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省 > 达州 > 宣汉县人物

龚堪慎


  龚堪慎,又名龚伯言,1904年生于四川宣汉县。幼年入龚家明月坝族立私塾读书。1917年考入县立高等小学,1921年又考入绥定联合县立中学。在校期间,龚堪慎受到五四-的启迪和共产党人王维舟的影响,对国民革命的主张和反帝、反封建、反军阀有所认识,决心刻苦攻读,用科学文化来唤醒人民觉悟,拯救民众摆脱苦难。他在校品学兼优,善于联系群众,胸襟开阔,有理想,有抱负,关心时政,在同学中很有号召力,曾任学生会会长。他立志报国,常说要为振兴民族而献身。
  1922年7月,宣汉驻军李炎委龚堪慎之父龚有常任宣汉征收局长。8月,李炎发动兵变被击毙,县知事(即县长)张绍绪见机潜逃。苏任县知事兼征收局长后,随即将龚有常拘捕入狱,并以此00。龚堪慎为了营救父亲,与家人一起四处奔走,筹集款项,因此辍学一年。其间,他亲睹了社会之黑暗腐败,地方官吏之横征暴敛,对自己思想震动很大,从而更加坚定了他为推翻旧社会打碎旧制度而奋斗的雄心壮志。
  社会黑暗的现实使龚堪慎认识到,他那种靠科学救国救民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但是,真理何在?路在何方?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1925年2月,龚堪慎告别父母妻儿,只身前往成都,打算转道到上海。到成都后,他结识了当时已在四川公立法政专门学校读书的曹品。他们俩人志同道合,相见恨晚,遂结为知己。当龚堪慎把自己准备去上海的想法说给曹品后,曹品劝龚堪慎,寻真理何必舍近求远,倒不如留在成都考法政学校,我们彼此朝夕相处,共同探索如何?龚堪慎一想也对,便打消了去上海的念头,入四川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攻读政治经济,并迅速投身于激烈的革命斗争之中。
  龚堪慎在曹品的帮助下,积极钻研革命理论,参加革命活动。他精心阅读中山的《-》等书籍,字里行间及空白处,到处都有他的批注和评语。他还利用假期接近了解劳动人民,关心劳动人民疾苦。他在家乡见到农民的负担很重,生活苦不堪言,故对高利盘剥的租佃制度极为愤慨。
  由于受进步思潮的影响,龚堪慎进步很快,不久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6月,上海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成都,成都各界群众成立了“上海英日惨杀华人案成都国民外交后援会”,连日举行--,召开声援大会,声援上海人民的正义斗争,声讨帝国主义罪行。当时,龚堪慎负责后援会的宣传工作,他不顾个人安危,积极组织宣传队在成都和附近十余县广泛宣传,愤怒谴责英日帝国主义的暴行,要求赔偿我损失,为保障我-而大声疾呼。五卅惨案中被杀害的上海大学学生会执委、旅沪​​川籍学生何秉彝烈士的灵柩运回川时,他又积极组织成都工人学生到牛市口,迎接烈士灵柩,形成声势浩大的--,带领群众投入反帝斗争。
  1926年9月5日,英舰炮轰万县市惨案发生后,成都各界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立即组织了“万县惨案成都国民雪耻会”予以声援。龚堪慎被选为“雪耻会”的负责人之一,任经济检查大队大队长。他率领仇货检查队,在盐市口安乐暑市场销毁了大批英国香烟等仇货,并当场演讲,谴责控诉英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行径和-无辜平民的滔天罪行。
  帝国主义的暴行,同时也激发了当时教会统治的华西大学师生员工的爱国热情。他们不顾阻力,冲破教会的严密控制,参加了10月1日全市的反英爱国--,由此而遭到美籍校长的无理责难和压制,还开除了一批为首的革命学生。对此,华大师生员工极为震怒,在党、团组织的领导和“雪耻会”的援助下,工人进行了罢工,学生组织了“离校团”,开展退学运动。同时发表宣言、通电,强烈谴责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提出“收回教育主权”,并多次举行新闻界、学生界等各界人士招待会,揭露帝国主义丑恶嘴脸。为了支持华西大学师生员工的爱国斗争,龚堪慎和劳工联合会副会长钟善辅在校外负责组织力量予以声援。在社会各界和各民众团体爱国人士的有力支援下,在强大的社会舆论面前,华西大学当局不得不妥协让步,邀请各界代表进行调停。龚堪慎作为成都市民代表参加谈判,凭着他的聪明机智和雄辩才能,同代表们一起舌战华西大学当局,迫使校长毕启签订了调解协定和复工协定。这次斗争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成都各界人民无不拍手称快。
