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南阳市 > 桐柏人物

金孚光


[公元1907年-1931年]
  金孚光,1907年4月16日生于河南省桐柏城西3里外的西杨庄。他的父亲既有200亩田产,又经营一家杂货店,日子相当富足。在家里,金孚光上有父母,又有两个哥哥,因此,他既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又是两位兄长的呵护对象。人们说金孚光是生在了福窝里。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金孚光3岁时,父亲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世。母亲带着三个儿子和小女儿,撑起了丈夫留下的基业,并遵照丈夫生前遗愿,将金孚光送进私塾念书。这时金孚光已经6岁。五年后,金孚光考入县立第一个高等小学堂。14岁那年,他又考进开封河南省留学欧美预备学校英文科。就在这期间,金孚光结识了共产党人马景山、江梦霞等人,读到了不少马列著作,以及《新青年》等进步书刊。有一次开封各界进步青年举行了反对外国传教士的斗争,金孚光是-队伍的先锋。当-队伍受到反动警察阻挠时,金孚光第一个高呼︰“把反动的传教士赶出中国去”、“打倒帝国主义列强”等口号,率先冲过了警察的岗哨。事后马景山拍着他的肩膀说︰“不愧是大山里出来的孩子,是条汉子!”1924年冬,经马景山介绍,金孚光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6月,金孚光受中共党组织的派遣,回到桐柏发展党的力量,开展革命斗争。
  踏上家乡的土地,想想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金孚光忘掉了长途跋涉的劳累,顾不得回家看望久别的母亲,就找到提前到家的同学汪世昌,连夜通知从信阳等地赶回的进步学生周跃杰、桂仲锦、陈肇烈等人,制订活动方案。金孚光指出,桐柏山城交通闭塞,民众对外界形势了解甚少;而要唤起民众,必须宣传发动,造成声势。因此金孚光提议,首先召开民众大会,公开揭露五卅惨案-。
  两天后,桐柏县城文庙内,各界人士300余人汇集于此,听金孚光演讲。金孚光首先介绍了五卅惨案经过,接着愤怒指出︰英、日帝国主义分子在我们的国土上,疯狂地杀害我手无寸铁的工人和学生,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强盗的行为!当他讲到“当我们的同胞在帝国主义的屠刀下流血牺牲,作为他们的父老兄弟姐妹,我们能袖手旁观吗?”的时候,会场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吼声︰“打倒帝国主义列强!”这吼声,震撼着一向平静的桐柏山城,大街小巷的男女民众云集于此,形成了一股无法阻挡的--队伍。愤怒的群众沿街查封了十多家商店的日货,而第一家就是金孚光母亲开的杂货店。金孚光说︰“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这么做,你没意见吧?”母亲说︰“三儿,妈没啥说的,那老英、老日也太坏了。”
  此后不久,金孚光说服母亲,利用家里的闲房,创办了一所平民学校,不收学费,吸收贫苦平民子弟入学,教他们学文化,宣传革命道理,发展中共党员。
  金孚光家有一个小伙计,叫石显长。有一次石显长给金孚光送茶水,金孚光正专心致志读书,没察觉,石显长就怯生生地喊了声︰“三少爷,茶送来了。”
  金孚光放下书,让石显长坐下,说︰“往后可别再叫我少爷了,你属猴,比我小一岁,就叫我孚光哥吧。”
  石显长惊讶地瞅着金孚光,结巴着说︰“那、那合、合适吗?”
  金孚光说︰“有什么不合适!你就这么叫,谁嚷你有我呢。”停了停,他问石显长︰“你为啥来俺家当伙计?”
