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省 > 南充 > 阆中人物

杜晏波


[公元1900年-1935年]
  杜晏波,1900年生于四川省阆中县飞凤乡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出世之时,恰是个严寒的冬天,大雪铺天盖地,父亲杜正生便给他取了个“雪娃”的乳名。
  杜晏波在成长过程中,父母虽把他视若掌上明珠,但从不娇生惯养。五六岁时,他就能干一些家务和轻巧农活。
  杜晏波长到8岁时,父亲把他送进本村杜家祠私塾馆读书。这时,老师给他取学名叫杜大清。他十分珍惜宝贵的时光,勤奋苦读,五六年间,不仅完成了规定的学业,且阅读了不少历史书籍以及剑仙侠客之类的小说,对那些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仰慕不已,常常幻想将来当一名造反英雄。1915年春夏,阆中遭受天灾-,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农民不堪重负,学业未成的杜大清因家境贫寒而辍学。离校时,他征得老师的同意,取号名晏波,渴望河清海晏,过太平的日子。从此,他立志为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太平盛世去奋斗,搏击一生。
  1920年,四川督军熊克武在全川招募新兵以扩充实力。这年秋,年满20岁的杜晏波毅然至顺庆(今南充),投靠到第一军第五师何光烈部当兵。由于他有一定的文化素养,而且刚强、勇敢,很快由士兵当上了班长、排长。在此期间,他严于律已,敢于与军阀作风和腐败行为作斗争,受到士兵的衷心拥戴。
  1926年12月,共产党人杨公、吴玉章刘伯承等发动和领导的顺泸起义爆发了。一声惊雷,震动全川,早就期盼投身革命洪流中的杜晏波毅然率部,果敢地向何光烈部发起进攻。在异常激烈的巷战中,他身先士卒,勇猛顽强,为捣毁敌老巢立下功劳,受到起义部队的表彰。后来,他在与李家钰部作战中被打散掉队,旋即解甲归田。
  1931年春,杜晏波又捕捉到一次磨练自己的机遇,应聘去南部县升钟区公所为其操办“团练”。此间,他对那些危害人民群众的土匪强盗进行坚决清剿,无情打击。他的正义行动,引起中共升钟区委的特别关注,区委负责人张友明与他取得联系。经过严格培养和考验,同年秋,杜晏波被正式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决定派他打入升钟区保安中队,去夺取那里的武装指挥权,为暴-动作准备。
  1932年11月25日的黄昏时节,漫山遍野饮烟袅袅。在升钟农民武装暴-动指挥部里,总指挥张友明向与会各路负责人传达中共四川省委和南充中心县委关于武装暴-动的指示,接着布署了战斗任务。稍停,他走到杜晏波的面前说︰“晏波同志,解决升钟区保安队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有啥困难吗?”杜晏波响亮地表示︰“总指挥放心,共产党员不讲困难,完不成任务就不是杜晏波!”
  午夜,“砰、砰……”几声急促的枪声划破寂静的群山,区署门前的哨兵应声倒地。杜晏波率领所属分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首先冲入区保安队的心脏部位,事先联络好的其他分队同时倒戈,一致对敌。顿时,区署内枪声四起,人喊马叫,乱作一团。在混战中,杜晏波击毙了妄图负隅顽抗的敌中队长胡蕴山。一些追随者群龙无首,纷纷缴械投降。不到半个时辰,区保安队土崩瓦解。紧接着,杜晏波又镇压了作恶多端的副区长杜直廷等人,起义获得初捷。
  次日,起义队伍在铁罗山整编时,杜晏波被总指挥部任命为第二游击大队队长。旋即,随总指挥张友明所率总部移驻鹤鸣观。在这里,总部决定杜晏波率第二游击大队连夜袭击保城区公所,以扩大战果。