  1926年,根据斗争的需要,党交给龚堪慎一项新的任务,要他与张星石(共产党员,成大预科学生)一起创办四川学联机关报《四川学生》周刊。龚堪慎不分昼夜,奔走各校组织动员写稿,和张星石一起研究确定稿件内容后,送成都党的负责人刘愿庵审定。他们不辞辛劳,保证了刊物按时保质出版。刊物出版了一年多,对传播马列主义理论,宣传革命理想,唤醒民众,揭露帝国主义和军阀统治者的罪恶,推动-广泛开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同年,在大革命高潮影响下,成都各大、中学校革命师生纷纷建立进步社团、出版刊物,传播马列主义,积极开展反帝反军阀斗争。龚堪慎在法专与曹品等进步同学组织了“共进社”,他担任“共进社”的总务主任。他们与校内国民党右派组织“中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积极参与校外的革命活动,使“共进社”名声大振,成了当时成都最有战斗力的八个赤色团体的重要一员。
  1927年1月,龚堪慎当选为四川学生联合会第四届执委会主席。
  当月,四川学联与成都市工会共同发起成都各界人民庆祝北伐出师胜利大会,龚堪慎被选为大会主席团主席。4月,四川军阀刘湘王陵基等在重庆制造三三一惨案后,各界群众义愤填膺,学联即组织各校学生参加群众声讨大会,龚堪慎也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学联通电全国,声讨军阀-革命群众,要求严惩凶手。龚堪慎在革命活动中,总是利用各种-的机会,发表激昂慷慨的演说,宣讲革命道理,揭露军阀罪行,鼓动群众起来与军阀和反动派作斗争。
  学联及各革命团体奋起反军阀的斗争,遭到了军阀的忌恨。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成都的反动派向育仁紧步后尘,在成都炮制了一系列-。他唆使流氓捣毁成都市总工会及一切革命团体,公开下令通缉共产党员及国民党左派人士。四川学联遭到破坏,龚堪慎也被通缉。为避敌锋芒,保存革命力量,根据党组织的安排,龚堪慎和曹品一起到资中曹品家中暂避。他们把革命火种带到简阳资阳,在县乡宣传革命理论,发展革命力量,不久又返回成都继续组织学生与反动派进行斗争。6月,成都成立“四川省成都市各界抗捐抗税大同盟”,各校师生和革命社团成员分区走上街头,张贴标语,发表演说,散发宣言,揭露封建军阀剥削压迫的罪行,要求裁兵裁厘,号召民众起来反抗苛捐杂税。
  1927年11月,由于各地军阀拦截肉税,使教育经费来源枯竭,省立各校教职员联合会向教育厅展开了罢教索薪斗争。中共川西特委决定发动成都大、中、小学校师生罢教、-,开展争取教育经费独立运动,龚堪慎遵照党的指示召集各校学生会代表,迅即成立“四川省教育经费独立运动成都省立各校学生联合会”,统一指挥教育经费独立运动。龚堪慎被推选为成都学生联合会主席,学联立即组织宣传队上街讲演,出版《学生时报》,印发电文,揭露四川军阀摧残教育事业的罪行,呼吁全国、全川人民支援成都各校师生的正义斗争。11月28日省立18所学校实行总-,成立了“四川教育经费独立运动各界后援会”。-从大、中学校迅速扩大到小学。教育经费独立运动不仅在成都引起震动,而且在重庆、自贡、郫县、岳池、中江、广汉、什邡、南部、富顺等全川各地引起强烈反响,同时在省外也获得同情和支持。反动当局在舆论和社会各界的压力下,被迫于12月5日召开“教育经费独立会议”。龚堪慎估计到这场斗争的复杂性,马上召开学联会讨论对策,决定争取参加教育经费独立会议,借以扩大声势和影响。经过斗争,学联争得了六个名额列席会议,龚堪慎等六人被选为列席代表。会上,龚堪慎等人与当局展开面对面的斗争,要求学联代表参加教育经费收入机构或监察机构,但都遭到拒绝。龚堪慎等学联代表愤然离会,随即学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组织群众找教育厅长万克明等说理。当群众找万说理时,万蛮不讲理,群众出于义愤,将万扭上街头-,行至中山公园时,令其跪在八角亭上,自供罪状,直至认错为止。