  石显长说︰“俺家穷呗。”
  金孚光拍着石显长肩膀说︰“穷不是天生就穷,而是被富人剥削压迫变穷的。只要穷人联合起来,推翻剥削者,就会过上好日子。你抽空到平民学校来学习吧,许多革命道理你慢慢就会懂了。”
  石显长说︰“我不敢,还有好多活等着我做呢。”
  金孚光说︰“你别怕,我给你讲情,让我妈以后少给你派些活。”
  后来,石显长每晚就到平民学校听课,成为金孚光在家乡发展的第一个中共党员。接着他又发展妹妹金荣贞和家里的雇工吴厨子加入中共。与此同时,金孚光还说服母亲,将自己应分的祖业,拿出一部分,作为党组织的活动经费。金孚光的心血没有白费,桐柏县的中共党员由原来的4人发展到12人。1927年4月,奉上级组织指示,成立中共桐柏县特别支部委员会,金孚光任特支委书记。
  1927年4月、7月,因为蒋介石汪精卫叛变革命,大革命遭到失败,全国的革命形势处于低潮。然而,在偏僻的桐柏山区,革命已成燎原之势,如火如荼地蓬勃发展。1928年2月15日午夜时分,在金孚光的领导下,400多手持刀、枪、棒的农民,在四望山工农革命军一个班战士的配合下,悄悄包围了桐柏县城。四更时分,金孚光安排在城内的石显长等人,打开了城门。暴-动农民喊杀震天,拥进城里包围了县团防队驻地。睡梦中的团丁们被突如其来的喊杀声吓得连衣服都穿不上,有的光着0,有的光着膀子,有的披着被子,还有的将裤子套在胳膊上,四散奔逃。混乱之际,金孚光率上千名暴-动队员,高喊着“活捉严谦山”,从后门冲进院子。团丁们措手不及,纷纷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团防总办严谦山,躲在床底下浑身筛糠,被破门而入的农民捆了起来。这次暴-动,缴获步枪200余支,处决了作恶多端的严谦山,革命农民士气大振。
  1930年2月,金孚光又领导了太平山暴-动,枪决了恶霸保长孙登吾。而最能体现金孚光军事指挥艺术的则是白狗庙暴-动。
  白狗庙、张板桥联防团头子叫张包,手下有100多名团丁,抢掠-无恶不作。老百姓对他早就恨之入骨,听说金孚光要收拾他,个个摩拳擦掌。金孚光说︰“只要大家决心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仗是有得打的。但打仗是急不得的,不能硬拼;打仗,首要的是保护自己,消灭敌人。”
  金孚光先稳住自己人,然后挑副货郎担进了张板桥。金孚光发现张包的宅院墙高院深、四角还有四座炮楼,硬攻肯定吃亏,必须智取。众人问怎么智取。金孚光神秘一笑,对二分队队长说︰“叫刘宝来……”
  原来,刘宝是新队员,以前曾在张包的拜把子兄弟王平家当雇工。王平是白狗庙有名的烟土贩子。张包呢,则是个见烟土没有命的大烟鬼。刘宝受王平之命给张包送过烟土,熟悉张包宅内情形。金孚光打算让刘宝再次给张包送烟土。刘宝来后,金孚光拍着他的肩膀,如此这般吩咐一遍,然后便开始行动。
  当天傍晚,金孚光、刘宝来到张包大门外。刘宝敲着门喊︰“哪位兄弟在呀?我是白狗庙王掌柜家的伙计,来给张团长送烟土。快开门。”
  刘宝说得理直气壮,守门的团丁不敢怠慢,拉开条门缝看了看,问︰“那位是啥人?”
  刘宝说︰“世道不太平,王掌柜派来护送烟土的。快开门,误了张团长吸烟,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门咯吱吱开了一扇。金孚光一个箭步闪进门里,一把卡住守门团丁的脖子。刘宝趁机打开另一扇门。金孚光朝外啪啪啪拍了三声巴掌,潜伏在外面的赤卫队员鱼贯而入。金孚光命令︰“先别惊了炮楼上的敌人。擒贼先擒王,逮住张包再说。”
  刘宝引路,金孚光带队员一路冲进张包内宅。此时张包正躺在榻上吸大烟,猛听见外面响动,呼一口吹灭烟灯,抡起盒子枪朝窗外就打。
  金孚光喊道︰“我们是共产党赤卫队,都不要动,谁动打死谁!缴枪不杀!”许多团丁都放下了武器,举手抱头蹲在墙角、屋檐下。这时候,金孚光发现四角炮楼的敌人还在负隅顽抗,便高声喊︰“一排长,点火!炸炮楼,给我把它崩上天!”炮楼上的团丁立马喊叫起来︰“别炸,别炸!俺们投降,俺们投降!”
