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欧洲 > 英国人物

乔治·格伦维尔


[公元1712年-1770年,英国第7位首相]
  
乔治·格伦维尔
  乔治·格伦维尔(GeorgeGrenville,1712年10月14日-1770年11月13日),英国辉格党政治家,1763年至1765年曾任英国首相。
  英国的政治制度似乎是专门为便于中上层社会的晋升和过舒适生活而设计的。格伦维尔家族就是这个阶层中的家庭之一。他们是白金汉富有的地主,而且有优越的社会关系---坦普尔家族、皮特家族、利特尔顿家族和格伦维尔家族结成了一个著名的亲戚关系网;其中每一个成员都会尽心照料其他成员的利益。十九世纪初,霍兰勋爵在评论格伦维尔家族在位自己谋取职位方面取得的成功时说: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廉价获得了。一位白金汉公爵在肯辛顿公园同一位贝福德公爵进行了一场决斗,因为贝福德公爵说,格伦维尔家族是一窝贪得无厌的鱼鹰。皮特家族的一条家规是,必须关照他们的亲戚格伦维尔家族。乔治三世说:亲戚关系必然总是要么实行准横的统治,要么激烈的反对政府!他们想一个氏族,或者更确切地说,像是辉格党内的黑手党,在顺利和不大顺利的时候他们都能为促进整个集团的机运而不懈地共同努力。
  乔治·格伦维尔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典型人物。他的智力比一些人迟钝,但在事业上比大多数人顺利。他是个笨拙的、说话啰嗦讨厌和异常单调乏味的人,但是他身上并不缺乏他家特有的韧性。他是在科巴姆勋爵领导下为搬到罗伯特·沃波尔而斗争的小爱国者之一。因此霍勒斯·沃波尔一直恶毒的攻击他,霍勒斯·沃波尔在谈到格伦维尔时说:很少有任何人在脸上这样明显地表露出内心的空虚、残忍和腐朽。
  他出生于1712年10月14日,是白金汉郡沃顿的理查德·格伦维尔的长子。他在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克莱斯特彻奇学院学习之后,先在法学院实习了一段时间,直到他叔叔科巴姆勋爵让他以格伦维尔家族控制的选区之一白金汉的议员身份进入议会任职。在以后三十年里,他一直占绝着这个职位。他在36岁时同托利党的温德姆家族的一个成员结了婚,并在他大弟弟理查德让给他的沃顿定居下来,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他妻子的容貌为天花所毁掉,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政治家最好的伴侣,而且不久就成为九个小格伦维尔的母亲。那时,这个家族正在扩大他的姻亲关系:乔治·格伦维尔的弟弟是埃格雷蒙勋爵,更重要的是,他妹妹赫斯特嫁给了威廉·皮特。
  格伦维尔有简朴的一面,他把这种作风运用到国务中去了:他宁愿国民节约两英寸蜡烛头,也不要皮特取得全部胜利。他开始领国家薪水时,把这些钱都用于增加他的资本,只花费他的私人收入。具有典型意义的是,他唯一的娱乐方式是料理公务;他最喜欢的读物是一部《议会法案》。乔治三世继位之后,当时担任海军司库的格伦维尔在家庭的影响下,同国王的宠臣布特勋爵腓特烈·诺斯结成了联盟,在布特晋升为首相时担任了国务大臣。布特最后不得人心,国王只好罢免他。布特离职时推荐格伦维尔为他的继承人。
  但是,由于若干原因,这项安排并不理想。国王继续听从布特的建议;在乔治三世看来,格伦维尔是个即啰嗦又傲慢的讨厌家伙:“格伦维尔先生在烦扰我两个小时之后看了看手表,看看他能不能再让我受一个小时的罪。”乔治三世的缺点之一是不爱听别人讲话。然而,他们两人之间存在的不仅仅是由于气质不同而产生的分歧:格伦维尔不能容忍的是,布特竟然成了国王的秘密顾问,并迫使乔治同意使他不能有任何的秘密的影响。不久之后,由于国王的一时畏缩,格伦维尔卷入了在约翰·威尔克斯问题上发生的大规模政治危机。经过这场危机,格伦维尔在议会中的威望并未降低。但是他同国王的关心却完蛋了。乔治说:“我宁愿在我的会议室里见到魔鬼,也不愿见到格伦维尔先生。”格伦维尔曾经象往常一样愚笨地让国王知道他认为国王不可信赖。更有甚者,他在拟定摄政法案时拒绝让国王的母亲(人们普遍认为,他是布特的情妇)参加。因此格伦维尔被解职,一位没有经验的年轻贵族罗金汉侯爵接替了他。
  格伦维尔坦然自若地接受了这次打击。他偶尔以老资格的政治家的沉闷和庄重的口气在下院发表演说。他的思想谈不上深刻;他认为,美洲各殖民地之所以煽动叛乱,根子在于本议院的派系。印花税法案的制定者这种看法是不足为奇的。这个法案通过向美洲征税,使煽动叛乱行为有机可乘。格伦维尔于1770年11月11月13日在皮卡迪利的博尔顿大街他的寓所去世,那一年他59岁
  [以上内容由"czw1974"分享。]


乔治·格伦维尔相关
同年(公元171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77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约翰·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