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吉林省 > 延边州 > 和龙市人物

李桂顺


[公元1914年-1938年,革命烈士]

  李桂顺,女,朝鲜族,1914年11月15日出生于吉林省和龙县德新乡金谷村。父母租种地主水田维持生计。全家省吃俭用,供哥哥上学念书。她很小就跟父母下田劳动,饱尝人生的酸甜苦辣。有一年秋收,李桂顺看着金黄的稻谷高兴地说︰“这回可以吃大米饭啦!”可是,爸爸却把一袋袋稻谷送给了地主家。“这是怎么回事呢?”“地主家不种地,怎么要我家的稻谷呢?”……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划上了一大堆问号。
  1929年5月,在外地念书的哥哥,由于参加了进步革命活动,被学校开除。哥哥回到家里,和一个叫金日​​焕的青年办起了夜校。桂顺也常去听课,她觉得哥哥和金日焕讲的句句在理,条条是道。什么“中国社会的黑暗”,“地主剥削农民”,“日本强修吉会(吉林至朝鲜会宁)铁路,阴谋侵略中国”,“苏联十月革命”,等等,使李桂顺丰富了知识,开阔了眼界。不久,李桂顺参加了共青团。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魔爪,早就伸进了延边地区,以保护朝鲜侨民为借口,在龙井设立总领事馆,在八道沟、头道沟等17处设立了领事分馆和 派出所,培植亲日势力,镇压反日活动。1931年5月,中共金谷村党支部发动了斗争亲日走狗金京宪和金文龙大会。会前,李桂顺和妇女们一起到处贴标语,散传单,组织儿童团站岗放哨;斗争大会上,她怒斥亲日走狗︰“为什么出卖民族利益破孩自己的同胞?”“为什么……”,一声声质问似炮弹一般,问的亲日走狗胆战心惊,哑口无言。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李桂顺怒不可遏。在党支部领导下,由共青团员组织了抗日救国宣传队。她带领宣传队跋山涉水,不辞辛苦,走遍附近的荒山沟岔,哪怕有一户居民,也要把九一八事变的消息,告诉给同胞,号召各族人民团结起来,抗日救国。广大群众赞誉她们是“飞行宣传队”。
  不久,组织派李桂顺到药水洞担任平岗区委妇女主任。这里是和龙县第一个游击根据地,县委机关也设在这里。1932年春,日本侵略军在伪-配合下,向平岗游击区进行疯狂的大“讨伐”,对药水洞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全屯的房子被烧光了,大批赤手空拳的群众惨遭杀害。李桂顺随县委转移到渔浪村一带,继续从事妇女和儿童工作。她走屯串户,发动广大妇女为游击队洗衣做饭,护理伤员;发动少年儿童站岗放哨、传送情报。渔浪村一带呈现一派革命生机。1932年8月,李桂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正当李桂顺为抗日忘我奔忙的时候,担任共青团平岗区委书记的哥哥李之春不幸被捕,惨遭敌人杀害。李桂顺心痛欲裂,悲愤已极。国恨家仇,更加激起她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她毅然拿起剪刀,“喀嚓”一声,剪掉了心爱的长辫。然后给父母写信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为哥哥的牺牲而过分难过,他死得光荣。哥哥的血是不会白流的,我要为哥哥讨还血债,也要为被侵略者杀害的无辜同胞讨还血债。剪下头发就是表我的决心。父母的养育之恩,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哥哥牺牲之时,我本应回家侍奉双亲。但是,为了报仇,为了革命,我不能回到你们的身边。当你们想我的时候,就看看这个发辫,如同见到了你们的女儿……”
  从此,她正式成了抗日游击队的一名战士。
  在渔浪村游击根据地,李桂顺遇到了担任中共和龙县委组织部长的金日焕。她没有忘记他在金谷村夜校给自己讲课的情景。李桂顺在夜校时就很敬佩金日焕,现在工作的联系,共同的斗争,使他们接触的机会多了,逐渐产生了爱情。1933年初,他们结婚了。不久,金日焕担任了中共和龙县委书记。丈夫的担子重了,李桂顺的工作也更加繁忙,整日东奔西跑,组织妇女,做好游击队的后勤工作。1934年11月,金日焕被混入党内的坏分子、0党支部书记职位的李亿万,以莫须有的罪名暗害了。
  已怀孕五六个月的李桂顺,坚强地对婆母说︰“妈妈,别哭了,日焕是为抗日而死的,我们选择的道路是对的,……我们要坚强起来,日焕没有走完的路,我们接着走下去。”
  1935年2月,李桂顺生下女儿贞子。没等满月,又投入抗日救国斗争的行列。这时,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第一、第二团主力部队,以车厂子为根据地四处游击,不时返回休整。李桂顺整天背着孩子东奔西走,为部队筹措粮秣,制作服装,购买药品。
  这年冬天,车厂子根据地遭到日伪军连续不断地“讨伐”,为保存实力,二军决定除留下少部队人员原地坚持斗争,大部队向奶头山转移。
  李桂顺和游击小分队朴德山、南昌洙等人一起,留在车厂子附近的密林中,坚持小部队的活动。
  大部队转移不久,日伪军发动了向车厂子的进攻。李桂顺同游击小分队一起,在一个个山沟里与敌人周旋。一天,搜山的敌人接近了他们的隐蔽地点,不懂事的小贞子突然哭起来。李桂顺心急如焚,立即解开衣襟,用奶头死死堵住孩子的嘴。孩子的哭声止住了,敌人离去了。可是,孩子的脸色憋得铁青,只剩下一口气了,很长时间才哭出声来。
  日伪军在车厂子久驻不走,游击小分队生活越来越艰苦。为了斗争方便,李桂顺动员婆母带孩子到敌占区亲戚家去住,哪曾想此次一别,竟成了她们母女的永别!