  1930年底,金孚光领导的农民赤卫队整编为豫南工农红军先遣总队,金孚光任总队长。1931年1月,金孚光的先遣队奉命在光山县郭家河村和红十五军合并,编为红十五军第一团,金孚光任团长兼政委。
  1931年春节前夕,红十五军奉命东征,与在安徽六安一带的红一军会师。那一天,部队开拔在即,金孚光正在集合队伍,忽见大哥匆匆赶来找他,告诉他︰“咱娘病重,想见你一面。”
  金孚光听了,仰望着苍天,长叹一声说︰“我也想娘啊,做梦都想回家看她老人家。可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的好大哥,你就替小弟为娘多尽孝吧!娘百年以后,大哥替小弟给娘多磕几个头,多烧些纸钱吧!告诉她老人家,孚光不仅是她的儿子,而且是中华民族的儿子。娘会明白这个道理的。等革命胜利了,我回家给她老人家修坟立碑。”
  兄弟俩只好含泪告别。
  金孚光送走他的大哥,当天晚上,天突然变了,北风呼叫,大雪纷飞。凌晨时分,部队奉命出发。金孚光率领红十五军第一团战士,冒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沿着崎岖的山路朝安徽六安方向进发。下午,部队到达新县沙窝岭,突然发现东山坡有敌人。与此同时,金孚光接到军部命令,说国民党10万大军对红十五军已形成合围之势,要金孚光在沙窝岭构筑工事,吸引敌人,掩护主力突围,要不惜代价坚持一昼夜,然后撤出战斗。
  金孚光立即部署兵力。此时,沙窝岭的南、北方向也都出现了敌人。金孚光剑眉倒竖,他坚定地说道︰“同志们,准备战斗!”话音刚落,敌人的炮弹便呼啸着飞来……
  金孚光的红一团,以山顶上的松林为屏障,和敌人展开了阵地战。敌人以为包围的是红军主力,大批的敌人从大山的褶皱里云集而来。
  激烈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红十五军第一团的战士,在团长金孚光的指挥下,已经打退了敌人17次进攻。阵地前的松林在哔剥燃烧,浓烟、火光、硝烟和血腥笼罩着四周的山峦。趁着敌人再次组织进攻前的间隙,金孚光冷静地思考着︰现在的情况是,虽然我们占据有利地形,但敌人百倍于我,加之武器精良,我军伤亡惨重;战士们衣服单薄不说,差不多已是弹尽粮绝,如不设法突围出去,这支革命力量必将全军覆没。形势已到十万火急关头。
  金孚光一面命令战士们节省弹药,敌人不近20米不准开枪;一面命令通讯员叫来副团长郑国荃。
  金孚光说︰“国荃同志,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不能再拼了。今晚一定要突破重围。现在已到傍晚,咱们分一下工,做好准备突围。”
  金孚光要郑国荃带主力突围,自己率一个连掩护。郑国荃说︰“团长,我掩护,你率主力突围。”
  金孚光说︰“不要争了,这一带山区你比我熟悉。突出去后要迅速往六安转移,千万不要等我们。记住,咱们六安见。部队就交给你了,你要为革命负责啊!”
  郑国荃说︰“不!团长,部队还是你率领,我留下掩护……部队不能没有你啊……”
  金孚光说︰“郑副团长,执行命令吧……”
  就在这时,敌人的进攻又开始了。
  金孚光喊︰“同志们,瞄准了打,一粒子弹要消灭一个敌人……”话音未落,他的身子就晃了晃,扑倒在地,又挣扎着,艰难地站起来,向敌人射击……郑国荃迅即上前扶着他,要背他离开阵地,他推开郑国荃说︰“我已经不行了,你快组织部队,趁黑夜突围。郑副团长,不敢再犹豫了,否则就来不及了。”
  郑国荃说︰“团长,我们不能丢下你,我背你一块突围!死也要死在一起!”
  “胡说!保存实力,这是革命的需要,我命令你把部队带出去!快,我掩护……”
  金孚光说着,挣扎着靠向一棵松树,挥枪向敌人射击。郑国荃和战士们含泪撤出了阵地……
  当副团长郑国荃遵照金孚光的命令带红一团主力撤出阵地后,疯狂的敌人很快就进逼到阵地前沿。金孚光身上已有二十多处中弹,他向敌人射出了身上仅有的一粒子弹,迎着凛冽的寒风缓缓倒下了,他的鲜血染红了覆盖山坡的积雪。这年他24岁。
  [以上内容由"mfkd"分享。]


同年(公元1907年)出生的名人:
胡晓初 (19071958) 革命烈士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金光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