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东省 > 深圳市 > 龙岗区人物

赖章


[公元1920年-1945年]

  赖章(1920-1945),今深圳市龙岗区人,1937年赖章高小毕业,正逢日寇侵华,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抗日战争开始。赖章决定投笔从戎,应征入伍。祖母说他是独生根苗,不属壮丁,劝他不要去。但他目睹日寇侵华罪行,在强烈的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的驱使下,匆匆应征而去。在国民党的新兵营里,他受尽长官的打骂、- ,但坚持刻苦学习军事技术,并未改变抗日杀敌保卫家园的初衷。1938年10月,日本军队在大亚湾登陆,国民党军队居然往粤北山区撤退,沿途强占民房、0 百姓、0 妇女、抢劫财物。亲眼看到这支军队的腐败,赖章后悔不该不听祖母的劝阻而误入岐途,立即脱掉军衣,日夜兼程,赶回家乡。
  赖章回到家乡坪山,看到乡亲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抗日热情高涨。1938年,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在坪山成立。民兵、农会、儿童团也纷纷成立。赖章深受鼓舞,恨不得立即投入人民抗日的洪流。坪山游击队民运工作队的蔡端、郭云翔,亲热地找赖章谈心,他立即表示:有共产党的领导,我坚决跟党走,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赖章不久即被推选为坪山武装民兵的军事教官、队长。
  1940年,赖章跟随抗日自卫队在惠宝交通线上镇压土匪,维持治安,保护商旅。他表现出色,机智勇敢地打击- 的土匪,得到侨商的称赞。1941年底香港沦陷,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深入敌后,挺进香港、九龙。在蔡端等的推荐下,赖章所率领的武装民兵被编进港九大队武工队,在刘黑仔的领导下,分配在第一小组执行任务。
  1942年1月4日,港九武工队从情报中获悉,在九龙五皆街有一个英军遗下的军用仓库,储存着大批武器弹药,赖章等第一小组成员在刘黑仔副队长的率领下,由下水道潜入侦察,找到了地址,但掌握门锁密码的英军阿伦下落不明。后武工队发现有一队日军每天一大早都押解32名被俘的英军,从九龙深水埗集中营出来,到青山清理拉圾。经调查,英军阿伦就在里面。于是,武工队决定通过伏击日军,营救出被俘的英军,找到阿伦。
  天亮前,刘黑仔指挥武工队布下了伏击圈,当荷枪实弹的日军和往常一样押着英军去清垃圾时,除两名日军持枪监督外,其余11名日军由少佐指挥登上了望哨所。“打!”刘黑仔一声令下,赖章的两个手 即从手中扔出,正好命中敌哨的机枪阵地。刘黑仔一扳快掣 ,两名监督英军的日兵应声倒地。这次战斗,歼灭日军13名,救出32名英军,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东江游击队司令部给港九游击队发来了嘉奖令,对在这次拯救英军的战斗中,所有参战的东纵战士记小功一次,赖章事后被提拔为副小组长。
  英军阿伦被救出以后,把武器库三层的地下室的开锁密码都告诉了我武工队。武器库被打开了,但日军夜间宵禁,白天设卡搜查,如何才能把地库的枪枝弹药运回游击队营地呢?武工队利用几天时间,对日军所设关卡及检查情况进行了仔细的观察、分析,看到日军对办丧事的老百姓的“灵车”给予放行,便决定乔装办丧事的队伍,把武器弹药运出来。刘黑仔弄来一部货车和一口棺材,先把枪枝弹药放进棺材里封好,乔装成“灵车”。武工队出动了两个小组,其中赖章小组担任主力。在赖章的带领下,武工队员披麻带孝,手持“孝杖棍”、“灵牌”。“灵车”在“孝子”的哭声中,在每个关卡的“绿灯”下顺利通过,这样,首次运武器成功了。
  为了加快运枪速度,武工队按照赖章的提议,把枪捆成一把把拼成人的肢体,穿上衣裤,套上假头和鞋,再用草席包裹起来,便是一具具“尸体”,40个队员一次就能运回一百多支枪。后因被敌人识破,运枪被迫停止。