  保城区的反动势力闻讯后,立即将区保安队移至瓦旋山固守。杜晏波获知敌情突变,火速率部直入,与敌冯定法部激战两昼夜,终因地势险要,未能攻下。此时,驻防川北的军阀田颂尧如临大敌,急令驻阆中所部和南部、剑阁、盐亭、苍溪等县的保安队,从四面八方向起义部队进攻。面对数倍于已的敌人,杜晏波果断决定不与敌恋战,率部-西杀,掩护总部冲出重围,撤至双柏垭一带的大山之中。起义失败后,总部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散隐蔽。杜晏波隐匿于深山老林。
  1933年初,升钟地区虽仍笼罩在-之中,但红四方面军已在通(江)南(江)巴(中)一带领导农民闹革命的消息似春风扑面吹来,给该地区革命力量以巨大的鼓舞。杜晏波第一个走出大山,冒着早春的严寒,又在阆中境内的双柏垭、向家坝一带秘密活动,聚集力量组建游击队,并派人速去川陕苏区与红军取得了联系,得到了有力的支持。喜讯传来,不少隐匿的起义队员又看到了曙光,他们挖出埋藏的0弹药,纷纷聚集在杜晏波的旗帜下,很快汇成了一支战斗力较强的武装力量。为适应形势的需要,杜晏波将这支队伍进行了整编,正式定名为川北工农游击队,他被推选为总指挥,下编3个游击分队,分别活动于阆(中)南(部)边界一带。
  1933年3月中旬,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得知川北工农游击队建立,速派富有斗争经验的共产党员来这里协助开展活动,很快恢复建立起中共特别支部和特别区委,杜晏波先后担任特支和特别区委的重要领导职务。这支游击队在党的领导下,如虎添翼,经过广泛发动穷苦百姓,一个破仓分粮、吃大户的群众性斗争,浪潮再起,如火如荼。
  被极大震慑的一些土豪劣绅纷纷向区、县告急,惊呼︰“0又要武装暴-动!”阆(中)南(部)剑(阁)3县又一次调集地方反动武装,于同年8月中旬杀气腾腾地开赴游击队的中心向家坝,再次实施“围剿”。此时,中共升钟特别区委抢先一步,决定党组织迅速撤离,游击队火速分散,任命杜晏波为区委书记,就地隐蔽,待机开展活动。
  1934年2月5日,军阀田颂尧组织起“剿赤青年团”,对阆、南两县中共党组织实行大搜捕之后,又于同年9月,网罗一些叛徒、特务重返该地区再次进行“清剿”。不久,由于叛徒告密,杜晏波和另一位共产党员、游击队副队长熊佐周被逮捕。敌人视他俩为要犯,并押于南部县城的城隍庙内,通宵达旦进行审讯。在各种软硬手段的威逼利诱均失效的情况下,敌人耍出新花招。
  这天,细雨霏霏。敌人决定秘密处决熊佐周,将杜晏波押赴刑场作陪。一声罪恶的枪声响过之后,熊佐周倒在了血泊之中。几个面目狰狞的家伙齐声狂叫︰“杜晏波,快交待你的同党,不然就要轮到你了!”杜晏波目睹战友壮烈牺牲,在极度悲愤之中,他冲到荷枪实弹的刽子手面前,正气凛然地高喊道︰“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不要演戏了,快开枪吧!想撬开我的嘴,办不到!”
  1935年初春,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的消息不胫而走,驻嘉陵江西岸的国民党军队戒备森严。南部县城受此影响,一片兵荒马乱。于是,敌人将关押的所有“罪犯”转移到三台县。途中,杜晏波瞄准机会,终于逃出虎口,回到了故乡向家坝。接着,他很快找到了地下党交通员江元品,经商定,迅速恢复了川北工农游击队。为与红军取得联系,报告白区敌我双方的情况,杜晏波决定由江元品负责指挥游击队,待命行动,他亲自去苏区一趟。
  一个漆黑风高的夜里,杜晏波带着游击队员江元清一同向阆中县城进发,一路上机警地闯过道道险关。当行至离县城不远的神皇垭时,却被层层把守的国民党军队抓捕。敌人对杜晏波进行了一番严刑拷打和审讯,得到的只是一句铮铮誓言︰“生命可止息,气节不能丢!”敌人无奈,立即将他二人押至大风铺,以“0侦探”罪名砍头示众。杜晏波牺牲时年仅35岁。
  [以上内容由"oliver-wong"分享。]


同年(公元190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龙思泉 革命烈士
娄梦侠 (19061935) 革命烈士

下一名人:杜永瘦