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信阳市 > 商城县人物

黄克让


[公元1904年-1931年]
  黄克让,1904年生于河南省商城县鱼山乡一户农民家庭。父亲是一位老实本分农民,种了地主十来亩地,一年忙到头,交了租课和苛捐杂税,所剩无几。一家三代人,“半年糠菜半年粮”,饥一顿、饱一顿,过了一年又一年。黄克让排行第二,一家人节衣缩食,送他到私塾读了几年书。
  1923年秋,黄克让考入商城县南部山区汤家汇的笔架山甲种农业学校。农校里教的功课使他耳目一新︰国文,英语、数学、历史、地理、蚕桑,还有自然、音乐、体育等。教员们大都学识广博,他们向学生介绍中国,也介绍外国。黄克让开始认识到,中国太弱,屡遭列强欺侮,原因就是-、军阀混战。他心中升起一种愿望︰我要把中国建设得强大起来,使中国人民不再受洋人的欺侮。
  1925年春,农校里来了一位姓罗的教员,是中国共产党员。他向学生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军阀政府的腐败和黑暗,号召人们起来反抗。1926年2月,罗老师发展了周维炯、漆德玮等农校第一批党员,更多的热血青年被吸引在他们的周围。
  一天,黄克让找到周维炯、漆德玮说︰“能不能借点书给我看?”周维炯、漆德玮借给他《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和一些新近出版的《向导》《新青年》等杂志,并向他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纲领、组织。
  夜里,在昏黄的油灯下,黄克让专心地读着借来的书。读着读着,眼前亮堂起来,多年来郁结在胸中的迷团消失了︰地主收取地租,就像资本家剥削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一样,是无偿占有了农民的剩余劳动,地主越来越富,农民越来越穷,这绝不是“命好不好”的问题,这是人吃人的剥削制度。黄克让一口气读了好几本书,把拳头往桌子上一砸︰“对,要唤起民众,推翻这种制度,打倒军阀政府,抵御外来压迫,建立公平自由的新社会!”
  第二天,他又找到周维炯,掷地有声地说︰“我要加入共产党!我要打倒军阀!”
  农校四周,山花烂漫,面对鲜红的党旗,黄克让庄重地举起右手,一字一句地说︰“我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忠于党,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
  1927年初,黄克让受党组织的委派,前往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从商城到汉口,黄克让一路上看到了新集(今新县)、麻城、黄安(今红安)等地的农民运动都搞得轰轰烈烈,精神受到很大鼓舞。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黄克让听了毛泽东恽代英等人的讲课,系统地学习了中山的新-、武装斗争的理论和军事技能。3个月的训练结束后,黄克让回到了故乡。
  就在这个时候,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大革命失败。商城的党组织也遭到了地方反动势力的破坏,由公开转入地下。黄克让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在鱼山乡的灌河两岸进行秘密宣传,积蓄革命力量。
  白天,黄克让和家人们一起下田干农活,利用在农校学到的专业知识指导家人和别的农民如何选种、育种,如何播种、移栽、施肥、除草、防治虫害。受他指点的农户庄稼都长得特别好,黄克让成了远近农民心目中的“大能人”,有事没事总爱找他聊聊。
  夜晚或农闲,黄克让就走村串户,进行秘密串连,组织农会,吸收了50多个苦大仇深的农民入会,还发展了十多个党员和一些团员。
  黄克让的秘密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恐慌。敌县政府、民团和“红枪会”,四处打探,妄图扑灭革命的火种。黄克让以广大群众为依托,巧妙地与敌人周旋。为了对付敌人的搜查,他们用明矾等配制成笔水,把要传递的内容写在火纸上,干后和纸钱放在一起,看不出有什么两样,若把纸放在水盆里,字迹便又显现出来;然后扮成烧香拜佛或祭祖的样子,从敌人的眼皮底下把一些重要情报,上级指示传递出去。
  八七会议以后,中共河南省委加强了商城党组织的领导力量,11月,成立了中共商城县委。黄克让及时向县委汇报了工作开展的情况,受到了县委的肯定和赞扬。
  1928年,商城大旱,农业欠收严重。黄克让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组织农民抗租、抗粮、抗捐、抗税。冬天,大雪封门,许多农户都揭不开锅,黄克让带领以党、团员为骨干的数百农民,打开地主囤积居奇的粮仓,把几百担粮食分个精光。这种斗争持续了几个月,更多的农民觉醒了,壮大了农会的力量。在斗争中,还收缴了一些地主武装,建立了秘密的农民武装。
  1929年5月2日,商(城)罗(山)麻(城)特区区委决定︰各地农民协会于立夏节(5月6日)晚同时发动起义。黄克让等忙碌起来,制定攻打民团的计划,写标语,打造大刀、长矛,对农民队伍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强化训练,派人侦察白沙河民团的驻防情况,传达贯彻上级的指示精神。
  5月5日,太平山、二道河一带的秘密党员和农民群众100多人,第一次聚集在一起,黄克让对着黑压压的人群讲话︰
  “农民兄弟们,我们祖祖辈辈受苦受累,当牛做马,受尽地主老财的气,被他们吃尽了肉,吸干了血,这个时代该结束啦!敌人欠了我们几辈人的血债,我们叫他用血来偿还!”
