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省 > 延安 > 子长县人物

路文昌


[公元1906年-1936年,革命烈士]
  路文昌,1906年出生于陕西省安定县(今子长县)路家寿林的一户农家。他9岁丧父,和一姐、一妹由母亲养大。路文昌先后在本县王家沟、大王庙上小学。他的老师叶延荣是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在教书中给了这些山村穷孩子们不少启蒙,使他们心灵中铭刻了“压迫”、“剥削”、“革命”、“反抗”这些新鲜的语汇。
  1930年春,在家务农的路文昌和几个同乡,跑到国民党甘肃骑兵第四师谢子长任团长的部队当兵。随后,又跟随谢子长打入陕北地方军阀谭世霖的部队,在敌军力量难以顾及的陕甘宁边界一带活动,准备伺机起义,建立革命根据地。后来,部队由于突然遭到敌军袭击而失散,路文昌脱险后回到家乡。
  1931年10月,刘志丹带领的部队与晋西游击队在甘肃省合水县南梁堡会合,开辟以南梁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成立了西北工农反帝同盟军(不久改名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路文昌得到消息,约上好友李富贵一起前往参军。路文昌有文化,脑子灵活,打仗时有勇有谋,很快成了战斗骨干。1932年春,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成为陕甘游击队的一名中队长。
  2月13日夜,乘着敌人过阴历年、戒备松懈之际,陕甘游击队在总指挥谢子长指挥下,由甘肃宁县三甲原出发,集中兵力,奇袭陕西旬邑县职田镇民团。路文昌率领分队,捕获哨兵,翻越寨墙,打开寨门,接迎大队冲入镇内,将该镇民团全部歼灭。
  陕西国民党当局接到报警后,急派一营正规军并纠集彬县、旬邑、长武三县民团共1000余人合围职田镇,妄图将陕甘游击队一举剿灭。敌军中的一个连长李明轩是中共地下党员,立即将情报密送谢子长。谢子长率部撤出职田镇,向东行至阳坡头,利用路两边的高坡设下伏兵,路文昌中队据守北坡,准备伏击敌人。敌军在职田镇扑空后,以为游击队怯战逃跑,沿着大路尾追而来。当先头的一个连进入伏击圈后,谢子长一声令下,手榴弹、排子枪一齐打向敌人,敌军顿时大乱,死伤20余人,侥幸者向后溃逃。路文昌率部在北坡上紧追敌人,居高临下地投弹、射击,使敌人又丢下一具具尸首。溃散之敌重新集结,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下重新反扑,战斗呈胶着状态。在这关键时刻,李明轩率本连反正,在敌阵中心开花。谢子长乘势指挥路文昌等各中队全线反击。敌军在内外夹击下全线崩溃,这一仗消灭敌军和民团500多人。仅路文昌中队就缴获长短枪100余支。
  2月20日是农历元宵节。当夜,路文昌中队又参加了袭击照金民团的战斗,和兄弟分队协同作战,将该民团全歼。
  在半年多的时间内,路文昌中队先后参加了宜君瑶曲镇、焦家坪、正宁山河镇及攻占旬邑县城等大小十几次战斗,他指挥有方,机智果敢,战功卓著,但也负了三次轻伤。
  1932年12月上旬,陕甘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路文昌任连长。次年5月,中共中央北方局特派员、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兼红二十六军政委顽固推行“左”的路线,强令部队渡渭河南下,企图在敌人统治严密的渭南、华县一带建立根据地。路文昌也随部队南下。二十六军在关中平原被敌军围追堵截,难以立足,形势十分危急。路文昌在刘志丹、王世泰等指挥下,浴血奋战,终于支持不住,只好化整为零,分散隐蔽。路文昌扮做麦客(帮人割麦子的短工)辗转回到安定县家乡,准备待机东山再起。
  这年11月,谢子长以中央驻北方代表派驻西北军事特派员身份回到安定,根据中共陕北特委的决定,立即着手重建解散了的陕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路文昌听到老谢回来的消息,非常高兴,马上跑去报名。红一支队恢复后,在其后成立的游击队总指挥部领导下,曾攻占安定县城,救出一批被捕党员和群众;配合红二十六军第四十二师和红二、红五支队在安定县景武家塌、董家寺、绥德张家圪台、清涧河口等重大战斗。路文昌一度担任红一支队支队长,指挥本支队奋勇杀敌,为粉碎国民党军队对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做出了贡献。
  1934年9月15日,在河口战斗胸部中弹的谢子长带伤指挥部队第二次攻占安定县城。路文昌的一支队是攻城主力。这一仗击毙了作恶多端、臭名远扬的安定县民团团总李丕成,并将该民团全部收编。9月18日,红一支队和红八支队在安定县崔窑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北独立师第一团,任命路文昌为副团长兼参谋长。
  1935年5月上旬,刘志丹率红军进攻安定县杨家园子,因敌人固守顽抗未果,路文昌团奉命撤回吴家寨子。5月7日晨行进中,发现瓦窑堡敌军一个连开来,红一团正处于敌军的这个连和杨家园子之敌的两面夹峙之中。团长贺晋年和副团长兼参谋长路文昌抓住来敌尚未发现红军之机,分别率队在大路的南北两侧埋伏。当敌军前锋排大摇大摆过去后,贺晋年开枪为号,顿时弹如雨下,红军前后包抄,将该排缴械。敌军后边的两上排掉头鼠窜,贺晋年、路文昌率部乘胜追击,一直追到张家将一部分敌兵俘虏。此战歼敌近百,收长短枪100余支。正直红一团教育俘虏、打扫战场之际,杨家园子之敌郭子丰营出动。红一团掉头与该敌在吴家寨子激战,使敌进退不得。中午时分,刘志丹率大部队投入战斗,将郭子丰营500余众全歼。
