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黄石 > 阳新人物

明安楼


[公元1910年-1937年,革命烈士]
  明安楼,1910年出生于湖北省阳新县三溪口镇一户佃农家庭。因家境困难,未能入学读书,自小随父务农,受尽豪绅地主的剥削和欺凌,饱尝生活的艰辛。
  1928年1月,中共阳(新)大(冶)县委领导了震惊阳大二县的刘宣堍暴-动,镇压了阳新大劣绅、国民党政府湖北省参议员刘慧臣和大冶巨富罗巨舫。这一消息传到三溪口,明安楼兴奋不已。于是,他告别父母,以打短工为名,四处奔走,秘密寻找共产党人。同年冬,他找到了中共凤山区委书记彭裕霞。经彭介绍,参加了中共阳新县委领导的游击队。
  1929年春,中共阳新县委派明安楼回三溪口,发展革命武装。时值国民党县政府捐税局局长舒逢时带七八条枪在三溪口一带向老百姓强征暴敛。明安楼认为,不打击反动派的嚣张气焰,群众就难于发动起来。他立即组织几十名用大刀、土铳武装起来的农民,夜袭捐税局长住处。捐税局长惊慌失措,不敢抵抗,带几名随从鼠窜而逃。这一斗争,激发了民众的革命热情,要求加入农民委员会和“四抗”(抗租、抗债、抗捐、抗税)委员会的人与日俱增。
  随后,在区委领导下,明安楼组建了凤山游击队,约40余人,20余条枪。此时,三溪陈竹林大劣绅陈明山,对蓬勃兴起的“四抗”斗争又怕又恨,强迫村民组织“保卫团”,对抗革命。明安楼决定要扫除这一障碍。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他带领游击队和区赤卫队将陈竹林村团团包围。该村有300多户居民,绕村一周筑了土围,在进出村庄的巷道口做了大门,防守严密。明安楼带领部分游击队员手持长矛、土铳等武器从巷口佯攻,大部分队员则架人梯,越墙而入。游击队进村后,将陈明山、陈子山等几个无恶不作的土豪劣绅就地镇压,并没收他们的财产分给贫苦农民。
  1929年夏,明安楼带领凤山游击队与县游击队一道,向全县各地出击,先后消灭金海、龙山、凤山、阳辛、龙港等地保卫团,收缴大批0,从而发展壮大了工农革命武装。
  1930年5月,中共鄂东特委在阳新太子庙成立,管辖阳新、通山大冶、鄂城、蕲春、蕲水(浠水)、黄梅、广济、瑞昌、武宁等十县,书记吴致民。7月,特委根据中部军区指示,在阳新县大凤区太平地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三师第七团。明安楼率领的凤山游击队编入红三师第七团。明安楼任该团排长,后升任连长、营长。
  1931年春,鉴于活动在江北的红三师第九团遭敌军“围剿”而解体,鄂东特委遂集中阳新、大冶二县的警卫营,在阳新龙港(此时鄂东特委已移驻龙港)重建红三师第九团。明安楼调任该团政治委员。
  同年4月,国民党武汉行营为配合蒋介石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的第二次“围剿”,亦调兵遣将,对鄂东南革命根据地中心阳新苏区发动了大举进攻。敌人的兵力部署是︰调二十六师郭汝栋部四个团进驻阳新县城,两个团驻大冶;调谢彬部一个团驻通山;调谭道源部两个团驻咸宁;瑞昌、武宁都调有部队驻守。5月4日,各地驻敌均向龙港紧缩。驻阳新县城之郭汝栋部以两个团进攻龙港北面的三溪口,一个团进攻龙港东面的湖市区,与江西之敌取得联络;驻大冶的一个团进驻龙港西北面的花犹树,与三溪口之敌取得联络;驻通山的谢部一个团进至龙港西北面的大畈;武宁、瑞昌、鄂城、咸宁驻扎的敌军皆向阳新出动。各路敌军均向鄂东特委驻地——龙港形成包围之势。为粉碎敌人的“围剿”,鄂东特委决定︰由刘振山率领红七团实行外围作战,深入到敌后开展游击活动,骚扰敌军后方,牵制敌人兵力,使其不敢妄动;由明安楼率领红九团与地方武装相配合,打击正面之敌,保卫苏区。明安楼接受任务后,一边派遣部分党员打入敌军内部,做兵运工作,瓦解敌军;一边采用“避实就虚,寻找敌军弱点,集中兵力,予以各个击破”的战术,不断给进入苏区的敌军以有力的打击。小箕铺一仗,消灭敌军一个营,缴获步枪300余支,迫击炮一门。后又连续取得了父子山、犀牛山、江西武宁之路口等数次战斗的胜利,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到5月中旬,围攻阳新苏区之敌除郭汝栋部仍驻阳新城外,其余各部均被击退。明安楼率领的红九团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运用正确的战略战术,以弱胜强,取得了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同年6月,湘鄂赣省主力红军红十六军七师开抵阳新。7月9日,红三师与红十六军七师相配合,进击富河南熬石港的国民党驻军二十六师第三团胡荡部。战前,红三师、红十六军七师指挥员商讨作战方案,决定七师以浩大声势佯攻木石港,红三师则埋伏在县城通往木石港之要隘玉岭山,以伏击由县城开来的援军。战斗打响后,驻县城之敌急派一个营驰援木石港。敌援军行至玉岭山,我伏兵四起。明安楼率红九团、刘振山率红七团对敌军实行左右夹击,将该营敌军全部歼灭。然后,明安楼率红九团乘胜进军木石港,会同红十六军七师对木石港守敌发动猛烈攻击。守敌第三团胡荡部全部被歼。这一仗,共歼敌1000余人,缴获步枪800余支,重机枪20余挺,迫击炮10门,俘敌300余人。彻底粉碎了敌人的此次“围剿”。
