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省 > 忻州 > 定襄县人物

李联奎


[公元1922年-1941年,抗日英烈]
  李联奎(1922—1941)中共五台县委宣传部干事
  原名大喜,1922年出生在山西省定襄县平东社一户贫苦农民家庭里。他出世不久,母亲病逝,其父又给他娶了一位“后娘”。经过婚丧嫁娶的折腾,使他家更加贫穷,他父亲只能带着妻儿外出谋生,后来流浪到五台县南茹村。天下穷人是一家,邻里乡亲见他一家可怜,就给他家临时找了间破房子,东拼西凑找了点锅碗瓢勺,帮他们在南茹村安了家。李联奎的父亲有点儿打绳了的手艺,村民们就四处帮他联系营生,并凑了点钱给他,让他一边走村串户打绳子,顺便做点小本商贩的买卖,勉强维持着生活。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八路军东渡黄河,来到五台县,开辟五台山抗日根据地。9月,朱德总司令、左权副总参谋长率八路军总部机关来到五台城,驻在李联奎所在的第一高小。数日后,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副总司令彭德怀也来到五台城。几位领导人在县城的多次讲话均在高小院内“明伦堂”,对广大热血青年教育影响很大,李联奎自然成了当时学校中最活跃的抗战积极分子。他经常和同学们走出校门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秘密策划走出学校,投笔从戎。这年10月,李联奎离开学校,参加了抗日工作。
  李联奎参加抗日工作后,被分配到二区(今门限石、耿镇、高洪口一带),当时他年仅16岁,性格豪爽,爱憎分明,办事大胆果断,才思敏捷,工作起来任劳任怨,不知疲倦,表现出了非凡的工作才能,不久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了二区自卫队队长,成为五台县当时最年轻的抗日武装干部。
  李联奎担任自卫队队长后,工作更加努力,积极组织各村民兵进行军事训练,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团结进步力量,孤立打击顽固势力,表现出了非凡的领导组织能力,1939年便提升为区武装委员会主任。
  艰苦火热的斗争使李联奎更加成熟,磨练了他不畏艰险、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意志品格。当时在二区,哪里艰苦,哪里斗争残酷,哪里就有李联奎的身影。1940年春,日寇发动春季大“扫荡”,侵占二区高洪口一线,党的地下组织、抗日政权遭到破坏,李联奎就向区委主动请战,要求到高洪口日军炮台下的南、北高洪口村开辟工作,经组织同意后,他带领两名同志来到这里,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发展党员,改组村抗日政权,组织民兵对日军开展游击战,发动群众减租减息,由于工作卓有成效,使高洪口很快成了二区乃至全县的抗日模范村。
  1941年春,由于李联奎同志工作卓有成效,在人民群众和革命队伍中有较高的威望,被中共五台县委宣传部长朱卫华看中,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很快就成了朱卫华的得力助手。这一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阶段,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八路军主力部队被迫转移隐蔽,相机袭击敌人。县委机关不得不化整为零,深入敌后,组织开展更为艰苦的斗争。
  这时的李联奎,已锻炼成长为党的一位优秀干部,他经常出没在五台县二区、八区一带,发动群众,锄奸反特,带领民兵开展游击战,闹得日军整日不得安宁,遂悬赏捉拿李联奎。
