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孝感市人物

卫祖胜


[公元1889年-1934年,革命烈士]
  卫祖胜,又名李祖生,1889年生于湖北省孝感县刘家营的一个贫农家庭。父亲以教书为业。卫祖胜兄弟4人,他是老大,大弟祖荣,二弟祖兴,三弟祖汉。
  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卫祖胜的一家同千百万贫苦农民一样,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卫祖胜7岁起,就同母亲下地劳动,而不能到父亲的学堂里去读书。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地懂得了,在那-,穷人家的孩子哪有受教育的权利!他期待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个平等的人而生活于世。父亲的薪水入不敷出,母亲的身体日渐衰弱,家庭生活的重担落到了卫祖胜的双肩。为了全家人的生存,他拼命地劳动。他还学会了石匠的手艺,常常在农闲时节走湾串户,帮人凿磨,增加收入,弥补家庭经济生活不足。但是,到头来仍然是半年糠菜半年粮。辛亥革命震撼了中国大地,也给卫祖胜以希望。谁知辛亥革命的果实不久就被袁世凯0,军阀混战,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灾难。卫祖胜愤怒地对朋友们说︰“这样的世道,我恨不得一拳砸碎它。”
  艰苦的劳动,锤炼了卫祖胜坚强的性格,也增进了他同贫苦农民的诚挚感情。他性情豪爽耿直,为人忠厚诚实,乐意为穷人办事。乡邻中谁家有了为难之事,他更是全力相助。因此,湾0了大小事,乡亲们总要找他商量,连夫妻之间的争吵,也要找卫祖胜去排解。他常对人说︰“我们穷苦人要互相帮助。”他对那些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充满了仇恨。有一次,当地大豪绅徐钧弼父子,依仗权势,强行霸占了刘家营的一片山林地。当时,刘家营的贫苦农民刘克家和吴明志与徐家父子讲理,竟遭到徐家父子的毒打。徐家父子还逼迫刘克家和吴明志写血书,承认山林地是徐家的地产。卫祖胜知道这一情况后,气愤万分,当即组织同村的几个青年去同徐家父子讲理,好心的老人劝他说︰“忍下这口气吧,人家有权有势,我们斗不过的。”可卫祖胜硬是找到徐家说理,结果遭到徐家父子的辱骂并被赶走。这件事使卫祖胜深思︰有权势的人不多,却能横行乡里,任意欺压贫苦百姓;而众多的劳苦农民,却甘心忍受,不敢反抗,任凭他们胡作非为。这到底是为什么?
  1925年秋天,中共湖北省委为了发动群众,迎接革命高潮到来,派共产党员吴光谟深入到孝感东北部进行秘密革命串联活动。有一天,吴光谟从红山寺前往卫店的途中,正好与卫祖胜同行。从交谈中,他了解到卫祖胜是一个贫苦农民,就向卫祖胜宣传革命道理。卫祖胜听后,极为高兴,当即邀请吴光谟到自己家中住下,并请他详细介绍外地的革命形势,同时向他倾吐了埋藏在心底的种种疑团。经过吴光谟的启发、教育,卫祖胜心中豁然开朗,他坚定地向吴光谟表示︰“我卫祖胜盼望革命日久,今天才找到引路人,这条革命的路我走定了。”从此以后,卫祖胜积极投身到为劳苦大众求解放的火热斗争之中。
  当时,孝感地区仍处于直系军阀吴佩孚的统治之下,卫祖胜在吴光谟的指导下,用自己的亲身感受和穷人受压迫、受剥削的悲惨事实,启发贫苦农民的革命觉悟,动员他们组织起来,向土豪劣绅展开斗争,以求得自身的解放。不少农民在他的耐心帮助下,提高了觉悟,消除了害怕心理,在不太长的时间内,便形成了一支以吴明发、吴明志、邹玉堂​​、孙义华等人为骨干的核心力量。他们在卫祖胜的带领下,经常利用晚上的时间,到处张贴标语和散发传单。他们在传单上写着︰“土豪劣绅逞凶狂,霸我土地抢我粮,我们成年累月做,生活如同牛马样,这种世道不改变,穷人年年总遭殃,赶快觉悟团结紧,斗倒豪绅我解放。”这样的宣传发动,使贫苦农民很快觉悟,革命的烈火逐渐燃烧起来,有的地方还开展了抗捐税和减租减息,形成了同豪绅面对面斗争的形势,为以后农民协会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占武汉,直系军阀吴佩孚逃往河南郑州。为了阻止北伐军突破武胜关,吴佩孚企图派兵破坏花园以北的铁路。在这紧要关头,卫祖胜一面启发、教育铁路工人,希望他们好好护路;一面领导卫家店到王家店一线的2000多名农民同敌人开展斗争,终于挫败了吴佩孚的阴谋,保护了铁路,保障了北伐军顺利抵达武胜关。这场护路斗争的胜利,使广大农民看到了组织起来的巨大力量。吴光谟、卫祖胜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于1926年10月中旬,在刘家营成立了卫家店农民协会,卫祖胜被选为主要负责人。11月,卫祖胜由吴光谟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卫家店农民协会的建立,促进了全县农民运动的发展,各地贫苦农民纷纷响应,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全县先后成立了区农会10个,乡农会30个,农会会员达94万余人。在此基础上,于1927年1月正式成立了孝感县农民协会,选举卫祖胜为县农协委员长,并以县农协名义,印发《告全县农友书》。此后,在全县范围内,出现了轰轰烈烈的革命热潮。