  7月,路文昌调任红二团团长。8月中旬,在刘志丹的指挥下,路文昌率红二团参加绥德县定仙堰战斗。在红二团与游击队将敌一个营包围在定仙堰攻打之际,晋军马延寿旅一个团从枣树坪前来增援,抢占了几个山头,妄图撕开红军包围圈,救出被困之敌。路文昌见形势危急,脱下军衣摔在地上,光着脊梁,手提驳壳枪带领战士扑向敌群;贺晋年见状,也率红一团发起冲锋。在红军的猛烈打击下,将敌团压缩到定仙堰东北的尽绊栏沟里,全歼该团2000余人,缴获八二迫击炮六门,重机枪12挺及大批0弹药。战斗中,晋军有一架飞机参战,路文昌指挥红军用轻机枪对空射击,将敌机击伤迫降,两名飞行员作了红军俘虏。这一仗打掉了山西敌军的嚣张气焰,迫使其主力退回黄河以东。
  1935年9月中旬,以徐海东为军长、程子华为政委的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北,在延川县永坪镇与刘志丹领导的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胜利会师。会师后,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共7000余人。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下辖第七十五、第七十八、第八十一共三个师。路文昌被任命为红八十一师第二团团长。10月,路文昌率部参加了军团歼敌东北军第一一○师的劳山战役、歼敌第一○七师的榆林桥战役。这两仗共歼灭东北军三个半团共5500余人,粉碎了敌人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在榆林桥战斗中,当红军发起强攻,与敌巷战时,东北军钻进老百姓住的窑洞顽抗,造成红军不少伤亡。路文昌命战士爬上窑,从烟筒口向下扔手榴弹,炸得敌军弃窑外逃,遂逐一被歼。
  在日军加紧对我国华北进行侵略,中华民族危机日趋严重的形势下,盘踞山西的国民党军阀阎锡山,不仅不抗日,还把黄河以东20余县划为“防共区”,构筑碉堡工事,妄图阻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抗日之路。为了打通抗日道路,推动全民族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共中央决定组织抗日先锋军东进抗日,于1936年2月17日发布了《东征宣言》。路文昌团被编入刘志丹指挥的抗日先锋军北路军。
  根据指挥部的决定,东征前,先拔掉敌人威胁陕甘宁根据地东北边缘的顽固据点清涧县寺则河。路文昌主动请战,担负了主攻任务。寺则河有王朗才民团200余人,筑有寨墙、碉堡,离北面敌军重兵驻扎的绥德田庄镇很近。
  3月18日凌晨,路文昌亲率第一连担任主攻,命令第三连在左翼助攻,第二连在右翼戒备,以阻击北边田庄来救援的敌军。由于寺则河民团防守严密,红军只得变偷袭为强攻。战斗打响后,王朗才带领民团一面依仗坚固工事拼命顽抗,一面派人到田庄求援。由于红二团没有重武器,也缺乏攻坚经验,当路文昌率部攻到寨墙下,命战士背来柴草准备火烧寨门时,田庄国民党驻军史殿英已率两个骑兵连飞马赶到,打援的第二连未能挡住敌骑兵的凌厉攻势,被击散。路文昌审时度势,率队撤出战斗。此时,田庄敌军一个步兵营又赶来,寺则河民团也离巢反扑,红二团处于夹击之中。路文昌命令主力突围,他带领一个班担任掩护。主力部队向西南方向冲出敌围后,路文昌边打边退,身边的八个战士仅余三人。当撤到桃岭山时,又牺牲两个,只有一个警卫员铁挠在身边。路文昌看到追敌越来越近,并且来了几个骑兵,料想难以脱身,便命令铁挠快跑自己开枪阻敌追击。铁挠说︰“团长,你快走我掩护你!”路文昌坚决地说︰“敌人要的是我,不是你!把子弹给我留下,快走,服从命令!”铁挠哭着轻声喊道︰“团长,你一定要回来啊!”抹把泪,下了沟。
  路文昌爬在一个坎后向追敌射击,每次都把敌人放到两三丈远才开枪,一枪撂倒一个,弹无虚发。当打到最后一颗子弹时,他挺身而起,几乎是对着敌人的面门开枪。敌人以为他还有子弹,敌枪齐发,路文昌拼尽最后的力气,把短枪扔向沟底,扑倒在黄土地上。
  残暴的敌人,用马刀砍下他的头颅,在田庄镇的南门上悬挂了三天。地下党请一些老年人去-,才要回遗体安葬。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矢志抗日的路文昌倒在了“拦路狗”的枪下,记录了国民党顽固派又一桩“假抗日、真-”的罪行。
  [以上内容由"孟昆"分享。]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娄梦侠 (19061935) 革命烈士
李骏 (19061935) 革命烈士
马克昌 (19061984) 革命烈士
马朝亮 (19061935)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6年)去世的名人:
赖昌作 (19071936) 革命烈士
刘厚春 (19041936) 革命烈士
刘伯垂 (18871936) 革命烈士
李弼廷 (19011936) 革命烈士
邱柳卿 (18941936)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柳润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