  1936年春,李桂顺所在的游击小分队,在东南岔正式编入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三师第八团。秋后,三师奉命向长白县进军,扩大游击区。李桂顺又参加了大德水、小德水、半截沟、二道岗等战斗,每战她都勇敢冲杀。在半截沟战斗中,李桂顺正集中精力向敌人勇猛射击时,突然发现敌人从侧翼冲来,她手疾眼快,迅速转过身来。一 击毙一名要接近的日军的指挥官。随后,她带领部分战士,击退了迂回来的敌人,为战斗的胜利作出了贡献,受到了团部的表扬。
  抚松、长白属高寒区,冬天来得特别早,部队在向长白县行军途中,已经下起了茫茫大雪。但战士们没穿上棉衣棉鞋,冒着凛冽的寒风在林海雪原中行军,增加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人们都担心李桂顺等女同志会掉队,可她却自信地说︰“放心吧,不会被你们男同志拉下一步的!”果然,一个多月的行军打仗,爬山越岭,她一次也没掉过队。
  李桂顺的背包里总是装着针线、布块之类的东西,每当休息,她总是抓紧时间给同志们缝缝补补。她性格开朗,和同志们有说有笑,休息时拉歌赛舞,活跃部队气氛,使大家忘记疲劳。但是,李桂顺穿着一双露着脚趾的夹鞋,冻伤了双脚,脓血并流,行走十分困难。领导决定让她和一些冻伤的同志到长白县黑瞎子沟后方医院养伤。
  所谓后方医院,只不过是在深山密林里建的密营,有的利用天然石洞,周围林木参天,十分隐蔽,冬季可以避风取暖。但医疗条件很差。李桂顺到医院后,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伤病员,不是帮助炊事员做饭,就是协助医护人员护理伤员,煎汤换药,端屎端尿,什么都干。在医院里,她意外地见到了在安图小分队共同战斗、又同时编入八团的南昌洙。南昌洙在攻打抚松县城时腿部负伤,现在大有好转,又能下地走路,他不顾个人伤痛,坚持为病人服务。李桂顺和南昌洙都成了医院的义务护理员,在共同的工作与患难中,这两位志同道合的战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伤愈后,在医院同志们的帮助下,他俩结成了伴侣。
  1937年初春,南昌洙归队,李桂顺到师部做后勤工作。
  此时,六师(1936年7月,三师改称六师)正在长白县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李桂顺经常和地方工作人员一起,深入村屯,发动群众,帮助建立抗日救国会、妇女会等抗日团体,并为部队筹措给养。
  是年秋,六师奉命调往江、辉南,集中力量攻打县城。这时,李桂顺因怀孕不便于行军作战,师部决定留她到黑瞎子沟密营医院工作,等待分娩。
  当时医院有两名医护人员、三名不能走路的重伤员。李桂顺拖着行动不便的身子,承担生活护理和洗补衣物等繁重劳务。她每天早起晚睡,无微不至地照顾伤员,还要帮助司务长烧火做饭、烧炕取暖。为了活跃这个集体,李桂顺经常动员朴部长他们讲革命故事,有时她给同志们唱歌,以解除战友的痛苦。
  长白山区的冬天特别寒冷,常在零下40度左右。进入12月以后,又接连下了几天雪,整个山区白茫茫一片。地方送粮的交通员快一个月没有来了,眼见粮食就要吃光了。怎么办?李桂顺和司务长一起出去挖些干枯的野菜,扒些树皮,磨碎后掺到苞米面里熬粥充饥。然而,几天过去,苞米面被吃光了,交通员还是不来。李桂顺向司务长说︰“伤员长期吃不到粮食,怎么能恢复健康呢?”她想一个人下山,弄点粮食。可司务长怎肯让她一个人去呢?于是,他们两人一起下山了。
  李桂顺趟着没膝深的大雪,翻山越岭,终于找到了抗联某部的乔帮礼。在他的帮助下,从群众中筹措了一些粮食。当他们二人把粮食背回到密营时,伤病员都感动地流下了热泪。
  然而,没过两天,突然山沟里响起了 声。原来,李桂顺和司务长背粮回来时留下的脚印,被搜山的森林 “讨伐队”发现了。这帮民族的败类,顺着“脚溜子”找到了黑瞎子沟密营。伪 不知密营的虚实,不敢贸然前进,边放 边喊︰“红军快出来投降吧!你们被包围了!”李桂顺听到 声急速跑到门口一看,伪 像恶狠似的向密营扑来。
  “同志们,不好了,敌人来了!”她一边喊着,一边拿 向敌人开火。李桂顺这时简直一扫平时对战友们的那种温柔,像猎鹰捕捉野兔那样暴烈而勇猛,双眼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刹那间,朴部长拿起手 爬到窗口向外猛烈射击;李连长拿起 击毙了扑到门口的两个敌人,司务长老王和战士老崔也都投入了战斗。
  伪 遭到反击,停止了前进,但机 、手 一齐开火,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终因敌众我寡,敌人很快逼近。突然,李连长中弹牺牲了。李桂顺以命令口气说︰“司务长,快背老崔转移!”朴部长说︰“我掩护。你也赶快撤!”
