'100担谷子给大家度荒。不过,这个'借'是老虎借猪——不要还的。”与会群众激动了,群情激昂。温昌贵得到消息,气得在家昏睡了三天起不了床,平粜委员会的工作,保证了宁都百姓平稳度过饥荒。
  5月,温雪堂奉命担任改组后的国民党宁都县党部筹务处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组织部长。6月,由于蒋介石公开背叛革命,镇压工农,-共产党人,宁都的反动势力猖狂起来。温雪堂、彭澎等筹划领导了以宁都莲峰中学进步师生为先导的全城工农商学群众反蒋大-。-群众涌上街头,呼喊“打倒蒋介石”“打倒国民党右派余天民”的口号,-队伍砸烂县政府的牌子,包围了县政府,吓得余天民躲进房中不敢露面。7月14日,国民党赣南清党委员会宁都分会,连连告急南京国民政府,声称︰宁都即将“赤化”,呈请捉拿共产分子,以除后患。面对复杂的斗争形势,温雪堂早已做了安排。在南京政府电令捉拿共产党人时,各党组主要负责人早已转入农村,开始了地下斗争。
  8月下旬,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广东,路过宁都。温雪堂闻讯,立即从乡下潜回宁都,秘密组织工、商、学各界人士100余人,和当地群众一道,欢迎起义军,并在宁都帮助起义军筹足3000元军饷,并与彭澎随起义军南下。一路上,温雪堂随部参加了瑞金、会昌县境击破敌军钱大钧部队的阻击战,转战赣粤边。10月,起义军在广东三河坝战斗失利,温雪堂与部队失去联系。翌年5月,他返回宁都,继续开展秘密斗争,任中共宁都城关支部书记。他在-的环境下,时而装成小贩,时而装扮成米商,往来于会同、湛田之间,进出于宁都城内外,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1928年10月23日,天色近黄昏时,温雪堂又一次扮成小贩,从湛田潜回宁都县城。在进县城北门时,他被暗探跟踪,当晚在家中被捕。
  国民党县长听说捉到了温雪堂,次日亲自主审温雪堂说︰“今天丑话、好话都说绝,你能悔过,保证今后不跟共产党闹事,屠宰局长还给你当。你要是不听劝告,你的死日就要到了。”
  “自参加革命之日起,即许身于党。你们杀了我一个,可是有千千万万人会来杀你们。”温雪堂铿锵有力的话语,让敌人无计可施,便于25日将他押往赣州卫府里监狱。皮鞭铁镣,高官厚禄,都没有使他屈服。敌人要他交出宁都党组织的情况,每次都只能得到同样的回答︰“不知道!”
  1929年3月2日,温雪堂英勇就义。
  来源:中华英烈网
  [以上内容由"千山暮雪"分享。]


同年(公元1898年)出生的名人:
吴伯涵 (18981930) 革命烈士
沉干城 (18981934) 革命烈士
施化民 (18981928) 革命烈士
姚左堂 (18981928) 革命烈士
姚炳南 (18981928)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29年)去世的名人:
王瑗 (19111929) 革命烈士
王遂人 (19011929) 革命烈士
吴镜堂 (18961929) 革命烈士
乌力吉吉尔格勒 (18661929) 革命烈士
萧凤阶 (19021929) 革命烈士
唐伯壮 (18991929)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王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