  1942年1月10日中午,赖章到九龙启德机场侦察敌情。途中了解到有三个英国人和一个中国人从监狱里逃了出来,正被伪军追捕。赖章立即报告刘黑仔,经大队同意,刘黑仔率领赖所在的第一小组前往营救。下午一时,便潜入茅坪山树林里,但到太阳下山仍未找到。回营部途中,赖发现一个青年人躲躲闪闪,就严肃地问道:“你是什么人?”那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赖见状走近说:“我们是抗日游击队,共产党领导的港九武工队。”那青年人立即走到树林里吹了一个口哨,把三个英军叫了出来。原来,这个青年人就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中国青年李玉弼,是英军赖特上校的秘书。三个英军分别是:赖特上校、摩利上尉和戴维斯中尉。刘黑仔便与赖章小组的队员把赖特一行四人护送到港九大队部——西贡伯公坳村。接着,赖章参加护送赖特上校一行,脱离险境,回到抗日后方。
  1942年1月16日,赖随刘黑仔潜入启德机场处决了两名汉奸后,走到街头的一间店铺门口时,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过半百的妇女跪着咒骂刘黑仔。赖章上前询问。那妇女径直把赖带回家里。她用手指着被打破的像框内有一男青年的照片,酷似刘黑仔,原来那大娘叫何东娇,相片是她的儿子谢德昌的。谢德昌在香港湾仔屈臣氏电灯厂做工,因其长相极似港九游击队英雄刘黑仔,被汉奸拍了照片报送到日军宪兵队,结果被捉到赤柱监狱。赖向刘黑仔报告,刘黑仔听后,觉得应该营救谢德昌。任务又落到赖章所在的小组。通过内线关系,他弄清了关押谢德昌的有关情况,并弄了一张有日军宪兵部“公章”的提人便函,同时搞到了一部日本囚车。
  翌日,赖章扮成日本少佐指挥官,廖日全开车,一切手续由懂得日语的赖福全去应付,其他队员装份成日本宪兵。汽车顺利进入监狱,通过三重岗哨来到监管处,日军“头目”不敢怠慢,把赖章等领到囚禁重犯的地下密室,只见一个脚锁着铁镣,被酷刑弄得全身浮肿,不省人事的男子躺在墙脚下。囚犯被三手两脚抬上了囚车,廖福全说了几句日本话,很快地按照手续签了字。日本监管员向赖章行了军礼,囚车便扬长而去。接着,赖章等又化装成日本宪兵,把何东娇大娘救了出来。大娘见到了儿子,感激不在话下。后来,何东娇母子都志愿参加了游击队。何东娇任情报交通员,谢德昌则参加港九武工队跟随赖章战斗到牺牲。
  1942年1月25日早上,赖章小组收到通知要护送刘黑仔于当晚7时赶到坪山汤坑出席总部会议。赖等经开会研究,认为惟有截乘日军车辆,否则步行是赶不到的。当天下午,武工队小组在落马洲成功地截获了从元朗开来的日军的一辆吉普车,干掉了日本的军曹和日军司机,然后,赖章乔装日军军曹,其他队员化装成日军,护送刘黑仔乘车通过文锦渡、横岗等处日军关卡。当日军骑摩托车从后面追来时,游击队员迅速下车进入了树林。赖章把4枚手 的保险打开,用线系在车门上,然后把车门关上。不久,三部日军摩托车赶到,两名日军到吉普车前把车门一拉,“轰”的一声巨响,日军立即升天。战友们在称赞赖章的笑声中,把刘黑仔提前送到开会地点。1942年3月,赖章被调到港九大队海上游击队任小队长,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8月15日,海上游击队在大鹏湾黄竹角海面,首战日军“海上挺进队”。赖章率队冲锋在前,击毁敌人机帆船三艘,全歼日军“海上挺进队”。接着赖章率队在南澳口、大浪口等处缴获了日军几艘运输船,有力地威胁着日军的海上运输线。不久,赖章又率领突击队登上海匪长期盘踞的塔门岛,全歼海匪并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
  1943年7、8月间,赖调任港九大队陆上中队队长。是年天旱,日军加紧进攻我港九游击队根据地,部队的生活给养遇到了困难。赖想方设法,机动灵活地到坪山、淡水等地购买粮食,使港九游击队渡过难关。
  1944年10月,赖章参加东江纵队军政干部学校的军事队学习,次年1月被分配到东江纵队第二支队第一大队任副大队长。
  1945年4月15日,二支队一大队计划在惠樟公路古塘坳伏击日军车队。由于走漏了消息,日车有所戒备。上午9时,日军进入我伏击圈,被炸毁三辆卡车后,日军即迅速占领公路左侧和一个高地的有利地形负隅顽抗。这时,我突击队被路旁水沟阻挡,行动缓慢。赖章见状,奋勇冲杀,不幸被敌军的子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
  所获荣誉
  2020年9月2日,入选第三批著名抗日英烈名录。


赖章相关
同年(公元192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殷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