  卫祖胜根据党指示,除继续领导农民协会的工作外,还非常注意在农民骨干中培养发展党员,筹建党的基层组织。到2月,他便先后发展了吴明志、吴明发、邹玉堂等9人入党,成立了孝感北部地区的第一个党的支部委员会,卫祖胜担任支部书记。从此,卫家店地区的农民运动,在党的领导下更加健康地发展。
  党支部成立后,卫祖胜十分重视党内的思想建设,他经常组织党员学习时事政治,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实行严格的组织生活制度,五天开一次小组会,十天开一次支委会,每个党员向组织汇报自己的思想情况。尽管当时环境恶劣,党的活动处于地下,但在卫祖胜和党支部的严密组织下,党内生活从未间断过。后来,这批老党员始终保持了革命的坚定性,如共产党吴明志、孙义华、卫祖荣等被捕以后,在敌人的严刑拷打面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英雄气概和对党无比忠贞的革命情操,为后人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3月,卫祖胜、徐目峰等人受县农协委派,赴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在农讲所,他们聆听了毛泽东等领导人的教诲,对农民运动的发展和前途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中国革命的形势和任务有了较深刻的认识,斗争的方向更明确了。
  6月26日,孝感县白沙地区的豪绅头子潘九斋、徐?川等人,勾结一批“红枪会”匪徒,举行--,围攻白沙铺,残杀农会干部,抢劫会员家财,还妄图破孩县农协特派员。7月1日,他们围攻孝感县城,在国民党反动县长邓元朗的纵容下,将县党部、县农协的办公地点捣毁,还缴了农民自卫队的武器。事发后,汤经畲、卫祖胜等人联名向县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并将事件经过写成报告,由卫祖胜、邹玉堂两人亲送省党部和省农协,呼吁省政府严惩凶犯。在汤经畲、卫祖胜等人的坚决斗争和农协的干预下,事件得到及时处理。
  同年7月,汪精卫蒋介石后尘,公开背叛革命,对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施行了残酷的镇压。在那腥风血雨的日子里,卫祖胜丝毫没有动摇对革命的信仰。为了积蓄革命力量,他将幸存的共产党员进行疏散隐蔽,自己也以石匠为业,转移到汉阳侏儒山进行地下活动。到8月中旬,他又潜回孝感的芳畈(今属大悟县)地区开展秘密的革命串联工作。他秘密发展了贫苦农民戴远章、汪正应、黄大志等入党,同他们一起支持斗争,积极筹备成立芳畈区农民协会。
  8月1日,党领导的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消息传来,给卫祖胜以深刻启发,他想到︰到处躲藏,摆脱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与其束手就擒,不如武装还击。于是,他毅然回到家乡刘家营,着手建立农民武装。同时,共产党员王自强颜光弟也来到了卫家店地区同卫祖胜取得了联系,接上党的组织关系。此后,他们就一同进行宣传发动和组织准备工作。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9月初在卫家店成立了以共产党员为主体的赤卫队,共30多人,这是孝感县第一支革命武装。
  党的八七会议后,中共湖北省委决定建立京汉路南段党的特别工作委员会,派郭述申主持特委的工作,卫祖胜、黄明清、颜光弟为特委成员。在黄麻起义的日子里,卫祖胜在特委领导下,组织小河、花园、卫店一带农民开展破坏铁路、阻敌进山的斗争。他们将花园至王店的铁轨全部拆除,捣毁了这段电话线路。卫祖胜还率领赤卫队袭击了卫家店车站。
  1928年春,汪精卫反动政府派改组委员到各地改组县党部。孝感县内的地主豪绅趁机用封建迷信的手段,欺骗农民参加“红学会”,拼凑民团,企图扩充反动队伍,达到0革命群众,破坏革命运动的目的。卫祖胜鉴于这一情况,决定用革命的武装反对-的武装。农历正月十五日晚,他带领赤卫队镇压了李家大庙的反动豪绅李少臣,没收了他的全部财产,开仓分粮给贫苦农民。17日晚,卫祖胜又带领赤卫队袭击了反动头子、小河分县衙门首领徐钧弼的住所,枪决了其父徐德崇和帮凶徐德如,愤怒的群众还放火烧毁了徐家的房屋。这些行动沉重打击了反动地主豪绅的嚣张气焰,大长了革命人民的志气,广大农民无不兴高采烈,拍手叫好,有的农民还将自己的儿子送到赤卫队,要他们跟着卫祖胜干革命。
  与此同时,卫祖胜还派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打入“红学会”内部,进行秘密宣传活动,揭露地主豪绅的欺骗伎俩,使不少人提高了认识。“红学会”中有的人洗手不干了,有的人参加了赤卫队,还有的留在“红学会”里为赤卫队搜集情况,“红学会”事实上趋于瓦解。