  6日夜,愤怒的农民拿着大刀、长矛、铁锹、锄头,抬着土枪土炮,潮水般涌向白沙河反动民团驻地。黄克让一马当先,挥着大刀喊︰“同志们,冲啊,杀呀!”从睡梦中惊醒的民团头子郑其玉和他的团丁们,连鞋子都没穿好,慌忙拿枪抵抗。平日横行乡里、耀武扬威的团丁们哪见过这种阵势?他们被来势汹涌的农民起义队伍吓破了胆,纷纷夺路而逃。郑其玉见大势已去,混在团丁中逃走。起义取得了重大胜利。其他地方也纷纷传来暴-动成功的消息。9日,各路起义队伍会师斑竹园,召开庆祝大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二师。黄克让则继续率领游击队、赤卫队游击作战,建立地方政权。年底,在城西的张冲、杨冲一带成立了临时政权——农民委员会,黄克让任主席。
  红三十二师建立后,在商城南部山区作战,粉碎了鄂豫皖三省国民党反动派一次又一次的“围剿”。黄克让领导的赤卫队,配合主力红军,打了不少胜仗,并为主力红军输送了大批兵源。革命烈火在商城大地上熊熊燃烧起来了。
  面对如火如荼的革命风暴,土豪劣绅被吓坏了,纷纷携带黄金细软,龟缩到县城里,妄图凭借坚固的城墙和县保安队,继续与红军对抗。中共商城县委和红三十二师师党委决定寻找战机,攻下县城,给土豪劣绅以致命的打击,并夺取敌人的武装,壮大红军。
  机会来了,从城里传来的消息说︰驻潢川国民党暂编第二旅李克邦部,为了争夺地盘消灭异己力量,与南五县民团发生冲突,商城县县长应潢川县长邀请,率民团前往江家集参加针对李克邦的狗咬狗的混战,城内空虚。商城县委、红三十二师师党委派黄克让回城了解情况。
  黄克让的家离县城很近,村里常有人进出县城。黄克让从他们口中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12月23日,冬至刚过,天气寒冷异常,黄克让化装成一个阔少,从家里出发,大摇大摆地进了县城西门。进了城,他东游西逛,发现城里确实只有少量团丁和“红枪会”。他还发现,凡是富人进城,守城门的敌人连问都不问,小商小贩和穷人进城,则严加盘查,百般刁难,乘机0。一个大胆的设想在他的头脑里形成了。回到了南乡山里,他向县委、师党委汇报了侦察情况,并建议︰选派精干战士,化装混入城内,干掉敌人岗哨,里应外合,智取商城。
  12月24日午夜,红三十二师从山上开下来了。黄克让领导的赤卫队也赶来,天还没亮,各小部队都进入了预定位置,黄克让的赤卫队和漆德玮的第一○○团隐蔽在南门外几百米远的地方。
  天亮了,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大雪,十步以外景象模糊。这时,红军八名战士,有的化装成富商,有的扮成土财主,有的化装成小贩和卖柴卖草的农民,拉开一定的距离,随赶城的老百姓一起进城。“富商”和“土财主”大摇大摆地进去了,平安无事;小贩也顺利地通过了岗哨;突然,两个“卖柴草的”被拦住了。
  “干什么的?”一个保安队员厉声地问。
  “我们是卖柴的”。俩人从容地回答。前面的“富商”、“财主”、“小贩”停住了脚步,驻足观望。
  “放下,放下!要检查!”两个保安队员和两个“红枪会”员围了上来。两个“卖柴的”交换一下眼色,放下肩上的柴草。说时迟,那时快,他俩拔出手枪,“乒乒”两枪,打死了两个拿枪的团丁。两个拿红缨枪的“红枪会”员,忘了念“刀枪不入”的咒语,吓得跪地求饶。城楼上的两个团丁正准备举枪射击,被“富商”和“财主”撂倒了,南门被占领了。漆德玮和黄克让听到枪声,命令战士︰“出击!”战士们像下山的猛虎一样,喊着“杀”声直奔南门。红一○○团和赤卫队锐不可挡,从南门一直打到大十字街,并派人打向东门和西门,接应城外的部队。