  1928年1月4日,龚堪慎在反劣币运动中,以学联的名义出面,联合工、商、教、学各界百余团体,在省一师召开了“反抗劣币大同盟第一次代表会议”,成立了“四川各界民众反抗劣币大同盟”,派出代表向刘(文辉)、邓(锡候)、田(颂尧)三军长-,提出如下要求︰请三军长捣毁铸币私厂,否则,由民众力量捣毁;以四川造币厂铸造的银元为标准,定期掉换,以回收劣币;禁止大银元及良币出境。与此同时,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各校师生闻风而动,纷纷走上街头,深入民众,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广为宣传。1月14日,宣传队“导社”成员何玺、刘茂、文星哲及“赤锋社”成员陈平三等被捕。接着,-团联合办事处又发出《禁止鼓动反劣币风潮和擅发标语传单》的布告。一时群情激愤,“反劣币大同盟”组织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学生-。龚堪慎亲自率领“共进社”社员和进步学生在五世堂一带宣传讲演,斥责四川军阀滥造劣币,造成金融秩序混乱,揭露军阀只图自己牟取暴利,不顾人民死活的罪行,号召群众起来斗争。听众涌集,群情激愤,一致要求-。于是,龚堪慎率领队伍向街上走去。走到布后街,遇到郭翼棠率领的另一支宣传队伍,两支队伍汇合起来-,沿途高呼口号。-队伍愈来愈壮大,经过湖广馆街、商业街、春熙路再折到总府街,最后到中山公园-讲演,听众数千人。这次--,大大推动了反劣币运动。各行各业均动员起来,终于迫使军阀释放了被捕学生,接受了“反劣币大同盟”提出的三项要求,停止铸造劣币,并设立劣币总检所。
  1928年初,省一中校长易人,学生拥护教育厅提名的焦尹孚(留美学生,该校英语教师),而反动当局为了控制和分化瓦解-,则委派杨廷铨(国民党第二十四军军士教导队教官和军部秘书,-派分子)任校长。杨廷铨当时正选为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候补执委,-气焰极其嚣张。当省一中学生得知杨将来校时,立即表示反对,并以“石犀社”为核心组织了“拒杨同盟”,发行刊物《拒杨洪声》,坚决反对杨廷铨到校任职。杨廷铨仗恃有军阀作硬后台,竟率领武装-数十名入校,殴打和搜查学生,强行接管学校夺得校印,同时强迫学生签名拥护他。凡不签名者立即驱逐出校。学联在支矾石公园召-议并率领各校学生-,支援省一中的反杨斗争。杨廷铨进一步采取高压手段,并开除进步学生10余人。学生极为愤慨,有的主张以牙还牙,武力驱逐杨廷铨。中共川西特委指示要避免学生动武。龚堪慎在部分团支部书记会议上传达了党的指示,要求大家注意斗争策略,讲究工作方法。他说︰政治斗争与武装起义不同,我们要从政治上、道义上打击敌人,不能上敌人的当;若动武就会给敌人-学生造成借口,要坚决避免武斗。
  2月14日,省一中学生群起到校,找杨评理,责问杨廷铨为何劫校印,殴打学生?要杨收回成命恢复被开除学生的学籍,并交出校印,离开学校。杨态度横蛮,拒不讲理,不仅不接受学生要求,反而辱骂学生。学生气极,失手打死了杨廷铨。这天,中共地下组织得知学生已去省一中,即派龚堪慎前往省一中防止意外情况,可惜迟了一步,事件已经发生。杨死后,刘文辉即派兵包围一中抓人,但学生早已疏散,一无所获。中共川西特委认为刘文辉绝不会善罢甘休,随即通知各校比较出头露面的学生、教师暂时隐蔽,以防敌人下毒手。龚堪慎认为自己不是省一中学生,又与打死杨廷铨无关,便让其他同志先走,自己留下继续坚持斗争。
  反动派-革命人民的阴谋已定,他们以打死杨廷铨为借口,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实行-。1928年2月16日凌晨,敌人派重兵包围成都大、中学校,进行大逮捕。龚堪慎早已被反动派列入黑名单。敌人按照事先拟定的黑名单,逮捕了教师、学生100多人,龚堪慎也被逮捕到“-团联合办事处”。当日下午,敌人在既没有进行审讯,更没有任何供词和证据的情况下,仅在被捕4小时内就将龚堪慎等14名革命志士枪杀于成都下莲池。在押赴刑场时,龚堪慎等人从容不迫,临危不惧,正气浩然,沿途高呼︰“工农兵联合起来!”“打倒封建军阀!”“共产党万岁!”高唱《国际歌》,表现了威武不屈的崇高气节和英雄气概。当敌人的第一枪打在龚堪慎身上时,他只跳了一下,依然挺立,横眉怒视着刽子手,补第二枪时,只摇晃了一下,仍怒视而立,直到第三枪才壮烈倒下。
  龚堪慎烈士虽然只活了24岁,然而,他却把短暂的一生全部献给了无产阶级革命和人民的解放事业。人民将永远记住这个光辉的名字。
  [以上内容由"Ritaxiangfan"分享。]


下一名人:高伯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