  1932年1月,根据中共湘鄂赣省委决定,红三师改编为红十六军第九团,明安楼调任该团二营营长。同年明安楼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8月,按照中共湘鄂赣省委第三次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红十六军改编为红十六师,下辖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三个团,明安楼调任四十六团政治委员。
  1934年6、7月间,红十六师在江西省龙门遭强敌围攻,损失惨重。明安楼所率四十六团突出重围后,仅剩下百余人,转移到鄂东南地区与四十七团、四十八团余部一同编入红三师。同年8月,湘鄂赣省委决定恢复红十六师建制。10月,省委在冷水坪将红三师千余人与红十六师收容部队合编为红十六师四十六团,明安楼任该团政治委员。
  1935年1月,为了配合中央红军二、六军团行动,湘鄂赣省委令红十六师四十六团离开冷水坪向西运动。31日,部队行至大源桥宿营时,国民党五十师岳森部第三○○团紧追而来,红军决定予以迎头痛击。
  国民党五十师是蒋介石嫡系部队,三○○团团长李邦藩是岳森的妹夫。该团有四个营,2000余人,兵力充足,装备精良,每月发双饷。因此,骄横凶残,十分反动。他们在这次“追剿”之前,狂妄已极,每个士兵都带有一根绳索,准备-红军将士。
  战前,明安楼集合全团指战员进行动员。首先,他分析了敌我双方形势,指出这一战是决定红十六师四十六团生死存亡的关键。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如不击溃敌人,就会被敌人吃掉。最后,他提出了“消灭三○○团,为龙门牺牲的战友讨还血债!为湘鄂赣苏区人民报仇!”的口号。全团指战员个个怒火满腔,人人摩拳擦掌,决心奋勇杀敌,夺取战斗的胜利。
  2月1日清晨,大雾弥漫。红军四十六团一营从左侧迅速占领了大源桥附近高地。同时,敌军先头部队从右侧抢占高地。当敌人快登上山顶时,红四十六团一营营长袁立生下令展开攻击。全营数百人一齐向敌军冲杀过来。敌军大溃,向山下逃窜。此刻,明安楼和团长洪育云正在山下指挥主力部队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山上的敌军溃退下来,山下的敌军阵脚大乱,军心动摇,纷纷逃窜。右翼敌军即被消灭。红军乘胜追击,敌军被压到一座小山包上,拼死顽抗。师长徐彦刚下令部队全面进攻。明安楼高声呼喊︰“同志们,冲啊!报仇的时间到了,不要放走一个敌人!”他边喊边率领部队向敌阵冲去,将敌军击溃。
  大源桥战斗后,湘鄂赣省委为了将修(水)武(宁)、崇(阳)通(山)苏区连成一片,令明安楼、洪育云率四十六团攻打高,控制这一交通要冲。当时,驻守高碉堡的敌军只有两个班的正规军和一个保安大队,而敌军主力国民党一○五师之一部则驻在鼓响岭。鉴于这种情况,明安楼、洪育云和师长徐彦刚作出了“围点打援”的部署。3日晨,明安楼率四十六团主力埋伏在高通往鼓响岭的大道两侧的山上,布下袋形阵地,以待敌之援军。洪育云则率团部侦察连悄悄开往高,将碉堡包围。
  敌一○五师系东北军张学良部,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东北沦陷后,蒋将该部调到-前线,使其与红军作战时两败俱伤,以实现其排斥异己的阴谋。再加上东北沦陷,该部厌战情绪十分严重。鉴于这种情况,明安楼决定加强对敌军政治攻势。于是,他召开战地政工会议,讲明上述情况,要求政工人员利用敌人内部矛盾,开展阵地宣传,瓦解敌军。
  战斗打响后,驻鼓响岭之敌军一个加强连驰援高,进入红四十六团伏击圈。当红军发起攻击时,敌军猝不及防,调头逃跑,又被红军堵住。在敌军被打得乱成一团之际,红军停止了射击。各前沿阵地的政工人员展开了喊话等政治攻势。为了表示诚意,明安楼还派出代表到敌方谈判。下午,谈判结束,国民党一○五师这个加强连全部投诚。对于投诚官兵,红军杀猪备酒盛情款待。愿留者欢迎其当红军,愿走者由他们的连长带回原部队。这些人以后大多成为红军义务宣传员,为二战高瓦解国民党一○五师的另一支部队起了很大作用。在红军第二次打下高时,200余名俘虏全部加入了红军。