  这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李联奎带领张凤羽、张逋同两个男同志和张培英、徐培芳两个女同志准备到耿镇香炉石村开辟工作,天还没亮,他们就出发行进在殊宫寺沟中,约到吃早饭时分,突然接到情报:敌人沿山沟搜索过来。李联奎果断地组织大家到山里去隐蔽,但隐蔽不久,两个女同志衣着单薄,顶不住五台山冬天刺骨寒风的袭击,大家只好临时改变主意,到附近红石头村去躲避,这个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是区公所驻地,他们到了区公所没几分钟,突然听到了枪声,李联奎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即组织大家收拾文件等东西,作第二次转移。这时敌人已到区公所大门口,李联奎带领大家从后门出去,沿小路往山上跑。敌人发现了他们,一齐向他们扑来,密集的枪声回荡在山谷中。李联奎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果断地指挥大家将随身携带的文件和材料扔向山涧,尔后继续往前跑。但终因敌人众多,紧追不舍,除张培英因农妇打扮侥幸脱险外,李联奎等四人被俘。
  事后查明,李联奎等四同志被捕,是披着教员外衣的汉奸史赞告的密,就在李联奎等人被捕后不久,史赞被我抗日民主政府依法处决。
  李联奎等四位同志被捕,在敌人押解他们向照吞口村敌据点行进途中,李联奎借着沿河滩吹来的呼啸风声和敌人的噪杂声,悄悄和同伴交谈,商定了应付敌人的统一口供,四人全部改了名字、职务和籍贯。李联奎改名李荣芝,职务为区上的通信员。李联奎一再提醒大家:“无论受什么样的折磨,担什么样的风险,决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更不能暴露党的机密。”
  他们被押解到照吞口村敌据点后,敌人马上对他们进行轮番严刑拷打审讯,当时李联奎已有较高的知名度,他的真实姓名和当过自卫队队长的身份早已被敌特掌握,所以受的拷打最为残酷,但他始终一口咬定自己是李荣芝,敌人对他毫无办法,只好将他们四个暂时囚禁在一个老乡的破屋里,由日军昼夜轮流看守。
  李联奎四人在照吞口村被敌关押后,照吞口村地下党支部书记以当差的身份看望了他们,传达了县委、区委对他们的慰问。李联奎让这位地下党支部书记设法向组织上报告:“不管敌人使用什么样的酷刑,我们都能挺得住,决不暴露党的任何机密,请组织上考验我们。”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囚禁室里进来一高个子汉奸,假惺惺地表示同情李联奎等四人的处境,并诡秘密地说:“我是不是设法把你们的情况报告给正在马头口村养病的崔区长?”机警的李联奎一眼识破了敌人诱供的鬼把戏,故作神秘地反问:“我前两天见崔区长去了河北省平山县,怎么这么快又返回了马头口村?”其他三难友也随声附和,使那个高个子汉奸反而信以为真,十分尴尬地离去。
  当日下午,李联奎等四个被敌押往日伪二区区公所。他们一进大门,李联奎发现了一个门卫很面熟,仔细辨认,认出是我方政府先前的一个电话员,他是不久前叛变投敌的,想不到他来到了这里。李联奎马上又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当他们被押进一间禁闭室后,李联奎立即告诉大家:“赶紧抓紧时间休息,只有休息好,才能和敌人斗争好。”通俗朴素的语言,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充满自信,蔑视敌人的非凡气概。
  不一会儿,女汉奸石如香和翻译官走了进来,贼眉鼠眼,东瞅西望,想辨认李联奎等四人的姓名和身份,面对这两个民族败类,四难友对他们切齿怒视,两汉奸心虚地怏怏退出囚禁室。一小时后,几个气势汹汹的日军持枪来到囚禁室,大声喝道:“哪个是李荣芝?走!”李联奎慢悠悠地站起来,整了整衣襟,漫不经心地说:“我就是!”说完大步迈出囚门。
  李联奎被带到审讯室后,由一个日军军官亲自审问。他先是用高官厚禄引诱李联奎招供,李联奎不吃这一套,后脑羞成怒,动用酷刑,拿鞭子抽,用火棍烫,用刀子割,逼李联奎供认自己和其他三人的身份,仍无济于事。联奎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后,才被押回囚禁室。三难友见联奎被敌人酷刑折磨的面目全非,心如刀绞,暗暗流泪。李联奎却强笑着安慰大家说:“我这都是些皮肉伤,不要紧。共产党人的筋骨永远伤不着。”并鼓励大家咬紧牙关,沉住气,与敌周旋斗争到底,宁死不做可耻的叛徒。此后张凤羽等三同志都被敌人施用了酷刑拷问,他们以李联奎为样榜,经受住了考验。
  次日,金翻译(朝鲜人)带着日军再次进入囚室喝道:“谁是李联奎?快走!”李联奎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已被敌人掌握,是的,从抗战开始到现在,联奎一直在二区一带活动,发动群众斗地主,闹减租减息,锄奸反特,惩办叛徒,反“扫荡”带头袭击日军,十里五乡谁不晓李联奎大名。他想,自己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如果不站出来承认,势必连累其他三难友再受苦刑,于是他从容地说:“我就是李联奎”,随敌人又走出囚室。