  1928年底,孝感特支负责人刘纪堂等人从县城来到刘家营,同卫祖胜一起领导孝感东北部的革命斗争。1929年2月,省委决定成立孝感中心县委,派徐宝珊任县委书记,卫祖胜、刘纪堂参加县委,卫祖胜仍负责武装工作。
  1929年秋,鄂豫边区特委召开各县县委联席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发展游击战争的问题。会后,边区特委派了30多人充实到卫祖胜的赤卫队里当战斗骨干。卫祖胜带领着这支队伍,活动在卫家店、小河溪、芳家畈、汪洋店一带,帮助建立地方革命政权,领导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开展生产运动。秋后,又将活动的范围扩大到黄陂的夏店,为创建孝北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卫祖胜领导的武装斗争,使这一带的地主豪绅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把卫祖胜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总想尽早除掉。1929年9月的一天夜晚,土匪头子徐钧弼和反动豪绅李光鼎窥测到卫祖胜带着几名赤卫队员到了卫家店,便倾巢而出,包围了卫家店,妄图一网打尽。面对众多的敌人,卫祖胜镇定自若,沉着应战,毫不考虑个人安危。为了减少群众的伤亡,他带着赤卫队员冲出湾村,利用树木作掩护,且战且退,伺机突围。由于赤卫队善于夜战,而“清乡团”是一群乌合之众,赤卫队员一阵猛冲,突出了重围。徐、李二匪,凶相毕露,抓不到赤卫队,就残杀赤卫队的亲属,逼迫卫祖胜的母亲上吊身亡,放火烧毁房屋30多间,使刘家营的群众又一次遭到蹂躏。之后,他们到处张贴通缉令,声称︰“捉到卫祖胜,一两骨头,一寸金。”
  1930年3月初,国民党指令钱大钧的教导师进驻孝感,并以一个整团的兵力“围剿”卫祖胜的赤卫队。卫祖胜采取“避实就虚、零打碎敲”的战法,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有一次,敌军约一个排的兵力到王家岗抢夺粮食,被卫祖胜获悉。他带领赤卫队从沙窝直奔王家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围歼了该敌,缴获长短枪30余支。
  这时,徐向前率红一师来孝感发展革命根据地,将赤卫队改编为红色补充军第七师,卫祖胜任师长,司令部设在小河溪。补充军成立后,第一次武装行动是配合红一师攻打花园镇。7月29日拂晓,徐向前指挥红一师攻打花园镇,卫祖胜在外围阻击增援的敌军。仅3小时激战,钱大钧的第五团全团覆没,无一漏网。战斗结束后,徐向前拿出一部分0给卫祖胜,补充第七师的装备。
  1931年1月,卫祖胜任鄂中区特委常委兼孝感县委书记。
  3月,蒋介石指令岳维峻为前线总指挥,对鄂豫皖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围剿”。在反“围剿”战斗中,戴季英、卫祖胜带领鄂中地区的革命武装在花园一带阻击增援之敌,还发动铁路沿线的群众拆毁花园以北的铁路数十里。根据地军民的协同作战,击败了敌三十四师的进攻,敌师长岳维峻在双桥镇被红军活捉,第一次反“围剿”取得了胜利。
  5月13日,中央分局正式成立后,决定撤销鄂中区特委,成立陂孝北县委,戴季英任县委书记,卫祖胜任县苏维埃主席。
  7月,中央分局召开鄂豫皖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正式成立鄂豫皖省苏维埃政府。卫祖胜出席了会议,并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在代表大会上,中央分局领导沉泽民向全体代表介绍了卫祖胜的事迹,说他忠诚、朴实、勇敢,在群众中有威信,是卫家店地区的农民领袖,是个好党员,为创建陂孝北根据地做出了贡献。会上,大家一致选举他为鄂豫皖省裁判委员会主席。从此,卫祖胜就在省裁判委委员会主持工作,并于1932年1月当选为中共鄂豫皖省委委员。
  1932年7月,由于张国焘的错误指挥,造成第四次反“围剿”斗争的失利,红四方面军被迫退出鄂豫皖根据地,根据地人民再度陷入痛苦的深渊。在敌军分割“围歼”的严峻时刻,卫祖胜奉党中央指令,赴河南信阳二十里河召集掉队的红军战士,坚持斗争并​​扩充队伍。1934年4月,由于叛徒冷玉国告密,国民党派特工人员伪装投诚,卫祖胜不幸被捕,于同年9月遭敌杀害,时年45岁。
  来源:中华英烈网
  [以上内容由"天天天蓝"分享。]


同年(公元188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4年)去世的名人:
王铭五 (19081934) 革命烈士
王德海 (19061934)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吴伯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