  很快,东、西、北门也被打开了,大街小巷到处是红军、赤卫队。敌保安队和“红枪会”的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消灭或活捉。
  红军和赤卫队占领县衙,打开监狱,释放被关押的共产党员和无辜群众。躲进城里的200多名土豪劣绅,也被红军和赤卫队全部抓获。
  大街小巷,红旗招展,穷苦人民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歌声响彻全城。
  此次攻城,红军缴获大批的0弹药和浮财,老百姓踊跃报名参军,红军壮大起来了,成立了商城县苏维埃政府。
  1930年2月,国民党反动派开始对鄂豫皖根据地实行重点“围剿”,红军主动撤离县城。同时,豫东南特委和商城县委决定将现有的赤卫队改编为独立团,黄克让任团长,在飞旗山一带阻击敌人。独立团在战斗中不断壮大,4月,在新集又扩编为红一军独立师,黄克让任师长,萧方任政治委员。此后,黄克让率领独立师转战鄂豫皖三省,收缴地主武装,肃清反动残余,发动群众,建立政权,开辟了大片红色根据地。
  1931年1月15日,红一军和红十五军在商城长竹园会师,遵照党中央指示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黄克让率部坚持游击战争,把国民党第四十五师民权部牵着在崇山峻岭中转来转去,屡屡给以重创。
  5月,奉上级命令,黄克让带领十几名战士赴红安领取0弹药,然后准备带领独立师到商南山上与红三十二师会合。因坏人告密,民权在黄克让返回的必经之地下马河设下埋伏。黄克让等与敌人遭遇后,当机立断,命令大部分人员迅速突围,确保0弹药不落入敌手,自己则带几名战士边打边撤,虚张声势,牵制敌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战士们的子弹接连射向敌人,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倒在道路上、秧田里。敌人像闻到了血腥味的蚂蝗一样涌过来,包围圈越来越小,黄克让身边只剩下三个战士了,有的还挂了彩,弹药也不多了。情况危急,他想到,如果再拖延下去,不但前面突围的同志难以摆脱敌人的纠缠,自己和身边几位战士的生命也将难保。“抓共产党啊!”“抓住一个红军赏大洋五块!抓住黄克让赏大洋500!”敌人嗷嗷叫着。“怎么办?”三个战士一边向敌人射击,一边望着师长。有个战士说︰“师长,你冲出去吧,我们掩护你。”黄克让说︰“不!你们先撤,我掩护。敌人是冲着我来的,不会轻易放过我。”“还是你撤吧,山上的同志们还等着你哩。”“快走!听我的命令。注意,你们身上轻,往北面撤,不能把敌人引到南面去,一定要保证把0弹药安全送到山上!”黄克让说着,上好子弹挥着双枪,向另一条小路跑去。敌人见是一个拿短枪的,便肯定他是个当官的,可能就是黄克让,便尾随过来。黄克让上了一个小山坡,趴在土堆后面,圆睁两眼,左右开弓,把仇恨的子弹射向敌人,一会儿,坡下便横着几具敌人的尸体。敌人不敢贸然往上冲,就在山坡下喊话︰“快投降吧,你跑不了啦!”黄克让不答话,瞅准机会,又打倒了几个敌人。
  枪里没子弹了。黄克让估摸着同志们该走远了,敌人追不上他们了,就跳到坡下的秧田里,掏出身上的-,撕碎,揉进嘴里嚼烂,吞不下去,就又吐出来,用脚狠劲地踩进稀泥里。
  敌人听到上边半天没什么动静,便壮着胆子喊︰“0没子弹了,弟兄们冲啊!”