  当李联奎浑身湿淋淋地迈着踉跄的脚步再次回到囚室后,难友们已不忍看联奎被敌折磨的惨状,只是背着身子一个劲地擦眼泪。他见大家为自己受刑而难过,便安慰说:“大家不要难过,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还怕敌人动刑!”接着他讲了这次审讯的情况:“敌人问我,‘你是八路军五台县自卫队大队长?’我说是又怎么样!‘你为什么要当自卫队长?’我说为了消灭你们这些侵略者,保卫中华国土!一句话惹恼了敌人,他们先是将我吊起来用木棒毒打,后又将我缚到板凳上灌凉水。这时我想,我大不过只是一死,敌人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丝毫有用的东西。敌人看我不怕死,无可奈何地将我放回来。”难友们听了联奎的介绍,都为他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同时坚定了同敌斗争的信心和决心。
  农历十月二十八日,李联奎等四人被日-押回五台城监狱。这里关押着20多人,大多是我方自卫队、区小队队员和区干部,李联奎号召大家在狱中团结起来,开展对敌斗争。他给大家讲述抗日形势和抗日斗争小故事,鼓舞大家的情绪,还和大家共同研究对付敌人审讯的技巧和办法,博得了狱友们的尊敬和爱戴,大家都把他看成了主心骨。
  一天,李联奎的父亲远道而来探监,父子两在牢门口相见,联奎不忍父亲看到自己面部的隐伤,用手捂着伤痕,丧失人性、可恶的狱卒没让他们父子说一句话就把联奎的父亲轰走了。联奎回到牢房后,“哇”的一声哭倒在地,难友们也都跟着哭了。这是联奎被捕后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痛哭。
  入狱后的第八天清晨,寒风阵阵,狱卒破门而入,把李联奎提走,又押到高洪口村。连续三四天,敌人对李联奎施以各种酷刑,折磨得联奎死去活来,奄奄一息,但敌人一无所获。李联奎愤怒地告诉敌人:“你们昨天得不到的东西,今天照样得不到,以后也休想得到!”敌人黔驴技穷,无可奈何了,只好决定对李联奎处以极刑。
  英勇就义
  十一月初的一天,天色阴沉,凄风惨惨,高洪口村敌人岗哨林立,沿街巡逻,遍体鳞伤的李联奎被敌人押着,气宇轩昂地走上了刑场,刑场上放着一口寒光闪闪的大铡刀。听说李联奎同志行将就义,高洪口地区的父老乡亲们眼含着热泪前来为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儿子送别。一到刑场,李联奎同志就用洪亮的声音说:“乡亲们,同胞们,你们不要为我难过,敌人杀不尽我们,我一个人倒下去,会有千万人站起来,抗日战争必将以我们的胜利,敌人的失败而告终,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让我们团结抗战,迎接胜利的明天。”敌人见李联奎就义前还这样威武不屈,发表演说,害怕了,颤抖了,急忙命令行刑,李联奎大步走向铡刀,最后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铲除汉奸-贼!誓死不当-奴!”的口号英勇就义。时年仅19岁。
  李联奎壮烈牺牲后,敌人将李联奎的头颅装入木笼,悬挂在街上示众。南茹村抗日政权派人冒着生命危险将烈士的头颅和尸体盗回,掩埋在了村旁土坡上。战争年代,李联奎的亲属受到特别保护,多次避开了敌特追寻;高洪口村民将铡李联奎烈士的铡刀秘密保存下来,解放后送五台县抗日斗争史展览馆陈列;李联奎烈士牺牲至今50余年来,村、乡政府年年组织干部、村民、学生在清明节期间集体前去扫墓,悼念先烈。
  2015年8月,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以上内容由"fengshen"分享。]


李联奎相关
同年(公元1922年)出生的名人:
焦占宝 (19221944) 抗日英烈
朱象三 (19222006) 农业昆虫学家,农学家 河南省焦作温县

同年(公元1941年)去世的名人:
刘涛 (19111941) 抗日英烈 山东省
杨生 (19061941) 国军抗战殉国少将 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
朱凡 (19191941) 抗日英烈 上海市

下一名人: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