  1935年6月,蒋介石结束对中央苏区“清剿”后,将进攻中央苏区的主力汤恩伯樊松甫等部转移到湘鄂赣地区,对红十六师实施包围。6月14日,红十六师从长庆突围至修水渣津,遇强敌阻击,转向通城方向行动。15日,部队翻越幕阜山,北走天岳关到达通城麦市。敌军紧追不舍。红军决定分三路从麦市渡河突围。16日夜,明安楼和师长徐彦刚率领四十六团首先突出重围,随后四十八团亦突围而出。两个团合兵东进,移师九宫山,在通山高湖一带摧毁敌人碉堡五座,恢复了一片苏区。20日,敌新七旅、新三旅尾追至高湖,红军被迫继续东进。月底,明安楼和徐彦刚率四十六团为先头部队到达阳新黄颡口。在当地党组织协助下,找到数十艘渔船。全团乘船顺江东下,在江西瑞昌码头镇登岸,转移到靖安、永修一带活动。后遇强敌“围剿”,部队损失惨重,师长徐彦刚负伤,把部队交给团政委明安楼,对他说︰这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把这个部队带回黄金洞,交给党,交给湘鄂赣人民,坚持下去。随后徐彦刚带一个排到永修云居山治伤,不料,被敌人便衣队杀害。明安楼率余部六七十人,几经辗转,返回省委驻地黄金洞。
  此后,足有半年的时间,明安楼和他的部队住在人烟稀少的深山野洞里,环境异常险恶。他们没有吃上一顿饱饭。原先老百姓把米磨成粉送上山煮成米汤喝,后来敌人严密-,连米汤也没有喝的。为解决饥饿问题,明安楼发动大家挖苦菜、抽竹笋、摘野果充饥。没有油盐,就用山上有点咸味的五倍子花泡水当盐吃。有时地方老百姓想方设法送点米上山来,明安楼就建议留给伤病员吃。在如此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明安楼总是信心百倍,他鼓励战士们说︰“同志们,困难是暂时的,我们是为人民利益而奋斗的队伍,胜利必定属于我们。我相信,不要多久,革命必定有个很大的发展。你们都是革命骨干,党的宝贵财富,要养好身体,坚持下去,今后好挑起革命重担。”
  1936年10月,红十六师兵力恢复到1000余人。湘鄂赣省委调明安楼任红十六师政治委员。
  西安事变前夕,驻鄂东南的国民党部队多数撤走,出现了有利红军发展的局面。据此,明安楼向省委建议,将红十六师开赴鄂东南游击,以图发展。省委采纳这一建议,由政委明安楼、师长方步舟(后叛逃)率红十六师挺进鄂东南。11月,红十六师智取瑞昌县城,活捉县长宋友梅,缴获大量布匹、棉花与其他物资,解决了部队的给养。随后,北渡富河,乘虚攻克大畈镇。1936年12月至1937年1月,红十六师转战阳新、通山、鄂城、大冶、咸宁、崇阳各地,袭击保安队、义勇队,取得节节胜利,部队得到很大发展。
  1937年5月10日,中共湘鄂赣省委为了适应联蒋抗日政策的需要,决定撤销“湘鄂赣省军区”,成立“湘鄂赣人民抗日红军军事委员会”(对外又称“湘鄂赣军区人民抗日军事委员会”),由省委书记傅秋涛任主席,明安楼等为委员,统一领导和指挥湘鄂赣边区抗日红军游击队。
  同年9月,湘鄂赣省委决定派遣干部到全省各个红军游击区收集整编红军游击队。省委派明安楼到赣北岷山,整编赣北游击队,将该游击队带到平江嘉义集中。
  9月下旬,明安楼带着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和湘鄂赣省委《为和平合作联合宣言》《为国共和平合作的政治决议》等文件到达赣北岷山。他将上述所有文件都交给了赣北游击队队长刘为泗,并向刘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和省委的指示精神,要刘为泗集中赣北游击队开赴平江嘉义整编。刘为泗及其率领的赣北游击队由于长期在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里游击,与党组织长时间脱离联系,对时局的变化情况和当前党的方针政策不了解,因此,对明安楼所传达的精神很不相信,认为国共两党是不共戴天的,绝对不可能合作。又见明安楼身着国民党军军装,便误认为明安楼是叛徒。1937年11月,刘为泗派游击队包围了明安楼的住所,明安楼遂被误杀。时年27岁。
  [以上内容由"XFGJBUS"分享。]


同年(公元1910年)出生的名人:
刘绍尼 (19101934) 革命烈士
彭莘耕 (19101934) 革命烈士
周绍昆 (19101999) 开国大校

同年(公元1937年)去世的名人:
马和福 (18931937) 革命烈士
李青云 (19341937) 革命烈士
刘霞 (18991937) 革命烈士
任风 (19111937) 革命烈士
吴体彦 (18911937)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马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