  黄克让被捕了。
  当戴民权发现逮住了共产党的一个大官时,大喜过望,他命令部下火速将黄克让押回县城,连夜拷问。
  “你就是黄克让?”面对打过多次交道的对手,戴民权多少有点得意忘形。
  “是又怎么样?”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黄克让怒视着戴民权。
  “你为什么要当共产党?共产党能给你什么好处?还是跟我干吧,保你前途无量。”
  “呸!别白日做梦!你们这些披着人皮的恶狼,手里沾满了人民的鲜血,红军早晚会收拾你!”
  “年轻人,别意气用事,小小年纪要是死了太可惜了。我戴某人一向宽宏大量,只要你迷途知返,鄙人一定向上保荐你做大官。想好了告诉我。”
  戴民权见问不出什么结果,就命人把黄克让押进监牢,心想︰如今你攥在我的手心里,还怕你飞了不成。
  在牢房里,黄克让辗转反侧,没有一丝睡意。他想念他的部队、他的战友;不知他们与三十二师会合了没有?他想念他年迈的父母、妻子和儿子。这几年在山上打游击,很少回家,儿子几乎不认识他。这座监狱他是比较熟悉的,前年和战友们攻占县城,在这里救出了被关押的同志和群众。今天,他自己又成了这里的囚徒,他希望红军快快壮大,砸烂敌人的铁屋子。
  接连几次提审,黄克让义正辞严,历数戴民权在商城犯下的罪行和反动民团的罪恶,骂得敌人狗血喷头。戴民权恼羞成怒,气极败坏地吼道︰
  “用刑!狠狠地打!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
  打手们一拥而上,把黄克让绑在柱子上。以组织民团起家、杀害共产党发家、素有“顾屠户”之称的反动县长顾敬之,赤膊上阵,拿皮鞭醮水往黄克让身上猛抽。敌人把黄克让打得皮开肉绽,又用夹棍夹、老虎凳压,折磨得他昏死过去,敌人又用冷水把他浇醒。
  “说!红军有多少人,藏在哪儿?你们的交通站都设在哪些地方?快说!”
  “红军多得很,满山遍野,到处都是。每一家农民都是我们的交通站。”
  敌人又使出更毒辣的办法︰灌辣椒水,呛得黄克让喘不过气来,胸膛里像火燎一般痛;用竹签钉手指,钻心地痛。黄克让咬紧牙关,顽强地坚持着,并大声痛斥敌人。
  敌人软硬兼施,都不能使黄克让屈服,黔驴技穷,最后露出吃人的本性。5月15日,他们把黄克让五花大绑,押着游街示众,然后准备押往刑场。黄克让沿途向群众大声宣讲革命道理,高唱革命歌曲,沿街群众无不为之感动,纷纷流下伤心的眼泪。
  刑场就设在西门外吴家大竹园。敌人荷枪实弹,岗哨林立,如临大敌。在场地中央,放着一架寒光闪闪的铡刀,戴民权和顾敬之亲自坐镇。黄克让昂首挺胸,使劲地睁开红肿的双眼,轻蔑地看着敌人,坦然地走向铡刀。
  戴民权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手上戴着白手套,腰里别着小手枪,似笑非笑地走上来︰
  “黄克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投降还是不投降?”
  黄克让看都不看、转过身,对围观的人说︰
  “永别了,父老乡亲们!永别了,战友们!为我报仇啊!”不少人痛苦地闭上双眼。
  戴民权下令行刑;顾敬之的脸上出现了只有杀人才肯露出的狞笑。
  “共产党万岁!”
  “工农万岁!”
  “红军万岁!”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大别山人的好儿子黄克让,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时年27岁。
  大别山呜咽,灌河哭泣。
  商城大地上,到处传颂着黄克让英勇不屈的英雄事迹。
  [以上内容由"柴禾妞"分享。]


同年(公元190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黄大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