  李桂顺哪肯扔下伤员自己撤走呢?她忙去搀扶朴部长从后门退出。但是,刚走出不远,后山也有敌人攻来,前边的老王被敌人打倒了,朴部长推开李桂顺说︰“你快跑!”自己跳下了悬崖,壮烈殉国。李桂顺跑出不远,被敌人逮捕了。
  李桂顺被押到长白县城,关押在 署的监牢里。
  审讯开始了。敌人以为这样一个年轻的怀孕妇女,会很顺从地讲出抗联的行踪、密营和地方反日组织的线索。然而,敌人的算盘打错了,她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拷问,一天接着一天地进行。敌人施尽各种酷刑,皮鞭打,烟火烧,针刺指甲缝,上老虎凳,灌辣椒水……百般折磨,她被打得死去活来。可是,她清醒过来,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被激怒了的敌人,奸笑地说︰“不知道?别忘了你才20多岁。你不想活了,难道你不为你肚里的小生命着想吗?”
  “你们这样对待一个孕妇,难道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
  “……”
  “我当然想活,也很想让我的孩子活。但是,活,不能苟且偷生,要堂堂正正的活!像你们这样当日本鬼子的走狗、汉奸,真不如死了好!”1937年12月23日,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李桂顺,在狱中分娩了,生下一男孩。
  李桂顺分娩后,没过两天,黔驴技穷的 署长石阪闯进牢房,假惺惺地对李桂顺说︰“孩子的,奶的有?……孩子多可怜呀!”接着又甜言蜜语地说︰“我们准备放你的出去,可是,你的要向老百姓说,抗日的是不对的,'满洲国'是顶好顶好的有。你们母子的,就自由了。”
  李桂顺心如刀绞,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敌人以为李桂顺心痛孩子,真的回心转意了。
  石阪走后,李桂顺感到最后的时刻到了,得想办法把孩子转移出去,以保存革命的后代。
  李桂顺经过几天观察,发觉看守白龙吉对她有同情心,看守长孙运昌也比较通情达理。她就试探着和白龙吉讲了把孩子送人的想法,求他向看守长讲讲情。在白、孙二人的帮助下,终于将婴儿送给了范喜亭。在范喜亭夫妇喂养下,保存了革命后代,现名南中日(现任抚松县邮局党委书记)。
  1937年12月26日,敌人把赶集的老百姓强行驱赶到县城一所小学的操场上。操场周围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上午10时许,李桂顺被押到会场。她镇定地环视周围的群众,从容不迫地走上讲台。敌人狞笑着,把准备好了的讲话稿,递给李桂顺。李桂顺正气凛然地怒视敌人一眼,将讲稿撕得粉碎,昂首面向群众,高声讲道︰
  “穷苦的父老乡亲们,我们再不能过这样的-奴的生活了!勇敢地同日本鬼子斗争吧。抗日无罪!团结起来,人民必胜,鬼子必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日本 署长石阪气得浑身发抖,像恶狼一般地嚎叫着︰“快把她拉下去处死!”几个野兽般的敌人冲上去,堵住了李桂顺的嘴,把她拖出了会场。
  1938年1月,李桂顺被押到长白县梨树沟大湖岭道,敌人把她 杀后推下万丈峡谷。中国共产党的好女儿,坚强的抗联女战士李桂顺,在中华民族解放的道路上,走完了她的最后里程!烈士牺牲时,年仅24岁。
  李桂顺牺牲后,住在梨树沟的三户朝鲜族农民,含泪悄悄地埋葬了烈士遗体。1972年5月1日,长白县人民政府将烈士遗骨移葬在长白县城塔山南麓,建立了墓碑,让后人永世瞻仰!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郑鹤麟 (19141978) 开国大校

同年(公元1938年)去世的名人:
乌庆霖 (19031938)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李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